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罪——你觉得呢?谁比较好看?”真菰看向神游在外的罪

“隔壁,有声音哦”虽然水声很大,但是明显在偷听墙角啊,“另外啊,我的话,果然还是觉得无一郎长的好看啊~而且本身就很像女孩子!”想到换衣服的时候,时透无一郎那红透了的脸颊,罪没忍住笑意

想到什么事了这么开心啊,罪还真是……“太偏爱时透君了吧?你对锖兔和义勇都没有这么好诶——”真菰戳了戳罪的脸颊,“罪是不是很喜欢时透君啊?”

“诶——?!!!”甘露寺蜜璃围了过来,和真菰两个人呈包夹的状态把罪围在中间,“原来罪是喜欢时透先生的吗?”一副很兴奋的八卦模样

“你们两个,适可而止啊!”围过来干嘛?不觉得几个男的围在一起很奇怪吗?“喜欢无一郎是肯定的吧?而且啊,我可是亲眼——”意识到了什么的罪下意识的停下了

“亲眼什么?”真菰看着沉默下去的罪觉得有些奇怪,“你是看到了什么吗?罪”

抿了抿唇,没有回话,罪的情绪都低落了下去,“我啊……亲眼看到无一郎被——”

‘咔嚓——’拉门被打开的声音在空旷的温泉池这里听得格外的清楚

“诶?”三人齐刷刷的抬头看向门口,这里应该只有他们三个女的变成了男的才对!

因为要处理蝶屋的事,蝴蝶忍和蝴蝶香奈惠没有过来,所以时透有一郎也就留在了蝶屋,香奈乎因为眼睛的问题,所以被蝴蝶忍留下来研究了,也就是说,这么多女的来训练的只有真菰,甘露寺蜜璃和罪而已——

“谁?”罪伸出手摸到池边放置着的打刀,在身边放把武器已经成习惯了,即使现在鬼除尽了,但上次突然到异时空的事……罪的警惕性可以说是柱中最高的了

“……罪?”清亮的女声透过雾气传过去,围着浴巾的少女走到池边,觉得自己脑子有点短路,“为什么……罪会在这里?”这里不是男浴吗?

“…….无一郎?”为什么你会跑到这里来啊?不对,为什么你到现在还没有入水洗澡啊?也不对,为什么你在听到声音了还会走过来啊!罪觉得她现在脑子不太够用,“你跑到男池做什么?”不会是忘记自己变成女孩子了吧?

“不该到男浴吗?”隔着浅浅的雾气歪了下头,时透无一郎满脸迷茫

“怎么想都不该吧?无一郎现在是女孩子啊!”还蹲下身来了!“你在干什么啊!快点到隔壁去啊!要走光了啊!!!”

蹲下身想要听罪的说话结果被训了一顿,无一郎没有说话,情绪有些低落

不,现在不是情绪低落的时候!罪看着真菰凑到甘露寺蜜璃身边,看着只围了一条浴巾的无一郎貌似说着什么

“别这么无知无觉啊!”伸手直接把蹲在边上的时透无一郎拽下水,溅起的水花把罪的头发都淋湿了不少,“真菰和蜜璃也真是够了啊!别讨论那些了!”

“别这么生气嘛——罪现在就像是护着小鸡的母鸡哦~”真菰笑盈盈的打岔

少给她撇开话题啊!“无一郎真是的,为什么不去女池啊?”还蹲到了岸边,这是傻吧?已经不是呆了吧?“变成女孩子了给我有点自觉啊!”

“忘记了……”变成女孩子一点也不习惯了,再加上加训到很晚,他以为已经没人了……“罪,刚才在说什么?”在门口隐隐约约有听到什么

没想到会被反问,罪撇开了头,“……没什么”她要怎么跟无一郎说,她在那个时空看到的,差点死在她面前无一郎?如果被以为现在这么紧跟着他(时透无一郎)其实是因为害怕对方再次死在她(罪)面前什么的,无一郎会生气的吧?

还是很在意啊……“不能说吗?”无一郎睁着眼睛看着罪,对方明显拒绝的样子,让他更在意了,一定是很重要的事!而且和罪意外的喜欢黏着他这点肯定有很大的关系!

“咳咳——罪,那我们就先走了啊~”真菰和甘露寺蜜璃不知道什么时候挪到了岸边,趁着两人说话的时候上了岸,“你们慢慢聊哦——”

“不是,等等!”这两个人!罪看着紧盯着她的时透无一郎,她现在连上岸都不好上啊,“无一郎你继续洗吗,我先回房间了啊!”眼睛闭上啊你!

拽住罪的手腕,时透无一郎没有一点要放走对方的意思,“罪,说清楚——”

唉——“我看到了,亲眼看着无一郎差点死在我面前,差点,要崩溃了——”如果不是正好自己重新变回了鬼……她甚至不敢想象后果

“……所以,罪最近和我走的这么近是因为这个?”时透无一郎直勾勾的盯着那个身上满是哀伤的人,“这样的话还是不要黏着我了,我自己一个人也不会有事——”

“不,虽然有一部分的原因没错……”解释不清了,她就知道!罪移动了一下自己的位置,“是在担心没错,但是……粘着无一郎我也会高兴就是了——”

嗯……看表情还是没反应,这下完了,真解释不清了

因为雾气的原因所以也看得不太真切,明显露出‘要死了’的表情的罪当然没有注意到时透无一郎那通红的耳尖

“你洗吧,眼睛闭上啊,我要出去了……”罪挪到岸边,看着依旧一动不动的无一郎默了一下,大概是不会看的……大概?爬上岸,罪也不管地面湿不湿了,为了快点出去,连一些呼吸法都用上了

两个人的关系突然就僵硬了起来,三天后才变回了原性别的众人在实力上得到了很大的飞跃性进步,变回了少女的罪依旧是重复着挥刀,很麻木的那种,思绪飘的很远,比如已经三天没和她说过话的时透无一郎……好心酸!

心情很差的罪今天连午饭都不想做了,吃什么吃?都喝西北风去吧——

“罪!虽然知道你和时透君的关系僵住了,但这样也不行啊!”而且连饭都不做了!你看到我们这些嗷嗷待哺(划掉),饿着肚子的接受训练的人了吗?真菰握着罪的肩膀神色凝重,“好好的去说清楚啊!虽然不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可能说不清楚了”完全说不清楚了,毕竟事实确实是这样的……因为那里的无一郎差点死在她面前,所以过分的担心明明已经没有危险了,而且一直在自己身边的无一郎,“算了……真菰想吃什么?”少女拍了拍自己的衣袖

“……”你这样谁吃的下饭啊——真菰没爱的扶着自己的脑阔

在厨房撞到不知道在找什么的时透无一郎,罪现在心情更不好了……看都不看自己(罪)就走进厨房,无一郎你过分了啊!

“不是来做午饭?不进来吗?”时透无一郎看着低着头站在门口的少女,其实想想也知道罪是过分的担心他了,但是,还是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因为另一个时空的自己而对他过分重视什么的……其实从罪经常跑去蝶屋这点也能看出来吧,那里的蝴蝶忍小姐大概也……

“…….想吃什么?”罪看着满屋子的食材,“煮萝卜拌酱汁吗?”义勇大概是吃萝卜鲑鱼吧……真菰是寿喜锅,锖兔吃小豆年糕汤,杏寿郎君是番薯饭,蜜璃是樱饼……想一个就挑一个食材,罪现在压根没有注意到无一郎的动作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挪到了少女边上,时透无一郎看着罪走神的挑着食材,“我来打下手吧,要拿什么?”都快拿不下了还在挑

“好——那拜托拿一下角落里的红豆和番薯吧……”嗯,应该差不多了,蜜璃和杏寿郎君的食量也考虑到了,应该没问题了

两个人在厨房里只是很简单的交流,无一郎在边上帮忙递刀具或者食材什么的,完全没有多余交流,这两人能不能好了?

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吧,才准备完了所有人的伙食,因为怕冷掉还要恒温什么的

“开饭了哦——”手端着托盘也没办法敲门,罪背靠着门看着正坐的众人眼睛都亮了,就觉得自己的胃有点疼……放下众人的午饭,只是靠在门上看着他们吃

“罪……不吃吗?”时透无一郎看着明显疲乏的少女端着碗筷就挪了过去

“一会吧,我现在不太想动”长发散乱在肩上,半闭上眼,好累……有时候真是想想,做鬼也不错啊,至少不会累,她又可以晒太阳,和人类没什么差别,也不需要吃饭……

说是一会,但其实直到众人都吃完了,罪也没有吃饭的打算,才反应过来的无一郎想起来某位少女从一开始就没做自己的午饭!

“罪!你没有做自己的午饭吧”拽过想要直接溜出去的少女,时透无一郎皱起眉,“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好好吃饭啊!”

“没做,我现在也不想去做了”真菰他们已经回去准备下午的训练,还好走远了……少吃一顿也不要紧啊,这么紧张干吗?

“…….只要有吃的,罪就会吃了对吧?”虽然以前在家是哥哥做的饭,“那我做完饭罪是会吃掉的对吧?”看过这么多次哥哥做饭,应该也不太难吧?

脊骨一凉的罪:……你其实是想毒死我?

“啊……你做的出来的话”虽然没有嘲讽的意思,但是让一个从没做过饭的人做一顿饭……少女很佛系,非常的佛系,甚至觉得自己的胃应该是撑得住的

想多了……虽然成品看上去完全没有问题,差点被咸死的罪整个人都僵硬了

“怎么了?”看着少女的表情不对,时透无一郎默了一下,凑过去问了一声,“不好吃吗?”

这要她怎么回答?送命题啊这是,“没有,很好吃,第一次就做成这样很不容易了,无一郎果然是天才呢”抛弃了自己味觉的罪再次夹起饭塞进自己嘴里,嗯,只要她不说,这顿饭就没有这么难吃,动作逐渐僵硬了起来

“…….不用勉强的”动作这么僵硬真以为他看不出来吗?时透无一郎抢过了少女手上的筷子

“不,没有勉强,真的挺好吃的”拿回筷子,“自己做的饭,要尝尝吗?”夹了一筷子的米饭和梅子,“啊——”

默默的张开嘴,然后嘴里被塞了一块糖,草莓味的……“罪?”无一郎看着少女将刚才夹起的饭塞进她自己嘴里

“梅子菜饭的话,可以少加点盐的……”不和着梅子吃真的要被咸死了,味觉已经麻木掉了

“我加的是糖……”快速的将嘴里的水果糖咬碎咽下去,“别吃了啊罪!”

端起了碗三两下就把饭全塞进嘴里,反正味觉麻木了,嚼完就直接咽下去,罪无辜的看着阻止不及的无一郎,然后露出了一个乖巧的笑容,“谢谢款待——”

没能抢过碗的时透无一郎自闭了,“吐出来啊!!!”就差上手晃某个毫不自觉作死的少女了,“不好吃没必要都吃下去的啊!”

“没啊,挺好吃的……你要尝尝吗?(饭都没了你拿什么给他尝啊)”罪看着露出一种崩溃脸的时透无一郎,“崩画风了哦?”拽过无一郎的手将对方整个人拉过来

“罪—唔——?”话还没出口就被少女堵住了唇齿,很软……还有,好咸

嘴里原本的草莓糖果的味道还没有散掉,中和着少女嘴中那种梅子混着大把盐导致的咸味形成了一种十分诡异的味道

时长为一分钟的吻,罪离开的时候耳尖其实红的厉害,虽然无一郎也不差

“因为是无一郎所以在看到那个无一郎快死掉的时候才会好绝望好绝望,所以回来之后反而会害怕的不行”少女的眼中一片温和,只倒影着那位青眸长发的霞柱而已,“起因是你,结果也是你,原谅我吧?”

张了张嘴才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口,“…….没有生气”虽然有些意难平就是了,不过现在,再怎么样也生不了气啊!“真的很难吃啊,我做的饭……”也亏得罪能全部吃下去

“说好会吃完的”所以就全部吃完了啊,“以后还是我自己来做饭就好了,无一郎你别靠近厨房了”糖和盐都分不清,也未免太可怕了点,自己嘴里那种被咸的发麻发苦的舌头可还没有缓过来啊

默默地移开了目光,视线撇到门外的影子,“你们……听了多久了?”时透无一郎露出了一个天使一样的笑容

那个们字真是很灵性了啊,灶门炭治郎默默地走了出来,身后跟着我妻善逸和真菰

“对不起!那个,我就是有东西落下了,回来拿一下……”虽然是在真菰师姐的提议下的!他真的没有想到会看到这些啊!真的没有啊!想哭出声的炭治郎露出一种‘要死了’的表情

“时透君,表情很可怕啊——”真菰看热闹不嫌事大,有意留着这两人想让罪和时透君说清楚来着,没想到会看到这些呢~

“真菰——陪我出去练练剑吧?”她竟然没有发现外面有人,警惕看来变差了……罪咬着牙露出了一个格外狰狞的笑容,她倒是从来没有抓真菰练过剑(虐过真菰)呢?对练从来都是把义勇和锖兔练到死的来着,“我.会.放.水.的——”

啊……玩脱了……真菰转身就想走,“我刚吃完饭还没消化好——”

“别闹,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哦?”拽住真菰的后衣领,“走吧,我们去.训.练.场”

罪……好可怕……抱住对方瑟瑟发抖的灶门炭治郎和我妻善逸不敢说话,何况时透无一郎那‘和善’的目光还锁定在他俩身上

为期一个月的恢复性集合训练结束,就实力而言都提升了不少,当然,这也不能妨碍众人没有事做的事实,最后的决定是照常巡逻,在柱的巡逻范围内,及被找到的地区内,杜绝一切犯罪性行为,这样子反而还被政府接受了

恶人如鬼,理当除尽——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鬼灭之刃:我是鬼,你别怕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