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狂妄至极的发言”黑死牟不屑的看着那个明显是在逞强的少女,“你们一个也别想离开这里——”他怎么可能放这qun家伙去找那位大人

  罪没有应话,偏过头看向身边的两人,“愣着做什么?赶紧走!趁着鬼舞辻无惨还没有分解完变成人类的药,先给他造成重创去啊!”她的世界中因为时间拖沓,鬼舞辻无惨分解完了变成人类的药,反而导致了大批的队员丧命无限城

  这一次,只要没有意外,不论是地点亦或着别的什么,应该是一样的!“鬼舞辻无惨在这里的东面,悬空在无限城中央,鸣女会阻拦你们,但是不用管她,注意躲避随时打开的拉门或者移动的建筑就可以了”

  “哈?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啊,而且,少逞强了!”不死川实弥将日轮刀拔了出来,“怎么可能有放走鬼的理由啊!”

  “不会走的,至少要杀掉这位上弦!”时透无一郎看向那个少女,“请务必并肩作战吧!”

  你们两个现在就是在给她添乱啊!罪扯了扯zui角,“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之后再解释吧,你们一定要留下来的话……小心他的气刃”想了想,看着黑死牟起手的动作,“月之呼吸的六之型!攻击范围只有一个地方,但是——!!!”向后右方迅速跳开,气刃几乎是贴着脸过去的,几缕长发被削落到地上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知道月之呼吸,但是,也到此为止了——”黑死牟意外着少女对自己呼吸法的了解,但依旧不将对方放在眼里,不过一个小丫头而已

  “我不仅是知道哦……打断别人说话的习惯还真是讨厌——”罪抬起刀,“月之呼吸,七之型,厄镜月映——”月之呼吸而已,她也会啊!

  黑死牟的六双眼睛瞬间睁大,完全不亚于他的气刃朝他袭去,只能躲开!侧过身看着气刃削过面前

  “风之呼吸,一之型,尘旋风削斩”随着少女气刃的掩护,一之型突破到黑死牟的背后,不死川实弥毫不犹豫的朝上弦之壹的脖子砍去,“去死——”

  警觉地一避,淡绿色的日轮刀擦着自己的脖子过去,一道血痕出现在颈间又瞬间消失

  “霞之呼吸,一之型,垂天远霞——”霞之呼吸中最基本的基础技,刺穿了黑死牟的腹部,时透无一郎抿了抿唇,一只手用力的将刀卡在对方的身体里

  这几个人类!明明表现出对那个少女很陌生的样子,为什么配合这么好?!黑死牟咬着牙瞪向将自己困住的几人,再看向已经几乎到面前的少女

  仅仅三个人就将自己困住了吗?不可以,“月之呼吸,九之型,降月连面!!!”错杂jiao互的斩击直接逼开了自己身侧的不死川实弥,同时的,凌乱的气刃斩过了时透无一郎的身体

  “啊——!!!”身体被斩成两半有多痛呢?时透无一郎的意志不允许他在这个时候松开手,本来就因为断了一只手所以派不上用场了!要死了……该怎么办——

  “——无一郎!!!”被迫从进攻的姿态改成了防御,少女看着那个映在眼底的少年被斩断的那一刻,脑海里有一根弦,‘啪——’的一下,断开了,一根名为‘理智’的,紧绷着的弦……

  为什么她这一次没有救下他?不应该啊,怎么会这样……她明明已经经历过一次了,明明上一次救下来了的!

  “末.之.呼.吸,日之型,当日归中——”原本没想用上这个呼吸法的

  被逼退到一边的不死川实弥看着冲上去的少女张了张zui,却直接的呕出一口血来,想要站起来却被一只手按了下去

  “抱歉,来晚了——”岩柱悲鸣屿行冥眼中流出泪水,怎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还请暂时包扎一下伤口吧”接下去估计还有一场苦战要打

  事实证明悲鸣屿行冥想多了,哪来什么苦战啊,他不过一个低头的时间,那个不曾见过的少女,右边的眼睛被整个刺穿,连带着右边的脸,也血ròu模糊,那是一个女孩子最重要的脸啊

  她还是稍微避开了一下才使得右边彻底毁掉,不然,她的眉心应该会被刺穿,然后当场死亡……当然,罪现在压根没有感受到自己受伤,右眼本来就是义眼而已

  她现在什么也看不清,不论是右眼还是左眼,眼前一片血色,她看不清黑死牟所在的位置,也看不清眼前的路,只能凭借着感觉刺到黑死牟的面前

  “呵,死吧——”黑死牟看着明显和失明没有差别的少女,举起那把都是横刺的刀

  “不要啊——!!!”时透无一郎看着对自己濒死处境浑然不觉得少女,“快后退,后退啊,罪!!!”

  啊,好像有什么声音,听不清,有人叫她名字了吗?眼前的血色一点点tuì.去,眼中不再是单纯的外表

  诶?这是什么?炭治郎提到过的通透世界吗?血液的流动和经脉的扩张都可以看清楚,还有呼吸的频率,好像有什么近在咫尺的危险——算了,不重要……

  黑死牟看着少女的被毁坏的右脸上伤口诡异的变化着,奇怪的血色三日月出现在少女的右眼眶附近,以此往下,三道弦月,流下的血液全被吸收到了那个奇怪的纹路里

  这是什么?斑纹?黑死牟的刀刃没有停下,刚开启斑纹就要死了,还真是可怜——

  一击斩了个空,面前没有了少女的身影,四周也感觉不到气息,去哪里了?黑死牟六双眼睛紧张的环视着周围

  “去死”很轻的女声出现在黑死牟的上方,罪手上握着的日轮刀不知为何漫上了火焰,刀身被烧的通红

  要躲开!黑死牟心中的警铃疯狂的震荡,但是,速度不够,怎么会?一个人类的斩击速度,即使开了斑纹也不应该这么快!

  头颅被砍下时,黑死牟心底唯一的想法却是,百年来,这种速度,只有那个家伙有过

  一眨眼就砍下了黑死牟的脖子,罪的右眼框中空洞,左眼没有聚焦,颜色也从原来的灰紫色变成了血红色,甚至隐隐有金色的竖瞳模糊的出现在中央

  砍断了黑死牟头颅的少女依旧握着刀,在黑死牟突破鬼之界限站起来的时候,将对方的身体斩成两半

  “被弟弟比过去了,还真可怜啊——”对着黑死牟不断复原的身体,罪的刀刃一次又一次的砍下,时透无一郎不敢松了力道,他的刀很大程度上限制了黑死牟的行动,因为——

  沾染了少女流下的血液,再加上自己的鲜血,被烧得赤红的刀刃灼烧着黑死牟的身体

  一时之间,两把赫刀全部给黑死牟带去无法治愈的伤痕,没有帮上忙的悲鸣屿行冥和不死川实弥看着凭借意志存活着的无一郎和完全重伤状态的少女,冲上前去

  “继国缘一阁下有你这种哥哥,真可悲——”像是要摧毁黑死牟的求生欲,罪的声音都很轻,很空洞,不带一丝感情,“明明自己一生都在坚守着除鬼之业,结果自己的哥哥却变成了鬼,还真是可悲,明明是兄弟,为什么你就无法坚守本心呢?黑死牟阁下…...不觉得丢脸吗?活了这么长的时间,从保护者变成了掠夺者……”

  “闭zui——”脑海中不断回忆起继国缘一的脸,黑死牟嘶吼着让那个戳他痛处的少女闭上zui,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

  “明明继国缘一阁下,到死都念着自己的哥哥,结果却得到了自己哥哥变成鬼的消息,太悲哀了,对吧?继国严胜阁下,你这一生……愚昧不堪——”因嫉妒成鬼,丑陋不已;因怕死成鬼,胆小懦弱,“可怜至极——”快点去死,然后去地狱里赎罪啊!再不死的话,再不化成灰烬的话——无一郎就真的没救了啊……

  “我……愚昧不堪吗?”黑死牟的眼神一瞬间死去了,回想起自己的一生,嫉妒缘一的天赋,痛恨对方的特殊,因为二十五岁就要死了,所以毫不犹豫的接受了血液成为了鬼

  “你还害死了自己仅剩的后代啊,继国严胜阁下——”你唯一的后代已经在死亡边缘了哦……怎么办,好想再杀他几次,觉得这样他死的压根不够惨啊?凭什么无一郎就要死了?

  眸子里一点一点浮现出yin暗的颜色,中间的竖瞳也逐渐变得明显,少女身上的气息不断地发生着改变

  她是……怎么了?身上的气息,变成鬼了?怎么回事?不死川实弥和悲鸣屿行冥紧盯着那个像是异变了的少女

  “血鬼术炎阳之火——”无意识的说出自己的血鬼术,太阳的火焰在黑死牟的身上燃烧

  “唔——”同时被点燃的还有已经几乎失去意识的时透无一郎,少年的闷哼声唤回了罪的理智

  “诶?无…...无一郎!”慌慌张张的抛下日轮刀,少女紧张的抱起时透无一郎的身体远离被灼烧的黑死牟,“对不起,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我应该已经不能用血鬼术了…….”

  慌张的吧时透无一郎身上的火焰灭掉,罪自己也gao不清楚为什么自己再次变化成了鬼,变回人类的药失效?不应该啊……

  因着黑死牟化成灰烬,不死川实弥和悲鸣屿行冥围拢过来

  “可以说明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悲鸣屿行冥看着环抱着时透无一郎,手忙脚乱的少女

  静默了一下,罪明显察觉到自己的气息变成鬼了,再看了看快要死了的时透无一郎,“等一会,稍微等一会就好——”捡起自己在地上的日轮刀,对着自己的手腕就是一下,然后颤抖的喂到时透无一郎的zui边

  抿着唇不想喝下,他不想变成鬼,无力的将头撇向一边,时透无一郎无声的拒绝

  “别,我知道你不想变成鬼啊,鬼舞辻无惨还没有死,你还不能死啊,变成人类的药已经研制出来了,你现在变成鬼之后也可以变回人类的,你还要去除鬼啊——”态度强硬的将无一郎的脸转回来,对着自己已经愈合的伤口又是一刀

  “咳咳——咳咳咳”虽然知道少女说的都是对的,但是他不想变成和那qun恶鬼同样的物种,呕着嗓子想要将血吐出来,但是没有用,被斩断的身体开始逐渐复原,伤口也一点点的愈合,时透无一郎崩溃的发现自己开始渴求人类的血ròu

  “你忍住,千万别吃人啊,祢豆子可以做到的事,你也可以做到的啊,无一郎——”虽然很抱歉,但是这是最后的办法,罪抬起头看向脸色难看的两人,“重新介绍一下,我叫罪,来自——另一个世界,另一个,鬼杀队……”

  “另一个世界?”

  “另一个鬼杀队?”

  两个疑问声同时发出,不死川实弥露出一种‘你在逗我吗?’的表情

  “是,我所在的世界,不如说另一个时空吧,鬼舞辻无惨已经死了,鬼杀队柱级人员全部生还”她想真菰他们了,不知道自己在原来的那个时空现在怎么样了,是消失了,还是……死亡?少女抿住唇

  “我所在的时空,鬼也全部除尽了,庆功宴上多喝了两杯酒,醒过来就在无限城里了……”顿了顿,罪稍微思考了一下才继续开口,手下轻轻抚平了时透无一郎因为疼痛皱起的眉头,“我之前是鬼,是,可以接受太阳的鬼……后来在鬼舞辻无惨死后,服下药变回了人……到这里之前,是鬼杀队的新任末柱……”

  “我们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不死川实弥双手抱臂,虽然潜意识里是相信少女说的话的,但是,这样反而显得很奇怪,谁会对一个陌生人无条件信任?

  虽然怀疑是在意料之中……“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如你所见,我在战斗过程中开启了斑纹之后却变回了鬼”说着还张开了zui指了指自己的尖牙,“虽然我不吃人很多年了……你们,快点到无惨那里去吧,无一郎也完全恢复了”

  怀里的少年起身后就很复杂的看着她,他变成鬼了,无可奈何的……“我相信你,你现在要怎么办?”

  “……”罪沉默了下去,别总是这样无条件的相信她啊!为什么不论哪个时空的时透无一郎都是这样?“我当然只好再去杀一次鬼舞辻无惨……”自己的手开始变得透明,“诶?”

  看来再杀一次鬼舞辻无惨好像是做不到了,她好像,要离开了?

  她来到这里到底有什么意义啊?过来拯救一下无一郎吗?过来杀死黑死牟?怎么可能是这种胃疼的理由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来不能一起去了,还请尽力拖到黎明来临吧,另外问一句,你们认识锖兔和真菰吗?还有炎柱炼狱杏寿郎先生怎么样了?”她所处的时空里,这场战斗应该是有杏寿郎君的参与的

  “前面二位并未听说过,至于炎柱阁下,已故——”悲鸣屿行冥泪水不断落下,手中拿着佛珠冲少女微微弯了弯腰,面前的少女身上,悲伤的气息太重了

  “这样啊……有缘再见吧?”彻底变得透明的罪冲几人挥了挥手,消失在了这个空间

  变成鬼了的时透无一郎却意外的觉得那个少女没有和他断开联系,属于鲜血的连接,即使跨越了时空也紧紧相连

  “走吧——鬼舞辻无惨,该终战了——”

  回到原时空的罪从自己的房间爬起来,阳光照射进室内,少女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手,右眼看不见东西,指尖轻轻的触碰了一下自己的右眼眶,空的——义眼不见了……如果那里发生的都是真的,那么自己现在应该是鬼吗?

  “血鬼术炎阳之火——”手上没有火焰,也没有东西被点燃,“到底……怎么回事?”她莫不是昨晚酒疯把自己的眼睛挖出来了?

  觉得自己不太好了的罪选择去蝶屋看一看蝴蝶忍,毕竟在那里,忍她死掉了……

  “忍姐姐——”直接闯进蝶屋,然后无意间撞破了时透有一郎和蝴蝶香奈惠两人的暧.昧气氛,“对不起,我错了,你们继续……”怂哒哒的关上门,罪溜到**院那里,香奈乎正在看灶门炭治郎训练

  “啊——早上好罪”灶门炭治郎看着难得出现在蝶屋的少女,“罪——你的脸上是怎么了?”忽然发现右脸上的纹路,灶门炭治郎弱弱的问了一声

  “我的脸上?”不自主的摸上右脸颊,“香奈乎,你有镜子吗?”

  乖乖巧巧的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了一面小圆镜子给罪

  沉默的看着镜子中,自己的右脸颊上的弦月,她觉得,她可以强行申请柱合会议了,关于那些明显亲身经历的事,还是都告知一下比较好……

  所以在鬼除尽之后,包括几位前柱及甲级队员在内,聚集在了主公的房前,举行了和平之后的第一场柱合会议

  听完少女说的事之后,产屋敷辉哉沉默了一会,“你的意思是说,你到了另一个时空的无限城,那里并没有你,而你在对战黑死牟时,开启了斑纹和通透世界,对吗?”觉得自己重点找的还是不错的,产屋敷辉哉还是觉得这事不敢相信

  “是的,虽然确实很难以置信,但是,我脸上的斑纹和确实空掉了的右眼,包括我严重磨损了的刀,我觉得都可以证明”证明这一次,她确实在异时空,开启了斑纹……

  “那么你开斑纹是因为什么?自然而然的就开启了吗?”虽然在场的队员们其实只有罪和过早退役的前花柱和前音柱没有开斑纹而已

  “……就是,看到无一郎的身体被斩断的时候,脑子里好像有什么紧绷的东西一下子断掉了,然后右眼被捅穿……”罪抿了抿唇,当时无一郎被斩断的样子挥之不去,“再然后眼前只有一片血色,什么也看不清……等能看到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通透世界了,斑纹好像也开启了……”刀刃也被灼烧成了赫刀这句话被她咽了下去

  想起自己当时明明身边的一切都像被燃烧了一样,但偏偏,她本身的体温,好像跌破了为鬼时的温度(私设,懂?),“我的体温……好像,只有三十度,不,二十八左右?”甚至可能更低,罪不确定的说了一声

  为什么别人开斑纹都是体温升高,你倒好,反降到一般尸体才有的温度啊?吐槽不能的产屋敷辉哉扶了扶自己的额头,为什么没有被冻死还真是个迷

  会不会和她曾经是鬼有关啊,她的血鬼术虽然是太阳的火焰,但是好像温度也是冷的……“说起来,我在斩下黑死牟的头之后,好像恢复成了鬼身……”

  因为被强行带走检查的罪,这次柱合会议就这样结束了,虽然查完蝴蝶忍表示什么事都没有,但还是引起了重视了的,关于这次另一个无限城的事暂且告一段落了,侧面证明了确实有多个不同的时空罢了

  后面的日子里,罪跑到霞柱住所的次数与日俱增,弄得所有人都很迷茫,就时透无一郎很高兴,你们怎么想关他(时透无一郎)什么事,只要罪在就好了——

  ————————————————分割线————————————————

  小番外:两个时空的无一郎相遇后的修罗场(与以上番外结局无关,纯属延shen)

  如果说这次事件结束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平稳期,那么不平稳的事大概就是突然出现在产屋敷辉哉门前,长着浅青色鬼角和属于鬼的尖牙,脸上原本应该是青色霞云状的斑纹变成了血色的鬼纹的鬼化的时透无一郎

  “主公大人?”鬼化了的时透无一郎歪着头看着面前明显陷入沉思的产屋敷辉哉,轻声叫了一声,不是说今天是柱合会议吗?怎么就他一个人?

  产屋敷辉哉不想说话,这个和霞柱长得很像但是明显是鬼的家伙是谁啊!!!传唤来了铳鸦,距上一次柱合会议只过去两个月不到就再次会议可还行?

  突然被传唤的众人聚集到庭院,最后一起到达的罪和时透无一郎看着平时应该都归归整整跪了一排了的队员们诡异的聚在一起,表示不明所以

  “这是怎么了?”罪拉着无一郎凑过去,不凑过去还好,一凑过去……“你是……?”好眼熟啊,但是想不起来了……

  “是你?”鬼化的时透无一郎看着当初将他变成鬼的少女牵着另一个他茫然的看着自己(鬼化后的无一郎),觉得有些难受,“你将我变成鬼的,你不记得了?”

  “诶?啊——!”突然回想起什么的罪瞪大了眼睛,“你为什么没有变回人?”这不应该啊……

  “因为……我和你的血液相连,我变回人类的话,就不可能找到你了——”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执着于找到这个少女,但是,他宁可循着自己的感觉走……

  瞬间失去语言送体验金官网的罪张了张zui,又默默地闭了回去,手被突然捏紧,少女转过头就看到皮笑ròu不笑的时透无一郎瞪着鬼化的他

  你俩互相对视能不能别伤害她?罪抽了抽自己被攥的死紧的手,“无一郎?无一郎——我的手……”

  “罪,这是怎么回事?”知道自己捏疼少女了,时透无一郎放轻了自己的力道,还顺带帮少女揉一揉,时透无一郎的语气现在可不算好

  “就是…….”大致的讲了一下当时的情况,最后就变成了她被夹在两个无一郎中间看着他们莫名紧张的气氛失去了理想

  “你将我变成鬼的,我现在回不去了,你必须负责——”鬼化的无一郎拽住少女的衣袖,成为鬼之后就变成了深青色眸子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罪

  “我可以想办法把你送回去——”虽然现在并没有办法……

  “你离罪远一点”时透无一郎拽过被靠近了也浑然不觉的少女,警惕的盯着和自己有着同一张脸的少年,“我的!”

  气氛再次修罗场,众人在一边佛系的吃瓜,唯有被夹在了中间的少女

  罪:你们吵归吵,能不能不要扯上我?(导火索没资格说话谢谢)

  陷入争论中心的罪打了个哈欠,昨晚没睡好,现在好困啊……很佛系的拽拽无一郎的袖子,“你们回霞柱的住处吵吧……我想回去睡觉——”产屋敷辉哉已经离开了,就剩了一qun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柱们留在那里,宇髓天元还起哄起的可开心了…….

  这破队伍啥时候才能倒?还能不能好了?

  结果一人一鬼无一郎都没有回霞柱的住处,连着一个月都住在罪那里,鬼化的无一郎因为自己和少女的血液有联系,导致罪其实意外的亲近他(鬼化的)

  和另一个自己斗智斗勇无一郎仗着自己和罪相处的久,愣是去哪儿都粘着少女

  差那么点就要被逼疯了的少女终于找到了将鬼化无一郎送走的方法

  “要顾好自己的时空才能有理由跑到别的时空乱来啊”放弃了自己所在的地方而跑到这里来,这可不是霞柱会做出的选择,“这是变回人类的药,无一郎,在那里,要好好的……”

  “我想留下——”变成鬼之后其实自私了很多,鬼甚至会放大自身的YuWang和想法,鬼化的无一郎紧盯着罪,“我听说他(时透无一郎)有得到一个我没有的东西……”

  “啊?什么啊?我并没有给过什么东西啊……”突然一懵的少女头上具现化出一个大大的问号,无一郎,她给过什么东西给他吗?

  比起完全反应不过来的罪,瞬间就知道鬼化的自己在说什么的时透无一郎脸一黑,“赶紧走,别缠着罪!”想拉过少女结果被另一个自己抢先了

  很浅的在少女的唇上落下一吻,走到交界处,“我们以后,还会见吗?”没有等罪回答,鬼化的无一郎就消失在了面前

  捂着唇失去理想的少女仿佛想起了什么,锻刀人之村,隔着水壶的吻,可那个是渡气啊!!!

  一口老血差点吐出去,少女看了眼面无表情的无一郎,觉得自己要凉了

  “真菰——!!!我今天去——唔唔唔”被捂住了zui,腰也被揽住,整个人被死死地扣在无一郎的怀里

  “罪……不会偏心的对吧?”将怀里的少女抱走,任由对方拼命挣扎也不松手

  至于之后……自行脑补谢谢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鬼灭之刃:我是鬼,你别怕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