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突如其来的剧烈头痛不知是救了我还是害了我,我再次被迫的沉睡了下去。我做了个梦,我来到了一个虚幻的地方,慢慢的拼接组凑,看清了,看清了,是学校!周围是来来往往的学生。突然感到一阵酸楚,我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胸口,大口的喘着气,渴望对我的心痛得到一丝一毫的减缓,我微微半蹲下,眼前渐渐模糊,突然一双有力的大手握住我的手腕,冲我说着什么,但是我根本听不清楚他的话,我渐渐有些烦躁,我甩开他的手,向前玩命的跑着,不知道跑了多远,我看到一个人影,模糊不辨,但是我的心脏又一次强烈的抽搐,我想要抓住眼前的人影,不过片刻,我不顾一切拨开已经扭曲的人群,冲到那人面前,毫不犹豫地冲进他的怀里,我感觉此刻空虚得很,我紧紧的拥住他,使出双臂最大的力气,似乎稍微片刻的松懈,都会令我失去怀中的少年。而他,先是一怔,而后也回以我一个热烈的拥抱,我们此刻紧紧相拥着彼此,想要把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想要得到永世的结合,不可容忍一丝一毫的分离。

我此刻的大脑是混乱的,但我又从未如此清醒过,“我不要离开你,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停地嘟囔着,渴望上天能够听到我的祈求。少年慢慢放松了怀抱,在我耳边轻轻的说,“我唯一的遗憾,就是当时对你许下了一辈子的承诺,对不起,我要食言了……”

“不要……不要……不要……”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渐渐感到了怀里的空荡,周围的一切渐渐变成细沙飞去,他们有自己的归宿。

直到眼前的少年彻彻底底的消失,周围变成了一座无人空城,我的内心渐渐归于平静,不,准确的说,是死寂,从未有过的无助感喷涌而出,最后几滴倔强的泪水砸向地面,我再也支撑不住沉重的身体,重重的倒了下去。

模糊中黑暗的角落里走出一个高高瘦瘦的少年,他走来了我的面前,轻轻的俯下身,轻吻我的左耳,沙哑着嗓子,沉沉的说,“放心吧,他的誓言,我替他兑现……”随后我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不要!”我惊叫一声,腾坐起来,额头和脖颈上的汗珠瀑布般向下流着,我的心中感到一阵悲戚。“怎么了!?”两个少年同时惊呼,紧紧的攥住我的手臂,场面暧昧而尴尬,两个少年慌乱的神情令我有片刻的失神,似乎给我带回了刚刚的梦境。我环视周围,还在医院,我推开两个人的手,向后倚靠过去,尴尬的询问着,“我是怎么了?”

“雪琛是不是欺负你了,你跟我说,我给你报仇啊。”耿桔半开玩笑的搭茬,“我这刚被支出去,你这又晕了,我才该问怎么回事了好吧。”

“你还记得刚才的事吗?咱们正说着话,你突然就晕了。医生刚刚来过了,只说让你注意休息。”雪琛不急不缓的回应着,完全没有搭理耿桔找茬的意思。

耿桔讨个没趣,这才又注意到自己带回来的美食们,“小桃子,不说这些,饿了吧,你就是不好好吃饭才这样的,快看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好吃的。”耿桔说着拎过来一堆大袋子,果然没让人失望,香气这就飘了过来。

“桂花酥,糖葫芦,南宋胡记的糕点,红糖汤圆,三角粿,四果汤……”我突然就想起了当时在夜市的时候,雪琛哥哥对我的贴心与宠溺,又想起了刚刚雪琛哥哥的问题,他发现我不是这里的花桃了吗?他又知道些什么呢?再想起刚才怪怪的梦境,我不免感到慌乱无措,恐慌无助。

这时感到手心被塞进来了什么,是雪琛哥哥的手帕。我的手心不知何时又出了许多的手汗,我复杂的看着我这个熟悉又陌生的雪琛哥哥,此时一个护士进来催促缴费,耿桔闻言,跟了出去,看耿桔出去了,雪琛哥哥抬头对上我的目光,原来他一直察觉了我的目光。

“想说什么?”雪琛哥哥似乎有着把握我的举动似的,语气毫无起伏,透露着与往常并无差别的语气,似乎他面前的人,还是他熟悉的花桃妹妹,之前他的疑惑似乎从未有过似的。

我怯生生的想要躲过一次,手里的手帕一搅再搅,尴尬的把手帕递回给他,“谢谢你的手帕……”

“还有呢?”雪琛哥哥不急不缓,似乎肯定今天一定会从我嘴中问出答案。

“我承认!”我犹豫再三,又想起刚刚令人感到真实和心痛的梦境,终于鼓起勇气,准备向他坦白,“我不是花桃。”雪琛饶有兴致的看着我,停下手里削水果的动作,专注的望着我,期待我下面的惊人语论。

“不,准确的说,我是花桃,但,我不是这个世界的花桃,我不是属于你们的花桃。”我忐忑的说出我自以为的大秘密,却见着雪琛毫不惊讶的表情,“你……相信我的话?”我忍不住发问,这话说的倒像是我骗了他。

“意料之中,情理之外。”雪琛只淡淡的留下这么一句话,又低下头专注的削起了苹果。

“什么……意思啊?”本还慌张的想着如何应对他的提问的时候,却被他的反应使我安心不少,也更添疑惑。

“的确是常理无法解释的情况,但是想到了,所以不意外。”

“哦……”我暂时还无法接受这镇定自若的回答,或许是不想在这个虚幻的世界也被如此忽视,或许是看不惯我如此慌张,而对方却胸有成竹,讨厌这种被人猜透,心思被人拿的死死的感觉,这个回答,乃至于这场对话都令我十分不适和不满,我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能再保持的耐心,想要转移话题,从中问出些有利于我的问题,也不算是白白打出去我一个底牌,也不算是白白耗费我跟他进行如此不适的对话的耐心,“那你跟别人说过没有?”

“不必。”又是淡淡的伤人于无形,他的意思是我的事情并不重要,我从何而来,我的目的,我的心意全部都变得不重要吗?只要确认了我不是他的花桃,连让他人知晓的必要都没有了吗?

“为什么……呢?”前半句我说的简直要气愤的蹦下床,却突然想到了,既然我不是他的花桃,那么人家也不会再把宽容,绅士,耐心匀给我丝毫了吧,我的态度立马又镇静了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的小脑袋非要剑走偏锋?为什么你不想想我在自己胡思乱想中想到了多么离谱的想法才呈现出现如今的淡定?为什么你没想到我日日夜夜的提心吊胆,日日夜夜的劝说自己,日日夜夜的思念,日日夜夜的挣扎?”雪琛突然激动的站了起来,眉头不自觉的越皱越紧,但握刀的手始终没向我靠近一寸,这或许就是雪琛哥哥的魅力吧。

“对不起……”我听出了他的无奈,他的隐忍,他的心痛,他对花桃的思念,和他对我的隐忍与风度。虽然我有千言万语的感激与安慰,可最后说出口的也只有道歉。

“对不起……”雪琛哥哥语气也软了下来,他突然失了魂魄一样瘫坐下来,双目无神的看向我,为我轻轻掖了掖被角,又拿起刚刚因情绪激动而随意扔在床头桌上的苹果,刚刚削好的苹果在桌子上滚了一圈,雪琛拿起苹果正要扔进垃圾桶,我连忙拉住他的手臂制止下来,“别扔,多可惜啊!”

刚刚被他吓慌的我手心又出了一层细汗,沾在他冰凉的手臂,有些不好意思,又想到我们关系不再该像从前一般亲密,刚刚的厉声制止确实有些不妥,也着实是给他完美的小花桃丢了脸,我的手连忙弹开,不等我向他道歉,他却反抓住我的手,拿出口袋里精致的帕子擦拭我的手心,没等管他被我沾湿的手臂,又拿起刚刚要扔的苹果,在一周都削去了表面厚厚的果肉,留下中间干净的芯递给我。

他的一系列操作娴熟而迅速,来不及等我再怀揣抱歉,放下水果刀和手帕,一言不发转身出去了,还未关上门,不等我失落的感觉溢满心头,他又探头进来,温柔地冲我嘱托一句,“好好休息……还有……这不怪你……”说罢就转身出去了。

看着桌边的手帕,心头又漾出一丝暖意,看向外面,天已经黑了,借着屋里的灯亮而在玻璃上印出门口人影,两个少年的人影交织在一起,映在玻璃窗上,他们的对话轻声细语,却也在寂静中钻入我的耳朵。

“别进去了,花桃要休息了,这么晚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守着就行了。”雪琛的大手搭在耿桔肩头,言语中尽显着疲惫。

“我看你倒是比小桃子要若不经风多了,还是你先回去休息休息吧。”耿桔说着俏皮话来掩饰自己满心的关切,少年嘛,总是要将羞涩的真心掩饰的酷酷的才行。

我没再听下去,在他们互不相让的争论中沉沉的睡去……

似乎是在梦中,又似乎是那么真实,看到已经变得熟悉的学校我的心中只有慌乱和揪心,又是一阵无法忍受的心痛,我狠狠地坚持着,却实在是挺不住,紧紧抓住胸口,双腿发软,颤巍巍的蹲了下去,双眼模糊不清,突然一双有力的大手握住我的手腕,冲我说着什么,但是我根本听不清楚他的话,我渐渐有些烦躁,我甩开他的手,向前玩命的跑着,不知道跑了多远,我看到一个人影,模糊不辨,但是我的心脏又一次强烈的抽搐,我想要抓住眼前的人影,不过片刻,我不顾一切拨开已经扭曲的人群,冲到那人面前,毫不犹豫地冲进他的怀里,我感觉此刻空虚得很,我紧紧的拥住他,使出双臂最大的力气,似乎稍微片刻的松懈,都会令我失去怀中的少年。而他,先是一怔,而后也回以我一个热烈的拥抱,我们此刻紧紧相拥着彼此,想要把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想要得到永世的结合,不可容忍一丝一毫的分离。

我此刻的大脑是混乱的,但我又从未如此清醒过,“我不要离开你,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停地嘟囔着,渴望上天能够听到我的祈求。少年慢慢放松了怀抱,在我耳边轻轻的说,“我唯一的遗憾,就是当时对你许下了一辈子的承诺,对不起,我要食言了……”

“不要……不要……不要……”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渐渐感到了怀里的空荡,周围的一切渐渐变成细沙飞去,他们有自己的归宿。

直到眼前的少年彻彻底底的消失,周围变成了一座无人空城,我的内心渐渐归于平静,不,准确的说,是死寂,从未有过的无助感喷涌而出,最后几滴倔强的泪水砸向地面,我再也支撑不住沉重的身体,重重的倒了下去。

模糊中黑暗的角落里走出一个高高瘦瘦的少年,他走来了我的面前,轻轻的俯下身,轻吻我的左耳,沙哑着嗓子,沉沉的说,“放心吧,他的誓言,我替他兑现……”随后我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爱丽丝·来自三月的少年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