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她知道了?她都知道了?还有谁?谁还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尽管此时我满脑袋只剩下问号,我却问不出口,我想跑,我想离开这里,或者是……谁来给我解解围,谁能够来带我走,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秋雨桐这近乎肯定的问句,更不想失去现在眼前的美好。这几天与他们相处的是我不是吗?他们不能接纳我吗?他们与我的相处不也是很愉快的吗?他们不能忘记之前的花桃选择我吗?我一句话没有说出口却崩溃的想哭,我颤抖着双唇蹦出来的却只有无足轻重的解释,“你说什么呢?雨桐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懦弱如我,甚至连一句斩钉截铁的否定都不能说出口,我剩下的只有无所谓的问句。我不想等到她的回答,我看着秋雨桐渐渐惊讶似乎更加笃定的表情我再也坚持不住了,跑!此刻我只有这一个念头。我转身就跑却被秋雨桐硬生生的拉了回来,本就颤抖的使不上劲的双腿,被她这么一拉,直接就坐倒在了地上,似乎是感受到了我手心似江涌般的手汗又或是感受到了我整个手臂的颤抖,她直接甩开我,卷起衣袖似乎是正要抓我个现行。余辉似乎都变得刺眼,再细小的声音在我耳中都变得嘈杂起来,世界失去了色彩,我的脑袋更是昏晕一片。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高大的身影挡在我面前,挡住了变得刺眼的余辉,挡住了我的难堪,挡住了我的罗刹神。“雨桐,你这是干什么,我可都看见了,你拉倒小花桃干什么,这么好的朋友也会有争吵的时候嘛,花桃不像你这么善言辞,你凡事让着她一点嘛,就像……”面前的耿桔四顾环视,指着刚刚赶到的雪琛哥哥说,“你像雪琛学学,像雪琛总让着我似的多让让花桃嘛。”

  “够了!你什么都不知道。”留下这么一句话,秋雨桐推开面前的少年,哭着跑了出去。

  “你也是,都是小姑娘,你这么一说,雨桐肯定委屈啊。”雪琛哥哥没拦住秋雨桐,也不迟不缓的走来,埋怨起了耿桔。

  走到跟前,手帕早已是准备妥当,拉起我的手替我擦拭这不争气的手汗,我才感到了一丝劫后重生般的安心,耿桔又不合时宜的来逼问起了我,“你们到底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说打起来就打起来了?”他蹲下身一遍遍的替我拍击着后背,我却越来越感到头晕脑胀。“我……我……”我再也说不出任何解释的话语,直直的倒了下去……

  我好像来到了一个纯白的世界,身体似乎是飘浮着的,脚却总能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水洼中一般,我躺着水漫无目的的走着,却又像是有目标似的不停向前。似乎是走了很远很远,时间过去很久很久,我没有感到精疲力尽甚至感到更加兴奋起来,不知为何虽然我周围还是雪白一片,虽然脚下趟过的水变得越来越刺骨的寒凉,我仍然兴奋至极,我感觉我所寻找的我的目标就在前方,我即将能看到我那梦寐以求的。

  我似乎听到了不远处的低吟,似乎是轻声唤起了我的名,又似乎叫的不是我,似乎这熟悉的名字与我毫无关联。

  “花桃……花桃……花桃……”一声一声仿佛有着魔咒一般,引着我不断靠近,我要去见得是我最害怕又最思念的人,不知为何给了我这样的感觉。循声走去,我看见一面两人高的水镜出现在我的眼前,里面的人是我自己?又不像是我。准确的说,这是一个自信,自强,有魅力的花桃,或许她就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主人。

  “花桃……你忘了吗?你忘了吗?你忘了吗?……”她一遍一遍的问我,随着她的声音,我的心脏似乎不再属于自己,跳动!颤抖!我热烈的活着,生命带来的紧张,力量,危险又神秘。

  我疯了一样想要抓住她,我想认识她,我想了解她,我想成为她,我想……我想……我想替代她……我的指尖刚刚触碰到水镜,面前的人似乎从来不存在般的消失了,我好像刚刚变了一个人似的,我变得暴戾,贪婪,自私,似乎激起了我心里隐藏着的野兽,我不想要那样,我不想要失去自我,不想成为那样的恶人,我想要逃,想要离开这里,脚下却像是灌了千斤重的铅似的,我一动不能动,甚至做不出什么表情来。

  “让我……走吧……”我颤抖着声音,此刻心中有的不是恐惧和疑惑,只剩下了委屈,我的双眼渐渐模糊,慢慢合上,我的大脑开始不收我的控制了,我想起了我的世界里属于我的雪琛哥哥,他对我温柔又体贴,不知道雪琛哥哥现在在干什么?身体是否健康?是不是又喝酒了?是不是又忘记关门?是不是按时吃饭了?是不是发现我丢了呢?是不是也会……想起我?想起雪琛哥哥,我的那个世界也让我有了许多的不舍与眷恋,或许我是该回到自己本位上了。

  我又想起了我来到这世界前遇到的可怜的小猫,它是不是还在风餐露宿?是不是还活着?是不是和我一起来到了这个世界?它现在在哪里?想着想着却突然觉得不对劲,是啊,为什么那只猫会引起这样的景象,这到底是不是真实的,这个猫和我的穿越肯定有些什么关系!

  我突然睁开眼睛,想也没想,脱口而出:“三月!?”这是我给这只神秘的小猫取的名字,不知人家是否喜欢就硬生生叫惯口了。随着我声音的发出,我身上好像也能够恢复行动了,我不敢犹豫,抓紧向后跑去,我不知道按原路能不能回去,但我此刻真的是无路可走了,刚刚跑出去没几步,我突然听到水镜处传来的声音,孩童玩耍的声音,我再一次提不动步子了,不过这次,是我自己感到诧异与好奇,我缓缓地转过身,水镜里的画面更让我措手不及,里面有一个小女孩和两个小男孩在一起玩,两个男孩争着为小女孩推秋千,画面里的小女孩是我,那两个小男孩我虽然不认得但是我的直觉却告诉我他们一定对我很重要。

  我想要回想起来这具身体潜在的记忆,但是我越是用力去想,越感到头痛欲裂,我想要放过自己,尝试着移开我的脚步,水镜中的画面却像是老电影一样一幕幕的上演着,它有种莫名的吸引力,我看到在一个雨夜我和父母拾回家一个漂亮的小男孩,大大的眼睛里仿佛装满了天上的星星,此时的他虚弱却坚韧,惨白的小脸上颤抖的睫毛无不体现出他此刻的紧张,幼年的我,拉住小男孩耐心的安抚他,经过我们一夜的照顾他总算是又活蹦乱跳了起来,这时的他像太阳一样热情奔放,我们成为了好朋友,这才发现他竟然是我的邻居。

  不知道过了多久,又一个小哥哥来到了这个杭州老院,这个小哥哥皮肤雪白,既看不出黄也看不出粉,但他的白皙却不显病态也不显女态,和他人接触之后更是发现他是个谦和温顺的人,如他干净挺拔的体态一般,是个如同月亮一般纯洁,善良温和的人,他的关心与爱护总是给的不多也不少,恰到好处的照亮我的内心。总而言之我又多了一个很好的玩伴,我们会一起玩水枪,我做了个带有桃花图案的木枪不知道成为了谁的专属,我又获得了一个漂亮的桔梗花手链,两个男孩总会给我过生日,蛋糕很少能够进到嘴里,多数都便宜了衣服,头发,鞋子……一段段温馨欢乐的画面却总给我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又是一个生日,小小的我正在满怀期待的等待着两个男孩今年的惊喜,结果等来的不是我生日的祝福,而是父母要带我搬家的噩耗,我甚至来不及和我这两个朋友打个招呼,甚至,来不及最后见他们一面……我看着水镜中令人感同身受的画面,我的心如同被千万只噬心小虫狠狠撕咬,不留一丝一毫的完整。我相信这些画面一定跟我失去的那几年记忆有关,这些画面不一定只是这个世界花桃的记忆,也可能也是我自己的记忆。

  我看着水镜中男孩令人心疼的小脸,我想要替他擦擦泪水,想要拥他入怀给与安慰,这样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走到了跟前,我惊讶地看着自己不知何时伸出的双手,然而不等我反应过来,我的之间刚刚碰到水镜,一股凉意袭来,渐渐的由指尖蔓延至全身上下每个角落,我感觉周身只剩下刺骨的寒冷,我的思维又一次飘飞远走,身体与精神彻彻底底的分离。

  感觉过了很久很久,我的身子都有些酥麻了,这才渐渐恢复了意识。“花桃!花桃!”我好像听见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声音因紧张和焦急而不住的发抖。“花桃……花桃……”我好像又听见了我的名字,这次声音中透露着疲惫与黯然。

  一束光强行闯进了我的瞳孔之中,我下意识的抖了一下,缓缓的睁开双眼,意识也渐渐恢复了清醒。眼前是两个少年担忧焦急的目光,远处围了一圈的护士和医生,站在近处的医生关闭了手中的手电筒,对着雪琛和耿桔说:“放心吧,她只是因为没有休息好,所以引起的暂时性休克,注意休息,调养一下精神就好了。”雪琛哥哥闻言起身拉住医生的手,“秋主任,真是麻烦你了。”然后拍拍这个被称作秋主任的医生的肩膀,半搂着示意要送送他,两人一走出房门,周围站着的一圈医生护士也都跟了出去。

  我这才想起,刚刚我是在天台的,耿桔和雪琛哥哥为我解了围,我现在很有可能已经被他们戳穿了,而我晕倒之后又发生了什么,我不敢随意揣测,如果又是一次解离的话,我这么贸然的自以为是恐怕会让他们更怀疑我的。但是……刚刚的水镜景象都是梦境吗幻觉吗,那真实的可怕的感觉我相信不会让我一无所获。

  我求助的看着身旁的耿桔,我叫住一直忙前忙后的耿桔,“耿桔,我这是怎么了?我有点不舒服。”“不舒服?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再帮你把医生叫回来看看?”闻言耿桔赶紧紧张的小跑过来。“不!不用……”我看他夸张的样子,赶紧打消了他的念头,“我就是有点没搞清楚我这是什么情况而已,你同我讲讲就是了。”

  “你忘了?你和雨桐在天台上撞见我们俩,你们不知道怎么回事吵了起来,雨桐还推了你,你就晕倒了,真是吓死我了。”耿桔委屈巴巴的向我描述着,像是被欺负的是他自己似的。

  等等……这么说的话……其实这次我根本就没解离?我突然又想起了在水镜中看到的景象,试探的问了问耿桔,想要乘胜追击,“我觉得我好像有点记不清小时候的事了……”我还没有编完理由,耿桔立马激动的打断我,“什么!这你都敢忘!好吧……看在你是病号的份上我同你讲讲就是了,再敢忘的话我可不会轻饶你哦。”耿桔这才刚放心下来,坐在了我床边的椅子上。

  耿桔正打算大展拳脚,向我道道一二,雪琛哥哥这时推门而入,表情凝重,“小桔你先出去。”

  “我?我为什么要出去?!”耿桔疑惑的看着雪琛。雪琛哥哥似乎被这句话点醒了似的,表情渐渐恢复了以往的温和,“我和小花桃都饿了呢,麻烦你无所不能最擅长找美食的耿大少爷帮我们去觅点食回来。”

  “切——”耿桔不想跑腿,求助的看着我,我不知道雪琛哥哥要干什么,但我总觉得肯定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才让雪琛哥哥这样沉重的表情进来。

  “我饿了,好饿呢,真是要麻烦耿少爷一趟了呢,别人的品味我都不相信,只有你耿大少爷买来的食物才能让我津津有味的食用,就满足我这个可怜的小病号吧。”说罢还向他撇撇嘴,眨眨眼,证明我的楚楚可怜。

  “好吧!等着吧。”耿桔满意的收下这一串彩虹屁,转身出去了。

  “花桃。”雪琛哥哥恢复了刚才的严肃脸。

  “啊?”我忐忑的应答着。

  “现在没有别人,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是不是花桃……又或者说你……是哪个?”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爱丽丝·来自三月的少年书评:
暂无读者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