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爱弥尔觉得她在个梦里,那个梦很长很长,仿佛没有尽头.

梦中有人拉住自己的手,手心坚实温软,天上天下都是无边的落雪。

雪下得很慢,慢到可以看见雪花的菱角,雪花的颜色。

可她并不觉得冷,反而有小小的暖流过手心传来。

满天雪落中,眼前的一切都如此模糊,她努力睁大眼睛,却只能看到一片纯净的白.

小女孩忧恍惚间伸出手去,想抓住那个陪在自己身边的人。

掌中传来的暖意真实而坚定,带着微微的汗水气息。

有人一边握若着的手,把一叠濡湿的毛巾放在了她的额头上。

“犹,犹安?”

“嗯,小姑娘你醒了么?”

那个人握住她伸出来的手,笑了笑,却是个陌生的声音。

“那个少年出去煎药去了.”

眼前的视线渐渐清晰,她オ看清坐在自己身边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

女孩子躺在一张宽大柔软的床上,阳光透过薄纱的窗帘照入,铺满了每个角落.

是我女儿原来的房间,你先別急着起来。”

对方将她重新按了回去,用掌心试探着她脸的温度。

屋外大概已经过了早晨,喧嚣的声音从窗口传了进来。

“看来好得差不多了。”

女人收回了手,笑笑。

“你已经睡了ー天了,前天那场大雪来得太突然。大概是受了凉,所以有些发热。一会儿等那个少年把药粥端回来,再喝一点应该就没什么问题.”

“谢谢。

她裹着被子,小声道.

“应该我们说谢谢才对,洛卡忒跟我讲了,他那晚逃出去后,是你们从山贼手里救了他.昨天,也是你们救了这个村子.”

“只是顺道做的一点小事而已.”

小女孩礼貌地回答。

忽然间她像是想起什么,惊慌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女人从椅子上起身,微笑着将那一段束发的黑色丝帯通给了她。

“再稍微躺一会吧,我去帮姑娘你准备起床洗漱的东西。

“那个,我有个冋题.”

女人停了下来,看着她.

“请问,昨晩是您一直握着我的手么。

女孩子犹豫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我睡得很好,谢谢您。”

那个女人看见她窘迫的样子,笑着了揺头。

“是那个少年守了你一晩上,我是今早オ过来的,要谢还是去谢他吧。”

犹安端着瓷碗推开门把,正巧看到那个小女孩也回过头看他.

“你醒了?”

他走过去坐在白木椅子上.

“我煮了碗药粥,加了点凌冬和瘦肉,我尝了下味道还可以.”

爱弥尔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忽地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少年低头看着腰上的格子围裙,也忍不住笑。

“刚才煮粥的时候,这家人的阿姨借我的。”

“是不是还夸了你很能干?”

“你怎么知道?

犹安乗了一勺,吹凉了喂给女孩子.

“会做饭的男生总是珍惜动物嘛。”

她小心尝了ー勺,清甜的米粥中带着一丝咸味,很合她的胃口。

“话说凌冬花不是清热的么,还能做到粥里?”

“可能是土质的原因吧,这边的凌冬一般是退烧用的,晒干加麦糖上锅蒸,冷了后装进罐子埋在雪里,等到开春就可以吃了,我还叫那个阿姨帮我装了点带着行李里。”

犹安看着躺在病床上笑得一脸高兴样子的小女孩,忍不住苦笑。

“生病了还这么高兴,我穿了件围裙有这么好笑么?”

“突然觉得感觉真好啊.”

“病好些了?”

她摇了摇头。

“是觉得生病了有人照顾的感觉真好.”

“生病了有人照顾不是应该的么,傻瓜。

犹安乘了一勺给她。

女孩子抱着膝盖。

“你才是傻瓜,我原来是一个人过的,哪有人来照顾我。”

“抱歉。

犹安楞了下。

“我又忘了。”

“没什么啦,又不是什么好事,你记着干嘛。

她摇头。

“反倒是该我射谢你才对.”

“不用这么客气,只要爱弥尔能一直这么乖就好了。”

犹安摸了摸她的头发。

“喂,不要给你点颜色就得寸进尺哦,下次再随使摸我头,小心我揍你。

她白了少年一眼,不过倒没有真的打掉对方的手。

小女孩安静地吃完那碗药粥,空气中弥散着凌冬的花香.

“说起来,倒是还真有件事要跟你说句对不起。”

她忽地开口.

“怎么了?”

“我说实话你别生我的气。”

犹安疑惑地看着她.

“虽然你照顾了我这么久,但我好像还是不怎么喜欢你诶。”

她忽地歪着头道。

尤安怔松了一瞬,面露苦笑。

“这算是被拒绝了么?”

“也不是说拒绝那个意思。

那个小女孩尽脑汁想了会,露出苦恼的样子。

“怎么说呢,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一个男生啊,也不知道喜欢上一个人该是什么样的感觉,所以总觉得好像不是怎么喜欢你。当然,跟你一起我是觉得很高兴,但也就只是高兴,这个还算不上喜欢吧.”

犹安看着她迷糊的样子,感觉自己也有点被绕进去了。

两人间沉默了一会,少年抓了抓头发.

“好吧,虽然没弄明白爱弥尔想说什么,不过我还是挺高兴的。”

“为什么?”

“因为听到你说以前没有喜欢过别的男生的。”

犹安笑笑。

女孩子脸红了ー下,下意识想要踢人,却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穿着睡衣,只能悻悻地作罢。

“这个不是重点好不好,我是说就像原来妈妈给我养了只猫,我也很高兴那样.”

她拖着腮,歪着头。

“话说,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理由让你这么确定喜欢我的?”

少年认真思索了一会.

“因为想要跟你在起,所以觉得自己喜欢你?”

“你离了我又不会死,换个理由.”

“那,想到爱弥尔就会觉得很担心,害怕你出什么事?”

“你是我妈么?不行,再换个理由.”

“觉得爱弥尔很可爱,想要在你睡着的时候吻你?”

喂,耍流氓么?”

她瞪眼.

犹安苦笑了一声。

“那我还真想不到其他理由了。我记得《卡拉传》里有位吟游诗人说过,喜欢一个人是件很不讲道理的事,就像神明惩罚凡人,容不得那个人任何反抗。当你觉察到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就已经为时己晚了。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喜欢你了.”

“真是个关键时刻派不上用场的家伙。”

她苦恼道。

“那我怎么知道喜欢你是什么样的?”

“为什么突然想要知道这个?”

犹安将吃完的瓷碗和勺子收起来放在一旁.

“我不是答应了要回答你么,现在已经过去个多月了吧.其实,最近一直都在想这件事,害得自己怎么也静不下来。”

小女孩双手托腮,素净的脸儿上写满了纠结。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麻烦的可题,又不知道该怎么做,也不知道该干什么,结果连自己生病了都没有注意到,所以我以前就跟丽贝卡说还不如一个人过,省得这么多纠结.”

“那。”

少年忽地心底一动,轻声道。

“要不要试试看?”

“试什么?”

她疑惑道.

“试着做一些恋人オ会做的事,也许这样就能发现答案也说不定.”

一片微凉的寂静,目光交汇的瞬间,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侧过视线.

“不,不,不行!”

女孩子吓得话说不利索了。

“接吻绝对不行.”

“我还什么都没说啦.”

犹安苦笑着看着她的激烈反应.

女孩子愣了愣,脸像是烧坏了,她掀起被单踢了对方一脚。

“反正这种事绝对不行!”

“我是说一起去买点东西之类的。

犹安帮她把被子盖了回去.

小女孩终于松了口气.

“不过,要是爱弥尔想的话.”

“我想你个大头鬼!”

她抱紧被单,怒道。

埃尔斯塔首都,布鲁克.

穿着宽袍长袖的贵疾青年抬首远望,看着王官背后的小道上熙熙攘攘的人流。

这座坐落于大陆东方的古老城市还保留着数百年前那个伟大帝国的残痕,红砖外墙的老屋沿着鲁尔河岸伸展开来,尽头的大钟楼坐落山间,尖顶独立,镶嵌的拼花玻璃在晨曦中折射出耀眼的光.

石板铺就的街道并不算宽阔,从上面的车辙便能感觉出这座城市所经历的岁月。

视野中见到的人大部分还穿着冬日厚重的衣物,三三两两的孩童蹦跳着从身边跑过,坐在马车上的商人清唱着难懂的北地歌谣,一切都笼罩在一片和平之中.

爱德华在人流中,像是有些怀念。

“卡尔,你身上还有帯零钱么。”

一直警惕着四周的少年愣了ー下,将腰上的钱袋递了过去。

“还有一些铜艾尼,银币的话只有两枚菲林,殿下要买什么吗?”

“没想到我的小副官居然这么穷。

爱德华接过袋子。

嘛,不过也差不多够了,回去我会叫军需官多补你一个月薪水的.”

“那个,殿下。

跟着他穿行在后街小道中的少年不安道。

“我们这样私自出宮真的好么,这里可是別人的国家,要是殿下在这里出了什么事的话.”

“你不是跟着叔叔学过几招么,況目你主子好歹也是格兰特家的子嗣,就算真有人不长眼,对付几个小毛贼总没问题吧?”

“殿下你不是不能用魔法吗?”

副官无奈地扶额.

“但别人可不知道啊,传说中帮助勇者统一大陆的苍炎之血,说出去大概都能吓死几个.”

两人穿过鲁尔河上青石累叠的长桥,转进了一条阳光照不进的幽深小巷。

标志着酒馆名字的招牌已经破旧得快看不清楚字迹,被随意挂在门帘上.

爱德华掀开灰色的棉布帘子,梁上的风铃随着帘子晃动,发出清脆而悠扬的鸣声。

卡尔跟着爱德华走进店里,却没有听到惯有的招呼,阳光从朦胧的窗玻璃中透了进来,清晨的酒馆里空无一人.

爱德华像是预料到了一般,径直走进店里,坐上柜台边的长凳。

台子上,摆放着几个木雕的酒瓶,他好奇地拿起一个端详着.

瓶面圆润无光,倒像是经年的老物.

“那是洛特贝尔人用车兰造的烈酒,六十五年藏品。据说在北地被尊称为’青狼血’,只有当地人举行祭祀时オ会少量制造。”

有人在他的背后轻声道.

什么人!”

卡尔握住剑柄,猛地回头.

一只纤细的手撩开棉布的帘子,而后踏入视野的是浅紫色的裙据.

那个女人抬眼看着店里剑抜张的少年和笑意散漫的皇子,却并没有多少惊讶.

“连衫木瓶一起惠顾二十六米尼,小本经营,概不贻账。”

她淡淡道.

爱德华无奈地放下酒瓶.

“罢了,今天人穷志短,不过我来这儿也不是为了喝酒的,给我来两杯水吧。”

女人走进店内,像是极为熟悉地取下架子上的酒杯,又从柜台里提出水壶,流利地倒了两杯清水。

“恵顾铜币二十艾尼.”

“这么贵?”

爱德华皱眉.

他虽然贵为皇子,但并非那种不谙世事的贵族子弟,二十个艾尼铜币就算在瑞迪雷克都够穷人家吃上顿丰盛的午餐了.

“谁叫你来酒馆喝水的?”

女人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爱德华苦笑着付了钱,把水递了一杯给卡尔,示意他不用担心。

“艾丽西娅呢。”

女人忽地开口。

爱德华刚喝着水,听到这个名字差点一口呛进喉咙里.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极罕见地,他的声音里透着一点窘迫.

“你不是去见她了么?”

女人抬头,目光冷淡.

“海兰德三个枪骑大队,远征早就结東却迟退未能归国,不就是因为皇子殿下一直駐留在石林之森么?当年你送艾丽西娅回下大陆,难道不知道她是隐族人?”

“你们的情报网是不是太厉害了点?

爱德华突然觉得嘴巴有点发干,又喝了ロ水。

“我跟艾丽西娅可清白着,而且隐族的祭司不能结婚,是她自己告诉我的.”

女人盯了他好一会。

所以你就来找埃尔斯塔的莲花?”

爱德华放下杯子,摊了摊手。

“我前天刚被那小公主甩了,还给了我一巴掌,人家根本看不上我,不信可以可可你手下的人。”

女人不置可否.

“安心,反正我这几年都是嫁不出去的。我昨晩听叔叔说你今天回布鲁克,所以特意从王官出来找你。”

爱德华将副官的钱袋放在柜台上。

“老样子,跟你买个消息,艾琳.”

“你嫁不嫁得出去关我什么事。

女人白了他一眼,终于收起了冷淡的神色。

“而且你自己做的孽干嘛问我,既然有胆子抢了人家的地盘,就应该知道会有今天这个局势。”

“我只是派兵去救自己的国民而己,弄丢了那座城的可是帝国自己的人。”

爱德华苦笑.

“就算他们抓不住你的把柄,但不代表人家咽的下这口气.”

女人摇头。

“自从克菜因皇帝上位,哈伯德家失势,这十多年来,埃尔斯塔就一直在暗地中谋求你们海兰德的支持。如今那位大公陛下甚至还想把苍炎的血脉引入埃尔斯塔家,你们做的这两件事已经触到皇帝的逆鳞了.”

“那亲爱的皇帝陛下派了谁?”

爱德华皱眉。

“尼克·哈伯德,前帝国宰相之子,那位莲华公主的舅父。据说皇帝陛下想派他劝降埃尔斯塔大公,車新分封这块地为帝国的自治郡。如果不行,威斯托雷大营就会全军东进,在海兰德派兵之前,强行打通帝国与亚罗海之间的道路。

艾琳用指尖捋平手中那一卷三指宽的字条,淡淡道。

“今早刚来的消息,恵顾十七米尼,小本生意,概不赊账。”

爱德华愣了一下,掂了掂手中的钱袋。

“好像差得有点远.”

“想赖账?”

女人的脸一下子冷了下来.

“能以身抵债吗,我亲爱的艾琳小姐.”

爱德华苦笑.

“鸭店右转二百米,第四家,走好不送。”

女人漠然开口,下了逐客令.

爱德华笑着轻轻一叹,只好转身出门.

“真是跟艾丽西娅一样绝情的女人啊,卡尔,我们走吧.”

“到底绝情的是谁?”

掀开门帘的男子疑惑地回头。

“艾琳你说什么?”

女人淡淡道。

“我说还有个消息,但是不清楚真伪,你要不要听?”

爱德华挑起眉稍,他望着女人的眼神,忽地会意。

“卡尔你先走一步吧,在外边等我。”

副官低头领命,走出了酒馆.

“这次帝国敢于做出这么激进的决定,也不仅仅是因为被你骗走了一座殖民地这么简单,后面也许藏着更大的东西。”

她忽地压低声音。

“你是格兰特家的人,我就不拐弯抹角了。你应该也知道自从那位殿下被教会逼迫自刎后,守护者们的理念就几乎和教会分道扬镳了。这次远征,除了阿索莉娅冕下之外,其余三位大人都没有任何表态。如今当代勇者失踪,教会筹划了多年的远征功亏一篑,枢机会的老家伙不会这

么容易咽下这口气的.”

爱德华错愕地看着她。

“你是说?”

“言尽于此,善自珍重吧。”

女人微微一笑,仿佛一束含苞的凌冬盛开。

“有缘再见,爱德.”

男子惊愕了一瞬,无奈地笑笑,掀帘走出了酒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端午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6月25日到6月27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魔王小姐的恋爱物语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