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小说:只为遇到你  作者:520  回目录  举报
  筱芸对王胖子印象倒是不坏,而且倒是觉得他还蛮有趣的,毕竟术业有专攻,这话说的一点也不错。这人就是个为厨艺奉献终身的人,很纯粹,不带什么意图,这样的人相处起来也就容易了。

  筱芸平日除了想办法赚银子外,她的其余的时间,最多的就是喜欢琢磨美食的。因此他们俩个就志趣相投的,通过这几天的相处,倒是互相都觉得受益良多的。

  侯府富厚,主子又是几年才回来一次,所以,这会他们都恨不得把市面上所有的好食材都采购回来。好让自己大显身手一番的…

  不管是天上飞的,还是地上跑的,反正就是无所不有。

  筱芸在看到这些食材后,也很高兴不已的,她就东挑挑的,西挑挑的,就张罗了八菜一汤,当然,她也没忘记给高仁玄六炖了一锅红烧肉的。

  那八菜一汤也就还罢了,毕竟,它们留在主院这里等着被吃掉,色香味再是完美不过了,外人也看不到。

  但这锅红烧肉从内院端到外院,它的这个香气可是引得无数人口水泛滥的。

  耳当他们知道这锅肉是出自于筱芸之手后,众人又免不得惊奇了一番。

  而这头的锦绣庄和金玉楼的管事娘子,因为等了一会有事临时耽误的账房,所以,出府就晚了。

  自然也就没有错过这等新鲜之事了,于是,等到她们回去各自铺子里忙的时候,就多多少少同亲近之人说了几句。

  毕竟,世上从来都没有什么秘密可言的,就是谁都有不同的亲近之人。于是,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的,西南侯府老夫人带回的义女心灵手巧的,极得老夫人疼爱的传言,就又给众人茶余饭后添了一些色彩了。

  好了,这会先不说筱芸在侯府里,是如何盼着和某人重逢了,咱们把话题说回到皇宫这里吧,这个时候,几位阁老带了满脸疲惫,走出了光明殿的大门。

  主管兵部的王尚书,特意落后几步,同章林并肩同行,这不,很快的他就笑道;章大人,听说城南那里开了一家小馆,听说那里的卤肉做的不错。若是得闲,咱们要不要去喝一杯,聊聊天呢?

  对于,他突然找自己聊天,章林也知道一二的,于是,他拱手道谢,之后更是推辞道;多谢王大人的邀约,承蒙皇上和太子的信赖,由下官主持本次大考,所以,下官实在是公务繁多,只好辜负王大人的好意了。等到大考过后,下官在做东回请王大人前去尝试如何呢?

  对于章林的拒绝,那王大人脸色有些不好,还要再劝的时候,章林已经又道;另外,王大人有所不知,您说的那家卤肉馆子,是在下官的妻兄在经营的,下官代妻兄谢过王大人如此喜爱推荐。

  说罢,他又行了一礼,快步走到了前边,转眼就出了宫门。

  王大人主管兵部,自然是将门出身的,虽说他的脾气不说火爆,但他的脾气也是耿直。这不,在看到他那么不识趣的走人,他很是吹胡子瞪眼睛骂了几句道;这章林,真不愧被外人取了个棺材板的诨号,当真是又臭又硬。不知变通的…

  旁人听此,就笑道;你既然知道他是这个臭脾气的,那王大人,你干嘛还凑上去自讨没趣呢?

  听此,王大人很是无奈摊手道;哎,还不是为了我家那个不成器的侄儿,好好的武艺不学,偏要去选择咬文嚼字的,没办法,我只能替他走动一二了。

  同行的都是文官,听到他这话语,免不得就要问道;王大人这话说的什么意思,咬文嚼字有什么不好呢?难道舞枪弄棒就好了?

  听此,王大人也知道自己惹了众“怒”,于是,他赶紧往回补道;哎呀,各位是我失言,走,走,我做东,给各位大人赔罪。

  “这还差不多,但是改日吧。”

  众人都是同殿为臣多年了,自然也不会揪着这点小事不依不饶的,都是摇头道;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太子殿下交代了这么多差事,我们都很忙,这次就算了吧!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完成任务吧。

  “是啊,皇上虽然…龙体欠安,但幸好有太子在,咱们大芫盛世依旧可待啊。

  王大人也道;就是,忠君爱国,太子这样的储君,可是,咱们大芫的福气,百姓的福气,就是不知道某些人…哼,也不知道有没有脑子,他们的脑子都被狗屁火神烧糊涂了!

  听到这个王大人提到火神教,众人都不好说什么,就扯开话题道;咳咳,王大人,咱们先不说这个了。本官家里还有事,先行一步了。

  “本官也是,明日见。”

  就这样,这几个官员眼见宫门在侧,个个都是拱拱手,然后就迅速上了自家的轿子和马车走掉了。

  留下的人王尚书看到他们这副模样,很是鄙夷的冷哼一声道;原本还以为是个可靠的,原来………哼!

  至于他后面想说的是什么,也就只有他和老天爷自己知道了…

  大芫皇朝,自从皇上病倒后,朝中的大小事物就由太子来监国,处置国家大事了。朝内朝外,虽然私下还是有很多事情发生,表面看起来依旧是和乐融融。有时候,甚至都会让人误以为,那晚拜火教的强势折辱的那天,都不曾发生过似的。

  但有心人还是嗅到了浓郁的危险气息,天无二日,国无二主,拜火教意图凌驾于皇权之上,必然要引发一场对抗。

  而当晚那些信奉拜火教的官员们,到底在他们心里,大芫皇朝和火神教,他们到底会选择哪一个呢?

  当然,那天跪拜火神教的那些官员们,太子已经不在信任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了,当然也包括苏丞相一系。就看今天上朝时所看,就可以看的出来,现在留下商谈政事的官员们,就没有一个是当晚跪倒之人…

  最近恶补了很多拜火教隐秘的王尚书,也抬头扫了一眼有些阴沉的天空,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而此时的光明殿里,冯莫寒洗了一把脸,换了之前上朝的一身衣衫,勉强去掉神色里的疲惫之色,这才起身去了养心阁那里。

  一身明黄色绸缎中衣的皇上,正依靠在软枕上,神色虽然有些灰败,但眼眸里却是亮的惊人。他的这般模样,脸色自然比不上之前,但同外人猜测皇帝已经气息奄奄,倒是好上太多了。

  而他身旁穿了青色棉布袍子的老杨,正坐了锦凳上,眼见冯莫寒进来就要起身行礼时。

  冯莫寒却快他一步,伸手扶了他,低声道;外祖父,免礼。

  老杨也没坚持,笑着起身,应道;嗯,谢谢太子体恤,但是不好乱了规矩。

  说罢,他回身同皇上行了一礼,这才慢悠悠退下,把整个空间都让给了皇家父子。

  路公公带人端上了午膳,天下至尊的父子,入口的菜色却算不得如何奢侈,只不过是一盅汤,两荤两素,外加一碗碧粳米饭,就这样而已。

  皇帝因为自身身体的原因,极力吃了半碗饭,喝了半盅汤,就放下了象牙筷子了。

  和他不同的是,冯莫寒吃相斯文,胃口却好,几乎把所有饭菜都吃光了。

  皇帝见此,就笑道;皇儿多吃最好,朕年轻时候,比你饭量还大。

  冯莫寒接了路公公递过来茶水涑口,这才应道;嗯,父皇好好养好了身体,到时候胃口肯定会比孩儿更好的。

  对于冯莫寒的话语,老皇帝眼底闪过一抹暗色,却是不忍心伤儿子的心,于是,他摆手示意路公公带人下去。

  很快的,屋子里就剩下他们俩个人,这会,老皇帝这才问道;朝上可还安宁?

  冯莫寒道;父皇放心,你只要养好身体就好,这里是大芫,冯家的大芫。

  话罢,他眼底冷厉之极,显见依旧对当日之事,还是耿耿于怀的。

  见此,老皇帝只好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之后支撑着要要下地。

  冯莫寒赶紧扶了他,慢慢走到窗前的贵妃榻上,虽然要依靠坐着,但透过窗户半开的缝隙,却还是能看到外边的天色。

  眼见父皇神色还好,就问了一句憋在心里多日的疑问。

  这不,他道;父皇,苏家到底图谋为何?难道真是虔诚信奉拜火教?苏丞相那般精明博学之人,门生遍布大芫,他可谓权倾朝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难道这样,他还不能满足吗?

  听到这里,皇上抬手理了理雪白的袖口,冷笑道;他既然是精明博学之人,做事自然不会没有图谋的。但不管他们隐藏的再深,总会有露出狐狸尾巴的一天的。图穷匕见,皇儿不必多问,到时自制。不过………

  皇帝眼底不知为何,蒙了一层悲痛,继续道;若是真到了那一天,皇儿万不可过于伤心,记得要以大局为重!

  对于老皇帝这话语,冯莫寒听得眉头紧皱,越发有些身陷云雾的无力,他想要再问时,无奈皇上已经摆了手,显见不愿再谈起这些事情了。

  所以,皇帝换了个话题道;镇守四方的武侯都进京了吗?

  听此,冯莫寒只能收了满心的燥意,点头应道;嗯,东海侯派来了家中嫡女墨玉郡主,安西侯则是世子上官扬,镇远侯不必说,一直都滞留京都,不曾北去。倒是西南侯,铁家母子尽皆进京。

  听到这里,皇帝脸色亮了那么几分,嘱咐道;嗯,他们为了大芫驻守四方,劳苦功高,记得,千万不可苛待。先前镇远侯那不成器的幼子闯了祸,已是惩戒,早日下旨把世子位定下,以安镇远侯之心。

  “是,父皇。”

  听得皇帝讲到镇远侯,自然想起之前北地的某个山村,某个等待他归来的姑娘,想到这里,他心头苦涩,强忍耐着问道;父皇,四大侯当真可信吗?

  听此,皇帝点头道;嗯,大芫有今日太平,他们四大侯功不可没。但人心易变,皇儿总要留心分辨。不过…东海侯,绝对可以信任。

  冯莫寒道;为何?请父皇指点。

  冯莫寒倒了茶水,双手递到皇帝手里。

  皇帝轻轻抿了一口,润润喉咙,这才说起陈年旧事来。

  这不,他道;皇儿一定对当晚,朕之所以隐忍,可能难以理解。所谓帝王一怒,流血漂杵。以朕之心意,何尝不想当场把拜火教之人杀个干净,甚至连根撅起,但…这世上总有些神异之事,人力不可抵挡。

  话罢,皇帝眼望窗外,乌云密布的天空,神色里带了那么一丝狠辣决绝。

  很快,他就缓缓道;二十年前,朕刚登基不过五年的时间,同你母后情深意笃,正是年少气盛,大展宏图的时候。

  而那会拜火教却又派了使者前来,说是要我们大芫皇朝给他们火神教的朝贡要更加一倍,当然,朕听了肯定会很生气,所以一怒之下就下令要东海侯开始备战,不料……某日,逍遥岛上神山迸发,红光滚滚,天空被黑烟笼罩,而那东海郡三万百姓,但凡吸入这黑烟者,尽皆抽搐而死。有些甚至直接会化成飞灰,消失的不见踪影。拜火教又派人送了圣女的贴身侍女来京都,逼迫朕迎娶。

  听到这里,冯莫寒道;可是苏贵妃?

  他的脸色阴沉之极,拳头不自觉握的紧紧。皇帝见此,就抬手替儿子分开他的五指,神色里却是越发悲凉。

  那种因为自己没用,痛恨自己,却不得不忍受下来这些折辱,一切都是为了个时机,一个可以报仇雪恨的时机…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只为遇到你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