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小说:只为遇到你  作者:520  回目录  举报
  没等那些花痴女发完花痴,殿外的太监就是高声喊道;皇帝陛下驾到!贵妃娘娘驾到!惠敏公主驾到!

  听此,众人就赶紧起身整理衣衫,等到明德帝的龙靴踏进大殿时,他们就一同跪倒叩首行礼道;陛下万岁万万岁,贵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惠敏公主千岁千千岁!

  金黄的九龙袍,银红色的飞凤拖曳长裙,几乎并排从众人眼前划过,又撩^拨了多少少女心。

  明德帝亲手扶起了太子,这才落座龙椅,温声吩咐道;诸位爱卿平身。

  众人再次山呼道;谢陛下。

  女子们整理发髻钗环坐下,等她们再望向上首丹壁时,眼底尽皆闪过一抹羡慕之色。

  苏贵妃今天的着装是五彩窄袖对襟袄,百鸟翟纹镂金裙,外罩曳地绣牡丹的披风,头上耳上手上是一套最近京都最流行的金刚石头面,偶尔反she了大殿内的烛光,耀得一众女子更是眼红的。

  后宫三千佳丽,最是得宠的一位就是眼前这位,而且一宠就是二十年。虽然明德帝不好女色,一月只有七八天会睡在后宫,但其中就会有五六天的时间会在丽秀宫。

  京都里早有人说,为女当为苏贵妃,三千宠爱集一身的说法。可惜,明德帝的年龄已经大了。即便身为帝王,但也没有哪个年轻女子,会甘心把自己十几岁的豆蔻年华放到一个垂老帝王的身上。

  所以,她们的眼光就放在了年富力强的太子身上了,他就成了最好的人选,也是天下女子最想飞上的枝头了…

  不管那些女子心里怀有什么的心思,而作为她们心中男主角冯莫寒则是正亲手替父皇倒酒,突然觉得落在他脸上的视线热烈的有些滚烫,于是,他就微微皱了眉。

  见此,明德帝只扫了一眼,就猜到其中的含义,于是,他笑的更加是欢畅了。

  吾家有子初成长,得天下女子青睐,作为一个父亲,这绝对是件值得高兴和骄傲的事情。

  想到这里,明德帝端了酒杯,环视大殿众人,高声道;诸位爱卿,一年四季,酷暑严冬,你们为大芫百姓辛苦的所作所为,朕铭记。新的一年,诸位爱卿再续前力,继续为大芫江山,稳固昌盛,为大芫百姓衣食无忧,同朕携手并进!干杯!

  “为大芫江山稳固昌盛,为大芫百姓衣食无忧!”

  众人再次跪倒,不知是做戏还是当真激动,有几个臣子已经是泪流满面,高声应和道。

  “干杯!”

  就这样,一杯水酒下肚,明德帝脸色更加红润了,大殿四周臂粗的红烛高照,也把皇帝的脸色照的红润,众人看的清楚,于是,众人也就越发心安了。

  毕竟,帝王的身体健康,可是国家安宁兴隆之本啊。

  只要国家安宁兴隆,他们这些人的日子,自然也会一直富贵下去的…

  小小的炭炉烧的小铜锅里的汤汁开始沸腾,咕噜噜的直冒着泡,只看上一眼就让人心头生暖。等明德帝动了筷子后,下边的众人也紧随其后。等热汤下肚后,酒过三巡,众人更来了精神了。

  这个赋诗一首,歌颂帝王的盖世功业,那个填词一阙,描绘大芫的大好河山。

  明德帝大方赏赐,也让众人更加如打了鸡血一般踊跃起来。

  而一边的惠敏公主吃了半饱,听得昏昏欲睡,扭头偷偷望向好似半点不曾厌烦的兄长,就小声问道;大哥,你不觉得困倦吗?这些人真是比上书房的先生还要唠叨!我都想睡觉了……

  听此,冯莫寒轻笑,shen手替妹妹夹了一口青菜放于白玉小碟里,低声安慰道;好了,反正一年就这么一次,不要失了皇家威严。

  “知道了!”

  惠敏公主笑的欢喜,一口吞下青菜,之后又拉着哥哥说话道;大哥,你送我的那箱子的礼物,我都好喜欢啊。前天,九莲她进宫来寻我,还说我那玩偶比她那只都好。还有,大哥在御花园西北建的暖房,我每天都有去的,坐在里面背书,真是太舒服了,那地方和春天一样,真的是太舒服了…

  听此,冯莫寒眼底闪过一抹得意,偷TouPai拍妹妹的肩膀,笑道;嗯,你喜欢就好,那暖房本意是用来种菜的,不想最后却都养了花。不过,你喜欢就好。

  惠敏道;嗯,那地方母妃也喜欢呢,她还说明年要在丽秀宫也建一座这样的暖房,说我以后就不用往御花园跑了。说到这里,惠敏苦了脸,继续道;哎,到时候,我连出宫门的机会都没有了。他们两人说话声音不大,但上位坐的不过就坐了皇家四口,明德帝和苏贵妃自然也是听得到。

  这不,苏贵妃嗔怪的瞪了公主一眼,吓得公主缩了脖子。她本来就穿了高领衫子,这会她这幅模样倒更显的可怜兮兮的。

  见此,冯莫寒笑道;好了,惠敏你稍坐,哥哥马上就回来。说罢,他起身整理袍服,走下丹壁跪道;父皇,今日夜宴,儿臣有祥瑞献上。

  新年献祥瑞,多半是佞臣所为,或者在母猪身上刷了金箔装成麒麟,或者哪个河里捞出一块石碑写了吉利之言。不过讨个帝王欢心,大伙儿一乐也就过去了。

  但如今怎么连太子都如此行事,难道真有什么祥瑞发生?

  众人听到太子这样一说,他们大家全都放了手里的酒杯,专心一旁等待着太子所说的祥瑞之物,心里都在猜测到底是什么样的祥瑞,能入了太子的眼,而且还在这样重要时刻献上来。

  只听太子又道;儿臣在别宫养病后期,自觉恢复健康,就在北地游历了两月,期间得了两样祥瑞可保我大芫今后再无一个百姓冻饿而死。

  听此,明德帝道;哦,还有此等祥瑞,皇儿还不快快道来!

  明德帝同影帝同为帝字辈,演技自然是一等一的好。这会儿满脸都是喜意,催促太子,而皇帝这幅模样,更加的勾起了众人的好奇心了。

  但就在这样的时候,大殿外却是突然闯进一个太监,高声嘶喊道;陛下!

  好事突然被人打断,冯莫寒立时皱了双眉,心头好似有什么弦被拨动了。某些然让他不安的事,那张无形的大网好似终于要露出狰狞的一角…

  “陛下,拜火教神使雨清菡协二百骑士,三十女使前来觐见!”

  拜火教?

  拜火教!

  在听到这三个字,先是听得众人怔愣,转而却是尽皆变了脸色。

  冯莫寒站起身,目光扫过qun臣的脸色,他们的脸色有激动,也有复杂的神色,见此,他转而望向父皇,却是被他脸上一闪而过的仇恨给惊了一下。

  自小他便听说过拜火教,但每次问及父皇,父皇都会伤怀几天的,见此,他也就渐渐不在问了。当然,他私下也曾问询上书房几位先生,他们也是含糊不清,藏书阁里更是没有半字都没有提及。慢慢,他也就不在关注此事。毕竟三更睡,五更起,太子的课业绝对不轻松。

  可是,今日这三个字代表的势力却是在这样的时候,以一个嚣张的方式打断了他这个一国太子的奏对,牵出了一国帝王的仇恨。

  到底,拜火教是什么,谁给了他们如此大的胆子?

  ……

  还有那些朝臣,为什么有些人是愤怒的呢?他们除了神色复杂以外,甚至,有些人还隐约激动之极呢?

  他们到底是大芫的臣子,还是什么拜火教的教民…

  大殿外,不知道何时起了风。漫天飞舞的白雪里,汉白玉的石阶上,整齐的脚步声声传入众人耳内。

  渐渐的,台阶处露出一袭素色披风,笼罩着袅袅婷婷,身姿娇美的女子。

  女子身后是两列身着洁白纱裙的侍女,在这样寒冷的冬天里,她们却依旧是一身单薄的衣裙,但她们的神色里却不见寒冷的窘迫样子。

  侍女身后跟着是二百名顶着盔罩甲的士兵,其实说是士兵,又有些名副其实的,这些盔甲尽皆火红的士兵,他们同样手执长qiang,腰玄长刀,但他们神色却是木然如同傀儡一般,双眼空洞之极。好似灵魂已经被抽取干净,只剩了驱壳在移动似的。也不见那领头的神使如何动作,那二百名士兵就迅速分列殿门两侧,那些侍女依旧是低眉顺眼的。

  神使踏过大殿门槛,行至大殿正中后,便shen长素手掀开了风帽…

  “嘶!”

  顿时大殿里随处都可以听见倒抽冷气的惊奇,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呢?原因很简单,那就是站在中间的女子…

  天地间居然还有这般绝美的女子。一双眼乌黑明亮,好似世间最好的黑曜石镶嵌其中,双眉柳叶一般秀丽,轻轻颦起,就笼了一汪寒烟。高翘的鼻梁,朱红小口,衬得脸庞越发白皙。

  她的模样,真的是很漂亮,若是这样,也只能说同天下美丽女子一般,不见多的,但也不一定可以找到第二个人了。

  唯一出奇的是,这女子眉宇间的神圣之色。黑漆双眸扫视过众人间,凛然不可侵犯,又肃穆得让人忍不住拜服…

  拜火教神使雨清菡拜见陛下。

  清脆凛冽的女声,如同冬天屋檐上断裂的冰凌,激得众人齐齐回了神。于是,也就把这位神使仅仅微微弯腰,并没有跪地磕头,看在了眼里。

  “大胆!”

  冯莫寒目光如刀一般刮过女子,暴喝道;跪下!

  那女子听此,眼底闪过一抹惊异,转而却是莫名兴奋,她朱唇轻启,笑得如同春花化雪似的。

  这不,她轻道;这位想必就是太子殿下吧,本使是雨清菡,来自于逍遥岛拜火教教主大人座下…

  可惜,没等她说完,冯莫寒却是冷冷截断道;这里是大芫帝国的乾坤殿!

  听此,雨清菡顿时一哽,眼底神色越发复杂,但转而却是挥挥手。她身后的二十侍女尽皆跪倒,然而,她却依旧不曾矮下身形。

  然后,对着冯莫寒说道;太子殿下,如此可还满意?”

  见此,冯莫寒顿时更加恼怒了,还要开口的时候,雨清菡却是转向丹壁之上,笑道;苏师姐,别来无恙。

  大殿里,瞬间时光都停止了流动,众人连呼吸都屏住了。

  见此,苏贵妃缓缓起身,温柔一笑,右手抚上左xiong道;拜见神使,离开神山多年,不知教主大人的仙体可还安康?教里姐妹们可好?

  雨清菡道;嗯,教主大人很好,今火神有令谕颁下,还望师姐鼎力相助。

  苏贵妃道;哦,火神令谕一出,天下拜服,苏梅怎敢不从呢?这两个女人,一个尊贵,一个清绝,就这般旁若无人的对答起来。

  文武百官里,年老之人神色很是复杂,但年轻之人却同冯莫寒一样惊疑。

  到底还是文官之首的苏丞相站了起来,老爷子如今已经将近六十岁,他的下巴有三缕白须,鬓发也是染了微霜,眉眼间的儒雅睿智,让人一见既生三分敬意。

  他干咳两声,这才拱手向丹壁之上神色莫测的明德帝禀告道;陛下,拜火教神使,时隔二十年,再度降临我大芫,实乃幸事。现在正值新旧交替之日,不如就请神使坐下一同庆贺一番吧!以扬我大芫礼仪之邦的威名。不知陛下,意下如何?

  苏丞相这般说法,文武百官大半都在点头,因为不论拜火教来者为何,先礼后兵,可谓上策。但谁知明德帝却是冷冷应了一句道;既然神使带了令谕,不如现在先宣布吧!之后再行宴饮也不迟。

  对于皇帝的否决,苏丞相面皮一僵,到底没敢再反驳什么,只是侧身站到了一旁。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清明充值活动,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4月4日到月6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只为遇到你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