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小说:只为遇到你  作者:520  回目录  举报
  众人眼见白纸黑字,隐约盖着手印,这些证据明晃晃在他们眼前,也鉴定了他们的生死自由的,于是,他们就迅速的定心站队了。

  都异口同声道;嗯,我们都听二少爷的!

  “对,二少爷才是嫡子,是程家真正的主子!”

  众人都是纷纷嚷了起来,一瞬间便把院子里吵的热闹起来了…

  但却在这样的时候,门外却是走进来一个满头珠翠,容貌格外娇美的中年女子,她横眉怒骂道;狗奴才,谁给你们的胆子敢在家里大声呼喝呢?

  话罢,她好似才看见程子恒似的,似笑非笑还要开口的时候,程子恒却是一挥手,冷酷吩咐道;立刻给我绞死罪妇刘氏,每人赏银二百两…

  二百两?

  即便在泉州这样繁华的地方,这钱也够一家三口吃香喝辣十年了,甚至都能在城外买个小庄做地主了。

  这钱果然很吸引人…

  重赏之下从来都不缺勇夫的,这不,当即就有两个靠近门口的仆役,立刻就窜到了刘氏跟前,一左一右抢着压了她,心急之下寻不到绳子,于是就扯了腰带直接缠住了刘氏的脖子,一眨眼功夫便把她勒得青了脸色。刘氏拼命挣扎着,瞪得眼珠子都要冒出来了。毕竟,她在程家作威作福了二十年,从未想到今天居然有被人如此轻易了解性命的一天。

  她身后的丫鬟早就被他们这番动作吓蒙了,等她们回神,想要上前去帮忙时,却被随后涌上来意图分一份赏银的仆役们,同样按到在地,惹得她们顿时尖叫出声。

  程子恒听得杀心大起,索性他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摆手示意众人送了两个丫鬟一同去黄泉伺候主子去了。

  不过半刻钟,三条人命就这么送到了阎王爷的跟前。众人眼见三具尸首,都是有些怔愣,吓的连连退后了几步。

  但此刻程子恒却是不容许他们有半点后悔退缩,直接摘了荷包扔到院子里。

  这不,他说道;这些是赏银,你们先收着,之后随我去西街口,处置了那个同样谋弑母的畜生,我每人在给赏银一百两!

  他话刚落地,众人心情顿时都兴奋的,刚才都二百两,现在再加上一百两,那就是三百两!

  足够他们一家子舒舒服服过上好日子了,哪里还需要给人打工,那么受气…

  于是,众人的眼睛再度红了起来,纷纷寻了趁手的棍棒武器,跟随在主子身后,迅速赶去了西街口。

  而街上的人被程家众人这种气势汹汹,杀气腾腾的模样惊得连连闪避,当然,之后他们自然要问询个明白。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时候,程家的老嬷嬷就哭着出现在了大门口。

  家主和嫡子不在家,庶长子设计谋夺主母的嫁妆铺子,私吞产业进项,眼见坏事要败露,就联手小妾毒杀了主母。不巧被提早归家的嫡子撞个正着,于是杀了小妾为母报仇,如今又去找庶长子晦气。

  这故事简直比说书先生撰写的都要精彩绝伦,路人听得惊呼连连,很快,这消息就传便府城各处了。

  人人都为程家这位柔弱了一辈子的主母最后被毒杀而摇头叹息,并没有一个人为小妾鸣不平。毕竟,妾者可通买卖,不过是伺候主子枕席的奴婢罢了。就算是生了庶长子,那也是奴婢身份,上不了台面的,平日主母要打杀,谁也没理由拦着,更何况还犯下如此罪行呢?

  程老大西街口的大院,实在是没少花费心思,从门前的匾额,到没进院子的布置,都是精致又贵气的。不说这份心思是如何了,恐怕这银子也是花费无数的。

  这外宅里,他可不止养了一个女人而已,而是是整整七个女人。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像比照七仙女和董永的传说来着,可是董永娶的是第七个仙女,而他是把人家姐妹一网打尽了。

  哎,真是够够的了…

  先前挤走了陆家,刘家又明摆着不争,所以,整个作坊就落在他手里了。只要过些时日,他在买通刘家几个熟手奴仆,然后,这门一本万利的生意可就是完完全全的属于他的了…这些暂且可以不说,就连现在库房里那存下来的粉条和生粉,如今也是蝎子粑粑独一份。他想提高价多少都随他高兴,只要有买主求着他买,可不是他挖空心思往外销货的时候了。

  做买卖做到这个程度上,也算是足够骄傲了。

  这两天老爹出门不在家,他就跑来外宅厮混,毕竟有美妾环绕伺候着,没有老爹训斥,没有亲娘唠叨,大母虎视眈眈的,别提他有多逍遥自在了。

  不过,可惜了,事宜愿为,他正搂着最宠的小妾喝着小酒,听着小曲时,院子的门就被踹破了。

  守门的小厮疯跑进来,喊道;大少爷,不好了,不好了!

  见此,程大少爷恼的大骂道;什么事?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那小厮还要解释时,身后的院子里却又是一声巨响,被人再次破了门。程子恒带了二十几个奴仆,个个都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尽皆举着木棍棒,气势汹汹闯了进来。

  见此,程大少爷顿时黑脸了,他正要跳起来质问时。

  但程子恒却是不肯再给他卖弄唇舌的机会,这么多年来,就因为他的一张好嘴,哄的父亲对他言听计从,母亲为此受了多少委屈,而他这个程家嫡子更是连正眼都得不到一个。若不是他读书争气,怕是程家都没他的落脚的地方了。

  而如今,即便知道是老娘心存报复,自杀身亡的,但都是因为这母子俩的原因,他们都逃不掉干系。

  弑母之仇,夺妻之恨!是为好男儿最不能忍受之仇恨!

  想到这里,程子恒怒道;给我上!打断他的狗腿,还有割了他的舌头!我看他还怎么给我卖弄唇舌…

  奴仆们本来还有些胆怯,毕竟平日被程大少差遣习惯了,积威之下,免不了恐惧。

  但程子恒这会怎么可能让他们在这时候退缩呢?于是,他继续道;动手!送大少爷去和二夫人团聚吧!

  二夫人?

  一听到这里,众人才想起刚才被他们绞杀的二夫人,众人终于定了心,心想如果此时不把大少爷给收拾了,事后,大少爷肯定会报仇的,他们根本没有好果子吃。

  想到这里,他们也就决定下来道;大家上啊,兄弟们,为大夫人报仇!

  奴仆们也不笨,寻了个占据大义的借口,冲上去直接把程大少爷打翻在地,双腿搪在半尺高的门槛上,不等程大少反应过来,一个平日劈柴的杂役就举起手里的棍子,顿时“咔咔”两声便让他变成了残废。

  顿时,程大少只惨叫了一声,就昏死过去,倒是省了第二声了。

  见此,程子恒理都不理,直接唤人问了书房的位置,之后,便赶去翻出了一堆账册。

  也许,程大少爷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吧!被破门的一天,所以,书房根本就没有锁,也没做任何保护。那账册就堆在桌子上,有这么多年十几家铺子的买卖账目,还有先前生粉作坊的进出流水账。

  程子恒只看了几本,就红了眼圈。终于知道为何老娘会这么决绝,以命相博,原来在他成长的十几年岁月里,娘亲忍了这么多委屈啊。她从娘家带来的十八家铺子酒楼,都是日进斗金的,可是,居然被程老大娘俩假报帐目,私卖私卖,除了剩个空壳铺子,其余都吞噬的几乎所剩无几了。

  越看下去,程子恒就越生气…

  “该死!”

  程子恒装了账册,返回院子的时候,程老大居然醒了过来,他即便疼得直打哆嗦,但他依旧惨白着脸,怨毒大骂道;程老二,你给老子等着!我要让天下人都知道,书院出来的好学生,是个杀兄弑母的畜生!你再也别想科考做官,哈哈,你再也…”

  没等他说完,程子恒冷着脸道;哼,你放心,外边如今传说的是你弑母,不是我。更何况你娘只是一个卑贱的奴婢,我杀一百次,也用不到弑母这俩字。还有…

  程子恒冷笑,圆胖的脸上狠厉之极,转向众人骂道;怎么,你们都聋了吗?我刚才的吩咐你们没听进去吗?怎么,到现在还没割了他的舌头!众人听此,都是缩了头,而他们的动作很明显是不敢下手…

  见此,程子恒只好抽了靴子里的匕首,这匕首原本是赶路回来时候,为了防身预备的,没想到今日它却要染血了。

  一旁的程老大见此,惊恐的张了嘴,还想要大骂时,却给了匕首可趁之机。

  三搅两割,就这样纵横程家上下多年,如簧狡舌就这么落了地。

  这次,程老大是彻底昏死过去了,殷红的血液从嘴角流出,一点点的,也放空了程子恒心里的恨意…

  刘卟祁快马赶来寻找好友时,来到了程家,却发现正在搭灵棚,询问之下,大惊失色,之后更加是往西街口跑去。

  程家外宅门前,已经聚集了几十个看热闹的闲人,指了门里议论纷纷的。

  “我就说这程家不是好气象吧,平日里,看那程老爷宠庶子,娇惯的没边了。放着好好的嫡子他不管,整的家宅,嫡庶不分,这不,才会有了这场祸事吧?

  “你知道什么啊,我可是听说,当年程老爷喜欢这个小妾,要娶进门做正妻的,结果小妾身份太低微,程家老太爷不同意,这才娶了如今的程夫人。哪知,他们才成亲没多久,小妾就大着肚子抬进门了,哎,说起来,真是太乱了。”

  “这么说来,程夫人可是太可怜了。”

  “可不是嘛,如今还被小妾和庶子合谋毒死了,简直是没天理啊!”

  一旁的刘卟祁越听脸上就越发白,他只不过同好友分开这么几个时辰而已,怎么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啊。

  他正要上前的时候,院门就打开了,仆役们抬了门板,门板上躺着半死不活的程大少爷,后边还有人抱了账册,而那些东西显见是坐实了程大少母子,毒杀主母,谋夺家业的传言。

  见此,众人又是议论纷纷的…

  “真是狼子野心啊!”

  “畜生一样,这人就该千刀万剐了!”

  众人纷纷骂起来,再看跟在后边走出来的程子恒,脸色灰败,几乎摇摇欲坠的样子。谁能不同情呢,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学子,只因为提前回家几天,便撞破了庶长兄的奸计,但相救母亲已是来不及了…

  程子恒哆嗦着嘴唇同众人行礼,惨笑道;让各位乡亲见笑了,家门不幸啊!

  听到程子恒这样说,就有人劝道;二少爷说的哪里话,毕竟,这事谁也不想发生啊。

  听此,程子恒再次行礼,之后更是请左邻右舍帮忙去府衙作证,这宅子是程老大的外宅。

  如今程老大母子是显见失势了,众人一边倒的同情程子恒,于是也没人推辞,呼呼啦啦就一同去了府衙了。

  泉州府尹碰巧也是天鸿书院出身,虽然,他官职虽然不大,却正好管理泉州大小琐事。

  于是,程子恒当堂写了状纸,呈上了账册,又有邻居作证的,程家奴仆说明主母吃了妾侍亲手做的燕窝粥毒发。简直是人证物证俱在,这就是铁板上的钉子庶子作乱不假。

  所以,府尹当堂就判了程老大流放三千里之外的南疆去开矿,虽然,听上去是流放比处斩要轻很多,但实际却更加残酷。

  毕竟,程老大也已经断了双腿,这一路要如何才能走去南疆时。这样子,还不如判了斩刑,这样,至少还能在牢里安生活几月。

  于是,程老大在听到判词后,有再度昏死过去了…就这样他就判定了去阎王爷那里报到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只为遇到你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