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凌晨四时三十七分,云厂交界的qun山间,下了一场绵绵的细雨。

  雨水滋润着山间的草木,浇灭了文青来此露营所点起的篝火,也浇灭了……一块正香气四溢的,正熊熊燃烧着的哺rǔ动物的遗骸。

  十多分钟前,语琴驾驶着新式飞行器经过此地,遭到了一只漏网饕餮的偷袭。好在飞行器足够JianYing,保护住了毫无防备的语琴和璐璐免遭饕餮光炮的攻击。坠地后,语琴觉得时间并不紧迫,便让摩拳擦掌的璐璐不要cha手,她打算实际应用一下自己打人机学来的战术。结局完全按照剧本缩写,语琴只付出了一点胳膊上擦伤的代价,就把饕餮做成了香气四溢的烤ròu。

  .

  “Ka……Ka……”

  语琴仰面躺在脏兮兮的泥地上。zui张得大大的看上去简直能塞进去灯泡,但却听不到该有的那种厚重的喘息声,只有在贴近时,才能听见被压抑着的声息。虽然已经很久没提了,但语琴的脖子上确实还锁着那个能封印语琴发出声音的项圈。它的存在,此刻让劳累之极的语琴觉得很是碍事。

  .

  ——凉冰!凉冰!

  已经完全习惯了这项圈,习惯了传音,以至于语琴都望了自己身上还有这讨厌的东西。现在她想起来了,她立刻呼喊了宇宙第二的女王陛下,来帮她解决烦恼。

  .

  “咋?”

  闲聊时间还没有结束。当然,被宝贝打断谈话,莫甘娜是不会有任何不悦的。在询问语琴有什么需要的同时,她扫了眼之前发生了什么,在看到语琴身边的动物遗骸上依旧在升腾着屡屡的青烟时,她心里有了定数。

  .

  “这个东西……是什么?能帮我摘下来么?它好讨厌。”

  .

  “哦呦……”

  莫甘娜小吸了一口凉气。为了能让她看清自己指的是什么,语琴仰着脸,尽力的让自己的脖子显的修长。这很YouHuo,跟她不情不愿时把脸别过去时的动作是近似的,容易让人浮想联翩。幸好莫甘娜一般情况下不会藏器于身,这才避免了在丈母娘面前出丑的可能性。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小琴啊,这东西是一种口枷,用来卡着你喉咙,不让你发出声音的……”

  莫甘娜发觉自己好像因为瞎想而说了废话。在语琴表现出不悦前,她就清醒过来,把语琴感兴趣的问题答案告诉了她:

  “这是由一种质地JianYing的特殊矿料制成的。要破坏它而不伤到你,需要特种器械的协助才行,女王号上没有那种器械。如果你不急的话,可以等些时日……几年或者十几年后吧,我带你回我们老家,在那里帮你取下。如果急的话,你可以求一求天使彦。她会帮你的,因为这种矿料的名字叫‘烈阳石精’,对她足够有吸引力。但我还是希望你能耐下心来等一等,毕竟,烈阳石还是蛮稀有的,如果让天使拆卸的话,那拆下来,就归天使所有了。”

  .

  虚空除了能浸润生物的基因外,也能浸润无机物,使元素性质发生变化。“烈阳石”便是被虚空浸润过的土丘上采下来的,适合铸造武器的石头。虚空浸润无机物的可能性比浸润生物要低的多得多,所以整个天使文明和她的附庸文明有近五百位神,能使用烈阳石所铸造的武器的神,却寥寥无几。如此重要的东西,莫甘娜不能不在意,但却其实也不会把它看的比语琴还重。只要神没有失去他的神位,那他就永远不可能被杀死。这烈焰之剑,只不过是用来杀那些被科技强化过,拥有一次性、不可修复的神体的英雄时,特别爽利罢了。而语琴,可是对神战大有裨益的。

  .

  “那我能让她们拆了后还给我么?她们的女王看上去ting讲道义的……这么贵重的的东西,她们从我这里抢走,不显的欺凌弱小,丢人么?”

  .

  “我不推荐你用这么贵重的物品考验天使的道德水平……不不不,比起这烈阳石,你本身更加的危险。所以我反对你去找天使。”

  莫甘娜被稀缺但其实并不是特别有用的烈阳石迷住了眼睛,不过一想到宝贝要去天城,她马上就反应过来,那可不就是羊入狮圈么。

  .

  “咪咕……?”

  此刻语琴还可以鼓着腮帮卖萌,希望莫甘娜能回心转意。

  .

  “虽然天使文明足够悠久,内部应该是有那么几个甚至十来个神级才艺星人禁`脔的,但还是狼多ròu少。这点辅助估计都不够天使内部那些年纪比我还大的天使分配,更别说近三万年,天使开疆拓土而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新神了。谁不希望自己能有个趁手的辅助使呢?更何况,还是那种能用于淫乐的辅助。”

  很多后发的,弱小的文明不知道虚空流逝的途径,所以他们只是机械的恪守着禁欲的原则。但天使文明不同,天使文明的每一位神都知道是体液和受精卵细胞会偷走自己的虚空。所以交往的时候,只需要注意戴套,不要舌吻,就能避免虚空流失了。也因此,天使文明的神,比现有的绝大多数文明的神都快乐的多

  .

  “……”

  此刻语琴已经无暇卖萌了,她受到了惊吓。

  .

  “凯莎估计自己有辅助,彦对恶魔比较厌恶,所以她们看不上你,但这可不代表别的天使也看不上你。现在你在地球上,没天使知道你的存在,如果你去了天使主城,你的到来马上就会被传开的。万一哪个凯莎镇不住的老天使的学生亲戚看上了你,你怎么办?总不能期待我冲冠一怒为红颜吧。我可打不过凯莎,我认怂。我要是让她发现,她准得把我分成十几块装瓶子里去。”

  .

  “有那么夸张?”

  .

  “不是我吹,我的战力可是宇宙第二。连我这七老八十的大神都稀罕你,更何况那些年纪轻轻热情躁动的小丫头片子。”

  .

  “感情我是天才地宝,有实力者居之?”

  .

  “那也没办法啊。”

  莫甘娜耸肩以表无辜,

  “整个宇宙呢……总体而言还是比较丛林法则的,你们地球文明可能不太能习惯。不过,莫慌,只要你抱紧我,往后余生,你就是丛林的王,只有你鱼ròu别人,没有别人鱼ròu你的份!”

  .

  “我才不要做猴子。”

  说完语琴就掐了和莫甘娜的通讯,根本不想听莫甘娜回复了什么。

  .

  “说起来,小琴,你从哪整的这狗圈?不会是吴晶给你戴上的吧?”

  写起来话长,但由于意念通讯的高效,实际上才过去了不到半分钟而已。璐璐看语琴喘的差不多了,波涛起伏的没有那么汹涌了,便近了身来想拉她起身。刚好语琴的手正放在自己的项圈上,让璐璐注意到了它。虽然女孩子颈、大腿、脚踝上如果系条绳子丝带项圈什么的很潮很幸感,但璐璐对这种时髦却十分不屑。她觉得只有幸奴才会用这种饰品装扮自己。

  .

  “狗圈……你的形容还蛮贴切的。”

  语琴摸了摸圈上对应正常项圈上用来外接链子的部位,那里有神秘的刻文,就是这些刻文阻止语琴发出声音的。不过就算它实际上没有狗圈的功能,但它戴在这个位置,就容易让人浮想联翩,会让人在脑中补出自己牵着链子,链子那头系着语琴的样子——曾经他还是许伊瑞的时候,女友也曾赶过时髦,在颈上系一条黑绳。她在他面前晃悠显摆新装扮时,他首先联想的便是这个画面。

  “不是吴晶。在我出生的时候,它就戴在这里了。这还是什么稀有的天财地宝,天使都稀罕的那种……它没别的作用,就是阻止我用喉咙发出声音而已。我不哑,只是我一旦发声,它就会电疼我……”

  .

  “那么玄乎?”

  璐璐不信,用拇指和食指掐住项圈两端,想将它捏断。项圈非常薄,就一毫米而已,以璐璐的指力,她能够捏碎任何一种这种模样的金属或者非金属。但她失败了,项圈没有一点开裂变形的迹象。

  “这……这是什么啊?”

  .

  “女王说,这是烈阳石精。金色传说级别的稀有度。”

  .

  和璐璐解释了一会儿自己的项圈是怎么回事后,语琴瞅了眼吴的位置,招呼璐璐准备重新出发了。但在关于怎么走的问题上,她遇到了难题。她的飞行器被饕餮炸毁了,她不会飞,荒山野岭的也不可能有车辆路过。至于招呼组织,让组织上给她派辆直升机来?那更是天方夜谭。

  唯一的解决方案看上去是让璐璐带她飞,可是怎么搭乘璐璐也是个问题。璐璐也是幼年期的恶魔,翅膀并不算硬。如果是爱拉的话,语琴就可以盘腿坐她背上,御剑飞行了。但璐璐不行,她好像只能抱着璐璐大腿,让璐璐竖着飞。璐璐对此倒是一点也不介意,虽然不雅观,但黑灯瞎火荒郊野岭的,反正也没人能看见,但语琴很不好意思——在盛夏的厂东,璐璐是正常女孩的ròu丝热kù凉高跟打扮。语琴内心比较男孩,最近还被弄的学习观摩了很多女同片,已经很是不纯洁了。现在叫她抱璐璐大腿,她会心生邪念幻肢邦硬的。

  .

  “躺好,带你飞。”

  .

  见语琴磨磨唧唧的,璐璐都想抱着语琴公主飞了。语琴当然是不肯,争吵了半天,最后决定的姿势对语琴来说不是很舒服——璐璐拽着她的两个手腕,拖她飞行。之所以不舒服还选,是因为这是她们身体接触面积最小的姿势了,多一些的话,她会很尴尬的。虽然劲风拂过她的正面时,总让她觉得要害部位防卫不周,很没有安全感。但比起心猿意马的尴尬,还是要好受一些的。

  .

  .

  云北不比发达省市,整个省份都透露出一股浓浓的原始气息。以璐璐所在的高度向下看去,出发时下面灯火通明,现在却已经好久没见人烟了。再穿过了又一截山脉,依稀见着腰脊上村庄的轮廓正在远去时,语琴的心里忽然有些惆怅。为什么会有人要挣扎在山林草木之间呢,既然是一国的国民,现代化工业化的伟大成果,应该大家一起分享才对。就算有那么一批老人适应不了城市,可是他们的子嗣,为什么还要被出身所限制呢?

  .

  “小琴。”

  .

  “恩?怎么了姐姐?”

  语琴仰头,看到璐璐脸上满是宽慰。

  .

  “吴晶她宽恕了瓦夏叔叔,我还能再见到他……”

  .

  “……”

  “恭喜你啊姐姐。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吴晶,让她允许你探监。”

  .

  瓦夏是瓦西里的爱称。虽然瓦西里在俄国是个万分常见的名字,往随机的十个人里喊瓦西里,准能有一个人回头,但能被璐璐叫叔叔的瓦西里,恐怕就只有那个在维亚济马建造淫窟的寡头,叶丽倾的姘头——瓦西里亚历山德罗维奇亚历山德罗夫了。搜索和他有关的新闻,可以看到他跟叶丽倾一起,被联邦最高法院判处无期徒刑的新闻。

  如果公审,这两人定然免不了死刑。如果国家不参与,恐怕能有足够多的人乐意于放弃自己的人性,把他们生吃成骨架。可俄联邦毕竟是文明国家,不会gao那种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野蛮刑罚。说来他们对吴晶还有些知遇之恩,叶丽倾缺助手副总统时,是亚历山德罗夫提向叶丽倾推荐了她;是叶丽倾倡议,亚历山德罗夫带头响应,才有了寡头向国家做出一定让步,国家才有了转机,吴晶也因此才有了声望。其他老混账都被判处死刑,独留他二人的性命,倒也说明吴晶不算太忘恩负义。

  .

  要说语琴对他二人的看法,那当然除了厌恶就是憎恨。叶丽倾还好一些,虽然叶丽倾是拆解苏联的罪魁祸首,但语琴不是苏联人,苏联大厦解体的碎砖巨石并没有砸在她的身上,她感受不深刻;但语琴是文明人,她不能接受亚历山德罗夫这样以淫`辱甚至是虐杀女性为乐的畜生可以在法外逍遥。正义感一时在心头爆棚,让她萌生想去替天行道烧死亚历山德罗夫的念头。不过慎重考虑后,她打消了这种想法。比亚历山德罗夫还邪恶的两足禽.兽,地球上有的是。杀死一个亚历山德罗夫,对正义于事无补。固然自己的正义感可以得到大大的满足,但比起正义感,还是和璐璐的情谊更值得维护——何况,在知晓吴念民参与泛毒时,璐璐不也是很换位思考的,没有义愤填膺的说吴念民真是罪无可赦:他会害惨多少禁毒警官,害惨多少家庭啊。

  虽然运送几千克的毒榀的罪行的恶劣性,远不能跟窃走千万上亿人的积蓄、虐杀百十名女性的罪行相提并论。但反正都是死罪,一个人也不能死上个千百回。既然璐璐没有逞正义要求她大义灭亲举报吴念民,那她也应该对等的,别去惦记璐璐亲爱的叔叔。

  .

  “不会给你带去麻烦么?”

  璐璐知道吴晶有派特工一直监视语琴。魔工智能修改了特工向上汇报的内容,让上面以为语琴一切如常。如果语琴突然为亚力山德罗夫的侄女行便事,而吴晶此前又没看到语琴和她有往来的情报,会觉得很奇怪的吧。

  .

  “我不碍事。倒是你。你一定要掩饰好自己的恶魔身份。她幸癖古怪,如果身份暴露,我觉得她很可能为难你……”

  由在chuang上吴晶所感兴趣的语琴的身体部位可知,吴晶大概是有异种奸的癖好。好在璐璐一直深居简出,从未在公众面前抛头露面过,吴晶应该也不知道她的存在,还是可以用金钱打点一番,伪造好璐璐人类的身份的。

  .

  “她敢造次?就凭她那几个人类保镖?”

  璐璐不屑的撇zui。她现在可厉害着了,人类的野战军她都根本不放在眼里,更别说保镖警查这种“武林高手”了

  .

  “她还有雄兵连呢。你要是跟她谈崩了,总不能武力劫狱吧。我那些五大三粗的队友,个个都是陆地神仙,你不是他们的对手啊。”

  .

  “……”

  “算了,先不想这回事了。你那男人离你就十五公里了,该你想想自己要以一个怎样的姿容去面对他了。你总不能就这么吊着吧?”

  璐璐摇着语琴的手腕问她道。虽然语琴穿的很保守,运动长袖运动长kù的,真就这么双手高举两腿放松从天而降,也不会露出什么不雅的地方。但这个姿势还是很丑啊,怎么说语琴也应该扮演吴念民的女神,要将他从荒野中拯救,不说打扮的多光鲜亮丽了,总不能像个女神经吧。

  .

  “十四公里。呆萌(Demon)地图持续为您导航。”

  语琴没回话的功夫里,璐璐报了数。她每秒最多能飞上一百米,一公里也就是你一句我一句的功夫,留给语琴的时间,不很多了。

  .

  “那我应该怎么见他,给自己头上整个光圈,再换上一身白纱么?”

  .

  “十三公里。”

  璐璐没有理会语琴的吐槽。

  .

  「他肯定很不想让我看到他狼狈的样子……更不可能想让我知道他干了那种事。所以我应该假装是正好路过。路过的理由……就说有饕餮在此出没,所以上头叫我来巡山好了,正好还能用此借口强行给他带出去。路过的方式……路过的方式应该怎么选择呢?唉,真该死,这么脆弱的飞行器根本就是消耗品,怜风那抠门女人都舍不得给我们整个备用的……」

  .

  “六公里……”

  “五公里……”

  .

  “好了姐姐,不用报数了,把我扔下去吧。”

  .

  “……你确定?”

  虽然璐璐是掠地飞行,但距离地面还是有那么个三五十米的。

  .

  “没事,我也有翅膀。虽然不能飞,但还是能起一点降落伞的作用的。姐姐你找个地方先藏起来吧,别吓着我哥了。”

  .

  既然语琴坚持,璐璐也就真“一,二,三”后就把她撂下去了。强身健体后的语琴翅膀硬的很,咬紧牙关绷紧肌ròu,适应滑翔完全够使了。在空中时,语琴还来了一波华丽变身,穿上了酷炫而充满高科技气息的纯黑色皮甲。而此时雨还未停,如灵压一般的滴滴从语琴的背后坠下,此情此景让语琴想起大学室友带自己看过的动画,戏瘾上来,她小声的念道:“封锁吧,黑翼大馍!”

  .

  到底以前是男生,语琴对扮“幸感”丝毫不感冒,但还是很乐于装酷的。然而帅没过十几秒,她就因为控制不好翅膀而在降落阶段摔翻了出去,滚了好几圈都没刹住,沾的一身都是臭臭泥。得亏黑甲是全身封闭式防护的,不然说不定她就要被大地母亲强吻了。

  “吭吭,吭吭吭……”(用鼻子咳嗽的声音)

  滑行许久,语琴知道自己离吴念民之间已经不足一公里了。她很快就站起来,叫出自己的古筝来,准备弹奏以击碎自己身上的烂泥。但还没动手,她就发觉了异样的声响。似乎是鸣枪声。

  .

  “……!!”

  担心可能是吴因为逃跑被同行的毒贩发现而遭追杀,所以她立刻她命令魔工智能呈现吴念民位置周围的情况。吴正汗流浃背手脚并用的在被雨水冲刷的shi滑的林间逃窜,他周身五十米内并没有人。但搜索范围放大,在离他八十米远的身后,有两位持着手枪的警官。

  看到条子的瞬间,语琴懵了。她要求魔工智能识别他们的警号,内心期望这两人是毒贩假扮的,但魔工智能给了她公安送体验金官网内查有此二人的答案。她僵在了原地,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

  “dei!贼子你丫往哪里跑!”

  天空中有闷雷声连响数声,语琴向声源处看去,是超音速的飞行器在接近并减速。随后她听到了熟悉的声色,毫无疑问那是属于葛小伦的。吴念民究竟把什么天捅破了,国家竟然要出动对付外星人的超级战士来抓捕他?

  .

  ——不能让葛小伦把人带走!

  她能看到葛小伦制服吴念民的场景,几乎是同时,她就在心里下了要抢人的决定。反正她是吴晶的人,没有吴晶压不下去的事。但是关于“如何才能从葛小伦手中把人抢出来”这个问题,她一点也没来得及去考虑。弹奏着能让自己跑的飞快的曲目,她想像飞一般的从黏腻崎岖的山林间掠过,但她怎么也不可能达到飞行一般的速度。在她赶到前的时间里,葛小伦已经把镣铐给吴念民扣好,提着他把他移交给那两位警官了。这给了语琴充分的时间,毕竟两位人类警官想要带吴念民离开,他们不能飞,只能老老实实的走泥泞的山路。在一分多钟的煎熬后,语琴终于追上了有说有笑的三人。

  .

  “语琴,你怎么也在这儿?”

  葛小伦的感官很敏锐,早在五秒前,他就觉察到了语琴的气息。虽然被树木遮挡,但他依旧能隔着快一百多米看到了语琴使用技能时所产生的光晕。他当然不知道语琴是来劫人的,在语琴破林而出前,他还迎面走了上去,想要跟语琴打招呼。

  .

  葛小伦离开了吴念民,这是天赐良机。语琴当然不会理会葛小伦,在出现在葛小伦面前前,她放低了速度好像要停下,但打照面后,她立马又将速度提了回去,几乎不要一秒就能从两名警查之间将吴念民抢走。不过,葛小伦岂能让她如愿?他可是银河之力,英雄中的佼佼者,杀语琴要斗智斗勇二十分钟的饕餮士兵如砍瓜切菜,一宝剑下去能劈死好几个,语琴岂能从他的手中把人抢走?

  在语琴推开两名警官,抓着吴念民,连吴念民都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葛小伦就已经看清语琴的意图了。用半秒时间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再用一秒犹豫,然后他吼道:“肃静!”,语琴便应声栽倒。好在语琴顾着吴念民是凡人,所以在劫人前她停了下来,这会儿还没加速,倒地后因为惯性,她只滚了一圈而已。

  这是他的一项绝技,可以短暂的用声波击晕敌人,不过对每个人都只能使用一次。

  .

  “小琴……?!你怎么在这里?”

  刚刚摔到地上的吴念民,又被葛小伦提在了手中。葛小伦警惕的看着没从地上起来的语琴,而吴念民开口打破了平静。

  .

  “嗯?你认识语琴?”

  葛小伦瞪着牛铃般的眼睛,审问吴念民道。吴念民不敢与之对视,将脸移开不作回答。

  .

  “他是我哥。”

  语琴从地上爬起后,声音鬼魅的回答了葛小伦的问题。魔工智能发现了转机,她还有机会从葛小伦手中抢出吴念民。但她首先要降低葛小伦的警惕,至少要让他分心。

  “我哥他惹了谁,需要你亲自出马来捉拿他?”

  .

  “你哥是毒贩子!!”

  那边被语琴tui倒在地,刚从七荤八素中挣扎出来的一名警官吼道。

  “你哥是十恶不赦丧尽天良的毒贩子!!”

  生怕语琴没有听清,他更大声的嘶吼了一遍。

  .

  “……”

  所以,吴念民被抓捕,是因为他参与贩毒?可是,这需要银河之力参与抓捕么?而且,“神河狙击手”也在赶来的途中。

  “大哥,你做了什么?”

  语琴向吴念民求证。如果是因为别的事,如果是因为有冤情的话,他肯定会辩解的吧。

  .

  吴念民依旧别着脸,不好意思回答。

  .

  “语琴!你不要包庇他!他是罪犯,要交由法庭审判!”

  .

  魔工智能全力运转,搜索一切被记录进人类电脑网络中的相关信息。很快它找到了,原来吴念民真的只是因为泛毒所以才被通缉。而之所以能有幸被两位超级战士抓捕,那只是个巧合。

  .

  “小伦!咦……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再又一阵音爆声后,琪琳也从乘着飞行器到场了。收起飞行器后,所见的场面令她意外。为什么语琴会出现在这种地方?为什么她和葛小伦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

  .

  “语琴!你做什么!!??”

  “语琴!?”

  “快住手!!!”

  .

  “别动!都别动!”

  语琴远不是葛小伦的对手,所以她决定柿子捡软的捏。趁琪琳接近她,她出其不意的劫持了琪琳。琪琳不是战士,身为ADC,被近身后她的战力也不比奶妈高出多少。面对已经化身为恶魔战士的语琴,她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的就被语琴的一只胳膊便制住。

  见银河之力要上前抢人,语琴空闲的那只手掐上了琪琳的咽喉。曾经对她而言犹如钢铁般无法撼动的琪琳的玉颈,现在她只需轻轻一捏就能将它捏碎。葛小伦看懂了她的威胁。

  .

  “语琴!你现在松开琪琳还来得及!”

  .

  “把手举起来!”

  那名警官举枪瞄准了语琴,但语琴当然不会理睬他。

  .

  “小伦,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五个人。包括吴念民的zui唇都在张合,在或威胁或劝说着语琴什么,但她充耳不闻。她只想着琪琳既然和葛小伦是恋爱关系,那葛小伦一定很重视琪琳,所以琪琳是她很重要的人质,

  “把我哥哥还给我——我把琪琳还给你。”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端午看书天天乐-疯狂充值-疯狂消费吧,充100赠500VIP点卷!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6月7日到6月9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超神学院之琴女落难记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