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20世纪的ying国,正值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繁荣的时期。这个时候,不乏发展快速的城市,当属ying国首都——伦敦。但,虽说伦敦繁荣,但实际上这座大都市贫富差距ròu眼可见。富的富得流油,穷的甚至饿死街头。因为贫富差距的悬殊,阶级问题频频发生,而因阶级矛盾爆发的恶性事件更是屡见不鲜,为此,ying国政府为巩固统治,安抚人心,将伦敦划为东区和西区。

  西区为ying国皇室贵族所在区域,金碧辉煌,红灯绿酒,人们安居乐业,空气里漂浮的,都是高贵奢华的味道。东区与西区则恰恰相反,如果将西区比喻为“天堂”,那么东区就是令人唾弃的“地狱”。

  贫穷、疾苦,混乱是东区的代名词。由于收入微薄,此处早已成为贫穷与犯罪的温chuang,街头上流落着无家可归的流氓与拉客的娼妓。

  不过,归功于资本主义商品经济,两区虽差距悬殊,但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街上到处遍布着买卖生意,只是商品质量和价钱有所差异罢了。

  一般情况下,西区的贵族不愿屈身去东区,贵族自带的傲慢与偏见,让他们看不起东区,认为东区的一切都充满厌恶。

  “世界上怎么会存在像他们那样恶心的生物!”这是西区贵族对东区最多的评价。

  东区的人更忌惮跟西区贵族有过多的瓜节,除非像诸如赚钱这类的一些不得已的情况下。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为了掩人耳目,悄悄为自己7岁的孩子买玩具的巴利尔伯爵夫人。

  身为伯爵夫人,她却只身一人来到与她身份格格不入的东区的一处偏僻的商业街。

  ……

  “老板,这只布偶多少钱?”

  “夫人好眼力,这布偶是上星期工厂里刚出的货,款式、配色都是全新的,都符合当下小孩子最喜欢的元素,用来作为送孩子的礼物再合适不过了。布偶不贵,就3个英镑而已。”

  我记忆的开始,是从这段对话来起的。

  像一直处于沉睡状态的小动物被惊醒,又仿佛被封印在魔盒里的怪物突然解封,我眼前“沙”地一亮,一位金色卷发,身披高领碎花洋裙,头戴小礼帽,三四十岁模样的精致女人占满我整张视野。

  接着,是周围混杂的声音,我的耳朵清晰无比地听见了一声粗暴的“Wanker!”,紧接而来的是一阵暴风雨一般急促的声音,好像是什么重物捶打在RouTi上发出的声音。

  “老子的东西你也敢偷!活得不耐烦了!”

  “可怜的小偷。”玩具老板似乎对这类事件早已司空见惯,只是象征性地感叹了一下,而后又将注意力全神贯注于眼前这位“阔太太”身上。

  毕竟,破烂的东区难得到来这么一个贵客,他肯定要拿出比平时更卖力的精力去招待这棵金钱树。

  巴利尔夫人毫不犹豫地付钱。

  玩具老板搓着手笑嘻嘻地向她推销其他玩具,希望这位贵族夫人能够再次出手阔绰,多垂怜垂怜他这个生活艰苦的人儿。

  可这位夫人,只买了一只3英镑的玩偶,就离开了,不再光顾其他商品。

  我躺在这位夫人的臂弯里,人类有温度的肌肤触碰到我的棉布身体,让我的皮肤也染上了人的体温,这种感觉是那么真实,真实得让我不敢相信。

  我的双眼像播放幻灯片似的,道路,房屋,人qun,一片一片地映入我的眼帘,应接不暇。

  我忍不住暗叹一声:哇,世界真奇妙!我一只布偶娃娃,竟然有了独立意识!

  再看这女人,精致得不像话,浓眉大眼的,恬笑淡然,让人忍不住多打量一眼。穿得超级有气质,xiong前鸭蛋大的蓝宝石霸道地炫耀它的璀璨。一看就知道是个身拥万财的主儿。

  忽然,我眼前的视角放低了,应该是这位夫人蹲了下来。

  她朱唇轻启,口吐若兰。

  “孩子,回家吧,找个正当的职业,过正确的人生。”

  “克里切……没有家……”

  ……

  明明知道这个脏兮兮的孩子在故意买惨以转移她的注意力,好让潜伏已久的同伴从她背后悄无声息地顺走装金币的钱袋,她也以温和对待。

  真善良!这个女人的形象一下子在我塞满棉花的心里飙升到了嵩高的地位。

  被她买回去,肯定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

  正当我脑袋瓜里美滋滋地幻想着美好未来的时候,我被转移到了一个孩子的手上。

  “妈妈,这……这是送给我的吗?”金发蓝眼的男孩子,皮肤白皙得仿佛打了腊,兴奋地接过我,拥我入怀中蹭啊蹭。小小的眼睛里都快被光芒撑爆了,比TaMa妈的蓝宝石还要耀眼。

  太夸张了吧……我忍不住吐槽:好像从来没见过玩具似的……

  “嗯,安德烈的每项功课都完成得很完美,很乖!这是你应得的奖励!”女人温柔似水的声音响起。

  “谢谢妈妈!这是安德烈的第一件玩具!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

  “嘘,可别让你爸爸发现咯!”孩子的妈妈见儿子难得露出这么高兴的笑脸,也跟着灿烂地笑了。

  “嗯!”孩子兴高采烈。又是蹭脸蛋又是举高高转圈,一蹦一跳地回了房。

  呃……要不是我的舌头是布做的,而且被牢牢缝在下颚底部,此番场景,我肯定会闪了舌头。

  这不是一个他这个年龄段的孩子的该有的房间。

  一大摞比砖头还要大,比砖头还要厚的书籍整整齐齐叠在一起,还不止一摞!放眼望去,目光所及之处遍是书籍。一摞摞,一沓沓,像一座座山,把本就不宽敞的小房间挤成一个封闭的堡垒。chuang头立着个小提琴,上头的琴弦细得好像轻轻一碰就尽数崩断,显然被它的主人日夜操练很久。chuang头左边,是一架大大的木制书桌,上面也是各种书籍被塞得满满当当。离书桌约三米的墙角里,放着一个SanJiao画架。rǔ白色的窗帘被风撩起,拂过空白的纸面。

  好像……这孩子还真没见过玩具……

  不仅没见过,还从未拥有。

  因为,无论我仔仔细细扫视房间一遍又一遍,把眼睛看得都有点胀痛了,也没有发现房间里有一件是属于小孩子的东西。

  我表示很吃惊,这一点童趣都没有!

  “这是东区一家不知名的玩具商出产的新型玩偶,与我在同学们手中见过的不一样呢!”正当我感叹间,他把我立在两沓书之间,我rou软的身体有了支撑。我正对着他,他也正对着我。他叉起腰,眯眼笑,很满意地看着我,然后对着我非常绅士地鞠了一躬,像舞会上一位彬彬有礼的绅士正邀请一位美丽的舞伴,稚气未退的他还颇有几分神气。

  奶声奶气,故作深沉:“没关系,无论你出身哪里,从此刻开始,你就是只属于我安德烈的。我的第一个朋友,欢迎光临安德烈先生的小屋。”

  我愣住。

  明明还是个六七岁大的小屁孩儿,动作举止竟像个尝遍世态的大人。
  飞鹿言情网 www.exchangetidbits.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第五人格: 堕殺书评:
暂无读者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