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小说:我的人生之朋友  作者:羽法  回目录  举报
  邮递员瞪着疑惑的眼神看向姜雨。

  姜雨:“我……”(不知该说些什么)

  (话锋一转)邮递员:“哦!请问屋主在吗?这有他的一个快件。”

  姜雨:“……他还没起chuang……我替他签收吧……”

  邮递员:“……那也行。”

  那个邮递员把腋下的一个包裹交给姜雨,姜雨在快递单上签完字后,目送邮递员离开。关上门,姜雨拿起包裹看了许久。

  乜然:“肃元市广台街十六号…发货人马吴庞……收货人…安全门!?这什么鬼名字??”

  姜雨也纳闷,怎么会有人叫安全门呢?姜雨走到厨房,用刀打开了包裹,里面只有一张紫色的收据,而且字迹很模糊。

  姜雨:“银光天和责任有限公司……测试样本C-14……收款五千……”(往下看)“收款人…冯家牧……嗯…冯家牧……”

  姜雨响起,在树林那辆车中找到的转让协议上也写着冯家牧三个字,包裹是从肃元邮过来的,难道安全门……会是宁延!?那测试样本又是什么?

  (恍然大悟)乜然:“我知道了!那个发货人就是这个姓冯的,雨姐你看,马-吴-庞,冯字没了偏旁部首可不就是马字吗?”

  (无语)姜雨:“……”

  乜然:“这个安全门应该是一种代号,就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每个间谍特务都有自己的代号,有的还有两个。”

  姜雨:“你听过……银光天和这个名字吗……”

  (摇摇头)乜然:“听上去,像是个炒股的地方。”

  姜雨收好单子,然后把客厅简单的收拾一下。现在是早上,如果这个时候出去很容易被人盯上,姜雨索性回到卧室,从衣柜里找出一件比较合体的衣服换上,然后躺在chuang上看向天花板,静等黑夜的到来。

  乜然:“雨姐,你就打算这么干等啊?”

  姜雨:“……你让我怎么办……”

  (从chuang下露出头)乜然:“我怎么觉得,那个什么公司不像是一个正常的地方。”

  姜雨:“从哪能看出来……”

  乜然:“这妳还看不出来吗?他们连邮个快件都这么神秘兮兮的,那能正常到哪去?还有那个什么样本……他们该不会是gao人体实验的吧!?把人放在容器里制成生化武器,然后带着僵尸大军威胁政府索要核武器之类的!”

  (瞅了一眼乜然)姜雨:“……你电影看多了……宁延是在台湾毕的业…专攻心理学和精神病学…这你应该知道…如果他真和那个测试样本有关联的话…最多…也只是跟药物沾些边而已……”

  乜然:“雨姐,那个坏蛋会不会早就盯上妳了?觉得妳是一块好材料?”

  姜雨:“……别跟我提他了……”

  乜然闭口不言,看见姜雨露出忧郁的样子,知道自己又一次触碰到了她的伤疤。乜然趴在chuang边盯着姜雨的xiong部看了很久,他摆动眉毛很是愁容。

  姜雨:“……好看吗……”

  乜然:“雨姐,问妳个问题;妳是早产儿吗?”

  姜雨没说话,打了一下乜然的头。这时,chuang头柜上的电话响了,两人对视一眼。

  乜然:“接不接……?”

  姜雨下定决心,起身一shen手接了电话。姜雨开始没出声,因为她看看电话那头是什么人。十秒没声音、二十秒没声音、三十秒还是没声音。将近一分钟过去了对方还是没有说话,姜雨心生疑虑随即挂掉了电话。

  乜然:“什么情况?你们玩心理感应呐?”

  姜雨:“……不知道是谁…一直不说话……”

  电话铃声第二次响起,姜雨快速拿起电话,可是对方还是没有出声。

  (见姜雨再次放下话筒)乜然:“还是没动静?”

  姜雨:“嗯……”

  紧接着,电话第三次响起。

  (抓起电话)姜雨:“………………是谁……”

  这时电话的那头传来一种很低沉又有点台湾腔的嗓音。

  ??:“东西收到了吗?”

  姜雨:“……收到了……”

  ??:“只此一次,如果让公司内部知道,你我都别想好过。对了,货怎么样?对她有没有效果?”

  (咬了咬zui唇)姜雨:“…什么货……”

  (停了一会儿)??:“嗯?你是谁?怎么会在老宁的家!?”

  姜雨:“…你们要对我做什么……”

  (震惊)??:“妳…妳是老宁的那个病人是不是?快告诉我是不是!?”

  姜雨:“……你就是冯家牧吧…你们到底想用那个药把我害成什么样子……”

  乜然:“对呀!你们这些人渣败类究竟想对雨姐做什么?!”

  冯家牧:“怎么有两种声音?难道妳已经跟……!!”

  姜雨打断了对方的话语,扔下一句话后甩手挂掉电话。她坐在chuang上良久,心里想不明白为什么周围所有的人都要对自己不利,无论自己怎么努力去做,换来的永远都是错误和指责。见姜雨的神情,乜然以为她又要哭,已经在旁边拿好纸巾等着她了。

  (抬起头)姜雨:“……我不会哭了……已经流干了……还有…以后别看我的时候…手里拿着纸巾……”

  乜然:“雨姐,我们还是快走吧,我估计电话里的那个人已经通知坏蛋来抓妳了。”

  姜雨:“你说得对…我们走……”

  姜雨站起身,在衣柜里拿出一件黑色的长袖卫衣穿上,然后下楼从冰箱里拿出一样东西,直接从后门走出,没有过多的停留。来到路口发现,那辆停在路边的车已经不见了!没办法只能步行离开。姜雨没选择走马路,而是穿梭在街巷之间,她不知道应该去哪,所以只能没目的的走。路上看见几个身着褴褛的流浪汉和几只肮脏不堪的猫狗,自己现在除了衣服是干净的之外,和他们又有什么区别?

  靠在墙上成半蹲姿势,双手撑在膝盖上,平息急促的呼气。由于刚才姜雨怕别人发现,走的比较快,所以体力有些跟不上。

  乜然:“雨姐,你这是要去哪啊?”

  姜雨:“不知……不知道……”

  乜然:“我们回去拿车吧,最起码也对走路强啊。”

  姜雨:“……钥匙掉进江里了……”(听乜然的话,想到什么)“……我们回树林把轿车开走……”

  乜然:“啊!还回那个倒霉地方?我可不想再碰见什么别的东西了!”

  姜雨:“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

  乜然无奈,即使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可眼下也确实没别的地方去。姜雨沿着江边朝晴南方向走,几张报纸飞到她的眼前,姜雨用手接住,看到上面的几行字后,她停下了脚步:

  景点小镇惊现灵异事件,

  男子离奇死亡后,尸体不翼而飞,

  警方一筹莫展陷入僵局……

  旅游景区发生山体塌方,

  全村几十口无一幸免……

  山口村庄遭受恐怖袭击,

  一夜之间整片地区面目全非……

  山中发现火药痕迹,

  是人为?是天灾?

  警方展开搜查全面进行抓捕……

  神经老者残害村民,

  背后惊现不为人知的弥天大案……

  乜然:“雨姐,这几张都是两天以前的报纸,还有一张是今天的。”

  姜雨:“原来…新闻已经播了……”

  乜然:“神秘老者!不会是那个讲鬼故事的老头吧!?妳看报上写着;在一家破旧的住户里发现不少没有处理掉的火药,还把石灰撒在门口防止有人窃入,据老人自己称,用火药炸开山体是为了找寻其中的宝藏,经过专业人员检查,发现老者有较为严重的妄想症和精神问题,而且有犯罪前科!目前老者已被刑事拘留,案情等待进一步的揭晓。”

  姜雨:“为了不一定存在的东西…害了那么多人……”

  乜然:“这老家伙肚子不大,胆子可不小!连这种事都敢干!!”

  姜雨扔掉了报纸,一阵风吹过,几张报纸在空中变成了几片灰色的雪花。都说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谁能想到一个上了年纪且慈眉善目的老人会是一场血案的幕后黑手。这也是姜雨为什么不愿意和人接触的主要原因之一,因为你总是不晓得对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你用心交到的人兴许也是在背后害你坠入谷底的人。他们想了解的可能也不是你,而是你身上可以被人利用的弱点。

  姜雨从宁延家出来时是上午十点多,等到达葛家镇附近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六点了。天色逐渐黯淡,太阳落下的同时射出一道道紫红色的光芒,光斑擦过眼角,带给你一天当中最后的几丝温暖,这样绝美的景色一直陪伴着人们走在岁月的长河里。站在树林的入口处,姜雨深吸一口气。

  乜然:“雨姐,妳还记得路吗?”

  姜雨:“你呢……”

  乜然:“……一般般,妳可别指望我。”

  姜雨从地上捡起一根破木头,以防不测。然后把兜里的东西拿在手里,那是一听羊ròu罐头。这时,乜然握紧姜雨拿罐头的手,这一动作虽然肢体上感觉不到,但是姜雨的心里却鼓足了勇气。两人迈开步伐,朝树林深处走去。

  乜然:“雨姐前面引路,我有夜盲症看不清……”
  飞鹿言情网 www.exchangetidbits.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我的人生之朋友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