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小说:纤纤幻想录  作者:罗季  回目录  举报
  那一剑是从夜色里刺过来的。

  那一掌也是中夜色里打出来的,在林夜雨那一剑刺中柴桑之前打中了林夜雨。

  一击不中,全身而脱,林夜雨再次消失在夜色之中。

  红甲人有些吃惊,因为这一次,林夜雨没有再出现,他在估算林夜雨的伤势。

  柴桑趁机刀势向下一松,让他的刀势往下压了过来,然后向斜一挑,使得红甲人的麒麟刀cha在柴桑脚上的铁索之上。

  铁索应声而断,柴桑奋起一脚踹在他红甲之上,红甲人也自下而上斜挑一刀,要将柴桑砍成两半,柴桑早知道他要来这招,刀身向右一旋,把他的刀势击偏三分,同时将重刀朝他掷了出去,红甲人刀势回防不及只得后退。

  在他后退之时,柴桑右臂向内一收,把那个拉铁链的杀手甩了过来,柴桑朝他说了声你好,然后一拳捶爆了他的脑袋。

  看着这幕一拳爆头,腥红的血水四处飞溅的画面,纵是身经百战的雨楼杀手,都不禁心惊胆战起来。

  在他们因恐惧而迟疑的时候,柴桑扯过铁链朝自己的刀一甩,缠住刀柄,从左到右抡了一圈,分别将拉住他左手与左脚铁链的杀手砍成了两段。

  一声惨绝人寰的刺耳哀嚎,震惊了整个夜色。

  “啊……”

  倒在血泊里的两个将死未死的杀手,人生中发出的最后声音。

  整个战场都安静了下来,因为他们听到了这世间最绝望的声音。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落到了这里。

  在无数双目光的注视下,那两名杀手在自己的血泊中短暂挣扎之后,抓着地面的手指渐渐松开,眼角不再抽搐,凄厉的声音渐而消失。

  在无限的绝望中,死去了。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他们死去的时候,瞳孔扩大了整整两倍。

  这一切,都是因为恐惧。

  哀嚎的人死去了,把恐惧留给了活下来的人。

  一拳爆头,一刀两人。

  这是何等血腥的画面,这是何等残酷的人。

  满身是血的柴桑,微挥着重刀,站在夜色里,宛若死神。

  神情里没有一丝暴戾,显得格外狰狞,他漠然地看着场间的杀手,仿佛看到一堆死物。

  不知为何什么,这个不是杀手的人,身上却散发着比杀手更恐怖的杀意。

  不断夺去温度的秋风,不断弥漫的杀意,不断压逼着场间的气氛,就像一个不断膨胀的气球,随时都可能炸裂。

  “我说过了,西门纤纤是我柴桑的小妹,你想杀她,我便杀你。”

  在这句话出口之后,那个膨胀到极限的爆裂的气球,终于爆裂了。

  在那双宛若死神般的目光凝视之下,一名杀手内心再也承受不住,双脚骤然发软,再也无法支撑自己沉重的身躯,膝屈身倾,膝盖着地后,向后躺倒。

  无限恐惧不断从他的眼中涌现出来,浑身颤栗而疲软的身躯,已经被冷汗打shi了,在这个恐惧之后,他想到了再深的恐惧,指着柴桑结结巴巴地说着:“他是…是他……”

  这时候他又嗅到了杏花的味道,颤抖的目光又落在了狄败青身上。

  “还……还有他……”

  有人问他到底要说什么。

  那杀手战战兢兢地道:“就是他们灭了三山七水二十一寨。”

  场内霎时一片死寂,那杀手的颤抖的呼吸声变得十分清晰。

  他挣扎着站了起来,看了一眼西门纤纤,又惶恐的开张的四周,说道:“对,还有你,还有那个使我们五兄弟自相残杀的变态……”

  他惶然地朝四周转了一圈,口中喃喃念道:“对,他一定也来了……在哪里,在哪里?”

  无论是止戈流还是其他杀手,目光几乎随着他转了一圈,同时他们想到了很多三山七水二十一寨的事情,那是一个近年来兴起的强盗,其威势之强已可与两境七脉一争长短。

  然而就在三年前,三山七水二十一寨在一个月中相继覆灭。

  没有人知道是谁出的手,有人甚至猜测一定是道域高人或者求名道上那个人出手灭的,种种猜测都是空穴来风。

  谁也没有想过,灭了恶名昭彰的二十一寨的人竟然就是眼前这两个少年与西门纤纤。

  最先相信这一切的,是与跟随西门纤纤攻上山来的青思阁弟子与长弟,他们记起了西门纤纤上山时说过以前被被几个变态带去围剿山贼。

  年轻一代的弟子看着西门纤纤,眼中写满了崇拜与敬意,心想原来掌门围剿的山贼竟是三山七水二十一寨的强人,顿时肃然起敬。

  一夜风雨的杀手脸色变得极为苍白,在看到柴桑连杀三人的血腥场面之后,恐惧已悄然升起,再经这来自三山七水二十一寨的人渲染之后,恐惧已经完全写到了脸上。

  他们望着柴桑时,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刀有些颤抖,呼吸变得沉重。

  林时雨看着一众杀手的眼睛,看到他们眼睛里,皆是同样的恐惧,他很清楚,如果放任这种恐惧蔓延下去,在这个微妙的时间点,这是乱军心的行为是最为致命的。

  他指着那胡言乱语的杀手,吼道:“如果他在多说一个字,就给我杀了他。”

  那杀手立时捂住了zui,哑了声,躲到大树后面,再没有出来。

  其他杀手在他的厉令之下,也暂时止住了恐惧。

  林时雨脸上全无波澜,心中却是忧虑起来,开始思考现在的处境。

  他率五百余人突袭止戈流,一夜激战下来,可调动的战力只剩下三百左右,这三百人现在将止戈流全员尽数围堵在这里,从局势上看他是占尽优势的。

  然而自狄败青和柴桑出现之后,除了使整个战局陷入混乱之外,还有一点是非常致命的。

  西门缜身为七脉守护者之一,在两境自有其仇敌与故人,所以其一死,止戈城风云聚集,这也是他们能顺利潜入进来的主要原因,这同时也意味着,还有很多人与柴桑与狄败青一样上山了。

  这些人之前之所以没有出手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两种解释是最合理的,一是谁也不愿当头鸟冲出来给止戈流替死,二是仇敌与故人是对半的,他们在相互防备着,这两种因素致使双方陷入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但柴桑那句话打破了这个微妙的平衡,在这个平衡被打破之后,有人出手了,那一掌打的不是柴桑,而是林夜雨,就表示有人是想借机除掉一夜风雨的。

  他们本是潜藏在黑暗中的杀手,如今为了包围止戈流而现身在光明之下,而此时的黑暗中却隐藏着另一批人,不得不说从某个角落来看,这也不失为一个除掉一夜风雨的好时机。

  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想法,但就眼前这种局势来说,并却不可能。

  林风雨被柴桑几刀重创。

  林夜雨被一掌打进了黑暗里。

  林迟雨也在被淳于心死死的牵制着。

  林时雨很显然是拿不下柴桑的。

  这就是一夜风雨现在的处境。

  “你一定在想,为什么局势突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句话是狄败青说的,杀人诛心这种事,他惯于前者,而狄败青惯于后者。

  红甲人问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狄败青看着远处重创的林风雨,有些嘲讽地说道:“你刚才说纤纤是一个画了地图而不知道抹去的蠢辈,当时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其实是很高兴的,有你这样的对手,不赢那真是太奇怪了……”

  “无论是我还是这些暗中的朋友都是初次来到这止戈山上,若非纤纤这一幅地图,又怎么会轻易摸上山来。你们以为只要挡住的青思阁的援兵就可以了,但青思阁的援兵从来都不是纤纤的唯一考量。”

  狄败青看着林时雨的眼睛问道:“此时的你们,向内攻不破止戈流,向外强者窥视,而最重要的是,一夜风雨已经不是当年的雨宫了。”

  当年的雨宫八百士,技高而手辣,以雨为名,以雨为阶,是能威胁到南北两境的强大势力,然而昔年止戈流一役,雨宫精英尽灭。

  后面成立的雨楼三百士,虽有其名,但已不具其实了,作为其雨楼三大支流之一的一夜风雨,真正能够以雨为名的人,只有林时雨这四人,其他很多都是从三山七水二十一寨的破灭势力召集而来的流亡者,虽然有一能的实力,但终究比不上当年的雨宫。

  林时雨望着无边的夜色,深深地叹了口气,没有人能踏出一夜风雨的神话终究还是破灭了。

  狄败青拍了拍西门纤纤的肩膀,说道:“纤纤,世人不知道当年你父亲是怎么击败雨宫八百士的,但他们今夜将看到你是如何击败一夜风雨的。”

  西门纤纤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她上向踏出一步,扬剑指着林时雨,对止戈流诸人说了这样的话。

  “我父败退雨宫时,犹是少年,而我亦是。”

  这是最简单的声音,却也是将传唱百年的声音,在那之后,人们提起西门纤纤时,都会不由自主的想到她今夜的这句话,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真正说出那句话的,是宁纤纤。

  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怀疑与置疑了,止戈流上下暴发出阵阵喝声:

  “我愿为流主一战。”

  “我等愿追随流主,败退仇敌,洗净前半生的耻辱。”

  ……
  飞鹿言情网 www.exchangetidbits.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纤纤幻想录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