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小说:审判官  作者:摩尔  回目录  举报
  列车在飞速行驶。它穿过了山脊,穿过了平原,穿过了黑洞般的隧道,又穿过了另一座险峻的山脊,最后,它终于停下来了。

  因为它到站了。

  可不知为何,有一种恐怖的气息笼罩在它的身上。

  但为何会有这种感觉,阿寥尔想不明白。

  他身后背着一个历经沧桑的书包,右手提着一个轻巧的塑料袋,里面装满了他几个小时前在那座城市里买来的零食。

  他就这样走出了列车。

  新鲜而陌生的空气不停地跑进他的鼻腔里,使得他有了那种好像是刚从监狱里刑满释放的犯人的错觉,然而,他并不是犯人。他之所以有这种错觉,是因为列车里的空气太臭了。尤其是坐在他旁边的那名胖子。

  那个胖子的下巴夸张地堆叠了三层,而且,他的手臂和腿脚也夸张地臃肿。不管是从远处看,还是从近处看,都像个大大的肉球。这胖还不算个什么重要的事,重要的事是他有体臭,那味道简直堪比过了期的奶酪。

  坐在他旁边的人都被熏跑了,可唯独阿寥尔没跑。

  其原因很简单,就是阿寥尔闻不见。

  原来,在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被野蛮粗暴的父亲打坏了。阿寥尔的父亲是个疯子,他不仅打自己的孩子,还打自己的老婆。每隔两三天,阿寥尔总会看见自己伤痕累累的母亲。

  他的母亲是个柔弱的人。当她受骂受打的时候,她总是默然不语,也不反抗拼命,等到他打完后,她才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啜泣起来。

  在阿寥尔的想法中,他认为自己的母亲软弱无能,不会反抗;对父亲的认识是只会打骂,不会思考。然而,在某一天,他对母亲的认识突然改变了,开始觉得母亲很伟大。

  原来,母亲为了从那野蛮人的手里救出阿寥尔,死在了冰冷的刀下。

  刀面上鲜红的血液像溪水一般汩汩流淌着,这不仅流在了脏兮兮的地面上,也流在了阿寥尔的那颗滚烫的心里。

  他的母亲紧紧捂着肚子,双腿慢慢弯曲并跪在了地上。她那痛苦的样子,深深烙印在了阿寥尔的心中,也深深烙印在了那“野人”的心中。最后,只听“哐当一声,阿寥尔的母亲便永远闭上了眼睛。

  在她离世的时候,随她一起“离去”的还有她生前最喜受的一件瓷器——那个做工精美的茶杯。

  破碎了的茶杯现在就装在他身后的书包里。

  他背着它,就如同带着母亲。他要让自己的母亲看到,除了原先见到的世界外,还有更美更宽广的世界。他要完成母亲生前没有完成的梦。

  ……

  列车到站了。这是另一辆列车。

  阿寥尔坐在椅子上,一边喝着刚从前面的商店里买来的咖啡,一边观瞧从列车上下来的人。

  他们很忙碌。可究竟为何忙碌?阿寥尔想不明白。

  正当他努力思考问题时,有一个人坐在了他的旁边。

  阿寥尔没有去看,只是稍稍闻到那人身上的气味——不是臭的,而是香的。这香味好像是熏衣草的香味。应该是个女子。他这么猜测着。

  这猜测出来的答案使他有些悸动。

  可是,当他看去时,却让他恶心了一番,差点把吸进嘴里的咖啡喷到那人的脸上。

  原因是那个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中年男人。

  满脸儿的胡须长长地垂着,浓浓的眉毛像爱搬家的老鼠长过了太阳穴,并与两鬓的“兄弟”肩并肩。

  说实话,从远外看,他的脸上长满了毛,什么眼睛啦、鼻子啦、嘴巴啦全都看不见。

  阿寥尔很是惊愕。

  他的样子很快被那“怪物发觉了。

  “你好,先生!”

  “怪物”讲话了。但他的声音却没有他样子那么慎人,恰恰相反,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柔和、很温暖。

  “你好!”阿寥尔结结巴巴地回应。

  “怪物”的脸上露出微笑,好像是在证明自己不是可怕的妖精。

  可是……呃……这显然没有奏效。

  因为阿寥尔的屁股本能地往左边退了退。

  太慎人了!

  这次,那“怪物”感觉到阿寥尔对自己的排斥,于是收回了笑容,尴尬的把头低了下去。

  “对不起,先生!我不是有意吓唬你的;我知道自己丑,脸上的毛多,但我真不坏,我真的很善良,请不要排挤我;在这世上,有很多人看不起我,也包括我的家人……”说着说着,他流下了炙热的眼泪。

  阿寥尔大胆地靠近了他,用手轻拍着他的宽阔的肩膀,对他惭愧地说:“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先生。我不该那样对你。”

  他摇了摇头,轻轻地说:“没关系,先生。我知道你是好人。”

  说完,他站起身离开了。

  不知为何,阿寥尔看着他渐渐小去的背影,心中有说不出的辛酸。

  而这种辛酸,好像母亲身上也看到过。阿寥尔心想。

  ……

  又来列车了。但此时,阿寥尔已不在那椅子上了。

  下列车的人依旧有,但上列车的人,自始至终都没上过。因为这里是不会有人上列车的,因为这里是没有人居住的。

  天空渐渐暗去了。

  独自一人流浪的阿寥尔一直走着,从没有停下过。

  沉重的书包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体力,已经很久没有进食的他,再也拖不动麻木乏力的双腿,最后,他终于走不动了,瘫倒在地。

  倒在地上的他还没有晕厥,他还有一点气力观瞧四周,看看有没有危险,看看有没有像茅草屋一般的立方体。

  果然,在东偏南的方向上,有一座孤零零的房屋。虽然不是茅草屋,但也比茅草屋强。

  于是,他咬牙站起,向那茕茕孑立的立方体走去。

  可此时,风突然刮起来了。

  这可不是阿寥尔想要的结果。

  在死寂的夜晚里,加入风元素,就更为夜晚增添了神秘。

  尤其是风的声音。

  那声音如同魔鬼兴奋咆哮的声音一般,不绝于耳。

  阿寥尔胆战心惊。但他却咬牙前行。可风又似一堵坚实无比的墙,阻挡他的前进。

  他步履蹒跚,踉踉跄跄,本就乏力的他,实在无法与风抗衡。

  他最后放弃了。

  他蹲下身子,趴在地上,双手抱头,整个身子蜷缩在一起。他把自己的背部交给风,任凭风胡乱抓扯。就这样,他挨到了翌日清晨。

  清晨的时候,风已停息了。说准确些,风是昨天晚上两点钟时停息的。停息的时候,正是阿寥尔在美梦中的时候。

  阿寥尔站起身来,拍打掉落在身上的沙土。此刻,他已感觉不到饥饿,但乏力感依在。

  “没关系。”他喃喃道。

  于是,他继续朝那个立方体行进。

  现在没有风的干挠,走起路来自然畅快了许多。

  没过几分钟,他就站在了立方体面前。

  站在它的面前看它,与之前看它竟截然不同。它是那么地高大,那么地威武,那么地高傲——它其实是有五层楼组成的医院。虽然看起来有些破旧不堪,但似乎还是可以看见它过去的光荣。

  阿寥尔惊愕地走到一扇已经扭曲的铁门面前,轻轻一推,那扇门竟脆弱地倒在了里面。瞬间,整顿楼里回荡着铁门倒地的沉重的声音。这倒把阿寥尔惊吓了一番。

  他的心脏突突乱跳,跳得的声音,他似乎也能听见。因为,除了刚才的声音外,再没有别的声音了。这里非常安静,静得如同跟停尸房里一样。

  他迈了进去。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黑暗。

  过道里由于照不上阳光,也由于安置在房顶上的日光灯已经破碎,过道里就显得黑暗、死寂、恐怖。阿寥尔的心再次揪了起来。

  但是,他别无选择。为了能在这里过夜,为了能在这里增加体力,他只能如此,不管随后会发生什么。

  他拿出手电筒,简单地巡查了一遍,确定没有其他人或其它什么东西在这里生活后,他便开始选择一小块区域。等选好后,他就把随处可见的干柴聚拢起来,准备晚上使用。

  ……

  时间过得很快,天空已经阴暗下来了。

  阿寥尔点着了干柴。

  燃烧的干柴噼里啪啦地响着,那种暖洋洋的温暖很快笼罩在了他的身上。现在,他不觉得冷了。

  昨晚的风今晚又出现了,而且,比昨晚还要猛烈,还要咆哮。

  当风从已经残缺不全的玻璃窗户外吹进来时,那种令人胆寒的声音又出现了。现在仔细听来,它确实像魔鬼的吼叫声。

  由于没有东西遮掩窗户,只能让风肆意吹吼。确实要强调的,是阿寥尔受够了这种声音。他把脖子尽可能往衣襟处深埋,让那该死的冷气不再侵挠。然而,即便有火,即便把脖子埋得更深,也不能彻底消除那种寒冷。

  他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虽然现在的季节是夏季,可到了晚上却如同冬季一样。这便是这里的“自然规律”。这也就为什么这里没有人居住。

  过了一会儿,有一个声音赫然响起。这个声音短促而低沉,恰似狮子的吼叫。这突然响起来的声音,惊醒了半睡半醒的阿寥尔。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端午看书天天乐-疯狂充值-疯狂消费吧,充100赠500VIP点卷!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6月7日到6月9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审判官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