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小说:三世往生  作者:玉笔神来  回目录  举报
  就在这时,不远处巡逻的几个士兵突然倒在了地上,护卫一个箭步冲过去,探了探士兵的鼻息,朝南宫摇了摇头。

  南宫心里更加恐慌起来。传令兵已叫醒熟睡的部分士兵,南宫示意护卫熄灭营火,又命士兵们各自埋伏起来。顿时,四下里只剩下沉寂的月色皎洁如雪。

  只听得几声哀嚎,跟随着倒地的沉闷声音,竟有血水一样的东西溅到南宫的脸上。他灵活的拿出长剑,挡在身前,却不料身后已有一把匕首架在了他的颈上。

  他只好跟着这把匕首向前走着。

  大约走出去几丈远,身后的人影突然收起了匕首,将一张纸条钉在了面前的树干上。

  待南宫回头时,人影早已消失不见。

  他拔出树上的匕首,取下纸条。

  “将军之命,若今日事成,望他日报恩。”

  南宫心下更加疑惑。自从出了都城,可谓是怪事连连。护国将军刘寅被抄了家不说,半道上又遇上狼人袭击,夜宿玄武湖又来了一qun怪人,又似乎与刘寅有着某种联系。这说不清的离奇事真是都让他遇见了。

  心下正想着,却被护卫的叫喊声惊到。

  “大人,您没事吧?”

  南宫挥挥手,“将士们现在如何?”

  “士兵伤亡惨重,将士也牺牲了几个,但奇怪的是林子里居然有大漠人的尸体。”

  “大漠人?”南宫不禁想到了方才的那张纸条。

  “莫非是?”

  护卫看着南宫自言自语,却不敢问个究竟。

  “李护卫,清点士兵名册,将大漠人的尸体整理好,明日一早,回城!”

  及至天亮,将士们重新编排了队伍,拉上几车尸体回了建康。

  刚到建康城城门下,便早已有宫人等候在那里。那宫人抖了抖衣袖,南宫顺势单膝跪地。

  “今,南宫府南宫谨,歼灭狼人,为国除害,朕心大悦,特封其为护国大将。”

  南宫接过锦帕,心下却疑惑起来。

  宫人扶起南宫,道:“大将军是好奇奴家为何会守在这城门口吧?”

  南宫微微笑笑。

  “奴家这里可是有两道旨意,这其一便是刚才宣读的那道,剩下的这道可是杀无赦的军令呐!将军能带着这些大漠人回京,可谓是虎口脱险,这富贵来的实属不易啊!”

  南宫谨听这宫人絮絮叨叨,心里却为昨夜的一战捏了把汗。

  送走了宫人,南宫遣散了士兵,便自己回到南宫府。昔日的南宫府早已换了样貌,他孤独的坐在正堂上,看着满殿的金玉绫罗,不免想起了紫云。

  正在这时,堂下出现了一个黑影。

  “南宫谨?”

  南宫抬头看去,是个身披黑甲,脸戴面具的人。

  “阁下是?”

  这人笑了笑:“你既得刘寅恩惠,就该知应有报答他的时日。”

  听到刘寅这两个字,南宫立马站了起来。

  “阁下可知刘将军现下如何?”

  “你不必知道他如何,倒应该关心你自己会如何才对!”

  黑甲人单手一指,竟将堂前的池水变成了黑色。

  吓得南宫膝下一软竟瘫坐在地上,“你到底是什么人?”

  “看来刘寅也不过是找了个无用之辈!告诉你也无妨,我乃永生阁三堂主魔灵,掌管魔界,既然刘寅选择了你,日后你跟随我便是!”

  南宫颤颤巍巍的说道:“我并不知什么永生阁,如何跟随于你?”

  魔灵笑道:“寻常人如何知道?你是今生有幸才入了我魔灵麾下,这是你的封印,封住丹田之气,便可自由出入我魔灵山。”说着便一掌打在南宫的丹田上。

  只觉气息摒住了片刻,xiong前像刀刻般疼痛。南宫扯开衣衫,竟有个黑色像符咒一样的东西印在了xiong前。

  “你只记住你是我魔灵山的人,唯我魔灵的命令为尊,若有不从,这封印必会让你丹田爆裂而亡。”说罢便消失在眼前。

  只留下南宫看着xiong前的符咒惊恐不已。

  然而魔灵的到访并未对南宫的生活带来什么改变,他现在已然是护国将军,一道军令,谁敢不从。上至朝中大臣,下至黎民百姓,没有人会对他说一个不字。但就是这样的生活,让他开始反复咀嚼起先前的遭遇。

  没错,他忘不了那个陪他走出大漠又成全了他荣华富贵的女子。

  却说紫云在山中带着玉灵晗苦修移沙幻影之术,不知怎的却传到了国都,城中百姓开始议论纷纷,大臣们也借机对南宫冷嘲热讽。终于,南宫接到了他不愿意看到的圣旨——进山剿灭大漠人。

  人世间最揪心的事莫过于和昔日的爱人以兵戈相向。更何况是曾经相濡以沫共同患难的挚爱。

  她一袭紫纱立于崖前,眉宇间没有表情,眼神空洞得犹如死灰。

  他骑在马背,身披盔甲,双目里泛着点点泪光,身后的队伍气势磅礴气吞山河。

  “你还是来了。”她回头看着他,长发随风飘着。

  他握了握缰绳:“不要抵抗了,我会替你求情,君上不会难为你一个女子的。”

  “女子......”她笑笑,“那你当初又何必为难这样一个女子?”

  他没有说话,山崖上只有风声呼啸而过。

  许久。她shen.出手指想要拔下头上的发饰,对面的士兵突然整齐的举起兵器。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示意士兵放下了武器。

  她从发上取下一把精致的木梳。

  “如果你不曾爱我,何必欺瞒于我?如果你我曾经相爱,今日又何以兵戈相见?”

  他默默的下了马,信步向前走着。

  她惊慌的向他吼叫着,但无济于事。

  她的移沙幻影之术虽用的好,但这么多眼睛盯着,怕是招式还没用尽便已死无葬身之地。所以,这一次,她没有抵抗。

  然而就在南宫走到她身边准备拉起她的手时,她敏捷的shen.出手指一把cha.进南宫的衣襟里。身后的士兵看到紫云的举动,本能的放出了弦上的利箭。

  她的动作蓦然在空中定格,而后,静静的倒在了南宫的怀里。

  他抱着她,眼泪早已布满脸颊。

  她用尽最后的一点气息伏在他耳边轻声的说道:“你终究还是负了我。”

  南宫看着她痛苦的结束了生命,先前忍住的眼泪终于还是落了下来。他抱起她,紫色的纱裙飘在空中,不觉竟有一个东西从衣裙上滑落。

  他顺着声音看过去,内心的城堡终于还是坍塌了。

  他俯身捡起掉在地上的那只珠钗,才恍然大悟。

  “是啊,我说过,要为你修好这支钗。可你为何不想想,我又因为什么把这只珠钗带在身上?”

  他用手指轻抚她白皙的脸颊,一如当初轻抚她的长发那般。只是这一次,已是天涯相望各自一方。

  玉灵晗依旧待在庙里等待着紫云归来。她把先前摘好的果子悉数摆好,又点上蜡烛,一个人看着这些诱ren的果子发呆。

  突然山门被重重的推开,玉灵晗一惊,竟将蜡烛打翻在了踏上,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身后的人影已将她拉出了房门。

  “娘?你怎么来了?”玉灵晗看着母亲,心里却异常不安。

  “惠儿,快!快跟娘走!”

  来不及多问,玉灵晗已被母亲拉出了寺庙。

  “娘,到底怎么了?”她站在原地拉着母亲的手。

  “惠儿,娘不管你学到了什么武功,娘只希望你平平安安的。”

  玉灵晗不解的看着母亲,但又明显感觉到母亲话中的绝望。

  “我的惠儿,村子已被官府发现了,我们所有人怕是都没了活命的机会,快跟娘下山收拾行李,脚程快些兴许还能赶上村里的人。”

  说着就拉了玉灵晗朝山下的村子走去。
  飞鹿言情网 www.exchangetidbits.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