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小说:绘雪桃花  作者:MSNyunxie  回目录  举报
  七秀从赏花大会上离开之后就连忙赶回了丞相府,不过按照流云的吩咐,先去城里的琴坊挑了一架古琴和一只短笛,他对乐器不是很了解,不过流云也不介意,只叫他随便挑。于是他就选了最贵的两个,据老板说这是镇店之宝。将古琴抱在手上的时候,七秀心中有些开怀,看来主子是要弹琴了,以前在军中的时候,主子不是没有弹过,有时候晚上众位将领围坐在火堆旁边的时候,主子就会给他们弹琴,慰藉他们思乡的情绪。那时候他还是个小兵,就隔着老远看那个似乎无所不能的人闭目弹琴,衬着身后满月,好像随时都会化为月下的神仙飞升而去。一定是上天眷顾他才会让主子注意到他的,他这一身轻功都是主子教的,还成了主子的贴身侍卫,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执行主子交代的任务,不过他此生已经别无所求了。

  回到丞相府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院子里空空荡荡的,主子没像平时一样坐在回廊上写字或者画画。七秀心中疑惑,他将手中的古琴置于桌案上,然后将回廊上的灯笼一一点燃了。整个浮云院立刻笼罩在一片温暖的灯光之中。恰在此时,屋子里传来一阵响动,七秀心里一惊,有人在里面?

  七秀小心地推开了大门,屋里没有点灯,一片漆黑,声音是从主子房间里传出来的。谁这么大胆敢闯进主子的房间?七秀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破门而入,接着七秀就看见了这一辈子都忘不掉的一个画面。

  流云香肩半露地站在房中,身上只罩了一件白袍,大片大片雪白的背部LuoLou在空气中。空气中的水汽还没有散去,朦朦胧胧间容色绝美的流云回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七秀看呆了,等到他反应过来之后,仿佛触电一般立刻跳出了房间,冲到了院子里,手撑着回廊上的柱子,眼神直愣愣的,呼吸久久不能平静下来。他真是太笨了,能够在主子房间里的,除了她自己还能有什么人呢?显然主子刚刚沐浴完,自己竟然那么不小心的就闯进去了,实在是该死!可是回想到刚才的那一幕,七秀就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冲到了头顶,他的脸滚烫的不像话,以后该怎么面对主子啊?

  没过一会儿流云就披了白袍从房中走出来,头发半shi地披在肩上,少了白天的严谨庄重,平和的像是一池清潭。她像往常一样盘腿坐在回廊上,冲七秀招手,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去把新买的古琴拿过来。”

  七秀心里不知怎的有一丝失落,等到回过神来他为自己的失落感到莫名其妙,主子不惩罚他难道不是他的幸运吗?为什么还要失落呢?七秀没理出个结果。只能按照吩咐去将那柄古琴从石桌上搬到廊下来。

  流云将古琴置于shuang腿之上,手指拨弄了一下,试了两个音,淡淡笑道:“还不错。”

  看见流云满意,七秀一扫心里的疑惑,难得地露出了笑意。其实不是因为他不愿意笑,而是他觉得跟着主子办事一定要让自己显得专业一点,否则哪一天主子嫌他无用不要他了可怎么办?是以他刻意敛了心性,除了在主子面前其他时候甚少露出笑意。对于这件事,流云也很无奈,其实她根本不在意七秀笑还是不笑,甚至她还觉得七秀笑起来ting好看的,比较像他这个年龄的孩子,她只不过想要一个人能够给她跑跑腿而已,这样做起事情来比较方便,选中了七秀也完全是因为他的骨骼适合练轻功暗器。不过这些,七秀都是不知道的。他和流云一道坐在回廊上,听她轻轻拨弄着琴弦,都是一些不成曲的调子,却让人听得心里宁静。

  “今天的赏花大会怎么样?”弹到一半流云缓缓开口。

  “没什么好玩的地方,除了第一个上场的吏部侍郎的女儿秦沐筠之外,都是一些普通姿色。太尉大人从头到尾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倒是最后一个上场的京都琅宇楼的老板娘似乎让太尉大人有些刮目相看,太尉大人甚至还亲口品尝了她的花。”

  “那个老板娘长得好看吗?”

  “很好看。”七秀如实答道,但他有一句话没有说,再漂亮也没有主子漂亮,这句话在七秀的舌尖百转千回,最后又被咽回了肚子里。

  流云的手下提高了一个调子,眼中不屑之色甚浓。

  “看来太尉大人也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人啊,不过贪恋MeiSe而已。”

  对于流云的话,其实七秀不敢苟同,因为比起老板娘,显然第一个出场的秦沐筠更容易让男人冲动吧,不过他亲眼看见太尉大人对于秦沐筠的TiaoDou视而不见,看她的眼神跟看她手中的花的眼神没什么区别,就是在看一株死物而已。但这件事七秀没有跟流云说,他直觉主子想听的也不过是前面那些而已。

  “那要不要我去查一下那个老板娘木兆?”

  “不用了,不过一个民间女子,无妨的。”流云轻轻摇了摇头。

  “哦,对了,赏花大会结束的时候公主来了,不过我怕城里的琴坊关门,我着急回来所以就没有看下去。”

  “公主?”

  七秀点了点头。

  “你啊。”流云眼中带着些无奈瞧了一眼七秀。“这种事有什么好着急的,今天买和明天买有什么区别?反正我现在多的就是时间。不过,赏花大会都结束了,她又不是傻子,那时候去能做什么?一定是故意的啊,而整个赏花大会上能让公主感兴趣的还能有谁呢?除了太尉大人还没有谁有那个本事。”流云口中的话明明是大不敬的,可她不在意,七秀自然也不会在意,从跟了主子的那一刻起他的身份就再也不是落月百姓了,只是流云的暗卫而已。流云手下的调子渐渐激扬。“我倒要看看,这个公主预备把太尉大人怎么样!”

  流云刚说完最后一个字,手中的琴弦突然断了,整个琴身发出“淙”的一声震动。她愣愣地看着手中断了的弦,一动不动。七秀吓了一跳,连忙抓过流云的手掌,左右翻看,看到流云的手安然无恙他才放心。七秀懊恼地看了一眼那具废琴。

  “还说是什么镇店之宝,质量这么不好!赶明儿我一定要去找他算账,拆了他的店!”

  流云安抚地拍了怕他的脑袋。

  “你说话怎么像恶霸一样?不关店家的事,是我刚才没注意在弹琴的时候灌注了内力,不碍事,你明天去让店家把琴弦续起来吧。时候不早了,你去用膳吧,不用管我,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七秀乖巧地点点头,抱着断了弦的琴离开了浮云院。整个浮云院在七秀离开之后就安静了下来。虽然流云是丞相大人的独女又是云寒王,但整个浮云院除了七秀,连一个仆人都没有。虽然圣上曾说要给她另立府邸,但她拒绝了。太大的府邸空落落的,太孤寂了,至于浮云院没有仆人,也是流云跟丞相要求的,独来独往惯了,不习惯身边拥挤太多的人。这座院子从名字到一草一木都是她那个未曾谋面的母亲准备的,虽然自小在师父身边长大,又得他的疼爱,但流云却是不想怠慢了那个为她的生而亡的母亲。

  院中的桃花树已经开了,不过花不多,只有零星的几朵孤零零地结在枝头,香气也淡淡的,和外面那些姹紫嫣红的桃树不同,她院中的这棵开得比较迟,常常在外面的桃花芳菲尽了,她这株桃树才热热闹闹地开了满树的绯色桃花。流云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明月,今日是月初,月亮只有一条细长的边,清冷冷的挂在空中。

  当年在丝萝谷的时候,她几乎看遍了所有的明月,只不过当时身边有师父还有……他。师父会在晚上带他们到后山的草坡上教他们占星和五行八卦奇门遁甲。对于武功之外的事她兴趣一直不大,不过仗着自己的天赋好,在师父的课上堂而皇之的睡觉。那时候回雪师兄会给她打掩护,一直在向师父请教问题,而她则倚在他的背后,在满山的萤火虫中,在暖暖的夜风中,在他身上若隐若现的青草香中陷入了沉睡。往往等到师父课讲完了,他不轻不重地捏一下她的手,她才会悠悠转醒,然后向师父躬身致意,打着哈切由回雪师兄抱着回房睡觉。师父在后面大呼小叫,感叹我们两个小辈虐待他老人家,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向不服老的师父会在面对他们时称自己是“老人家”,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时候从山中捡回的瘦弱少年已经成长到可以轻轻松松抱起她了,时间果然是个神奇的东西,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件事,不知道现如今她和流回雪会怎么样呢?会不会两人还在丝萝谷里无忧无虑的赏月光,然后在师父的一遍又一遍催促中赶回去给他老人家做饭。

  而如今,她已经很少会去看天上的月光了,每次看到月光总会忍不住想起前尘往事,然后怀念卷积着痛苦,将她烧的五脏剧痛。

  从前她可以为他去死,可是现在她只想他死。
  飞鹿言情网 www.exchangetidbits.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