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朝带着十几个至少速度上还过得去的别校同学其实已经觉得很烦了,直到看到曦身后浩浩荡荡的的五十人团体,觉得自己这边应该还是ting省心的,就连司马大缸看见曦身后的队伍也是吃了一惊,脱口而出:“这小伙脑子没问题吧?带这么多人?”

  “可能觉得自己魔力太多了。”朝无视掉曦的招呼,换了个方向进入凶兽的领地,回头一板一眼的开口:“既然选择跟我一队我就把我的要求说清楚,战术打法你们自己解决,互不干涉,我也不会像其他学校弄保护罩保护你们,不过你们处理不了的魔兽可以交给我。”

  体力劳动和精神疲惫总得选一个,朝也很无奈的。

  “没问题!”听上去很唬人,但他们也别无选择,先不说别的学校学生会不会接纳他们,他们昨晚求助时结界无事的人里还真的只有朝愿意让他们进来,不是说其他学校的人不贪财,只是结界这种东西,不达到一定强度是无法自由允许界外人进入的,他们也不可能为了帮助别人而短暂关闭结界,安全隐患太大了,而且有外人进入要是刚好破坏了结界石怎么办?到时候大家一起完蛋吗?

  当然也有那种结界持续时间长,隔音效果好,环境封闭的学校领地,他们安稳的睡了一晚上,什么都没听到所以也不可能主动帮助,只是能有这个住宿条件的都集中在积分前五的学校,大多数学生都知道了夜晚的异常,而除过在这山林的第一夜,接下来的几天里因为常识不足而意外死亡的学生大幅度减少了。

  而目前朝和这些毫无配合经验的学生,当务之急还是赚取积分换东西,击杀魔兽除过任务积分也会累积日常积分,有稀有魔兽材料也可以兑换积分,有实力的人在这次任务里刷了不少钱,朝也是其中一员,而且是唯一一个抢人头没有被任何人抱怨的人。

  有好多次,周围人稍微努力一下是可以击杀魔兽的,只是他们太害怕而影响了发挥,朝这种时候抢击杀非但不会被抱怨,还给他们造成了一种朝是在保护他们的错觉,因此对朝更加信任了。

  朝和曦不同,朝并不会迁就大多数,她觉得需要休息的时候不会留下来帮助其他人,在这个团队里她是最重要的决策者,反对者朝会看着他们被杀而毫无作为,但出奇的是,这些以前素不相识的人,竟然没有一人反对,几乎是朝说什么就信什么,不曾有任何犹豫。

  “很奇怪他们这么听话?”司马大缸还是知道朝非常喜欢吃鱼的,也特意给朝做了烤鱼,然而朝吃下第一口后却沉默了很久。

  “好难吃。”

  比曦烤的差远了。

  “俺们农村人没学过专门的手艺,女侠你将就点吃吧。”司马大缸并不觉得尴尬,看起来还是吃的很香,只是在吃鱼的过程里还会和朝直接精神通话,这样比较安全。

  “他们太弱了,失去团队再离开你的话,以他们的实力连今晚都抗不过去,所以他们不敢。”

  “有愿意无偿帮助他们的人。”他们也明明看到了曦那边的情况,也有过犹豫,可最后还是跟在了她这边。

  “那边人太多了,他魔力再强也关注不了所有人,时间长了一定会出问题。”司马大缸知道朝在说谁,他昨晚观察了所有有能力救其他学生的人,发现自己还是比较喜欢这小女孩的做事风格,唯一缺点就是收的费用太低了,有几个学校可是救人不仅要掏东西还要发誓,把人当奴隶使唤;要么就像那个傻小子一样无偿,看起来被救的人都在感激他,可多数背地里还是觉得他是图谋不轨的,所有会发生战斗的,不和平的地方,单纯的善良都会是极为稀有的存在。

  多数还是像朝一样要点东西就搭救的,只是能瞬间伤到影魔使其暴露的却只有朝一个,要么狠下心没救,要么引狼入室费了好大功夫处理影魔,总之短期不得安睡,朝这边还算是休息时间较长的。

  而且这个朝比其他学生更谨慎一点,积分少点没关系,体力必须保持在正常水平,表面上看上去会加大积分差距,只有像司马大缸,也就是九方旭这类去过各种时之秘境的人才知道,体力长期波动较小的话,回到原来世界的排斥性才会降到最低,不注意身体疯狂浪费体力的人,等回去的时候身体会因为突然大幅度加快的时间流速而产生比之前更剧烈的变化,相当于短期超速剧烈运动,直接因此心脏跳太快猝死的都有。

  这个朝,确实不像是普通的初中生。

  但是七八十岁什么的也太夸张了吧,估计也就是阅读量比较多有点年少老成的小女孩而已吧,没什么不好的,这些特质以后都有用。

  这期间曦一直想过来问问朝的情况,可他身边的人太多,要注意的事太多,根本抽不出来时间到朝这边,朝也不主动过来搭理他,于是整个白天都没有说话。

  而经过昨天的试探,今天打魔兽多了许多经验,很多人也敢使用更冒险的手段,人数比昨天少的多,击杀魔兽的数量反而更多。

  可惜认出混沌兽的不多,朝并不劳累却还是获得了最多的单人积分,因为混沌兽有特殊加分,朝也是唯一神殿积分得到上涨的人。

  其实这次朝和曦他们没有组队,只是接受任务时就有学校划分,单人获得的积分会在学校积分里自动整合,同学校的人才能看到个人积分的不同。

  而因为有朝的完美补刀,那这个底层学校的幸存者,只要对魔兽有造成伤害就有获取积分的资格,因为有朝在,打不过也没关系试试又何妨的心态让他们逐渐变的敢于尝试,所获得的效果也没有辜负他们的努力,很快就刷够了给朝的积分。

  而因为他们吸引了足够多的凶兽到自己周围,朝可以光明正大的补刀,获取积分也比昨天省事,朝也就索性闭口不提他们的积分抽成了。

  毕竟他们很多人,排名不可能再变动了,有个柔柔弱弱到现在都红着眼圈的女孩子,同校十个人里就死的只剩她一个,也许曾经也是一个自信温柔的女孩吧,可昨晚连睡觉的地方都争取不到,还是田柔纵拉她一起睡的,早上明显想跟着朝却说不出口,还好有一堆没节操的来抱大腿她才跟着浑水摸鱼,有朝在身后才大胆出手。

  为什么朝会在意她呢?

  因为她的魔法成功率和出手速度极快,就是威力差一点,告诉她凶兽要害后朝就很少抢到她的人头了,不过她比较有自知之明不会招惹太强的凶兽,需要朝补刀的次数不多。

  不像一个毛头小子老被凶兽追着咬屁.股,不过怎么浪就是不会出事,还能在朝面前转圈方便朝瞄准。

  他们的体力都很不错,足够灵敏且攻击力和速度至少占一个,打不过还能跑,如果不是结界不够结实或者对精神控制抵抗比较低的话,他们也不至于依附于朝,他们在自己的学校也都是佼佼者。

  相比之下,那些打不过又跑不快的,已经死了。

  再相比之下,曦作为这qun人各项指标都是最好的学生,积分增长却缓慢无比整个人看起来也没有昨天精神了,一看就劳累了很久还要死撑。

  “司马大缸,起来干活!”朝没好气的踢了一脚这个并不是学生的冒牌货,明明这才是最高战力,却一直在看戏。

  “哎呦女侠俺知道错了!”这一下司马大缸眼泪都快疼出来了,毫无防备被踢了一脚,感觉自己骨盆都要被踢碎了,呲牙咧zui的捂着屁.股,精神对话却再说:“喂你干什么,你力气多大没点数嘛!疼死老子了。”

  “你实力怎么样没点数吗,坐着看戏你好意思吗?”

  “好意思啊怎么不好意思,我又没参加这个任务不用管排名,何必为了这些垃圾浪费体力。”

  “我这就给我妈打电话。”

  “别别别我马上行动!……不是我说你多大人了还告家长,幼不幼稚。”

  “我未成年。”

  “我……我司马大缸今年也才十六岁啊。”

  “……滚。”

  该怎么说呢,司马大缸这种装疯卖傻的样子朝确实很难拿他有办法,踹屁.股已经有点泄愤的意思了,又不可能真的揭露他的伪装,朝还没有足够的实力撕破司马大缸的伪装,而且撕破了也没有任何好处,继续留着……

  留着这货也没用啊?这货不可能提供什么帮助的,就算有,他索取的恐怕更多,反正朝对他没什么好感。

  “对了,司马同学,你是哪个学校的人啊,现在还有时间,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找找还有没有幸存的同学?”

  休息时间,跟随朝的人里有人邀请着司马大缸。

  白天在相对安全的地方找人危险度不高,朝也不会阻拦,只是看到问的是司马大缸,眼睛一转就把资格书界面掉出来,一本正经的说到:“司马大缸同学,如果你写不出来学校的名称的话可以用念的,每个学校幸存多少人都是有显示的。”

  这一看朝才发现,有三个学校图案已经全黑了,这就说明有三个学校的学生已经全军覆没了,这次任务比预计的还要凶险。

  所以朝早看看司马大缸打算冒充谁。

  司马大缸嘿嘿一笑,早就预料到了这个情况,憨憨的开口到:
  飞鹿言情网 www.exchangetidbits.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过年看书天天乐-疯狂充值-疯狂消费吧,充100赠500VIP点卷!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月4日到2月19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魔法世界依然要做作业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