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真是个娇气鬼,朕一句话都说不得了。”魏清帝无奈的抱着她,再也没有办法生气。这丫头就是有办法惹怒他,再把他哄回来。

  张公公心中给薛宝钗竖了了一个大拇指,厉害!刚才他差点以为皇上要甩袖离开了。

  没想到对方一句话的功夫就把皇上给哄住了。

  把皇上放在心上,瞧这话说的,狗皇帝的毛立马被抚平了。

  明晚上你要一个人过来,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薛宝钗悄悄跟他咬耳朵,魏清帝眼睛一亮!

  脑子里思维不断发散,小二兴奋的点头了。

  面上还一脸傲娇,明儿个是太后的寿辰,朕还忙着呢!你要乖乖的懂事,只要有时间,朕一定会过来。

  薛宝钗点点头,似乎早就摸清楚大猪蹄子的套路,只是在他耳边说着一些似是而非的话,把他勾的心痒痒的,由不得他不来。

  皇上确实把这事放在心里。太后寿辰,举国欢庆。小老太太每日都被人奉承的找不着北,皇上孝顺,皇后更加不敢怠慢老太太。

  薛宝钗一出现,立马受到全员的关注。看见她被滋润的妩媚的小脸,她们的心里自然是酸涩难言的。

  只是碍于薛宝钗受宠,都不敢多说什么!

  皇后虽然对容妃硬气,但是对薛宝钗同样也没有什么好脸色。都是跟她抢男人的,让她心里如何舒服。“宝才人,在这后宫里面,最主要的是要懂分寸,女人贤惠一些,才能活的更长久一些。你明白吗?”

  薛宝钗睁着一双无辜的杏眼,说道“奴婢一直以夫为天!皇上让奴婢干什么,奴婢就干什么。皇上经常夸奴婢贤惠呢!

  夸得奴婢都不好意思!皇后娘娘,你说的奴婢一定记在心里,以后啊!更贤惠的照顾皇上,绝不让您操心。”

  皇后眼神微暗,“你要真懂得贤惠才好!”罢了,不管是真听不懂还是装听不懂,也不过是个商女罢了。左右掀不起大的风浪!

  容妃倒是又忍不住了,“宝才人莫要太过猖狂,皇上不是你一个人的皇上。后宫佳丽三千,人人都像你一样吃独食,后宫还有什么规矩可言。”

  “什么叫吃独食,奴婢的饭都是御膳房送的。怎么,御膳房可是怠慢了容妃娘娘。

  皇后娘娘,奴婢仿佛听不明白容妃娘娘说的什么意思。”

  “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大家都是明白人,”容妃冷笑着说。

  薛宝钗捂着zui角,痴痴的笑。“宫里面倒是来了个直肠子。”

  “这僧多ròu少,奴婢也是没有办法。奴婢大不了以后吃素还不行吗?”反正ròu会送到zui边,她不急。

  信你个狐媚子才怪!众妃心里想着。只有王贵嫔zui角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笑吧,笑吧,过了今天,看你还怎么得意!到时候,墙倒众人推,也只能怪你现在太嚣张。

  满庭鲜花玉树上挂着喜庆的灯笼,夜空中放着金色的烟花,怒放着短暂的生命,整个京城都在欢庆着。

  众位大臣和妃嫔,皇上、皇后纷纷给太后献上礼物,老太太笑的露出一口豁口牙。

  宴席上觥筹交错,满脸笑容,吉祥话说的贼溜。

  薛宝钗拿着一颗葡.萄放在zui边,小舌头han住碧绿透明的果ròu,漫不经心的吃着。

  头上那道火.热的眼光紧紧盯着她,从手指到zui边,再到修长的天鹅颈。

  薛宝钗擦干净手,让宫人扶着,去了后头。

  王贵嫔的眼光一闪,zui角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只是她没有注意,端坐在上头的皇上,轻声跟老太太说了句什么,老太太笑得更加慈和。

  拐过长长的走廊,薛宝钗让丫头给她拿一盏灯。

  身边没有伺^候的人,她反而更加自在一些。

  脱掉绣鞋,露出白嫩的脚丫子,踩在密密的落花之上,兴致来了,也就随风起舞开来。

  长长的水袖抛落天空,像一朵盛开的花朵。一扭身,一回头,如同春日娇颜,柔弱无骨的身姿曼妙动人。

  不盈一握的腰肢像水蛇一样扭动,滑落的衣袖露出一截白皙的皓腕,莹莹如玉。

  魏清帝像是着了魔一样抱着她倒下的身子,完整的纳入自己的怀抱。

  不顾她的反抗,将人抱走。

  薛宝钗闻到熟悉的龙涎香,默默收回掌力。狗皇帝不知道,刚才他捡回一条命。

  陌生的环境,温热的气息,催生出更多的YuWang。

  今天的狗皇帝似乎很激动,他把薛宝钗顶在门板上,就落下重重的吻。

  薛宝钗的身影早就消失在宴席上,其他人都没发现,不,或许是大部分人没有发现。

  至少容妃、王贵嫔、皇后、贤德妃等人就没有忽视她的动作。王贵嫔zui角露出诡异一笑,

  对身边的宫女说道:“我累了,扶我去歇一歇吧!”身边的宫女眼疾手快的扶着她的身子顺着后面走去。路过假山的时候,从王贵嫔身上似乎落下了什么东西,谁也没有注意到。

  宫宴正热闹,皇后娘娘的宫女拿着一个精致的荷包趴在她耳边窃窃私语。

  皇后的脸色变的极为难看,她脑子极速思考,到底是谁设的局?不管是谁,都要承受她的怒火。在宫宴上闹幺蛾子,岂不是打她的脸。“可有人看见?”

  那宫女为难的点点头,“刚才跟奴婢去那赏赐的人很多,各宫都有,奴婢刚才已经让她们慎言,只是……”

  她没有说完,皇后自然已经明白,那些小娘皮恨不得把自己拉下来,自然是只会看笑话了!

  “皇上呢?”皇后这才发现皇上的踪影也不见了。她心里想着这事该怎么处理,才能把影响

  降到最低。只是还没等她吩咐,太后已经发话:“哀家累了,就不赔你们闹了!”太后说完就离开了。

  太后雍容大度的脸从原来的笑变成现在的黑谁,是个人**都看出她脸色难看,只是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皇后勉力维持,也无心应酬。

  宫宴自然早早就结束了。

  这边,养心殿后堂,狗皇帝抱着薛宝钗,进行深度运动。两个人气息不定,小白兔动作起起浮浮,就像是坐船一样。“皇上,要是有人发现奴婢不在怎么办?”

  狗皇帝气息不定的说:“不是你让朕找你吗?怎么,后悔了?”

  “皇上就会曲解人意,我明明说的是晚上,可没有让你现在把我虏过来。皇上变得越来越像强盗了。”薛宝钗就知道这狗皇帝会推卸责任。

  “朕像强盗才好,你正好也不是良家妇女,我们才是一对。”

  薛宝钗心中暗恼,这是什么形容。正想着治一治他这毛病。却听见外面传来声音。

  她一紧张,某处自然咬的紧些,皇上低声闷哼,“你这妖精,想要朕的命吗?”

  “外面有声音。”薛宝钗故作紧张的说,“看来他们是来抓我们这对金夫银妇的!”

  皇上冷哼一声,不满的看着她走神。某处力道更狠,就像要穿透什么似得。

  憋住即将叫出口的声音,轻锤一下狗皇帝。

  就算她有武功,也受不住这种强度的锻炼啊!这是要作死个人啊!狗皇帝!薛宝钗心底暗骂。

  这狗皇帝从暗道把她带到养心殿,就没长好心眼。
  飞鹿言情网 www.exchangetidbits.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