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小说:僵妻  作者:凝墨浅  回目录  举报
  天涯眨眨眼,将逃跑的男生提回来,又丢出去。男生稳稳地落下,被死神提在手里。Nike派两点死神把他送走。死神的手掌划过他的额头,光芒闪婚,男生顿时失了记忆.

  马小玲请出神龙,神龙在空中盘旋了一圈,冲过去将天涯裹起来。

  “神龙,麻烦你了!”

  马小玲挥挥手,神龙将天涯带入了神之界。

  曾经,马小玲被况天涯咬成僵尸后,就去过神之界,为了压制马小玲的尸毒,神龙王伯化成龙气封在马小玲体内。由于后来天涯的消失,神龙又恢复了正常。

  现在天涯发狂,正好可以去他的神之界。

  看了看消失的神龙和天涯,马小玲转身准备离开。

  “小玲,你看看这个……”

  况天佑捡起掉在地上的洋娃娃,他也记得,好像是一个小男生送给天涯的。

  “怎么,有问题?”知道况天佑把洋娃娃拿过来,马小玲才正视到“虽然没什么奇怪的地方,但给我感觉不太舒服……”

  “这个……”况天佑从洋娃娃脖子上取下一颗透明的石子,看起来晶莹剔透,有点像钻石。拿在手里,冰冰凉凉的,手感极好,“这质地,有点像盘古石……”

  “嗯,”马小玲摸了摸,她曾经用过,对盘古石很是熟悉,“的确和盘古石很像。可是,盘古不是灭族了麽,最后的晶石都做成了宇光盘?”

  “这个难说,只能说我们知道的没有了,那不知道的呢?”

  况天佑和马小玲陷入了沉默,事情越来越复杂了。而且,敌人很明显是冲着他们来的,几乎是对着他们的亲人朋友来的。

  挑衅,ChiLuoluǒ的挑衅……

  马小玲暗暗下了决心,她不玩死那些人,她就不信马!!她改信牛!!

  苦涩的海风掀起碧蓝色的海水无情的地拍打在海岸上。在被腐蚀得光滑黝黑的岩石上散成一片碎花,在第二轮海浪的拍打前,从岩石的缝中隐去。空气中里满满的充斥着海鲜味,还有一丝淡淡的,不易察觉的血腥味……

  香港中文大学——此刻正淹没在一片沉寂中……

  教室里,凝陌颤抖地抬起右臂,食指不受控制地指向讲台上空。

  鬼魅的光线里,凝陌无法看清眼前女生确切的面容,那个女人静静地倒挂在空中,她LuoLou的身躯此刻浮动的不是血液,而是一种虫子,一种类似蚯蚓的虫子,正在一寸一寸吞噬着她的肌肤。

  凝陌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一阵恶心的酸水从胃底涌起。

  呃……

  她跑到墙角,一只手撑着墙壁,不可遏制地呕吐起来……

  “你没事吧?”跟着跑出来的银黛尔一脸担忧,淡褐色的发丝垂在耳畔。她一边轻轻拍着凝陌的背,一边紧张地东张西望。

  凝陌正忙着呕吐,根本没意识到这个平时比老鼠还胆小的女生根本面不改色,反而有空来关心她。她此刻也没意识到,在银黛尔飞舞的长发下,毫无血色的小脸,此刻正挂着一抹诡异的微笑……

  “没……呃……没事”凝陌挥挥手,告诉银黛尔自己还好,却双眼一黑,昏倒在银黛尔怀里。

  “凝……凝陌……”银黛尔焦急地拍打着她的脸,片刻,她站起身,向讲台走去。被改短的校服服贴的贴着她的大腿,长发飘飘,却逆着海风,在空中无规矩的飘动。

  无形的空气里有细细的粒子在缓缓地移动,凝陌原本紧闭的双眼此刻正静得如一泓清泉,冰蓝色的双眸冷冷的扫视着眼前的一切……

  冰蓝色……

  凝陌是在况复生的怀里醒来的。胃里的恶心感还没有tuì.去。夕阳的余光里,银黛尔的影子拉得老长……褐色的长发在空中飘飞。

  “怎么样??”

  况复生轻轻地问,好像怕声音大一点,凝陌就会消失一般,小心翼翼的!

  凝陌摇了摇头,看向银黛尔,而银黛尔正好也看过来。

  “凝陌,怎么样?”

  “没事了,我怎么了?”

  “你不记得了麽?”

  “……”

  “我让你帮我拿文件,结果文件掉下来砸到了你的头,幸好复生来接你,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呢!!”

  “是吗?”凝陌揉揉头,仿佛失了记忆般,记忆仍停留在自己进教室前那一幕……

  和况复生回到waitingbar时,大家都在等了。

  “凝陌,今天怎么了??”

  马小玲看着况天佑,懒羊羊的问到。她不是活蹦乱跳的吗?就因为晕了,就让他们所有人来看看凝陌是不是生病了?

  况天佑轻笑一下,对况复生露出一个暧.昧的目光,看得况复生面红耳赤!

  “没怎么啊,我不记得了!”凝陌挠挠头,走到马小玲旁边坐着,又被况复生捞回怀里坐着。

  “我看也ting好的,”虽然这样说,但马小玲还是走过去,给凝陌检查检查。

  求叔去世后,她闲来无事,也顺便继承了求叔的医院,第一是为了收留求叔以前收养的那些鬼,二嘛……自然是为了赚钱!!!!

  还是那句老话,别和她谈兴趣,谈钱!!!

  马小玲皱皱眉头,没说什么,和况天佑对视一眼,又窝回了况天佑的怀里。

  月明星稀,一股淡淡的香水自空气里慢慢地泛起,贴了法国强制的墙壁上延shen.出无数红色的细线,仿佛长了眼睛般,沿着地面,攀着天花板,shen向客厅里的一切生物,包括在客厅打扫的女佣。

  红线附上女佣的脚踝。像粽子一样把她缠在里面。女佣瞪大了眼,想叫又叫不出来,声音仿佛到了真空中一样无法传播。随着她的扭动,细线开始收紧,皮肤上被勒出乌红的血印,然后陷进去,划破皮肤,将女佣划成ròu丁……

  宅子里的老管家走进来,却似乎着了魔似的,拿起放在桌上的水果刀,将自己的腿从膝盖处截断,拖着长长的血印,借用刀cha在地板上的力量,一顿一顿得爬行。

  银黛尔告别了况复生和凝陌,回到自家大宅,却没有进客厅,拐进了厨房。

  阿姨还在忙碌,菜刀在案板上剁着骨头。

  “阿姨……今晚吃什么?_?”

  阿姨停下了手中的刀,脖子僵硬的转过来,举起被斩得鲜血淋漓的左手,冲着银黛尔嘿嘿一笑:“吃……”

  说完,她又转过去,拿着刀,切着自己的手指。

  哒……哒……

  老管家拖着短腿,出现在银黛尔身后……

  凝陌到达银黛尔家的时候,银黛尔正蜷缩在储物间的角落里,看着管家一步步的移向自己,在橘huang色的灯光下显得更为诡异。老管家渐渐靠近,银黛尔几乎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铺在脸上,血腥味令人作呕。

  她认命地闭上了眼睛,胃里翻腾着酸水。

  “小姐,你——”银黛尔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尖刀,对着面前的管家就是一阵乱砍,血液四溅,管家吃惊地瞪大双眼一句话还来不及说,就已经死在了银黛尔的刀下。

  突然,银黛尔回过神来,宅子里的一切仿佛又恢复了平静。

  可是——老管家却被她杀死了!!

  “不,一切都是幻觉,不,都是假的,假的,我没有杀人,是他要杀我我才杀了他的!!”她发疯一般扯着自己的头发,双眼充满了血丝。

  “银黛尔?!你怎么样?”破门而入的凝陌向银黛尔扑过去扑过去,挡在她面前,眼睛渐渐泛起冰蓝色的光芒。

  “凝陌,你终于来了……”银黛尔抱住她,几乎要哭出声来。

  “小姐,你怎么了?”这时,本应该被勒死的女佣出现在银黛尔身后。

  银黛尔发疯般推开凝陌,手中的尖刀直直刺入女佣的xiong膛。

  “小姐,你……”

  仿佛做梦般,明明已经死去的人一个个出现在银黛尔面前,又一个个又被银黛尔亲手杀去。凝陌狠狠地瞪了眼身后的两个“白痴”,示意他们快去查看,一边拥着银黛尔安慰似的轻拍着她的肩。

  谁也没有注意到,银黛尔那张惊恐的脸下,正露出一抹邪恶的微笑。

  ——凝陌,我的好朋友,我的好姐妹,我还不想让你这么快就死去,游戏还没结束呢!!

  安排好了银黛尔,凝陌的双眼已经完全变成了冰蓝色,而性格,也完全变成了另一个样。

  冰蓝色的眼眸仔细的看着房子周围,

  “怎么样?”

  两个隐形的人逛了一圈,又晃悠回来,摇摇头。

  “幻觉,这里设了结界!!”不知什么时候,况复生已经到了银黛尔家,站在一旁冷冷地看着她们,顺手递给凝陌一块巧克力,“吃吧,不然凝陌的身体会受不住的!!”

  冰蓝色的双眼撇了况复生一眼,接过他手中的巧克力,“你知道了?”

  “嗯,但知道得不多,相信你也知道,马灵儿姐姐曾经也这样出现在小玲姐姐的身体里,但我希望,如果不是特殊情况,我希望你不要出来…”

  “还真是!!”凝陌看了况复生一眼,瞪向身后的两个隐形人:“够了,剩下的事自己处理吧!没看见我被嫌弃了麽!!”

  两点隐形人显出一道黑影,很明显的摇了摇头,让“凝陌”很是无语O__O…

  凝陌一拍脑门,恨铁不成钢的瞪他们一眼,甩过一个白眼——自己想办法!!

  两道黑影同时把目光投向了马小玲,虽说马小玲看不见他们的样子,但火辣辣的目光让她也狠狠的汗颜了一把。

  马小玲拍拍就要发作的况天佑,道:“有钱吗?”

  “钱??”他们点点头,虽然他们暗地里跟着凝陌,但有时替“凝陌”办事,也有要用钱的地方。

  嗯嗯,马小玲点点头,有钱就好办,扔出一张符破了这幻境结界,宅子里的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可惜那些被杀死的人已经没救了……

  回到waitingbar凝陌的精神状态不太好。

  “凝陌,还记得发生过什么吗?”

  凝陌摇摇头,大脑一片空白,如果她没记错,最近经常出现这种短暂性失忆的症状。

  “如果不舒服,就要给我说,知道吗?”

  凝陌点点头,她知道这次的事事关重大,她也知道,他们是关心她。

  就那样无声的,马小虎出现在众人面前。况复生和凝陌猛的吓了一跳,转身却看马小玲和况天佑淡定的打了声招呼。

  “吓——马大哥,用不用每次都这种出来吓人啊!”

  “就是,”凝陌嘟嘟zui,“难道都把我家的门铃当摆设吗?”

  你家???

  众人刷——的一声看向她,什么时候成了你家了?

  凝陌顿时反应过来,脸瞬间变得通红,鸵鸟的钻进了况复生的怀里。

  况复生心情煞好的搂着没人,心情好不畅快

  “哥,你怎么来了?”马小玲看向马小虎,眼睛里洋溢着只有对着亲人才有的笑意。

  马小虎看着可爱*^o^*的妹妹,本想走过去摸摸马小玲的头,但看着自己妹夫霸道的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在他们对面坐下。

  “天涯怎么样了?我给她带了亡魂汤,如果实在没办法,就只有这样了。”

  所有人都沉默了,马小玲曾经喝过亡魂汤,忘记了一切事情,可天意难为,最终还是想了起来。如果天涯喝了,对她到底是好,还是坏呢?

  “去问问Nike吧!”

  或许,天涯出事,最最自责的还是他吧!

  再次见到Nike,Nike正搂着天涯,坐在chuang上。他看起来表面平静,实际上内心越来越烦躁。好看的眉头都要打成结了。看着况天涯甜美的睡容,Nike恨不得躺在那里的人是自己。t马小玲等人走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怎么还不醒?”Nike头也不抬,牢牢地看着天涯,好像自己的目光一移开,天涯就会消失似的。

  马小虎没有说话,shen手抵过一瓶亡魂汤。他还能说什么呢?天涯是他的侄女,他都没能保护好。如今有这么一个人能如此对待她,他还有什么不满的呢?

  有君如比,夫复何求!

  看着手中冰冷的ye体,Nike毫不犹豫的将它到如了天涯口中。

  这东西——忘魂汤,又名孟婆汤,他再也熟悉不过的东西了,忘记今生,忘记一切。他知道,天涯喝了这个一定会忘记他,但至少可以减少天涯的痛苦。

  就算记忆会消失,但爱还在,不是麽?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月,天涯在喝了忘魂汤后,已经由昏迷转为了安睡。可是一睡不起,整整一个月,没有一点清醒的征兆。

  这一个月来,马小虎这个地藏王几乎天天都来报道,看着自己手下的死神对自己怒目而视也没法说一句话。
  飞鹿言情网 www.exchangetidbits.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