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小说:EGD奇案录  作者:落花飞雁  回目录  举报

不过在走出教室之前,眼睛故意瞥向某个坐在窗户边的家伙。

嘴角微微上勾,露出一个阴森森地微笑。

今天的帐,我们先记着。。。在看到某人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以后,我这才心满意足地走了。

在快到教师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突然感觉到眼前一阵黑暗。

心中一惊的我赶紧抓住身边任何可稳住身子的东西,连怀里抱着的教案掉落在地都不知道。

使劲摇晃了一下脑袋,眼睛的暂时性失明加上头隐隐有些作痛的情况下。

心中微微地叹了口气,我现在无比确定一个事实。。。那就是老毛病又犯了!

不过这也只是暂时性的,等一下就会好的了。

这么想着的我放松身体靠在身后的墙壁上,准备休息一下等身体各方面恢复以后再说。

可没想到身旁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某个被我一把抓住的活物

(雁子头顶一只乌鸦飞过,外加嘴角微微抽搐当中:活物。。。

菊棋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狡辩:在眼前一片黑漆漆地情况下,

谁看得见自己身边的东西是死的还是活的啊?!

雁子依旧保持嘴角抽搐黑线无比当中:是死的还是活的。。。不耐烦地菊棋牌眼刀she过来,

雁子赶紧抱头遁走)

如是说道:“林老师,你怎么了?!”

不知道被自己一把抓住的家伙是谁,但是听着这声音怎么觉得有点耳熟呢。于是我试探性地问道:“您是?”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没有焦距的眼睛转向声音的主人,“我是李逸啊,你怎么了?。。。”

李老师本来是要去上课的,但是却在刚走出办公室的时候。

突然手却被人一把抓住,他先是吓了一跳随后定睛一看才发现抓住自己手腕的是林菊樱。

正要问她怎么了,话还没问出口却发现一丝不对劲。

因为林菊樱望向前方的眸子跟以往有些不一样,以往大而明亮的眸子像是被蒙上了一层薄纱似,

再也不复以往的明亮而是变得空洞无神。

随后她的晃头动作更让他心中一惊,这人身体不舒服吗?

(雁子很是鄙视的白眼: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嘛。。。)

于是他才赶紧开口询问,见她没有回答自己。

心中有些着急的李老师赶紧扶住眼睛还是无神地望着前方的林菊棋又道:“我们去医务室看看!”

然后就要带林菊棋去医务室,却被她给阻止了。

被身边的人带着往前走了几步,之前没有回答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已。

没想到他却因此着急起来,有些无奈地摇摇头阻止他道:“没关系的,等一下就会好的。”

没想到听到我这么一说,身边的人却立刻有些微怒了:“你都这样了,还说。。。”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用手给一把捂住了。

虽然眼睛暂时看不见,但是我总知道发出声音的地方在哪里吧。。。

不过也幸好被我猜对了,身边的某人没有声音了。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再让他继续这么说下去的话,估计全校都会知道的。

就在此时,我突然发现眼前渐渐地不再漆黑一片,眼中的黑暗慢慢退去。

眼前的世界慢慢地呈现在我眼前,紧接着一直伴有隐隐作痛的脑袋不再疼痛了。

感觉到这些的我冲着身边的李老师微微一笑道:“你看这不是没事了吗?

我都说了这只是暂时性的而已,没事的啦!”

只不过李逸被某人脸上第一次由心而发的笑容给怔住了,李逸就这么呆呆地看着林菊樱。

直到某人终于察觉过来,看到李老师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呆呆地看着我。

脸上先是尴尬地一红,然后上上下下地把自己打量了一下。

确定自己身上没有什么不妥当以后,才尴尬地伸手在还在呆呆地看着我的李老师眼前挥了挥。

嘴里一边唤道:“李老师。。。李老师。。。”

被唤回思绪的李老师顿时尴尬极了,李老师眼珠子四周乱飘就是不敢看林菊樱。

在眼睛乱飘了一阵以后,李老师有些尴尬地说道:“我还有课,先走了!”

然后不顾林菊樱的回应,转身就走。我纳闷地看看手表,在看看已经走远的李老师的方向。

现在不是已经离上课有一阵了吗?怎么?

(雁子撇撇嘴无奈地说道:你好意思说这话,要不是你。。。人家上课会迟到?!)

无奈地摇摇头,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教案以后我转身走进办公室。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而已经走远的李老师回忆起刚才的一幕,微微皱了皱眉头心想等一下回去以后一定要问清楚。

并没有察觉到自己心底深处的那一丝悸动的李逸坚定地点点头,然后加快脚步往自己任教的班级走去。

看他那急切的脚步,似乎想赶快上完这一堂课好去‘质问’某人。

教师办公室内被不停念叨的我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擦擦鼻子心想道:“谁在想我呢?”

(雁子嘴角勾起一抹暖昧的笑:你的暗恋者。。。)

边这么想着边打开放在一边的包包,从里面翻找出几瓶药。

从里面各倒出几粒药丸就水一口吞下,这才暗暗地松了口气。

想到隔几个月都会上演这么一次,心中又再次无奈地叹了口气。

局里的同事们身上或多或上都有这样那样的暗伤,一旦发作起来虽然不致命。

但是也有够受的,想到这里心中再次无奈地叹了口气,既然选择了从事这种危险行业。

这种事情是必不可少的啦,摇摇头不让自己再想下去。

拿起桌子上的两份课表,很好!今天早上暂时没有课了,那么要不要在学校四处走走看。

以便为晚上的行动做准备呢?手指一点一点的点在下巴上,抬头望着天花板思考着某个很严重的问题。

由于某人想得太入神了,所以并没有听到办公室内的同事们至她进来以后。

就一边小心翼翼地打量她,一边聚在一起小声地讨论着什么。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同事A转头看了看还在望着天花板思考着什么的林菊樱,

转头对同事B说:“你有没有觉得林老师去上课之前脸色还是好好的,可自从上完高二(8)班的课以后。

脸色就变得这么苍白了,会不会是那班调皮捣蛋的学生整蛊了林老师?”

(雁子撇撇嘴:你想太多了,那班学生已经被某人给彻底收服了。

怎么可能还会去整蛊在这班学生心中有着至高无上地位的林菊樱。)

被问及的同事B见同事这么说,转头打量了一下不远处的林老师。

这才发现,这林老师的脸色的确是有些苍白。

同事B打量了一会这才小声地开口说道:“是有些不对劲耶,出去上课的时候脸色还是挺正常的。

怎么一节课下来以后,脸色就变了。身体不舒服吗?”

(雁子有些佩服地竖竖大拇指:答对了,加十分!)

坐在这两人身后的某位老师也来凑热闹了,这位老师先是对着他们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

然后带着点八卦地口吻说道:“高二(8)班的同学就算再怎么胡闹,

也不可能就这么大胆地去整蛊才刚来两天的新班主任吧。。。”

这位老师很显然已经忘记了前几个被高二(8)班那班叛逆期的学生整蛊走的老师了,

想到这些的这两位老师用鄙视的眼神看了看这位老师。

而这位老师显然也想起了某些被遗忘的事情,

她有些尴尬地咳嗽一声转移话题道:“你们刚才难道没有看见吗?”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脸上又挂起了八卦表情,惹得那两位老师纷纷好奇地问道:“看见什么?看见什么?你倒是说说啊!”

三人附近的老师们虽然并没有加入这三人的谈话,但是很显然都对这位老师的话很在意。

看他们一个个竖得高高的耳朵就知道了。。。

这位老师见自己成功地吊起了同事们的胃口,眼中闪过一抹兴奋地光芒。

在吊足了大家的胃口以后,

这位老师这才悠悠地说道:“我刚才看见林老师和李老师在办公室门口抱在了一起呢!”

众位老师们听到这里,齐齐尖叫出声:“什么!!!!!”

正在思考事情的我被办公室里突然爆发出来的尖叫给叫回思绪,

有些纳闷地看看不远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聚集在一起的同事们。

这几个人在干什么呢?而那边的几位老师见自己的作为被发现了,顿时纷纷作鸟兽散。

看看又各回各位的同事们,本来还想问问他们在聊些什么的我撇撇嘴,起身准备去‘逛校园’。

谁知才刚刚站起来,眼前一黑又重新坐了回去。

扶住脑袋晃了晃,幸好这次眼前只是短暂的黑暗。

眼睛很快就恢复清明了,看来是坐太久了起得太猛了吧。

这么想着的我这次动作不再像之前那样,而是慢慢地离开椅子站起身。

却不知道自己这一系列的动作落在别人的眼里有些古怪,可惜某人现在着急去忙正事顾不了这些了。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办公室里的老师们在看着林老师急急忙忙地走出办公室以后,又重新聚到了一起。

之前发表那片八卦言论的老师脸上挂着八卦笑容说道:“你们说会不会是李老师说了什么话伤到了林老师,

林老师的脸色才会这么苍白?”

其中一位老师摇摇头不赞同地说道:“我觉得李老师应该不是那种故意出口伤人的人,

就那之前我们调侃他的时候来说。

他就算真的生气了,也只是用言语顶了我们几句而已。

更何况按照你刚才说的,他们两个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办公室外面‘抱’在一起而已。。。”

说到这里,这位女老师脸红了一下下,又接着说道:“不太可能会有什么言语冲突吧,

我个人比较倾向于林老师只是生病了而已。”

这位老师的话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赞同,

先前提出那篇八卦言论的老师有些不爽地撇撇嘴:“我只是把我自己看到的说出来而已。”

一位老师上前拍拍她的肩,笑道:“说出来是好,只是幸好没有被当事人听到。”

刚好在这时候,李老师走进办公室:“什么幸好。。。”

众位老师们看到李老师进来了,望向李老师的眼神中充满了八卦的味道。

看得李老师浑身鸡皮疙瘩竖起,李老师面对众位同事们的八卦眼神。

倒退一步谨慎地问道:“你。。。你们这是什么眼神?到底怎么了?”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一位男老师走过去一把搂住他的肩,语气中充满调侃地味道:“没想到你这家伙下手还是蛮快的嘛!”

“蛤?”李老师头顶浮现好几个问号,不明白自己这位同事为什么这么说。

这位同事用肘顶了顶李老师的腰,脸上带着暖昧的笑容:“别装了,刚才你们在办公室门口发生的事。

我可都看到了哦!”刚才办公室门口的事情?李老师顶着头顶上的几个问号回想了一下。

刚才他跟林老师在办公室门口。。。李老师一拍脑袋,

李老师终于想起自己这么急急忙忙回办公室是为了什么。

李老师看向林菊樱的办公桌,发现人并不在办公室内。于是语气略带着急地问道:“林老师呢?”

谁知他这话一问出,顿时招来整个办公室的同事们暖昧的眼神。

李老师后脑勺滑下一滴汗再次问道:“怎。。。怎么了?我的话有什么问题吗?”

又一位老师上前拍拍李老师的肩,语气中充满调侃地味道:“呦,这才一节课不见。就这么想心上人啦?”

这位老师的话顿时让李老师的脸一下子红到脖子根,

结结巴巴地辩解道:“什。。。什么心。。。心上人啊,我们只是。。。只是普通的。。。的同事。。。事关系而已!”

“是吗。。。”明显不相信的眼神,李老师顿时觉得在办公室呆不下去了。

再加上自己要去找找林老师问清楚刚才在办公室门口发生的事情,于是急忙说道:“我去找找林老师。。。”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却没料到自己的这个借口更加惹来同事们暖昧的眼神,这下李老师彻底不想在再办公室里待下去了。

看着李老师落荒而逃的样子,办公室内响起了老师们幸灾乐祸地哄堂大笑。

再来看正在满学校转悠的林菊樱,已经在学校各各地方都装了监视器的我一边掂着手上的一个小东西。

这个小东西就是我装在学校每个虽然是角落,但是却能把所在的地方拍得一清二楚的监视器。

虽然我是比较倾向于想使用那种,连接着电脑只要按下一个键就可以自主飞行的监视器啦。

但是。。。惦着监视器的手一顿,我内心的小人留下两条宽宽地海带泪,

都是部长催得太急,搞得我这次出任务根本就没带!

摇摇头把脑子里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给排除掉,现在赶紧把这最后一个监视器给装上最重要。

不过。。。今天上体育课的班级怎么这么多啊,这让我怎么装监视器啊?!!!!!

某人内心的小人揪着头发仰天长啸当中,等等!眼角撇到一个好地方,只是。。。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

那个地方虽然是理想地方,但是这么多人。。。

我支着下巴在思考要不要等到放学的时候再来把这最后的监视器给装上?

就在我这么支着脑袋站在操场旁当沉思者,引来经过的学生纷纷行注目礼的时候。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背后猛地响起一个声音使得我差点一蹦三尺高,

那个声音是这样的:“林老师,原来你在这里啊!我找你找很久了!”

顶着额头一个小小的十字路口,我微眯着眼睛转过身:“李老师,你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

像个背后灵似的站在我身后的李老师故作仰头思考了一下,然后一脸认真的说出三个字:“不知道!”

##。。额头上的十字路口多加了一个,我深吸一口气决定不跟这人计较。

想起他刚才的话,我一脸纳闷地看着他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啊?”

李老师这才一拍脑袋,似乎才刚想起自己有什么事情似的。

一副恍然大悟地样子说道:“我是想问你刚才是怎么了?你的眼睛怎么会突然变成那样的?”

“刚刚?”我歪着脑袋想了想,明白过来他是指那件事。

对他抱歉地笑笑道:“不好意思啊,刚才的事情把你吓了一跳吧。

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请放心好了!”

估计换做是谁看到当时那种情况下的我,都会被吓一跳吧。

李老师摇摇头道:“倒是惊吓不大,只是你的眼睛怎么会突然变成那样的?”

被他这么一问,我先是楞了一下以后看看四周。

觉得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于是我把他拉到学校的食堂里,现在还是上课期间。

所以食堂里面只有食堂员工并没有多少人,两人各自买了瓶可乐又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看看他满脸‘你必须给我解释清楚的表情’

有些不自在的我摸摸后脑勺呵呵一下道:“那只是我的老毛病而已。。。”

看到他的眼睛猛地瞪大,我赶紧摆手道:“你先听我说下去先嘛!”

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我看到李老师似乎有些激动地想说些什么。

这里可是食堂,虽然人并不多可是他这么嚷嚷起来的话。。。

幸好被我这么一说,李老师还是很明智地闭上嘴巴。

只给了我一个‘我就看看你要怎么解释’的眼神,后脑勺滑下一大滴汗。

似乎我们只是普通地同事关系吧,为什么我现在要在这里跟你解释这些啊!!!

想归这么想,不过我还是明智地选择了解释一下比较好。

不过解释这个说法是有很多种的不是吗?林菊樱头顶似乎有着一对恶魔角。

我在心里思考了一下,捡能说的说出来就行了:“我有头疼的老毛病,

有时候痛起来的话吃几颗止疼药过一阵子就好了。

但如果一旦严重了的话,那么就会导致你刚才所看到的那样,眼睛短暂性的失明。

不过就像你看到的那样,疼痛感一过的话。眼睛就恢复正常了。”

说到这里我对他宽慰地一笑,没想到李老师的脸色还是不怎么好看。

于是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地相对坐着,之前的气氛沉闷极了。

沉闷了一会的李老师开口了:“怎么没有去医院看看?”一愣,这怎么回答呢?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想了想以后我摇摇头道:“去过很多家医院了,几乎每一家医院都只开出一个诊疗办法。”

李老师困惑地看看我:“什么办法?”

我指指脑袋并没有言语,但是我相信只要是人都明白我这个动作代表什么意思。

李老师猛地瞪大眼睛,在眼睛对眼睛互看了一会以后。

李老师愣愣地问道:“如果开刀的话,成功的概率有多少?”

我淡淡地说道:“这不是成功的概率有多少的问题,而是我担心一旦真的做手术的话。

我担心自己下不了手术台。。。”许是察觉到之前的气氛太过沉闷了,

我带着点无所谓的表情挥挥手开玩笑似的说道:“我才20,还有大把的日子要过呢!”

“你。。。”李老师有些恼怒地瞪了我一眼,

而后轻轻吐了口气有些气闷地说道:“你放心,我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的!”

微微扬扬眉,跟这种聪明的人说话就是方便。

我这还没把我要拜托他的事情说出来,对方就明白了!

微微一笑道:“那就拜托你了!”说完这句话我站起身准备闪人,

李老师抬起手看看时间纳闷地问道:“这个点都快吃饭了,你要去哪里?”

已经往食堂门口走的我头也不回地说道:“有些事情要忙,等我把事情忙完了再吃也不迟!”

然后也不理会李老师在身后的叫唤,就这么走出了食堂往操场的方向走去。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EGD奇案录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