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小说:EGD奇案录  作者:落花飞雁  回目录  举报

听到这句问话,我心中一惊。

可是面上却不表现出来,手上依旧不紧不慢地整理着自个办公桌上的东西。

那个声音的主人看到我没有反应,以为我没有听清楚于是他就再说一遍:“你是林菊棋吧?”

办公室里的老师们看到这个人这么固执的问着这句话,像是察觉到什么八卦似的都围了过来。

眼角瞄到四周越聚越多的同事们,林菊棋心中的小人无奈地叹了口气。

可脸上却依旧挂着一副笑眯眯地样子转过身去,可等到我看清站在我身后的人时。

某人脸上虽然一幅波澜不惊的样子,可某人心中的小人早就惊得一蹦三尺高了,

心中的小人不断惊讶地OS道‘天啊,这不是于老师吗?!他怎么还在学校?!’

(雁子:看来某人是不幸遇到自己学生时代的老师了,真是不幸啊!

林菊棋一手叉腰成茶壶状地指着作者:少在这里幸灾乐祸的,这还不都是你写的!

作者被骂得缩到角落画圈圈:画个圈圈诅咒你。。。画个圈圈诅咒你。。。)

我心中这么想着,可脸上依旧笑眯眯的样子。

歪歪头似乎在思考面前这个人是谁,过了一会像是才刚想到似的。

一手握击在右手手掌上,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指着面前的人道:“我记得您姓于是吧?”

见那人点头,我这才摆手为自己辩解:“于老师,你叫错人家的名字啦!我叫林菊樱,不叫林菊棋!”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旁边的老师们也点头附和着,可于老师却不理会周围的同事们说自己叫错名了,

依旧一副怀疑的样子看着林菊樱:“你长得很像我过去教过的一位学生。。。”

听到于老师这句话,周围的同事们皆是一惊。纷纷围着于老师打听详细情况,

而某人心中早就抖得如寒号鸟了。见自己学生时代的导师依旧一幅怀疑的表情看着我,

我心中早把施校长的祖宗八代诅咒了个遍。这校长也真是的,也不先跟我介绍一下校内的老师们。

好让我看看有没有认识的人,就算不能避开的前提下至少也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啊。

这下麻烦了吧!但愿校内再也没有我认识的老师了!

我心中这么保佑,一边脑筋急速转动着。

看看有什么办法能为自己解脱,看着面前的于老师一副怀疑的样子。

心中非常焦急,要是再想不出办法的话只能等着身份被发现了。

回想到于老师的话,我眼中闪过一道光。

有了!想到办法的我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我一幅才刚想起来的样子对于老师说道:“我想起来了,您是教过我姐姐的于老师吧。

我姐姐经常在我面前提起过你,只不过我刚才暂时没有想起来而已。”

林菊樱的这句话像颗‘炸弹’似的,把围在周围的同事们炸得外焦里嫩的。

众人(包括于老师在内)异口同声地问道:“姐姐?!”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我一幅理所当然的样子点点头:“是啊!”

然后转头对于老师说道:“也难怪您会认错,我和姐姐是双胞胎啦!

从小到大经常有人把我们两姐妹认错,我们都习惯了!”

脸上分明写着‘放心,我不会在意的!’这么几个字

(雁子小小声说道:某人真是说谎话不打草稿!林菊棋斜着眼睛看着作者:嗯?你说什么?

雁子赶紧摆手打哈哈着。。。)。

众人听到林菊棋这么一说,纷纷‘哦!’了一声都是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

只有于老师还在一幅怀疑的样子看着我,嘴里不相信地说道:“真的假的?”

我脸上的笑容都快僵掉了,这时候上课铃声的响起让我觉得宛如天籁之音般,

我赶紧说道:“那就先聊到这里了,我还有课我先走了!”抄起桌子上的教案飞奔而逃,

并没有看到身后的于老师看到我落荒而逃的样子外加同事们的打趣。

嘴角微微抽搐着想道:“至于嘛?我不就是随口问一下而已,弄得我会吃了她一样逃得那么快吗?”

(已经逃走的林菊棋一副解脱般地拍拍胸口:‘随口问一下?我刚才心跳差点停止了!)

先不管教师办公室内,一群老师们如何调侃于老师的。

教学楼二楼某间教室内,一群学生正在议论新来的任教老师。

学生A:“听说今天要来一位新的语文老师,不知道长得怎么样?”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学生B一副担心的表情:“不知道新老师凶不凶?要是很凶的一位老师,那就。。。”

教室里面的学生议论着新任教老师,而教室外面的某人听着里面传来的学生们的议论。

特别是某位学生的话,让林菊樱额头滑下一滴无语地汗。

低头对着手指小声嘀咕着:“人家很温柔的好不好?说得人家像是坏人似的。。。”

眼看着上课开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而某位才刚当上老师这个职务不久的家伙却正在对着教室门紧张中。

在思想斗争了一阵以后,我深吸了一口气:“好!”

(雁子不屑撇着嘴:好什么好啊,只是去上一堂课而已。

弄得好想要上刑场似的,你好歹也是E;G;D地外部小分队队长吧?这种小场面都应付不了?

菊棋低头对手指中:不是啦。。。这毕竟是人家的第一堂课嘛,是个人也会紧张的嘛!

雁子鄙视的眼神:鄙视你。。。)

收拾起自己慌乱的情绪,脸上又挂上亲切和蔼的表情推开面前的门。

教室内的学生们见有人来了,赶紧停止讨论各自坐好。

虽然是这样,可是同学们还是好奇地打量着面前的这个新老师。

见学生们好奇的目光纷纷望向自己,我心中虽然还是有些慌乱。

可是脸上却不表现出来,依旧笑眯眯地说道:“大家好,我是从今天开始担任你们语文课程的新老师,我叫林菊樱!”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从讲台上拿起一个粉笔转身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写完边转身边说道:“看起来我也就比你们大几岁,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小樱姐!”

也许是某人脸上那如春回大地般和蔼的笑容,让班级内起先因为新老师的到来。

还有些紧张的学生们渐渐放松下来,在听到我的下一句话以后,学生们这才彻底放松下来了。

听到我这么说,有些大胆地学生举手问道:“老师,您说您也就比我们大几岁。

那请问您现在几岁?”听到这位学生这么一问,我神秘地一笑:“你猜!”

那位学生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我一下,然后有些迟疑地开口道:“我猜您20岁。。。”

听到他这么说,某位实际年龄不止这么少的家伙心里早乐开花了。

可还没等某人高兴够,那位学生的同桌就打断他道:“我看不止吧,老师说让我们叫她小樱姐。

通常让别人叫她姐之类的称呼的都是年纪比较大的,我看林老师至少也有27、8岁了吧?”

之前心里乐开花的某人额头上有着一个小小地十字路口,本姑娘有那么老吗?!

随着这两位同学对我年龄的猜测和议论,渐渐地班级里的学生们也纷纷议论开来。

见学生们把我的年龄猜测得越来越大,为了不让自己再尴尬下去。

我赶紧打断学生们的议论:“好了。。。好了,对于我的年龄的猜测就到此为止吧。”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见我这么说,学生们都很乖地停下了各自的讨论。

可是之前最先问这个问题的学生依旧不si心地问道:“那么老师你到底多大了?”

额头上滑下一滴汗,我现在很后悔自己先开始这个话题。

深吸一口气,脸上继续挂上和蔼可亲的笑容:“A;secret;make;a;woman;woman,有秘密的女人才是最有魅力的!”

全班的同学齐齐切了我一声,我无所谓地笑笑看看学生桌上的东西。

挥挥手说道:“把东西收起来,我们这堂课暂时用不到课本。”

学生们互相看了看,眼中带着明显的不相信的神色。

的确,估计以前也从来没有老师给他们这样上过课吧。

估计不用课本上课,本人算是头一个(雁子斜着眼睛看着菊棋:你怎么不说你根本没有备课呢?)。

我微微一笑解释道:“今天只是单纯的见面会而已,所以今天根本用不到课本。”

同学们齐齐‘哦!’了一声,

于是纷纷收起课本以后听我说道:“既然是见面会,那么大家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不过你们得先告诉我,你们班的班长是谁?语文课代表是谁?

这样我以后有什么事情要安排,才会方便一点不是吗?”

调皮地眨眨眼睛,惹来学生们善意地笑声。

某人嘴里虽然这么说着,心里却是有些无力地想起刚刚在那个问题班级的时候。

忘了问这种话了,我心内的小人坚定地握了一下拳头下次去上课一定要问清楚。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雁子有些不确定地摸着下巴:像那种问题班级的话,应该没有这种安排吧?)

同学们笑过以后,就有一男一女站起来。男的先开口道:“林老师,您好!

我是这个班的班长,我叫展雷贤。”紧接着那个女孩子也跟着开口:“林老师,我是您的语文课代表。

我叫徐芸仙!”上上下下打量着两人,其实是想让眼镜型智能电脑好好扫描一下两人。

两个人被我看得浑身不自在的,那位叫展雷贤的班长同学先是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自己以后。

发现自己的衣服没有穿错以后才问道:“林老师,有什么不对的吗?”

而那个女孩子也是一幅不自在的样子看着我,

我伸手摸摸下巴说道:“你们两个人的名字最后一个字的音一样耶,你们该不会是一对吧?”

(雁子无奈地摇摇头:你这为师不尊的家伙!)

全班学生听了我的话,先是一愣然后班级里就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而那两个人也是脸红到脖子根的,两人齐齐吼我道:“林老师!”

我一副‘看吧,我说得没错吧’的表情:“你看吧,你们两人这么齐心。还说不是一对?!”

闻言,这两人的脸更红了。周围的同学们也笑得更开心了,

见闹得也差不多了,我拍拍手说道:“好了,不玩你们了。你们都坐下吧。”

两人这才脸红红地坐下来,而两人周围的同学们还在打趣着两人。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见场面有些收不住的我干咳一声,重新把学生们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这才说道:“好了,他们两个都介绍完了。现在轮到你们了!”

于是,接下来的课程都在比较轻松地气氛中度过。很快,一堂45分钟的课就这么结束了。

我一边收拾着讲台上的教案一边说道:“好了,今天的课就先暂时到这里。大家下课吧!”

拿起教案走出教室,教室内的学生们看新老师走了。这才纷纷围上来议论着新老师。

学生A:“这新老师真有意思,讲课也挺风趣的!”

周围的同学们也纷纷点头附和着,看来林菊棋的第一堂课挺成功的。

起码获得了学生们的好感了,这时候有个学生想起课堂上被林老师打趣的某两个当事人。

打趣道:“我说你们两个该不是真的在一起吧?”这时候也有人想起了那钞善意的玩笑’,

也都纷纷围上来打趣这两人。这两人被大家闹得好不容易降温的脸再一次通红通红的,

最后被大家闹得实在不耐烦了。班长展雷贤猛的一拍桌子站起来吼道:“我说你们闹够没有?!”

众人见班长大人生气了,这才一哄而散。

见围着自己的众人散去以后,展雷贤、徐芸仙两人松了口气的同时默默在心里诅咒了一下某为师不尊的家伙。

已经回到教师办公室的我猛的打了个哈欠,擦擦鼻子心想道:“谁在骂我呢?”

(雁子吊着半月眼:你的学生在骂你。。。)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一边往办公室内探头,心里祈祷着于老师千万要不在啊!

一位老师从前门走出,一转头看见某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趴在后门往里张望着。

定睛一看,原来是那位新来的林老师。于是这位老师就走过去。

在她的肩膀上猛的一拍道:“我说林老师,你在干什么呢?为什么不进去啊?”

我差点被吓得一蹦三尺高,稳定了一下被吓到的情绪。

看着那位老师,突然变得有些支支吾吾的:“这个。。。我想。。。那个。。。”

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刚才的行为,而那位老师看着林老师的囧态。

联想到之前在办公室里发生的一连串有趣的事情。

这位老师忍不桩扑哧!’一声哈哈大笑起来,见自己的意图被发现了。

我的脸一下子红到脖子根,幸好那位老师笑了一阵以后就不再继续笑下去。

他伸手再次在我肩上拍了拍说道:“好了,快进去吧。于老师去上课了,不在里面!”

说完也不理眼睛一亮的我,转身走人了。有些尴尬地挠挠头,自己的囧态被发现了。

可人已经走远了,总不能追上去把人‘毁尸灭迹’吧?

大家都是同事呢,我无奈地摇摇头转身走进办公室。

打开电脑,本来想来准备一下明天的教案的。

可是想到还有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还没处理,转头看看四周。

很好!大家都各自干各自的,没有人注意我这边。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摘下眼睛,从眼镜架上取下一个东西。知识小普及VCR:“现在林菊棋手中拿着的那个黑黑的小东西,

是那副眼镜形智能电脑的记忆显示器。里面储存了智能电脑所记录过的所有资料,

记忆显示器是一个小小的类似眼镜架最后面的那个小东西。”

把那个小东西放在手心里看看,还是有些不放心地看看四周。

虽然大家都没有注意到这边,可是。。。这种东西是不是应该在没人的时候。。。

比如‘回家’的时候看呢?虽然目前这里面所记录的东西也不是什么秘密的东西,

只不过是些学生的资料。可是。。。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肩膀猛的被一个人从后面拍了一下。

差点把我吓得三魂出了七窍,战战兢兢地转过头。

看到的却是坐在我后面那张办公桌的雷老师,见是他以后我‘扑!’地松了一口气的同时。

很是无语地瞪了他一眼,然后不理他转头继续想自己的去。

见自己吓到别人的雷老师丝毫一点悔改的意思都没有,

依旧在那里笑眯眯地说道:“林老师,你在想什么呢?下班了都不知道。”

听到他这话,我明显地愣了一下。

有些茫然地转头看看四周,周围的同事们都在一边整理东西一边说笑着准备下班了。

抬手看看时间,果然!

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放学的时间了,又听雷老师说道:“走吧,今天我们准备给你举行一个接风宴。

大家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了!”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接风宴?我一愣,想到那种宴会上难免要喝酒。

又想到自己身上的任务,这种非常时期随时都会有意外状况发生。

最好。。。于是我婉拒:“不用了吧,我今天准备留下来加个夜班。想准备一下明天的教案。”

雷老师听了我的退辞,就上来拉我:“走吧,不用这么拼命的。教案可以接风宴结束以后弄啊。”

被雷老师拉着的我见这样,知道今天的这场接风宴实在推不掉了。

说不定。。。我眼珠子一转,说不定可以收集一点有关那件事的情报。

想到这里的我挣扎:“你好歹让我收拾一下再走啊。。。”

雷老师放开我,等我简单收拾了一下以后就和大家一起下班。

并一起来到一家酒店,到了酒店他们预定好的包房内。

大部分人都到了,许是都在等我们。我看见施校长也在:“校长,你也来了?”

正在跟服务员点菜的施校长抬头很是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我说你们也太慢了吧,

大家可都在等你们呢。”雷老师一边入座一边指指我道:“这可不能怪我哦,这家伙还不愿意来呢。

说是要准备教案,劝说她都费了一点时间呢。”

听雷老师这么一说,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的施校长看了我一眼。

又转头继续跟服务员点菜,见大家因为雷老师的话而把目光都看向我。

我顿时尴尬地摸摸头也不解释什么,跟着雷老师入座。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施校长点完菜以后,先让服务员开了一瓶红酒并都给大家倒上。

等大家的酒杯里都装满红酒以后,施校长率先举起酒杯说道:“来,大家先干了这一杯!

这一杯就庆祝林老师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

见大家都举杯了,我只好跟着大家一起举杯干了这杯酒。

一口喝干酒,砸砸嘴瞄了一眼施校长。施校长会有这么久远年份的红酒?而且还舍得拿出来喝?

(雁子撇撇嘴:你不给人家校长纯粹是为了帮你庆祝。。。)

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一个人端着红酒过来:“林老师,你好!我叫李逸,之前我们见过的。”

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之前办公室外面自己的那副囧态被看见的那位老师。

见我咬牙切齿地瞪着他,李老师许是也想起了那件囧事不禁莞尔。

见我还在咬牙切齿地瞪着他,就俯身在我耳边说道:“你放心,那件事情我不会跟别人说的。”

他不说还好,他这一说我的脸再一次微微发红。

见我脸红红地瞪着他,李老师也不说什么。

只是笑眯眯地冲我举举手中的红酒杯,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

见他这样,我只好拿起自己的酒杯和他gan了这一杯酒。

等我和李老师聊了一阵回到各自的位置上,坐我旁边的人看看我还有些微红的脸。

再看看已经坐回去的李老师,伸过头来问:“李老师和你说什么了,你的脸这么红?”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听到这句话,我顿时尴尬地摆手中:“没什么。。。没什么。。。哈哈!”

赶紧打哈哈糊弄过去,等那人半信半疑地转过头聊自己的。

我恼怒地再次瞪了一眼坐在餐桌对面的李老师,眼中的意思很明显地写着这么‘你要是敢说出来就死定了!’

这么几个字。可那人却装作一脸困惑地样子看看我,最后还冲着我举举手中的酒杯。

气得我再次咬牙切齿的,因为明天大家都要上班。

所以大家都没有多喝酒,虽然是这样本人还是被同事们灌了几杯酒下肚。

幸好本人酒量还算可以,并没有因此被灌趴下,等菜都上齐了以后大家一边吃菜一边聊天。

聊着聊着,大家聊到学校最近发生的事情。

正在低头夹菜的我眼睛一亮,面色不改的抬头问道:“说到这个,那个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啊?”

这下好了,这个话题一挑开。席间就跟炸了锅似的乱哄哄的,见我问起那是个什么东西。

众人给的答案众说纷纭的,有的说那个怪物长着两个头四只手四只脚。

有的说那个怪物只有一个虚无缥缈的影子,经常在夜半三更的时候。

从亮着灯的窗户前飘过,还有的说那个怪物就是一具僵尸。

说这话的人还信誓旦旦地发誓他绝对看过那具僵尸从自己面前跳过!

听着众人的这些形容,我额头滑下三根黑线。

这都是些什么跟什么啊,很显然施校长也是这么想的。

因为她此时也是黑线满额头,不过从这些形容来看。

那个东西是可以根据当时所遇到的人所发出的脑电波。

来变化成那个人最害怕的东西吗?有点意思!

就在我摸着下巴嘴角微翘地如是想着的时候,施校长的手机响了。

可接起来没听她说几句话,就听到她大叫一声:“什么!”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EGD奇案录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