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小说:EGD奇案录  作者:落花飞雁  回目录  举报

等我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她以后,正要端起面前的杯子润润口的时候却发现对面的施校长呆在那里了。

我无奈地摇摇头放下杯子伸手在她面前挥挥:“Hello,有人在家吗?”

施校长人是回过神来了,可却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我:“你刚说那个。。。那个。。。”

我看她那个半天也那个不出所以然来,于是好心地接到:“‘谷逸轩’?”

施校长点点头还是一脸的不可置信的表情:“就是你班上的那个谷逸轩?!

我见过那小子几面,分明怎么看都是。。。都是地球人啊!”‘谷逸轩’是我班上的人?

我仰头仔细想了想,这才好不容易从记忆的某个角落里找到那份班级学生名单。

唔。。。似乎还真是我班上的呢(雁子默默捂脸:我说你是什么记性啊!)。

在听到施校长后面那句话,我顿时额头黑线满满:“我说校长啊,外星人来我们地球是会伪装的。

要不然让它们本来的原样在地球上走动。先不说会不会惊动我们EGD不说,吓到普通人就不好了!”

听了林菊棋这么说,施校长想到前不久林菊棋跟自己叙述一二个外星人的长相。。。

施校长默默捂脸,个别长得不是很好看得外星人要是在半夜出来走动。。。那效果不敢想象!

默默回想了一下某个别外星人的长相以后,

施校长撇开这个话题:“你刚才说要在学校个个角落布置暗线?怎么布置?”

难道是跟一些小说里说的影卫一样,潜伏在学校的个个角落。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等犯罪嫌疑人出现了凭空出现直接抓人?!

看着施校长闪亮亮的眼睛,我嘴角抽了抽:“校长,你小说看太多了!

我说的暗线只是在学校每个地方安装监控器,我的人会一天24小时守在电脑前。

外围有我们市刑侦大队的人布控,这样里外都是我们的人,

这样只要它一出现我们就能抓它个现行!”施校长想了想说道:“你不觉得有些守株待兔吗?”

我很是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校长,你当我们愿意这样啊!

现在人家在暗处我们在明处,另外我们目前连它幻化成什么样都不知道怎么抓?!”

施校长手指敲敲下巴,最后不得不承认。。。这丫头说得没错!可是。。。

“那如果它不出现呢?那你们岂不是要等很久?”

听到施校长这个问题,我嘴角挂出一抹奸笑:“放心,那些暗线只是以备不时之需而已。

到了晚上本队长自然有办法让它出来!”施校长虽然很想问问看是什么办法,但是看林菊棋那表情。。。

施校长伸手搓搓手臂。她觉得有点起鸡皮疙瘩了!

起鸡皮疙瘩的同时,施校长默默为那个隐藏在她的学校暗处的地外生物点上一排蜡。

惹到这位是它的不幸!中午趁着学生们回家吃饭休息外加教师们午休的时候,

一辆辆车头标有EGD标志的车辆寂静地驶进启德中英文学校校园内。

也幸好施校长提前跟保安队长打了个招呼,

要不然这么多辆车突然来到启德中英文学校非得引起挺大的轰动不成。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我站在操场上看着自家队员带领技术部的人从一辆辆车上陆续把仪器搬下来,眼睛缓缓眯了起来。

小样的,有了这些东西我就不信找不着你!

站在自家队长身后的小离看看背景为阴云密布的自家队长,

不由自主地伸手搓了搓手臂的同时再次为那个惹怒自家队长的地外生物点上一排蜡。

“队长,你确信这些东西能成功把那家伙找出来?”

不是小离不相信他们的设备,只是对方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布拉星人。

况且他们现在连那家伙幻化成什么样都不知道,仅凭那安格尔星人的一面之词不可信!

我回头白了他一眼:“谁说我要用这东西来找的?”

小离一愣不过很快反应过来:“队长你又要单独行动!”

小离默默扶额,有这样一位总喜欢乱来的上司他觉得他的未来一片渺茫!

“队长,你要单独行动这件事通知部长通知刑侦大队的轩辕队长了吗?”小离试探性地问道,

而后看着自家队长一脸别扭表情的一扭头嘴角就是一抽。

不用问了,他家队长铁定又是准备先斩后奏了!

小离试探地劝道:“队长,还是跟部长他们报备一下比较好吧?”

我一扭头:“才不要呢,跟他们说了那还得了。铁定不让我去!”

林菊棋身后的小离再次嘴角抽搐,原来您也知道他们会不同意啊!

小离正想劝劝自家一意孤行的队长大人,

谁知他家队长大人突然扭过头来一脸郑重地拍拍他的肩:“今天晚上就拜托你守在这些机器前了,

等我把那家伙引出来以后随时注意它的动向。”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随后我也不理他自顾自转身走了,徒留下小离在背后默默留下两条宽带泪——为什么这种活都是他来做!

监控室内,紫樱小分队的几位成员百分之九十的注意力集中在监控器上。

百分之十的注意力集中在他们家副队长身上,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家副队长大人似乎有什么烦恼似的,正跟驴子转磨似的在屋子中间不断转圈中。

几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队员A:“副队这又是怎么了?”

队员B眼神很是鄙视的样子:“你这不是废话嘛,你没看队长不在嘛。

八成是队长又准备单独行动副队正头疼呢!”(雁子竖起大拇指:答对了,加十分!)

队员们正准备向自家副队投去同情的目光,谁知背后突然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然后就传来副队的声音:“是不是想训练加倍啊?”

队员们纷纷一惊,赶紧把全部注意力转回自个面前的监控器上。

每个人脸上都写着——我很认真的在工作,请不要打扰我!

小离无奈地摇摇头后再次把目光投向手上的通讯器上。

打还是不打呢?这是个问题!

原来之前小离转磨似的烦恼是在烦恼到底要不要把他家队长准备单独会会那个隐藏在学校里的外星人这件事报告给俞部长,

小离在纠结了一阵以后还是决定把这件事报告给俞部长。

天朝EGD俞部长办公室,俞部长在接到小离的报告以后蹭地一下站了起来。

顶着额头上的一个井字咬牙切齿地对着视频那头咬牙切齿地说道:“那丫头又准备单独行动了?

给我看好那丫头了,我现在就带裕龙赶过去!”

说完就关掉视频了,这头小离接到自家队员们投去的‘你出卖队长!’的眼神后。

无所谓的一摊手,表示——他这是为他们家那位经常乱来的队长好,不算出卖!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而即将倒霉的某个家伙此时正在自个办公室内思考着晚上的作战计划,涂涂写写中度过了两个钟头。

林菊棋突然听到一个似乎隐藏着怒火的声音:“呦,丫头还挺忙的嘛。”

我手中握着的笔一抖,纸上突然出现一条不规则的线条。

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呢?我带着一脸‘这不是真的’表情抬起头看向门口,俞部长正站在门口。

脸上的表情。。。似乎带着点怒火,意识到什么的我额头出现一个感叹号!

我放下笔站起来一边干笑着一边后退:“部长,您怎么来了?”

俞部长好整以暇地看着某人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准备从另一个门口逃走也不去追,

只是一脸微笑地看着某人。看着这样的部长,我心中警铃大作脚下加快了速度往另一个门口逃去。

不断往后退往后退。。。突然后背撞到某个物体,

我恼怒地回过头正想看看那个这么大胆敢阻挡本队长的去路!

可回头一看顿时焉了,这前有部长后有裕龙。。。我突然觉得前途一片黑暗!

小离这个叛徒!等下你就si定了!

正被俞部长、裕龙围在中间教训的我心中如是诅咒着,身处监控室的小离默默打了个寒颤。

抬手看看时间,算算时间部长他们应该已经到了吧。

那么刚才无缘无故打寒颤是因为。。。小离默默为自己画了个十字架,希望自己等会不会si得太惨!

而办公室内正被俞部长、裕龙两人围在中间的我也不好受,

俞部长拉拉我的头发:“你的身体还没完全康复又想乱来?是不是打算不拿自己这条命当一回事了?嗯?!”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听到自家顶头上司这句带着怒火的话语,我打了个寒颤张嘴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

右手边的裕龙紧跟着开口了:“难道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为什么你每次就不能想想其他不伤害自己身体的办法?每次非要用这么耗损能量的办法?”

面对两人的指责,我低着头对手指:“可是现在敌人在暗我们在明,这样的情况对我们很不利。

再说现在这件案子已经有人si亡了,我不想我的学生再出事了。

所以无论那家伙躲在哪里我都必须先下手为敌!”

俞部长、裕龙两人无奈地对视一眼,知道昨天那个学生的si给林菊棋带来不少的冲击。

毕竟一个人在自己的保护之下还出事,这根本就是那个幕后黑手给他们的一个下马威!

可是。。。俞部长、裕龙再次无奈地对视一眼,想起前不久医疗队队长所说的话。

司徒医生把林菊棋的最新一份检测报告递给俞部长:“通过近期的身体检查,林队长的身体已经在恢复当中。

如果她能安分守己的按照我的疗养方法疗养的话,相信两三个月后她的身体就可以完全康复了。”

司徒医生的潜台词是‘只要那丫头在这段时间不乱来就行了!’

俞部长、裕龙看着检测报告暂时松了口气。

可司徒医生接下来的话让俞部长、裕龙两人的心又重新提到嗓子眼里。

司徒医生如是说道:“不过下次那丫头再出现这种情况的话,

我想柯队长最清楚会发生什么无可挽回的情况!”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柯裕龙脸色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脸色很不好看。

俞部长转头严肃地看向柯裕龙,严肃地问道:“到底会怎么样?”

柯裕龙微微地叹了口气:“本来这件事是我们元素能量拥有者的秘密,可是现在。。。”

再次无奈地叹了口气,手腕一抖从袖子里滑下一串由四颗碧蓝色珠子串成的手链:“部长请看!”

俞部长眼神困惑地瞄了一眼,点点头:“恩,一串成色不错的翡翠手链。怎么了?”

柯裕龙嘴角扬起一抹无奈地笑,

接下来的话让俞部长、司徒医生头顶出现一个感叹号:“这四颗珠子代表我们能量拥有者的命,

如果这四颗珠子的颜色全部变成暗淡无光的话。那我们也就。。。”

柯裕龙表情很是无奈地一摊手,俞部长眼睛猛地瞪大:“你的意思是你们的性命全在这四颗珠子里?!”

司徒医生也是一脸震惊的样子:“我也就查到如果你们元素能量拥有者还有再想林队长那样的情况发生,

身体会迅速衰弱下去而已!”柯裕龙看着两人一脸震惊的样子,

摇摇头:“你们可别小看这四颗珠子,平时我们可是靠这四颗珠子来调动体内元素能量循环和融合。而且。。。”

想了想还是不要把秘密全部说出来比较好,

也就止住话:“总之这四颗珠子作用很大的,没有你们想得那么简单!”

俞部长、司徒医生彼此对视了一眼,知道柯裕龙并没有把秘密全部说完。

不过这毕竟是人家的秘密,他们也就不好逼迫他全说出来。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俞部长细想了一下柯裕龙的话,越想眼睛瞪得越大:“你的意思是,

林队长的那串珠子已经有一颗变得黯淡无光了。

如果再有上次那种情况发生,属于她的那四颗珠子就会全部变得暗淡无光?!”

柯裕龙嘴角再次扯出一抹苦笑:“部长,以后这话在心里想想就行了,这要是让敌人知道的话。。。”

俞部长、司徒医生彼此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些许不不可思议。。。

回忆完毕,俞部长和裕龙坚定了同一个信念。

那就是这次绝对不能再让这丫头出事了,裕龙眼角撇了一眼林菊棋右手腕上的手链。

果不其然!柯裕龙眉头一皱正要说些什么。

可就在此时像是感觉到什么似的柯裕龙猛地一抬头和一旁的林菊棋对视一眼,果然她也感觉到了呦。

柯裕龙伸手抚了抚胸口。。。这股强大的能量石哪里传来的?

难道是那个隐藏在暗中的地外生物?!

柯裕龙看向林菊棋正想问点什么,可就在此时林菊棋的手机响了。

我纳闷地拿出手机,谁在这时候给我电话?

手机上显示的是陌生号码,接听以后那头却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给了俞部长、柯裕龙两人一个眼神,那意思——是袁士翔他姐姐的电话。

俞部长、柯裕龙彼此对视了一个恍然大悟的眼神,原来是上次那个被附身的人。

我才不管眼前这两个人的眼神交流呢,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那就是电话那头从语气上听起来似乎很着急,但是又因为太着急而说话着急忙慌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我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只好耐心地劝导:“袁小姐,你别着急!

有事慢慢说,来。。。先深呼吸。。。深呼吸。。。深。。。”

在我的引导下,电话那头的袁士琳在我的引导下,

心情终于平静了一些说话因此也不会断断续续的了:“林老师,你快来啊!

小翔的情况有点不太对劲,他一直喊着头疼可就不让我送他去医院。

还说什么要见你。。。还有家里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全都飘了起来,像是有股什么力量在操控着似的。。。”

我早就把电话开成免提模式了,听到这话我跟柯裕龙不可思议地对视了一眼。

这种情况怎么听起来那么像能量失控的感觉?!

不过事态已经不容我们迟疑了,我对着电话说上一句:“看好他,我马上过来!”

然后就和柯裕龙跑出去了,不过某人在跑出去以后又择了回来。

然后丢下一句:“部长,这里交给你了!”

就又跑出去了,只留下俞部长准备叫住人的手在半空中荡啊荡的。

看着有些凄凉似的。。。俞部长无奈地叹了口气,只能认命的留下来坐镇了。

我跟柯裕龙跑出教学楼,我对柯裕龙说:“你等一下,我去开车!”

可是我没跑出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类似火器喷she的声音。

回头一看,无语扶额中。柯裕龙你这喜欢高调的家伙,也不怕把敌人引过来!

不过现在也顾不了这么多了,我只能跟着启动脚下的动力助动器跟在柯裕龙身后往家的方向飞去。

刚到我现住的别墅就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元素能量迎面袭来。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我、柯裕龙赶紧一个急刹车停住,急忙运起各自的元素能量抵挡。

可是这股元素能量的力量太庞大了,两人为了抵挡这股庞大的元素能量渐渐变得有些吃力。

柯裕龙百忙之中扭头问我:“现在怎么办?总不能这么一直抵挡下去吧?”

我并不急着回答柯裕龙的话,一边抵挡着那股元素能量眼睛一边往四周观察着。

突然眼睛撇到自家院子,眼睛就是一亮!

我记得我家别墅外的院子某堵墙前几天刚刚和袁士翔他家的打通并安上了一个门。

(雁子嘴角挂着奸笑:这无缘无故地在两家的交界处打个门?有奸情!

林菊棋一个眼刀丢过去:我说你这人思想怎么这么猥琐啊,

在中间打个门是为了方便袁士翔来我家补课的时候少绕些路而已!

雁子继续奸笑地看着林菊棋,林菊棋丢过去一个白眼难得再搭理作者。)

如果能把这股挡住我们的能量打开一个口,我们就能通过那道门抄近路到袁士翔家去。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柯裕龙,柯裕龙顺着我的目光望过去。

觉得现在也暂时没什么别的办法了,也就同意我提的办法!

于是我们降落到地面,两人合力攻击那股元素能量。

果不其然地受到那股元素能量的反击,我、柯裕龙因为毫无防备而被击得后退一大步,

擦擦嘴角的血,我、柯裕龙再次对视一眼。柯裕龙手向上一伸,一把天蓝色的弓出现在他的左手上。

我左手也出现一把弓身上画着冬雪图案的白弓,两人不约而同举弓拉弦。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两人拉弦的右手泛起元素光芒,不同的是柯裕龙右手上的光芒是天蓝色的。

而我的则是白色的,两人手上的光芒越来越强盛渐渐聚齐成一枚箭的形状。

两人拉弦的手同时放开,两枚由天空元素、大地元素之冰天雪地元素力量形成的箭飞快地向前飞驰而去。

这次由两股元素能量形成的元素力量把挡在我、柯裕龙两人面前的那股陌生力量给冲开了一个口。

我、柯裕龙赶紧跟在后面往前跑去,很快到了我住的别墅门口处。

时间紧迫来不及掏钥匙开门了,我一脚踹开门对停在我们头顶的元素力量招招手指了一个方向。

盘旋在两人头顶的元素力量就向我所指的方向飞驰而去,

我抬脚跟上几步发现身后的柯裕龙并没有跟上来。

回头一看,柯裕龙正一脸无语地表情看着我。

用脚趾想都知道这家伙在对我刚才的粗暴开门法无语中,老脸一红!

我对柯裕龙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跟上啊!”

随后没再好意思看他就又继续向前跑去,

柯裕龙看着某人落荒而逃的样子嘴角上扬了几公分后跟在后面而去。

来到院子内某扇门前,这次某人保持了淑女形象没有用脚踹门而是难得的用手开门了。

(雁子呵呵笑:你这丫头还知道淑女两个字怎么写啊?不知道刚才用脚踹门的是那位哦?

林菊棋右手白色光芒不断闪烁:恩,你说什么?

某作者不怕si的继续说道:不过这跟你淑不淑女没关系吧,

这门根本就没。。。恭喜林菊棋成功完成一座名为不作不会si的作者冰雕!)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刚打开门就察觉门对面的那股陌生力量比之外面更加强盛,

连盘旋在两人头顶由两股元素力量形成用来与之对峙的元素力量都不知觉的消弱了不少。

我、柯裕龙不约而同的伸手加大了各自的元素力量,以此来跟那股陌生的力量对抗。

可是没想到那股力量强大到我们两个人加起来的元素力量都无法与之对抗,

随着盘旋在我们头顶上的元素能量被那股陌生力量给击散。

‘哧!’我、柯裕龙两人猛地吐出一口血来,血滴在我们脚下的草地上显得很诡异。

这一击伤得可不轻啊!我、柯裕龙无奈地对视一眼,柯裕龙擦擦嘴角的血迹:“现在只能硬闯了!”

说完这句话我就看到他右手出现一把天蓝色的长剑,这是柯裕龙专属武器之——冥虹剑。

我看着冥虹剑出现在柯裕龙手心里的时候,眼睛猛地一缩——这家伙该不会是要。。。

可我还没来得及阻止,就看到柯裕龙握着冥虹剑对着堵在我们面前的陌生能量墙笔直地一挥,

既然生生地把那道能量墙给分出一条不长于3米的道路来!

可见柯裕龙这一挥用了多少元素能量在上面,这对他已经受伤的身体只有弊没有利!

可现在说什么也来不及了,

我只能跺跺脚无奈地用绿色的元素光芒里搀和着治疗用的金黄色光芒的大地元素力量将两人给包裹住,

可别小看了这道元素光芒的力量哦!这道元素光芒虽然不是主攻的元素光芒,

但它可是在我的大地元素能量里象征着春天的元素能量的基础里加入了治疗用的象征着秋天的元素能量。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这对已经轻微受伤的我们可是有极大的帮助,

正在前面开路的柯裕龙感受着包裹住自己的那股温暖嘴角轻轻上扬了几公分。

在柯裕龙不断用冥虹剑开路的前提下我们很快来到袁士翔所住的别墅门口前,

我越过柯裕龙就在我准备抬脚踹门的时候门无声地自动开了。

可以感觉得到门并不是被风吹开的,先不说四周一点风都没有再说了风怎么可能吹开紧闭的安全门!

(雁子一副好学生的模样举手:风之元素拥有者就能做到。

林菊棋很是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可现在宫义志不在啊,你家的门能被一道无外来作用的风给吹开?!

雁子被林菊棋眼中明显的鄙视眼神给羞遁了!)

肯定里面有什么力量让门自动打开的!

而在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我们感觉到一股澎湃的力量迎面扑来,我、柯裕龙赶紧护住各自的心脉。

紧接着我们就看到屋内的情况,难怪之前电话里袁士琳的声音会那么慌张。

屋内的所有东西包括人。。。全都飘在半空中,而袁士翔。。。因为视线有限并没有看到。

正对着门口因为某种力量而被迫飘在半空中袁士琳看到我们立刻哭了:“林老师,你终于来了!

快救救我弟弟!”说着就要手脚并用的向我游过来,看着手脚并有拼命想向门口这边游来。

可惜却因为某种力量被困在半空中不得动弹的袁士琳,

即使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应该严肃点。。。但是。。。看着袁士琳的样子。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我、柯裕龙还是很无语地后脑勺滑下一滴汗,无奈扶额了一下果断地伸手she出一道绿色的光芒。

那道绿色光芒直接穿过充满神秘力量,向屋内飘荡在半空中的袁士琳疾驰而去。

并迅速在她周围绕了一圈把袁士琳整个包裹住,确定把袁士琳包裹严实了我又一挥手。

袁士琳在我的大地元素力量的带动下向我们的方向飞了过来,

稳稳接住袁士琳后丢下一句:“在这里好好呆着!”

我就和柯裕龙在自身元素能量的保护下走进屋内。

走进屋内可以感受到屋内的那股神秘力量并不比屋外少,

我、柯裕龙刚进屋的时候差点没被震得气血翻涌!

于是赶紧加大了自身元素能量的输出,然后迅速扫视了一遍屋内的情况。

很快发现袁士翔独自一个人倒在客厅的一张沙发上,我、柯裕龙彼此对视了一眼后快步来到袁士翔身边。

低头查看了一下袁士翔的情况,发觉他捂着脑袋倒在沙发上一脸很痛苦的表情。

我、柯裕龙再次对视了一眼,虽然不知道他现在是怎么回事。

不过先让他镇静下来比较好吧?于是我左手手心里一道绿色光芒闪现,缓缓打入袁士翔的脑袋中。

在我的大地元素的帮助下,袁士翔终于缓缓冷静下来。

他一睁开眼就看到我、柯裕龙两人站在他面前,

另外一个人他不认识但是。。。袁士翔眼光对上站在自己面前的林菊棋,

紧紧抓住她的手:“林老师,我刚才看到一些影像。我知道这次袭击我们学校的凶手是谁了!”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我、柯裕龙诧异地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袁士翔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我的镇静元素能量只是帮他恢复了一定的意识。

我刚想使用治疗元素帮袁士翔检查一下身体,但袁士翔在我还没来得及对他使出治疗用元素的时候。

断断续续地说出一句:“凶。。。凶手。。。凶手是。。。校长!”

就晕了过去!来不及思考袁士翔给我们的答案是对的还是错的,

我赶紧蹲下身子使用治疗元素准备检查一下袁士翔的身体的时候。

发现我的大地元素能量无论如何都进入不了袁士翔的身体!

而且就在袁士翔晕倒的那一刻,我们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得到。

四周方圆五百里那种澎湃的神秘力量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按常理来说,八大元素能量中其余的七大元素能量都是与我大地元素能量相辅相成的。

能与我大地元素产生相克的只有。。。我和同样察觉到什么的柯裕龙严肃地对视了一眼。

觉得在这里干耗下去也不是办法,先把袁士翔带回去让司徒医生检查一下。

顺便通知一下俞部长,柯裕龙上前一把扛起昏迷中的袁士翔。

走在后面的我看着柯裕龙扛着袁士翔的样子,后脑勺滑下一滴汗——这家伙就不能温柔点吗?!

路过袁士翔家门口的时候发现被我定住的袁士琳,猛地一拍脑袋——差点忘了这茬了!

我赶紧挥挥手解除掉袁士琳四周困住她的大地元素能量,

袁士琳一得到自由就要扑向被柯裕龙抱着的自家弟弟。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被我眼疾手快地一把拉住,安抚道:“你先别着急,你弟弟只是晕过去了而已。

我们这就带他去医院看看!”袁士琳着急忙慌地拉住我的一只衣袖:“林老师,我弟弟不会有事吧?!”

看着袁士琳一副着急忙慌的样子,虽然知道她这样情有可原。

毕竟自家弟弟现在生si未卜。(雁子一脑门的黑线:喂。。。)

但是她这样我们没办法脱身啊,想了想伸手在她头上拍了拍。

肉眼可见的一道绿色光芒进入她脑袋里,随后袁士琳就晕了过去。

一旁扛着袁士翔的柯裕龙挑挑眉:“我说你这算不算违规啊?”

PS:EGD总部对我们这些元素能量拥有者有规定,不得对普通人使用元素能量!

我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我这是为了大家好,她再这样下去对身体不好而且我们也走不了不是吗?”

于是柯裕龙扛着袁士翔先走一步,我把袁士琳抱回他们家里一间房间里。

顺便体贴地给她盖好被子,走的时候顺便帮她把门给带上。

由于他们家的别墅门已经没有了,我只好在他们家周围下了驱逐的能量。

以防某户人家在没有大门的情况下,被某些小偷给关顾了。

(雁子吊着半月眼:人家大门明明是因为你们在会坏掉的,还好意思说这话。

林菊棋半眯着眼,一脸很不满的表情:喂。。。喂。。。喂!我可是什么都没干哦。

那门可是被屋子里头那股神秘的力量给震飞出来的,柯裕龙可以作证!

扛着袁士翔的柯裕龙闲闲地飘过:我什么都没看到。。。

雁子一脸‘你看吧!’的表情,林菊棋继续半眯着眼很不善地看着合起伙来拆她台的两人!)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做完这一切我才启动脚上的动力鞋放心地离开了,回到学校自个办公室的时候。

一进门就看到自家部长跟柯裕龙围着一张椅子在打量什么,

后脑勺再次滑下一滴汗——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们在打量什么!

拜托!那是我的学生不是什么物品好不好?!

许是听到我的脚步声,俞部长头也没回只背着一只手往后面招了招:“丫头,回来了。

快点过来,这就是你上次跟我说的那个可疑人物?”

我一边扶额一边嘴里应着走了过去:“他叫袁士翔,是我班上的一名学生。

刚带领这个班的时候我就发现这个班时不时地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存在,

但又不知道这股神秘的力量的由谁拥有的。所以我只能在上课的时候暗中观察一下,

经过我这段时间的观察。那股神秘力量的持有者就是袁士翔,

由于我感觉这股神秘力量跟我的大地元素会产生相克。

而其他元素能量只会跟我的元素能量相辅相成,

随后我就想起有一个传说流传在我们八大元素能量拥有者之间。。。”

说到这里我看向柯裕龙,柯裕龙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

不由得瞪大眼睛:“你的意思是,这小子是。。。”

我一摊手:“我也不是很确定,看来等这件事完了以后得开个五国元素能量拥有者的会议了。”

柯裕龙眯着眼睛看着仍旧昏迷中的袁士翔:“等这小子醒来以后,问问看不就行了?”

我丢了个白眼给他:“要是你突然得到某种神秘力量,你能知道这个力量是怎么回事?”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柯裕龙尴尬地绕绕脸颊,眼睛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向我。

“说起来,你们刚才是不是弄出很大动静出来?”突然想起某件事的俞部长抱臂看向林菊棋、柯裕龙两人,

我们一愣:“部长,你怎么知道的?”

俞部长很是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刚才其他四国的EGD分局局长打电话过来询问了,

询问我们天朝这边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了?”

我、柯裕龙对视了一眼,也对!刚才那么大的动静,要说杰克他们一点感觉都没有的话。。。

那还真难让人信服。我问部长:“部长,你怎么回答?”

俞部长一摊手:“就给个公文式的回答呗,说等我们这边事情全部结束以后再给各国发个回复函。”

我吊着半月眼看了会部长,真够公式化的!

不过。。。眯眼看向一旁昏迷中的袁士翔,这家伙的事情是不能再拖下去了。

今天这家伙的暴走都差点要了我、柯裕龙两人的半条命,下次再暴走估计就没这么幸运了。

看来得尽快把这次的事情解决了,好找杰克他们商量一下才行。

想起这次袁士翔的突然暴走再联想到袁士翔昏迷之前告诉我的那句话,

想起有什么事被自己给遗忘了的我赶紧一拍脑袋:“差点忘了说了,部长,刚才袁士翔说。。。”

我把刚才袁士翔告诉我的话原原本本地说给部长听,俞部长听完我的话一手撑着下巴陷入思考中。

我一脸严肃地抓抓头发:“说实话,跟施校长相处这么一个月以来,我还真没发现施校长有什么问题。

部长,你觉得袁士翔说的话能相信吗?”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俞部长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我从上一任那里听说过,有传言光之元素能量拥有者拥有一种特殊的技能。

在特定的时间或者某种特定的地点,光之元素能量拥有者可以看到过去、现在、未来所发生的事。

这种技能据说叫时光!”我、柯裕龙再次彼此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震惊!

同时回头看向自家部长异口同声地问道:“部长,这个传言你知道上一任部长从哪里知道的?”

俞部长被林菊棋、柯裕龙两人脸上异常严肃的表情小小地吓了一跳:“怎么你们不知道吗?”

我并没有回答俞部长的话,

而是手指点着下巴低声说道:“部长我记得您的上一任是慕容珏慕容老将军,慕容德他爷爷吧?”

俞部长愣愣地点头,这人什么意思?

我扭头看了眼柯裕龙:“你说连我们八大元素能量拥有者都不知道的事情,慕容老将军是怎么知道的?”

柯裕龙一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这下俞部长终于反应过来了,敢情这两人在怀疑自家恩师啊。

“你们怀疑慕容老将军?!”俞部长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听了俞部长的话我嘴角先是一抽。

知道自家顶头上司想歪了,不过也不怪俞部长。

是自己没解释清楚,“部长,你想太多了。

我没有怀疑慕容老将军,我只是觉得慕容老将军估计是知道点连我们八大元素能量拥有者都不知道的秘辛。

等这件事情解释以后,看来得找个时间去拜访一下慕容老将军了。”

我摆摆手示意俞部长不要太紧张,表示自己并没有怀疑他的恩师。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听到这两个人并没有怀疑自家恩师,

俞部长先是松了口气而后摆摆手:“这事先放一边再说,你打算怎么解决这家伙告诉你的事?”

俞部长指着还在昏迷中的袁士翔,看着还在昏迷中的袁士翔我深吸了口气:“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既然怀疑对象是施校长。看来我们之前的计划就不能用了,或许我们可以主动出击?”

柯裕龙抱臂斜眼看着我:“你打算怎么主动出击?”

我嘴角勾出一抹奸笑:“那个地外生物既然在这所学校里隐藏这么久,

那么这所学校一定有什么令它感兴趣的东西。只要我们毁了那东西,还不愁它不出现?!”

俞部长、柯裕龙看着某人嘴角那抹奸笑,彼此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地问道:“这所学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看着俞部长、柯裕龙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我坏坏地笑:“你们想知道?”

俞部长、柯裕龙依旧一副好奇宝宝样点点头,“不告诉你们!”我坏笑着走出办公室去找小离了,

留下俞部长、柯裕龙两人在背后咬牙切齿中。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EGD奇案录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