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小说:EGD奇案录  作者:落花飞雁  回目录  举报

我看到纸上画的那个东西瞪大了眼睛:“怎么会是这个?!”

我身后的林絮也是一副惊讶至极的表情,轩辕珏、萧法医被我突如其来的的动作给吓了一跳。

轩辕珏拍拍被吓到的小心脏白了我一眼:“这又是怎么了?”

我不理他,问身后的林絮:“小絮,这是不是总部发给传疑部的协查通告上的东西?”

林絮皱着眉仔细看着纸上的东西,半响摇摇头道:“不是很清楚,虽然我们当时都在场。

但是当时也只是瞄了一眼而已,要不我去找传疑部要一份复印件?”

我想了想点点头赞成她的意见,林絮见我同意以后转身就走了。

我重新坐回椅子以后就看到轩辕珏、萧法医眼也不眨地看着我,我跟着眨眨眼:“怎么了?”

轩辕珏指指我手上的那张纸:“能详细说说吗?”

“等小絮把复印件拿过来再说吧。”我有些疲惫地捏捏眉心,轩辕珏看看我赞同地点点头。

我坐直身体指指桌面上一堆文件夹中的其中一个:“这么说这个人是那起盗窃未遂案的被害者之一?”

轩辕珏点点头:“所以说你才知道我刚才为什么会是一副见鬼了的样子吧,

一个和被冰冻在法医室冷冻柜里shi体一模一样的脸孔。怎么想都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说到这里,轩辕珏还配合地做了个浑身发抖的动作。

只不过这个动作让这位刑侦大队队长做起来感觉怪怪的,

给了他一个白眼的我拿起桌上的那个文件夹:“你确定这上面的照片是真的?

不是说当初三位被害者被烧得面目全非吗?”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我的话让正在摆弄那台机器的萧法医很不满:“虽然三具shi体被烧得面目全非,

但是不是还可以修复一下嘛。再加上有被害者亲戚提供的照片做比较,那么修复出来的原相貌百分之百!”

我对着照片挑挑眉,差点忘了还有这么一回事。不过。。。

“你们都是警务人员,不会也相信那些乱神怪力的东西吧?”我冲他们两个挑挑眉。

“当然不信!”轩辕珏、萧法医冲我一挑眉,

而后轩辕珏一直我带来的那份文件:“可是你怎么解释这两张照片上的脸孔一模一样?”

我一手托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试探性地问道:“双胞胎?”

“据si者亲戚交代,这是一个三口之家。”轩辕珏右边眉毛挑了挑,听他这么说以后。

我又是一阵沉思以后再次试探性地说道:“你们说会不会有人故意整容成这样,

然后为了某种目的来到我们这次被害者身边?”

轩辕珏抿抿嘴,虽然他很想说一句‘姑娘,你小说看太多了!’

但是。。。林菊棋说得也没错,也不排除这种可能。

萧法医看看面前两个沉思者雕塑,额头滑下一条黑线:“我说你们两个,直接把人带来问话不就好了吗?”

这两个人是在比赛脑力呦,有这么简单的方法不用在那里浪费时间想东想西的。

听了萧法医这么一说,被点醒的某两人以拳击掌一副恍然大悟地表情:“原来如此!”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萧法医嘴角抽了抽,就在轩辕珏准备吩咐人去把人请过来问话的同时,

轩辕珏的办公室门再一次被推开。走进来的是去跟传疑部要复印件的林絮,

只不过。。。我看着跟在她后面走进来的某两个人皱眉:“你们两个怎么来了?你们队里的没有事做?”

元兰书、慕容德挑挑眉异口同声:“呦,要不是你这次的案件有可能涉及到我们传疑部正在调查的东西。

你以为我们愿意过来啊?”

“你们只要把东西样件传真过来就行了,有了答案我们会告诉你们的。”我也跟着挑挑眉反唇相讥,

轩辕珏、萧法医彼此对视了一眼,听他们的谈话内容他们是同事?

可是既然是同事,怎么觉得这三个人相处得不是很好得感觉?

一回来就自动自觉地站到林菊棋身后的林絮看清了那两人的表情,

很是无语地一抚额——看看这两人的表情,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两人在质疑这三位队长的同事关系。

其实也不怨这两人会是这种表情,这几位队长平时的相处模式基本就是这样

。一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给外人的感觉天朝E;G;D这八位队长像是上辈子的冤家似的!

可一旦有什么大事发生,这八位队长又会团结到一起拧成一股绳似的。

这就是八位队长隐藏实力的表现吧?想到这里的林絮嘴角勾了勾,看到那边两人表情越来越尴尬。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林絮好心好意地干咳一声,以此提醒自家队长不要忘了还有外人在呢。

被林絮这么一干扰,某丫头倒是想起还要外人在。

我挺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对轩辕珏、萧法医说:“给你们介绍一下,

这两位是我们EGD传疑部中的两位队长——元兰书、慕容德!”

又指着轩辕珏、萧法医说道:“这是本市警察局刑侦队队长轩辕珏、萧法医,也是我这次的合作伙伴!”

元兰书、慕容德两人分别跟萧法医、轩辕珏握了一下手互相问好以后,

慕容德直奔主题:“我们先说正事吧,你们是在哪里发现这个的?”

从公文包里抽出一张A4纸放到桌面上,我先拿起来看看再拿起轩辕珏之前拿出来的那一张做比较。

点点头:“嗯,看上去简直是一模一样啊。这个图腾代表什么意思?”

慕容德一个暴栗敲到我头顶额头一条青筋浮现:“先回答我的话!”

我看了轩辕珏一眼,示意他来说。

轩辕珏朝天花板翻了个白眼这才说道:“这是前不久一起入室盗窃未遂案的证物之一,

据犯罪嫌疑人交代有人雇佣他到这户人家寻找这样东西。”

于是轩辕珏再次把那起案件复述了一遍,

慕容德、元兰书听完轩辕珏的复述纷纷摸着下巴望着那张纸做沉思者雕塑。

我伸头瞄了眼慕容德手上那张纸上的图案,然后伸出一根手指分别戳戳两人:“喂,别在这里COS沉思者雕塑了。。。”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对面的轩辕珏、萧法医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哧的喷了一声,

我不理两人继续说道:“这个图腾到底是什么意思?”

被我这么一戳,某两人这才终于回过神来,

兰书接过轩辕珏递过来的一杯咖啡浅浅地喝了一口这才说道:“这是古罗马竞技场的图腾,传说在古罗马竞技场。

这个图腾是象征着战无不胜的标志,拥有这个图腾的人都像是拥有无止境的力量战无不胜!

据说在古罗马时代,竞技场会把这个图腾当做赛事的奖品。

可能是因为这东西沾染了太多人的鲜xue,到了后来拥有这个图腾的人都会变得凶残无比。

后来因为这个图腾害si了不少人,古罗马后期把这个图腾给废止了。

不过说来也怪,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过这个图腾了。

连最后一个拥有图腾的人也跟着图腾一起消失不见了!”

(作者申明:以上纯属瞎编的,不要过于较真!)

轩辕珏、萧法医、林絮三人的表情像是在听神话故事似的,我摸摸下巴:“古罗马竞技场的图腾?”

看着慕容德手上那张纸上的图案:“就这么一个鸟人的图案?!这样就代表了战无不胜?!”

其他几人嘴角抽了抽,一副无语的样子看着某个说脏话的丫头。

不过。。。五人看了眼那个图案,纷纷按了按嘴角——形容得真像!

兰书伸出手指往我额头一弹:“你可别小看这个图腾,在这个图腾最兴盛的时候。

人人可是把拥有这个图腾看做是等于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我揉揉脑门撇撇嘴问道:“那么总部为什么把这个当做协查通告发给你们?”

一直在品尝咖啡任由元兰书一个人说下去的慕容德终于品尝完咖啡,

悠悠哉哉地说道:“这个图腾只是协查通告的一部分而已。”

“那份协查通告的内容是?”我眯眼看着两人,这两人真是的!别人不问就不说的!

“这个图腾再次出现了!”慕容德扔下一个小型炸弹,把除了元兰书以外的四人给炸得迷迷糊糊。

我摸摸后脑勺代表其他几位问出我们的疑惑:“不是。。。你说这个图腾又出现了,是。。。”

明白过来了,一下子严肃起来:“不会是这个图腾出现的地方si人了吧!?”

我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的表情严肃极了,元兰书点点头:“没错,这个图腾最先出现的是米国纽约。

当地的一户人家某一天突然失火了,一家五口全部命丧于火场。

消防员灭完火灾整理现场的时候发现了这个图腾,起初消防员并没有在意。

可几个月后在法国一个小城市又发生了一起同样的火灾,同样在案发现场发现了同样的图腾。

可悲的是就这样也没有引起美、法两国以及全世界的高度警惕,

直到两个星期前在日本同样发生了一模一样的火灾。

同样在火灾现场发现了同样的图腾,这才引起了总部的注意。

总部为了尽快调查出真相,于是给各国分部下了协查通告。”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元兰书说完发现除了慕容德以外,其他人全是一副下巴掉地的表情。

元兰书把手里的通告函卷吧卷吧给了这几个人头顶一个烧栗。

我捂着被敲的脑袋不满地瞪着她,

元兰书无视我的瞪视自顾自地说道:“我说你们好歹也是经历过大大小小案件的,

怎么连这么一点心理承受能力都没有?”

我继续眯眼看着她:“我们不是心理承受不了,

只是在想这个幕后凶手这样跨国作案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不会。。。”

我心中似乎有些想法,于是试探性地说道:“我有点想法,你们看每次在火灾现场都会发现这个图腾。

会不会只是幕后凶手做完案以后来不及拿走?而幕后凶手每次的作案动机就是这个图腾?”

众人被林菊棋的话弄得一愣,随后纷纷开始摸着下巴思考起林菊棋的话来。

林菊棋的话并无道理,可是。。。轩辕珏抬头看向林菊棋:“你说这话有什么证据?”

我挑挑眉慢条斯理地说道:“我们先来案件整理,按照时间来看。

同样的火灾案件是发生在我们天朝,虽然那起案件中并没有发现这个图腾。

但据犯罪嫌疑人交代,是有人雇佣他去这家偷东西的。而雇佣他的人要他偷的东西正是这个图腾!”

我抬抬下巴指指那张印有图腾的纸接着说道:“接下来是发生在米国纽约、法国、日本的火灾案,

同样的案情同样的证物。”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我一摊手:“你们说,这么明显的关联还不能说明那个幕后凶手意在这个图腾?”

众人点点头,表示赞同林菊棋的分析。

可是有一点说不通,轩辕珏提出自己对案件的疑点:“可是那个幕后凶手既然有时间作案,

为什么没时间拿走这个图腾呢?还有为什么三起火灾现场都发现了这个图腾?

会不会这仅仅是幕后凶手每次作案以后留下的,幕后凶手向我们警方挑战的挑衅品而已?”

眼角撇到因为自己的推论被推翻而不满地瞪着自己的林菊棋,

轩辕珏摆摆手赶紧声明:“我这么说也不无道理不是,你们看!

如果那个幕后凶手真的意在这个图腾的话,那么他会让自己在意的东西遗留在外?

发生了四起火灾案,除了我国的这起并没有发现图腾以外其他三国的火灾现场都遗留有这个图腾。

如果那个幕后凶手真的意在这个图腾的话,那么他会让这么容易暴露他身份的东西遗留在现场?

要知道只要查一下在我国发生的这起案件就可以查到幕后凶手曾经寻找过这么一件东西!”

被轩辕珏这么一说,就连我也不得不否认自己之前的那番推论了。

这个图腾如果按照传说来看,拥有这个图腾的人会变得凶残无比。

会不会那个幕后凶手正是因为拥有这个图腾才变得凶残无比到处放火烧人?

我看着大家问出了我心中的猜想,引来大家的一番深思。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元兰书似乎想到一件事,于是摆摆手看着我问道:“这个问题等一下再说,

之前林絮打电话到部里来要求要传真这个图腾的复印件的时候。

我就一直想问你,你不是一直在查那个外星生物的案子吗?怎么突然跟我们这个案件牵连到一起了?”

听她这么问我,我不由地白了她一眼。

这家伙很显然就没有在听我们刚才说话,想到这里我再次白了她一眼:“你刚才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刚才你不是一来就问从哪里找到这个图腾的吗。。。”

我的话被元兰书给摆摆手打断了,她没好气地说道:“这我当然知道,不是说跟一起火灾案有关吗?。。。”

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对面的轩辕珏跟萧法医,觉得接下来的话不是这两个人能知道的。

于是想拉着我到一边说悄悄话,

察觉出她的意图以后我轻轻拉住她对她摇摇头示意不用这样:“没关系,轩辕队长跟萧法医是我这次案件的合作人。”

元兰书眨眨眼似乎没明白过来,

一旁一直在COS沉思者雕塑的慕容德听到我这话也回过神来同样纳闷地看过来。

看着两人询问的眼神,我这才想起忘了把事情始末告诉两人了。

有些郁闷抓抓头发,这才顶着两人询问的目光把事情从头到尾告诉这两人。

我一说完立马捂住耳朵,果不其然耳朵刚刚堵上就隐隐约约听到元兰书的惊叫声。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就连一向是一副冰山脸的慕容德眼中也微微闪过一抹惊讶的神色,等元兰书惊叫完毕。

我这才慢悠悠地放下堵住耳朵的手,再次丢给两个人一个白眼:“我说你们两个至于呦,

不就是学校发生了一起凶sha案呦。至于这么惊讶嘛!”

元兰书摆摆手道:“我们不是惊讶si人了,而是惊讶这次这个外星生物居然sha了人!

前面两次只是附身在地球人身上搞搞破坏,没想到这次。。。”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元兰书讳莫如深地白了我一眼。

被她白了一眼的我也想起上次那场让自己损失惨重的战斗,不好意思地摸着头尴尬地笑笑。

随后转移两人的注意力似的说道:“对了,我们正是因为这样才查到这起火灾案的。

另外我们还发现一些有趣的事情!”

从桌面上那起两张照片放到两人面前,对两人眨眨眼:“觉得这两张照片上的人像不像?”

两人点头,然后我指着其中一张照片说道:“如果我说这照片上的人正是那起火灾案的被害人之一呢?”

然后我就看到两人瞪大眼睛的样子,似乎还嫌这两人不够目瞪口呆似的。

某人又指着萧法医说道:“这照片上的人现在正躺在萧法医的法医室冷冻柜里,要去看看吗?”

元兰书、慕容德听了林菊棋这话,瞬间从目瞪口呆变成黑线满头。

没好气地白了一眼林菊棋,谁会对那种事情感兴趣啊!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在白了一眼某人以后,慕容德摸着下巴看着手中的照片喃喃自语道:“可是会有什么人故意去扮成已故的人的样子,还潜伏在这次的受害者身边?”

随后抬头看向轩辕珏:“你们确定si的那一家就只是普通的三口之家?”

轩辕珏点点头:“因为出现了这样的事,我们早就跟当年火灾案被害人的亲戚再三确认过了。正确无疑!”

“其实我还是比较倾向是双胞胎的可能,毕竟亲戚也不可能做到什么都知道的不是吗?”

又倒了一杯咖啡端在手上的我轻轻地说道,我这话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

萧法医看着这群人猜测来猜测去的,完全忘记了还有一个更简便的方法。

于是她额头挂着一条黑线地说道:“其实你们在这里猜测来猜测去有什么用,

我那里还保存了那起火灾案被害人的DNA样本。

只要你们能弄到这个人的毛发或者任何他身上的任何东西,

我都可以从那上面提取到DNA跟被害人的DNA做比对。这样以来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吗?”

众人恍然大悟状,原来如此!于是我把另一张照片递给林絮,

让她回学校想办法接近那个人弄点DNA样本来。

看着林絮消失在走廊拐弯处,元兰书收回目光手指敲着照片问道:“其实我还是不明白你们为什么把我们叫来?仅仅就因为这起火灾案出现了那个图腾?”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看向轩辕珏两人,谁知轩辕珏两人一摊手示意他们也不清楚。

随后看了眼正悠哉喝咖啡的某人,那意思——这丫头一看到这个图腾就着急忙慌地把你们给叫来了。

于是大家一起把目光投向林菊棋,感觉到大家的目光都投到我身上。

也听到了兰书的话,于是我漫不经心地抬头:“难道你们不好奇,

原本毫无关联的两件案子居然可以发展到一起。你们不觉得这之间有什么关联处吗?”

慕容德揉揉眉心无奈地道:“的确是有些关联,

但是现在两件案子的关联处我们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个图腾。

至于还有什么其他的关联我们目前一无所知啊!”

似乎一说到案子就头痛,慕容德又捏捏眉心道:“说到案子,

我们这边的案子一直停留在寻找图腾和查清这个图腾的意义。一直毫无线索,你们那边呢?”

有些疲惫地看向我,我也是一副无奈地样子:“我们比你们也好不到哪里去,

除了知道那个地外生物能虚拟化一些毫无sha伤力的东西和能附身在地球人身上以外。

我们完全不知道那个地外生物到地球来到底是为什么有什么企图。

没想到现在那个地外生物居然还得寸进尺了,居然敢在我的学校里sha人了!”

林菊棋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脸上的表情很阴霾。

元兰书颇有些同情意味地拍拍林菊棋,

被兰书这么一拍我倒是把身上的寒气略微收了收然后一摊手:“虽然通过这次的案子知道一点线索,

可现在依旧毫无头绪啊!”三个人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地叹了口气。

对面的轩辕珏看着把他的办公室当做会议室在商量案情的三人,和萧法医对视了一眼。

想到这次的案子他们同样毫无线索,于是。。。轩辕珏的办公室内顿时叹气声四起。

惹得办公室外的轩辕珏的组员困惑地对视一眼,这几位大佬到底是怎么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暑期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8月7日到8月9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EGD奇案录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