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小说:EGD奇案录  作者:落花飞雁  回目录  举报

果然这个办法挺管用的,小絮的注意力从我的手链上转移了:“什么任务?”

我并不急着回答小絮的话,而是慢悠悠地一手搅着碗里的粥,

一手托着下巴慢悠悠地说道:“从前两次的袭击来看,

我一直都在怀疑那个地外生物为什么能那么及时地得到关于我的情报。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

我的话被小絮给抢了过去:“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学校里有鬼,对不对?”

我没好气地白了一眼一脸严肃看着我的小絮,

不耐烦地点点头:“要不然敌方怎么得到我的情报的,也只有这个解释了!

但是我们搜查范围也不能仅限于学校内部,我们还要从学校外部入手。。。”

我的话再次被小絮给打断了:“队长,你的意思是让我到学校周围打探一下,

看看那个地外生物有没有什么外援?!”对于两次被小絮打断话的我这次并没有表示不满,

而是冲小絮竖起一个大拇指:“聪明!像上次那样,

那个附身于小翔姐姐的地外生物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跟我在学校遇到的那个就很不一样。

首先学校里的那个只能变成如同阿飘似的东西,可当时我追着出来以后就完全变了个样了。

不仅能附身而且还能操控一些没有生命的东西,你在学校外围查查看。

如果真的像我想的那样的话,那情况就对我们有些不妙了。

我们不仅要戒备着学校里面那个还要防着学校外面那个,单单靠我们两个就有点力不从心了。

而且在我们还没摸清这两个地外生物真正实力的情况下,真是不太妙啊!”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听了我的话的小絮眼中的神色有些担忧:“队长,要不我们请求部长再派点人过来吧?”

我一愣,想了想以后摆摆手道:“这件事以后再说吧,现在还没到情况危急的时候。。。”

正想继续说下去,今天第三次打断我的声音再次响起。

努力按下额头上的井字,对小絮指指门口。意思很明显。。。开门去!

最好是来人有什么紧要的事。要不然。。。我会让他知道在我说话的时候打断我,是个不明智的选择!

林絮看着一脸挂满寒冰的自家队长,抖了抖以后快步走向门口离开这个是非地。

同时在心中默默为那个按门铃的人祈祷,希望他不要si得太难看!

快步走到门口打开门一看,发觉是昨天晚上来家里的那位。

于是林絮困惑地眨了眨眼睛纳闷地问道:“你怎么来了?这个时候你不去上学,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站在门外按门铃的是袁士翔,袁士翔听到来开门的人这么问。

表情特憨厚地摸摸后脑勺说道:“我来找林老师一起去学校,而且有些事情我也想问问林老师。”

林絮上下打量了一下袁士翔,点点头道:“那你在这里等着吧,我去叫林。。。老师。”

老师两个字在林絮嘴里别扭了一会才吐出来,林絮转身悄悄摸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并悄悄吐了个舌头,一时从队长唤成老师还真有点不习惯!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听到脚步声由远至近的传来的我转头看了一眼,却眉头一皱。。。

怎么去开个门而已。。。回来以后就这副模样?难道开个门手臂就残废了?

(雁子吊着半月眼:你这话要是让小絮知道的话,她肯定会不顾上下有别狠揍你一顿!)

只见小絮摸摸胳膊走到我身边,悄声说道:“队长,昨天晚上来我们家的那个小孩又来了。

说是来找你一起去学校。”去学校?我先是头顶飘起一个问号,随后目光望向餐厅墙壁上的时钟。

时钟显示的时间是七点十五分,七点十五分。。。七点十五分。。。

“啊!”我猛地大叫起来,终于想起来了!

今天学校还有课呢,难怪袁士翔会在这个时候来找我!

幸好时间还来得及。。。庆幸的拍拍自己的胸口,一口喝光面前粥碗里的粥。

一旁的小絮先是被自家队长小小地吓了一跳,而后也醒过神来明白自家队长为什么会突然大叫了。

小絮嘴角抽搐了一下,想必自家队长把要去学校上课的事情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也不顾身旁小絮一头黑线无语的表情,擦擦嘴巴放下粥碗的我一把拿起一旁的公文包。

边往门口方向跑去边对小絮说道:“我先去学校了,一切按照计划行事!”

看着已经绝尘而去的自家队长大人,小絮额头滑下一滴汗后默默转身开始收拾颇有些狼藉的餐桌。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一切按照计划行事啊。。。看来自己也要赶紧收拾一下,好去执行队长的命令了。

在门口看到了无聊的踢着小石子的袁士翔,见我出来以后站直身子乖乖的叫一声‘老师好’。

随后两个人并排走出小区一起去学校,可一起前往学校的路上我总觉得不太对劲。

两个人走在路上并没有太多的话题交谈,毕竟两人虽然是师生关系。

但是平时交流的时间并不多,没有共同话题啊!不过这袁士翔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去学校的这段路程里他虽然并不怎么说话,但是从他老是偷偷撇我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我很肯定的断定,这袁士翔肯定是有事情!

(雁子翻了个白眼:你这不是废话嘛,这种表情就算是一个傻瓜都看得出来。

林菊棋眼里一道寒光一闪而过:恩?你说什么。。。雁子浑身一抖:米。。。什么都米说。。。)

在被不知道看了第几次以后,我实在忍无可忍了:“我说小翔啊,咱们有话就说行不?!

你这么看着你老师我,老师我怎么觉得渗得慌呢!”

说完还伸手摸摸胳膊,看得我浑身汗毛都立正报道了!

袁士翔被我这么一说,很是怪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我的确是有事情想咨询一下老师,只是。。。”

我翻了个白眼接过他的话:“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起,对不对?”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袁士翔摸着后脑勺继续不好意思中:“没有,只是觉得这件事情觉得有些荒唐。。。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而已。”

此时我们正坐在一辆行驶中的公交车上,听到他这么一说我转头看看周围公交车上的人。

转回头以后压低音量道:“要不你晚上到我家以后再说?”

袁士翔虽然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可是。。。如果这件事不说出来,他今天会一天都没心思上课!

前面几天他们班主任大人不在的时候,还可以偶尔开开小差或者逃逃课。

可是。。。又撇了一眼他们的班主任老师,他们班主任老师已经回校了。

如果还这样的话。。。袁士翔抖了抖,他会不死也得脱层皮的!

这么想着的袁士翔就说道:“不行,如果等到晚上的话,我会没心思上课的!”

听到他这么一说,我挑挑眉两手环胸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意思是,要说就快说!

袁士翔深吸一口气,低头思考一下该怎么开口!

过了一会儿似乎组织好语言了,这才慢悠悠地开口:“最近我经常做梦。。。”

袁士翔看到某人很不淑女地对着他翻了个白眼,

袁士翔也跟着翻了个没好气地白眼:“林老师,您耐心听我说下去行不?”

见袁士翔不耐烦了,我赶紧做举手投降状:“好嘛,不捣乱了。你说吧。。。”

袁士翔再次没好气地白了一眼自家永远没个正形的班主任大人。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接着继续说道:“最近我经常在做同样的一个梦,梦里的我站在一片废墟中。

四周到处都是qian林dan雨、在我四周都是惊慌失措、四处躲避外加奔逃的群众。

地上流满了被子弹击中而倒下的人所下的鲜血,梦中的我像是在躲避着什么似的也在四处奔逃着。

梦中的我奔逃中手心里时不时冒出一个光球,然后丢下身后的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

听着袁士翔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眼底滑过一道不知名的光。

不着痕迹地上下打量了一下还在滔滔不绝中的袁士翔,这算不算他体内的光之元素能量正在觉醒中。

可是又有点不太对劲啊,如果他每天晚上做这个梦代表他体内的元素能量正在觉醒中。

那么我没理由感觉不到那股正在复苏中的能量啊,按道理刚刚复苏中的能量是不好控制的。

复苏中的能量必定会引来一些宇宙中黑暗的生物,可是。。。再次不着痕迹地上下打量了一下袁士翔。

可是我现在怎么从他身上没有感觉出一丁点元素能量,难道是我的猜测错了?

又或者是光之元素能量拥有者就是跟我们这些来自地球的元素能量不一样,

刚刚复苏就可以很好地收控自如了?这边林菊棋上下打量着袁士翔,

而被打量着也恰好在这时候述说完了。

袁士翔转过头刚想询问一下他们的班主任老师有什么看法,

结果刚转过头就见自家老师正上上下下打量着自己。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那眼神。。。怎么让他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呢!袁士翔悄悄摸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干咳一声:“咳!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吗?难道是我太帅了令老师你老师盯着我看?”

说完还摆出一个自恋的姿势来,

袁士翔的话让一旁不小心听到的车众(公交车群众)噗嗤一声不小心喷笑出声。

不过也恰好因为这一声让我们的林队长回过神来,

见旁边的袁士翔不自在的样子和后边的的一个女孩子一脸窃笑的表情。

某队长终于醒过神来,脸唰地一下子红到脖子根。

恰好公交车到达了两人要到达的目的地,尴尬中的我立马一下子蹦下车。

而跟在后面下车的袁士翔看着前面还在尴尬中的自家老师,嘴角微微一勾眼中闪过一道兴味的光芒。

为了解开自己心中的困惑,

袁士翔快走几步赶上正似竞走速度往学校方向走着的林菊棋:“林老师,您对我刚才说的梦境有什么看法?”

听到袁士翔这么问,正独自生气中的我硬生生地来了一句:“你这件事我还要想想,

等我想好了再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林菊棋心中的小人奸笑中:哼哼哼!这就是你让我难堪的后果,慢慢等着去吧!

(雁子往天空翻了个白眼:这就证明了古人说的唯女子与小人难养耶这句话是对的!)

袁士翔一惊,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雁子再次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废话,你见过那个女的是脸皮厚的。

被你在公交车上那么多人面前调戏了一把,能忍住不发火的也就我们的林队长了!)

袁士翔正急得没办法,眼角撇到不远处的早餐店。

眼睛一亮赶紧跑上前,在后面慢悠悠地走着的我头顶浮现一个问号。

这家伙去干什么?不会还没吃早饭吧?

就在我头顶的这个问号刚刚浮现一两分钟,很快就知道答案了。

袁士翔费尽千辛万苦挤到一堆买早餐客人面前,

买了一份肠粉以后再次千辛万苦地挤出来跑到林菊棋面前。

一脸谄媚地笑容把手中的一盒肠粉举到林菊棋面前:“林老师,您还没吃饭吧。

这家的肠粉可是远近闻名的,您尝尝看!”

哭笑不得地看看一脸谄媚表情的袁士翔,耳尖的我还隐隐约约听到一声实在忍无可忍地喷笑声。

小絮这家伙在附近?隐晦地打量一下四周。

奇怪的是并没有看到这丫头的踪迹,没看到就代表了这丫头藏得很好。

我略有些满意地点点头,不过嘛。。。要笑也不知道忍着点!

回去以后看我怎么收拾你!躲在暗处的林絮突然有一种后背冒冷汗的感觉,

看看不远处虽然是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看着那个人但是嘴角微微上勾的一丝坏笑的自家队长。

林絮再次打了个冷战,她可以百分之一百的确定!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刚才那一声没忍住的笑声被自家队长大人给听见了,

回去以后还不知道要怎么被自家队长大人给操练呢。

林絮默默在胸口画了个十字,为自个今晚会遭受的待遇默哀中!

哭笑不得地接过一脸谄媚表情的袁士翔手中的一次性饭盒,哭笑不得地摇摇头!

其实我早就没有生袁士翔的气了,毕竟是自个望着袁士翔想得呆了才会出糗的。

也不能全怪他,在他头上像拍小狗似的拍拍:“好啦,老师我现在暂时也没法给你答案。

只不过我很想问你,为什么学校里这么老师你可以问。为什么你偏偏来问我?”

眼中一道光一闪而过,难道这家伙知道了我的身份?

不远暗处中的小絮听到我这么一问,也竖起耳朵打起十二分精神听起来。

袁士翔被我的问题弄得一愣:“我听说老师您是硕士毕业的,所以我想您应该会知道吧。”

潜台词是‘老师您这么聪明,应该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的!’

听到袁士翔这么回答,心里悄悄松了口气的我点点头说道:“这样啊,

不过老师我现在还不能马上给你答案。我还要回去查一下有关这方面的资料才能给你答案,

这样吧,你晚上来我家补习的时候我再告诉你答案?”

袁士翔像只没有得到主人揉毛似的小狗似的沮丧地垂下头:“这样啊。。。”

沮丧没有一两分钟的袁士翔又活力百分百地抬起头:“那我晚上就等着老师您的答案了!”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言下之意是:可别让我失望哦,到时候给不出答案可是要再次出糗哦!

听出了袁士翔话中话的我嘴角微微一抽,抬脚就要往他屁股上踹:“知道了,快滚回教室吧!”

袁士翔嬉笑着躲开我踹向他的脚跑进学校了,

看着边跑边还回头对我做鬼脸的袁士翔我再次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也准备进学校。

可是。。。我眯着眼睛眼神特不善地看着面前这个请我签名和来意才能进校的保安,

同时额头上有着一个小小地井字!什么意思嘛?!

人家才没来学校两、三天的时间,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

可转念一想,这毕竟是人家的职责。

也不好过多责怪他,无语地望了望天以后从身上掏出教师工作证丢给他。

站在林菊棋面前很尽职地要求她签名的保安下意识地接过林菊棋丢给他的东西,

接过来一看是学校的教师工作证。这是要做什么?

结果那名保安再次定睛一看,这不是林老师的工作证嘛。

保安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面前这名白发女子和手中的教师证上的照片对照了一下,

除了头发不一样外其他都一样嘛!

“林老师?”保安试探性地问道,这林老师的头发怎么变成这样了。

难怪他一时认不出来。对于保安疑问句式的发问,我冲他扬扬眉:“怎么?我换了个发型就不认识我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暑期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8月7日到8月9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EGD奇案录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