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小说:EGD奇案录  作者:落花飞雁  回目录  举报

接下来的时间就在袁士翔郁闷地喝着咖啡中度过,终于把一杯滚烫的咖啡喝完了以后。

袁士翔收拾了一下桌面上摊成一堆的练习册,拿着练习册在某无良老师的目送下离开这间屋子。

在目送了袁士翔离开以后,我一下子把从刚才开始一直放在身后的右手拿了出来,

心疼不已地看着果不其然已经‘血流成河’的右手手掌。

送完客人回到客厅正准备收拾一下凌乱地客桌的林絮,

一个不小心撇到自家队长正心疼地盯着自己的右手手掌看。

再仔细一看,顿时让林絮惊慌不已地放下手中的东西奔到自家队长身边:“队长,这是怎么回事?!”

小心翼翼地捧过自家队长还在不断流血的右手手掌,嗔怪地瞪了一眼自家队长。

做错事被抓的某人心虚地用另一只完好的手饶饶头道:“刚才我递咖啡给他,

通过接替杯子的时候悄悄用元素能量试探了他一下。可是没想到。。。”

林絮往天花板翻了白眼接下自家队长后面的话:“可是没想到却被她的能量给反噬了一下,

结果搞得自己的手成这样。对不对?”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勺,可随后一想觉得又不完全是自己的错!

人家这么试探袁士翔,还不是验证一下大家心中的猜测。

如果不是的话,顶多就是我们瞎想搞错了。

那么我们不就不用在这方面继续下功夫了,就可以全力去应对那个地外生物了吗!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越想越委屈的某人跳起来用受伤的手指着林絮,愤愤不平地把自己心中的不满给倒出来。

说出来是舒服了,可惜某人完全忘记了她受伤的右手经她这么用力一握的后果是。。。伤势更加严重了!

林絮后脑勺滑下一滴汗很是无语地看着自家队长大人在那里捧着自个儿受伤的右手在那里哇哇大叫中,

她怎么感觉就跟自家队长这么独自相处的短短时间内。

发觉自家队长变得完全不像以前那么成熟老练了,反而觉得自家队长变得有点像小孩子似的。

难道就是人们所说的另一面?还是说私底下自家队长的性格就是这样的?

看看还在哪里哇哇大叫中的自家队长,林絮在心底无奈地叹口气上前一把拉住跳来跳去的自家队长。

并拉着她在一张沙发上坐下开始拿出医药箱里的药水给自家队长受伤的右手手掌疗伤,

‘吱。。。’这是被消□□水弄疼了一下的我倒抽一口冷气的同时可怜巴巴地望着小絮。

希望她能下手轻点。。。可惜人林絮不知道是没看见还是故意没看见,依旧下手不知轻重的上药中。

最后用绷带把自家队长的手掌上给覆盖住并在上面打个蝴蝶结以后,

这才一边收拾医药箱一边问道:“那么刚才试探出什么来了没有?”

正捧着受伤的手感慨回来第一天就受伤,这要是让那几个家伙知道的话岂不是又得被唠叨死!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突然听到林絮没来由的这么一句,我先是愣神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她什么意思。

我点点头道:“试探出来是试探出来了,只是。。。”

林絮听到自家队长语气停顿了一下,停下正在收拾医药箱的手纳闷地问道:“只是什么?”

却见她家队长大人站起身往楼上走去边喃喃自语道:“只是这种感觉怎么有点奇怪呢,

按道理我的大地元素能量是能融合其他能量的。。。

没理由会被反噬的啊。。。去问问部长去,看他能不能知道些什么!”

林絮看着这么嘀咕着的自家队长就这么急急忙忙地上楼去了,想来是跟部长汇报工作去了。

林絮摇摇头继续手上的工作——收拾有些凌乱的客厅,

而至于已经上了二楼的某人急急忙忙地来到书房打开智能电脑。

联络上自家部长大人以后,把心中的疑问一股脑的向自家部长大人说出来。

终于把心中的疑问给说完了,我停下来看着视频中的自家部长大人陷入沉思。

谁知道自家上司大人肃着张脸半天,蹦出这么句话:“你确定你没有感觉错?”

自己一向很自豪的直觉被人质疑了,某人顿时怒了!

额头顶着一个小小的十字路口咬牙切齿中:“部长,您知道我的直觉一向很准。

而且当时如果感觉错了的话,那我这是怎么回事?!”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举起杯林絮给包扎成粽子的右手给视频里的自家部长大人看,

身在天朝E;G;D地外部自个办公室内的俞部长皱着眉头看着视频里菊棋那受伤的右手:“你又乱来了是不是?”

俞部长此话一出,就看见视频里的某人的眼睛又开始心虚的左瞄瞄右瞄瞄当中。

鉴于非常了解自家属下的俞部长最后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起身在身后的书柜里找了一阵以后。

最后抽出一本非常厚且已经布满些许灰尘的书啦,捧着这本书重新坐回办公桌前。

S市某处别墅区中某栋别墅二楼书房内,

坐在智能电脑前的我眨巴着眼睛看着视频里的自家部长在他身后的书柜里找着什么。

最后居然从里面抽出一本一个半手掌那么大那么厚的书,

在看到自家部长往书的封面上吹了吹似乎哉吹覆在封面上的灰尘似的。

某人在看到自家部长大人这个动作以后,眨巴着眼睛来了这么一句:“部长,你的书柜多久没有收拾了?”

结果不出意外的被自家部长大人瞪了一眼,

俞部长没好气地白了一眼林菊棋:“你到底还想不想知道答案了?”

听到俞部长这句半威胁的话,某人赶紧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然后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乖宝宝模样看着俞部长。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视频里的俞部长摇摇头打开手中的书翻开其中的一页,

开始照着书上的内容娓娓道来:“传说中的东西并不是都是子虚乌有的,

起码它们曾经存在过只是消失以后才渐渐成为传说的。这本《世界异闻录》上面就有记载。。。”

俞部长的话被脸上分明写着‘我是好奇宝宝’这么几个字的我给打断了:“《世界异闻录》?

这本书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过?该不会是部长你。。。”

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出来,但是作者想只要是聪明人都能知道菊棋想说什么了。

俞部长听着林菊棋没有说完的半句话,额头顶着十字路口眯着眼睛说道:“你在质疑本部长?”

我被部长这句威胁满满的话给吓得赶紧做举手投降状:“不会!不会!属下哪敢质疑部长您呢!”

俞部长满意的点点头:“好了,不逗你了!

这本书是从上一届地外部部长那里传下来的,据说每个国家的E;G;D每个部门都有这么一本。

个个部门的部长卸任以后,都会把这本书传给下一任部长。”

我摸着下巴盯着部长手里的那本书:“那这本书岂不是很重要?”

俞部长白了我一眼道:“那是自然的,你还想不想知道答案了!”

意识到话题有被我渐渐扯远的我赶紧干笑着做了个请的动作,示意部长接着说下去。

于是话题接着转回来:“相传那种能量是宇宙诞生时候的第一道能量,我考考你啊!

宇宙最先诞生的是什么?”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俞部长神秘兮兮地对我一眨眼,我伸手摸摸下巴抬头望着天花板思考着。

没过多久我头顶亮起一个电灯泡:“宇宙最先诞生的是光!对不对?”

“恩,不错嘛!”看着影像中的俞部长一脸孺子可教的表情,我后脑勺滑下一滴汗无语中。

这种常识是谁都知道的好不好。。。等等。。。这么说的话!

“部长,你的意思是想说那道传说中的能量就是光之元素能量!”我吃惊地瞪大眼珠子,

一副不可思议地表情望着自家部长大人。

怪不得呢!既然是光之能量的话,那我这伤就没白受了。。。

既然是宇宙诞生以后的第一道能量,那它当然可以强大到反噬我这大地元素能量了!

俞部长影像对我竖起大拇指:“不错嘛,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孺子可教耶!”

对我竖完大拇指以后又接着翻着手中的书接着说道:“相传这光之元素能量既然代表了宇宙中诞生的第一道光,那么代表光明的同时。。。”

“也代表了黑暗,对不对?”某人表情严肃地再次抢过俞部长的话,

不过俞部长难得的对枪自己话的菊棋没有不满,

而是同样严肃地说道:“说得没错,

这也就是我之前为什么让你要尽早把那个拥有这神秘元素能量的拥有者给争取过来,

这种元素能量一旦落入敌方之手的话。那么地球将会再次陷入六十年前那种灾难中!”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六十年前?!”我头顶蹦出一个感叹号:“部长,你的意思是这光之元素能量最先出现的时间是在六十年前?”

看到部长点点头以后,我的眼睛越瞪越大:“难道六十年前那场灾难是由光之元素能量引起的?!”

俞部长一脸沉痛的表情点点头:“没错!六十年前的光之元素能量拥有者原先是属于我们这边的,

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导致了光之元素能量拥有者落入敌方之手。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你们都知道的。”

俞部长一脸沉痛的表情摇摇头看着这本《世界异闻录》上所记载的内容。

那场灾难居然是因为坠入黑暗的光之元素能量拥有者引起的,

也不怪菊棋这丫头一副下巴掉地的样子如此震惊。

想想当初他看到这段内容的时候,那震惊的表情可能比菊棋这丫头有过而不及吧。

不过这么说来,六十年前那场灾难都要中、美、英、法、俄五个大国的八大元素能量拥有者聚集到一起。

合力发起一道总攻击才能彻底解决那场灾难,

那么六十年后再次出现的光之元素能量会强到什么程度呢?

不过。。。俞部长瞄了一眼菊棋那受伤的右手,既然能成功反噬到菊棋这丫头,

那想必那个未见面的光之元素能量拥有者也不会弱到那里去吧?

看来要让这丫头赶紧加快脚步了,尽早把那个光之元素能量拥有者拉到我们这边来才行。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这次他们不会再重蹈六十年前的错误了!

俞部长眼中闪过一抹坚定的光,这边的我终于回过神来了。

没想到啊。。。袁士翔体内那能量居然会是光之元素能量,那么更有必要把他拉到自个儿队伍里了!

坚定了这种想法的我抬头对部长的影像说:“部长,你放心!我不会让他落入那些地外生物手中的!”

俞部长的影像欣慰的点点头:“那就拜托你了,你还有事要报告的吗?”

我摇摇头就看到部长的影像对我说了句‘BYE’以后就一闪不见了,

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的我顶着额头的黑线离开书房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洗洗睡了。

清晨,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到大地的时候。

某地某处一栋别墅上的烟囱一股清香的炊烟飘出,

如果懂美食的人闻到这股味道一定立刻断定出这股香味的‘成分’。

这股饭香味中一定夹杂着荷叶的清香!没错,飘出饭香味的烟囱所处的位置正是菊棋所住的别墅。

而此刻正在厨房里忙上忙下的正是林絮,此时林絮正小心翼翼地手带隔热手套。

两手小心翼翼地把一个陶瓷锅从厨房里面端出来,

这个陶瓷锅里面装的正是热气腾腾香喷喷地荷叶瘦肉粥!

林絮刚把手中端着的陶瓷锅小心翼翼地放到餐桌上,

一抬头正好看见她家队长大人打着哈欠从楼上走下来。于是林絮赶紧招呼道:“早上好,队长赶紧来喝粥!”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我有些没睡醒的坐到餐桌旁回道:“早。。。”林絮一边拿过一副碗筷准备盛粥,

一边有些纳闷地看了一眼自家队长大人:“队长,怎么一副没精神的样子?”

我伸手再次打了个哈欠外加揉眼后,

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心中默默嘀咕中:“昨天本来想洗洗就睡了的,

可是躺下以后脑子里一直回想着部长说过的那些无亚于□□投下震惊般消息。

就这么一直回想着回想着直到凌晨三四点才迷迷糊糊睡着,

这要是换做普通人估计这个时候还起不来呢。

早知道部长会给出这么震惊的答案,人家就第二天才来问部长了!

林菊棋心中的小人流着宽带泪捶地中,

表面上却一点都不表现出来只是淡淡地回了属下一句:“没什么!”

林絮看了一眼自家队长,既然自家队长不愿意说就算了!

如果很重要的话,她家队长一定会告诉他们的。

这么想着的林絮把盛好的粥碗递给自家队长:“队长,尝尝看我。。。”

话还没说完的林絮像是看到鬼似的震惊地瞪大眼睛,

语气颇有些惊慌地说道:“队长,你的手链!”

“恩。。。”正要伸手接过粥碗的我瞄了一眼带着手链的右手,什么意思?

可等我看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以后,嘴角勾起一抹无奈地苦笑。

一副不是很在意的样子继续接过粥碗淡淡地道:“你又不是没见过,至于这么惊讶嘛?”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舀起一勺粥小心翼翼地尝了一口,随后赞赏般地点点头:“恩,蛮好吃的嘛!小絮你的厨艺真是了不起!”

相对于某人的淡定,被夸的林絮却一点都不淡定的样子:“队长,你还这么悠闲自在的。

你的手链上珠子的颜色都有些变了!”

林菊棋喝林絮两人所说的手链是怎么回事呢?

请看知识小百科VCR:“林絮口中所说的手链正是林菊棋右手手腕上带着的那串天蓝色玉石手链,

这串手链可大不了呢,这可关系着林菊棋生命攸关的手链。

为什么这么说呢?大家请看手链正中间那三颗相对于其他珠子较大的玉石珠子,

这可是由林菊棋体内的大地元素能量汇聚而成的。

而其他的七大元素能量拥有者手上的手链也是跟林菊棋相同的情况,

一旦手链持有者遇到什么危险或者受伤了。

也就是说八大元素能量拥有者体内元素能量的一旦因为什么意外情况,

这三颗珠子会根据元素能量的流失程度而变换颜色。

如果天蓝色的珠子由天蓝色变成深蓝色的,那么证明手链持有者体内的元素能量流失得还不是很严重。

如果好好休养的话,还是会恢复过来的(就像林菊棋现在这样子!)。

但如果天蓝色的珠子变成紫色的,那就证明这个人生命危在旦夕需要急救了!

如果变成黑色的话,那就证明。。。不用证明了!

代表了这个人已经没救了,他(她)的生命已经随着元素能量的消逝而。。。”

无比淡定的某人在喝完一碗香甜的荷叶瘦肉粥的我正准备再要一碗,见小絮还在不淡定地瞪着我。

无奈地放下递出去的碗,为了不使她的注意力继续聚焦在我的手链上。

我决定转移她的注意力:“好了,别瞪了!我有任务交给你。”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暑期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8月7日到8月9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EGD奇案录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