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小说:EGD奇案录  作者:落花飞雁  回目录  举报

宫义志看着众人一副沉思的表情,挑挑眉问道:“怎么了?我的提议有什么不对的吗?”

宫义志的这句话打破了病房内些许沉闷地气氛,

东方辉支着下巴最先回答道:“你这个提议也不错,毕竟在暂时还没有其他办法的前提下。

你这个办法也是可以一试的,但是。。。”抬头看向宫义志:“虽然每个人只是分出一点点能量就行,

但是要知道我们八位的元素能量就算是这样加起来也是蛮庞大的。会不会一个不慎毁了这个东西啊?”

宫义志一愣,是哦!他差点忽略这个了,

有什么办法在不伤害到这个东西的前提下把它打开呢?

于是林菊棋的病房内,就这么出现了好几座名为沉思者的雕塑。

可是大家想来想去,都没有想到在不伤害到这个东西的前提下打开它。

虽然在这期间大家都想了一些其他可行办法,可以用于打开这个神秘物品。

但是那都是在有伤害到这个神秘物品的前提下,才能打开这个神秘物品的。

这里面或许有一些对他们很重要的东西,又或许有可能里面隐藏着有关六十年前那场战斗的资料

(毕竟是在前大地元素能量拥有者所住过的地方找到的,这个可能性还是蛮高的。)。

这要是万一一个不小心弄丢了什么珍贵的东西,那么到时候他们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最先放弃的是最耐不住性子的元兰书,

她一副有些沮丧地表情一屁股坐在林菊棋的病床旁大叫道:“哎呀。无论怎样都想不出来。烦死了!

不想了。。。”对于元兰书的抱怨,在场的大家纷纷报以白眼。

不过某个粗神经的家伙把这些纷纷屏蔽之,

元兰书从旁边小柜子上放着的水果篮(雁子一脑门地问号:哪里来的水果篮?

雁子的这句话招到大家的白眼:白痴,肯定是有人探病时候带来的水果篮啦!

雁子被大家的看白痴般的眼神给打击得缩到角落里画圈圈:居然敢看不起我,

小心我把你们一个个写牺牲了。。。)上拿出一个苹果,

洗也不洗直接‘咔嚓’一声嘴里含含糊糊地说道:“你们说。。。唔。。。这上面。。。会不会有什么防护措施啊?”

元兰书的话让大家的眼睛都是一亮,纷纷以拳击掌一副刚刚想到的表情。

对哦!他们怎么没想到呢,一般的机密文件上面不都需要密码才能打开的吗?

而且这个东西既然能出现在那么隐蔽的地方,前大地元素能量拥有者一定会在上面附加什么防护措施的。

以上是这个神秘物品发现人的我如是想到,这么想着的我对着宫义志伸出手:“义志,给我看看!”

对于突然被这么亲密叫到名字的宫义志先是一阵鸡皮疙瘩,

然后盯着某个默默吃醋中的家伙的冷冻射线把东西交给小棋。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我接过东西以后,就闭上眼睛把体内仅存的一点元素能量散到这个神秘物品上面。

果不其然!看着林菊棋微微上扬的嘴角,他们就知道这丫头肯定是感觉到了什么。

刚才那一点元素能量的波动,他们都感觉到了。

如果他们没有猜错的话,这上面一定有一些前大地元素能量拥有者所设置的防护措施。

还有。。。如果他们没有猜错的话,这上面那些前大地元素能量拥有者所设下的防护措施。

有可能必须是现任大地元素能量拥有者才能解开的!

刚睁开眼睛的我就看见众人投向我的目光,

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温暖地笑意轻轻地说道:“这里面有很强的大地元素能量,

估计这些就是上任大地元素能量拥有者所设下的防护措施吧。”

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抚摸着那个静静躺在我手心里的神秘物品,

刚刚散到这上面的能量就引起了很强的共鸣。这种共鸣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让我感觉到像是在大地母亲怀抱里一样。

此时的林菊棋丝毫不知道自己此时的样子在外人看来,是多么的神圣。

林菊棋整个人周身似乎有什么光芒在包裹着她似的,

再加上脸上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淡淡地温暖地笑意。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神圣极了,

这副场景让在场的人都看傻了!刚抬起头就看见大家一副呆呆的样子,

先是脸一红然后头顶浮起一个小小地问号。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大家这都是怎么了?(雁子以手捂脸:见过白的还真就没见过你这么白的,

大家当然是被你刚才那副天使样给弄呆了。

菊棋双手互捏眼中闪过一抹危险的神色:嗯?!你刚才说什么?

雁子赶紧双手不断地在胸前摆动着一边干笑着跑远了。)

伸手在旁边的元兰书眼前挥了挥,嘴里一边说道:“我说你们大家这是怎么了?怎么都呆呆的?”

被林菊棋的声音给扯回思绪的众人纷纷尴尬地咳嗽一声,然后眼神不断地飘忽着。

估计大家都觉得怪不好意思的,没想到居然对着小棋难得一见的样子发呆!

看着大家奇怪的表现,我头一歪头顶的问号又出现了一个。不懂中!飘忽了一会眼神以后,

估计觉得在这么尴尬下去不是办法的俞部长再次干咳一声问道:“那你能解开这上面的防护措施吗?”

脸上的表情一僵,这次轮到我尴尬了。

伸出一根手指怪不好意思地饶饶脸颊:“如果是以前的我很轻松地就能解开,可是现在。。。”

接下去的话没有说出来,不过在场的众人都明白小棋没有说出来的话。

以前元素能量全满状态的小棋当然能轻易解开,

可是现在体内元素能量还没有恢复过来的小棋就有点够呛了。

柯裕龙伸手在小棋头顶拍拍,安慰道:“没关系,等你的元素能量什么时候恢复再解开也不迟。

反正我们也不着急,你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养好身体。”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众人纷纷附和着点点头,抬头恼怒地瞪了一眼柯裕龙。又被人当成小狗的拍拍了,

我正恼怒地瞪着柯裕龙。丝毫不知道周围的宫义志等人皆是无奈地对视一眼,

眼中明明白白地写了这么几个字‘这两个人又开始了。。。’

某个被瞪的某人装作没有看到,扭过头去装作对着一旁柜子上放着一旁干花起了兴趣似的。

看到柯裕龙既敢不理我,突然觉得牙齿有点痒痒的。很想效仿某种动物扑上去狠狠咬几口,

某人咬牙切齿中有人却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咳咳!’干咳一声的俞部长打断这两人‘脉脉传情’,

走上前从我的手里拿过那个神秘物品先是打量了一下才说道:“这个东西先放一边再说,

你现在的任务是把身体给养好。。。”眉毛一跳,怎么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

(雁子打了个响指嘴角有着一抹幸灾乐祸地笑:宾果,全中!

接下来的日子直到你身体恢复之前的生活。。。嗯。。。对你来说的确不怎么样!)

赶紧不怕死地打断自家部长大人的话:“等一下,如果我休息的话。学校那边怎么办?”

眨巴着满是急切焦急神色的眼睛,企图让部长大人看在我身上还有任务的份上。

不要对我实施强制休息的命令,谁知道自家部长大人对我打断他的话也不生气,

似乎对我会这么说一点也不意外似的。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只见他凉凉地撇了我一眼淡淡地开口道:“这件任务我会另外派人接洽,你现在的任务是好好休息。

我可不想我的得力助手最后落了个身体金玉其外败絮在内的状况!”

嘴巴一嘟,没想到部长这次是铁了心的让我放假休息了。

以前每当他强制我休息的时候,只要提起我身上还有他派下来的任务。

部长大人还会犹豫三分,哪知道这次。。。虽然能得到放假休息的机会是很好啦,

可是。。。可是队里那么多事情,我怎么能安心休息!

眨眨眼睛,如果这样没用那么这样的话呢。。。眼中快速闪过一抹名为狡诈的神色,

可等某人抬起头来的时候眼中却全是可怜兮兮的神色。

俞部长看到小棋这种表情,眉毛一跳全身立刻进入警戒状态,

这丫头一旦露出这种表情那肯定是心中在打什么鬼主意了。

果不其然。。。只听小棋这么说道:“部长,您知道我这个人的性格的。

您不让我继续我‘母校‘这件任务。。。”

故意在母校两个字加重语气又继续说道:“您觉得我会安心休息吗?

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母校出事,您如果不让我继续之前的任务,

说不定我会自己偷偷跑到学校去继续‘执行’任务。

如果我在暗中调查的话,如果有什么岂不是会给您派去的另一位任务负责人添麻烦吗?”

嘴角扬起一抹坏坏的笑,眼睛定定地看着部长大人。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俞部长看着这样小棋,头疼地一捂脸!这丫头什么时候学坏了?居然会用到威胁了?!

不过他堂堂一个天朝E;;G;;D地外部部长,才不会被这小小地威胁所动!

这次他是铁了心要让某丫头好好养养那不咋的的身体了,再让她这样不顾身体下去的话。。。

想到这里的俞部长放下捂脸的手,不示弱的回瞪过去。

眼中的意思很明显写着四个大字‘没得商量!’见这样还不能让部长,

我咬咬嘴唇准备使出杀手锏:“还有队里那么多事,我也一时放心不下啊。。。”

谁知道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的副队长给打断了。

从进入病房以后,就一直内疚的看着自家队长的小离想起之前司徒医生说得一番话。

没想到他们队长的身体已经差劲到这种地步了,而身为队长属下的他们居然还浑然不知。

而且这次的战斗他们居然还让让队长带伤战斗,他们真不是好下属!

(雁子摸摸小离的头:其实不能怪你们的,是小棋这丫头硬逞能而已。。。)

这种惭愧认知让小离等人从找到他们队长以后,就一直沉默着。

现在听到他们队长提到队里的杂务,身为副队长的小离终于开口了:“队长,队里的事情您不用担心的。

不是还有我吗?我一定会处理好的,不会让您担心的。”

其他紫樱小分队成员一听他们副队长这么说纷纷附和着表态,希望他们队长这次能够安心休息。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咬牙切齿中,这群家伙真会添乱!人家的本意根本不是那样,虽然也有一些担心队里的成分在内。

但是人家主要是不希望被长期休假啊。你们到底懂不懂啊?!

怒瞪小离中,被自家队长怒瞪中的小离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模样。

他家队长这是怎么了?干妈瞪他?难道他说错什么话了吗?

看到无辜回望的小离,某人眼中的怒火更甚了。

‘扑哧!’终于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了,这两个人实在太好玩了!

耳朵一竖,我刚才好像(雁子一翻白眼:不是好像,根本就是!

你都不知道你刚才的行为有多可笑吗?不就是一个休息假期吗?

至于嘛你?!别人羡慕你还来不及呢!

小棋低头对手指中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可是。。。可是人家真的不想拥有那么长的假期啦,

毕竟还有学校那边的事情还没结束嘛。我不想半途而废啊!雁子继续翻白眼中。。。)

听到有人在笑我!转头怒瞪声音的主人,却发现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司徒医生。

司徒医生看我望向他,举起一只手跟我打招呼:“呦!你这丫头真是不让人省心,听说你一醒来就到处乱跑?”

糗事再一次被人提起,让我怪不好意思(雁子斜着眼睛看着小棋:你也会不好意思啊,

那么做那件事情之前怎么不多想想呢?)

低头用手指戳被子嘴里一边嘀嘀咕咕地狡辩中:“人家。。。人家只是听到一个声音才会。。。”

虽然声音小小的,但是在座的各位都是耳力超群的人。

当然都听到了小棋的狡辩,大家都失笑地摇摇头彼此对看一眼。

她还把这个当理由了!?

司徒医生推开挤在林菊棋床边的宫义志等人,

一边给我检查身体一边抽空白了我一眼:“我说你就不能安静一会儿?这才刚醒过来就到处乱跑。。。”

一边给我检查身体一边嘴里唠唠叨叨的。

而被唠叨的对象也自知理亏,乖乖的低头任由司徒医生批评。

过了半响,司徒医生终于停止了唠叨的同时身体检查也完毕了。

俞部长等人看见司徒医生似乎检查完了,赶紧问题:“司徒医生,怎么样了?”

司徒医生也不理会俞部长等人七嘴八舌的问题,转头看着我说道:“我知道你这丫头是个闲不住的,

这样吧,只要你能做到我的要求,我就答应你不用强制让你休息。”

听到司徒医生的话我眼睛一亮,而俞部长等人的眼睛却在一瞬间瞪大。

柯裕龙也顾不上上下属的关系了,抢在自家顶头上司面前说道:“医生,你不是说。。。”

接下来被司徒医生头也不回地一摆手给堵了回去,司徒医生知道柯裕龙接下来的话要说什么,

淡淡地打断他道:“是,我之前是说过林队长是需要很好的休息身体才能恢复到最佳状态。

可是通过我刚才对林队长的检查,

却发现现在林队长的身体状况比之她昏迷的那段时间的糟糕状况好很多了。

接下来只要林队长能按照我的要求做,我保证林队长的身体状况在三个月之内就能恢复。

至于林队长的能量元素,我相信林队长已经找到恢复的方法了吧?”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转头看看我,我赶紧点头。“可是。。。”唐竹画似乎在犹豫自己该怎么开口,

最后想了想继续说道:“可是即使这样小棋的身体也还没完全恢复啊,这这样让她工作似乎不太好吧?”

唐竹画的话让在场的人除了林菊棋以后都赞同地点点头,

而好不容易看到一线希望的我狠瞪一眼竹画。居然破坏我的好事!

只可惜某人貌似凶狠的目光被唐竹画屏蔽之,这让某人又有些牙痒痒中。

司徒医生无奈地一指我:“你们觉得这丫头是个闲得住的?”

众人随着司徒医生的手指望向我,在我被看得浑身鸡皮疙瘩即将炸毛之际。

众人这才纷纷转移目光,对于司徒医生指控我的话不约而同地赞同地点点头。

我嘴角一抽一抽中,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个个都这么喜欢埋汰我!

为了不是自己继续尴尬下去,我顶着一个井字外加嘴角抽搐着转移话题:“司徒医生,

你说的那个要求到底是什么啊?!”

司徒医生转过身两手抱胸想了想说道:“这样吧,只要你每天按时吃我开的药、

每天按照我拟定的计划锻炼身体,再来就是每个月的8号按时来我这里做定期检查。

如果你那什么能量元素在这三个月内恢复巅峰状态,我就同意你不用强制你休息。怎么样?”

挑挑眉看着我,我低头深思了一会儿。觉得这条件对于自己只有利没有弊。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于是。。。“成交!”林菊棋跟司徒医生两人的击掌让周围的俞部长嘴角都是一阵抽搐,

这两个人私定计划也不是问问他们,不过。。。

看看正在跟小棋击掌眼底闪过一抹得意的司徒医生,说不定是小棋落入司徒医生的圈套中也说不定。

估计小棋接下来的一些日子估计不太好过,想想司徒医生开过的药和拟定过的锻炼计划。

深有体会的一群人齐齐打了个冷战,既然司徒医生都这么说了他们也不好说些什么不是?

大家内心中有着一个小恶魔,就当做这是对某人之前不通知他们就悄悄离开病房的惩罚。

跟司徒医生击掌成交以后我迫不及待的想出院:“既然这样,那我现在可以出院了吧?”

“等等。。。”司徒医生赶紧一把按住要下床的林队长,嘴角隐隐有些抽搐当中。。。

这家伙不用这么着急吧:“你现在还要留院观察几天再说,三天后才可以出院。”

“这样啊。。。”有些失望中,不过想想以后的日子。。。三天而已,我忍!

三天后的清晨,我站在医疗队大门外狠狠地伸了个懒腰。深呼吸中!

嗯。。。还是外面的空气好啊,这三天都呆在病床上我都快发霉了!

来接自家队长出院的小离正巧刚上这副画面,于是很不客气地给了自家队长大大一枚白眼。

不就是住了几天医院呦?至于这副重获自由的表情吗?!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伸完懒腰的我看见小离脸上那鄙视的眼神,还有些病态的脸色浮起一抹不属于病态的颜色——一脸红了!

虽然脸色微微发红中,但某人嘴里为自己刚才那副失态的样子被别人看见辩解中:“像。。。

像我这种这么喜欢自由的人,突然被关在病房内。。。这不让动那也不让动的。

就像是自由自在的小鸟被关在笼子里似的,这一下子重获自由当然会这样啊。。。你。。。你笑什么啊?!

真是没礼貌!”原来是小离看着自家队长一副结结巴巴为自己刚才不雅的行为辩解的样子,

虽然很不想打击到自家队长。。。但是看到自家队长那副样子实在是太可乐了。

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出声,在跳脚瞪眼了一会,见还不能阻止笑个不停的小离。

我只能脸色通红的掉头不去看小离,走向停在小离身后的车子临上车之前冷哼一声:“我说你笑够没有?!

还不快来开车!”见自家队长生气了,

小离这才勉强地止住笑扭头上了车子。随着小离的上车,车子发动并离开医疗队大门外。

一边开车一边通过后视镜观察坐在后面自家队长的脸色,

一手支着下巴很是无聊地望着外面的我察觉到小离投过来的视线。

头也不回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向我汇报?”

小离放在方向盘上的手差点一抖,差点撞上前面那辆车的尾部。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及时稳住自己放在方向盘上的手的小离嘴角有些抽搐中,自家队长还是这么敏锐。。。

这么想着的小离摇摇头:“没什么,只是觉得能看到队长您安然出院。

实在是太好了!想想前几天的那场战斗,您昏迷的这段时间可是把我们都吓坏了!”

眼中滑过一抹名为感动的神色,收回望着窗外的眼睛扭头望向开车的小离:“我不在队里的这段时间,

你们没给我闯祸吧?”开车的小离额头上滑下几条黑线,这个队长还真是会破坏气氛。

居然能在这么温馨的气氛中说出这么破坏气氛的一句话!

黑线归黑线,小离还是一边开车一边回答道:“没有,大家每天都很认真的工作呢。

大家也不想在这么非常时刻给队长您添乱啊!”

说完这句话小离还像表决心似的一脸认真严肃地点点头,不过却换来我的一句:“哦?是吗?”

如此淡漠的一句让小离脸上的认真严肃表情都挂不住了,挫败似的垂下头。

这个队长。。。队长真是。。。就不能说两句勉励的话嘛。就在小离有些沮丧的时候,

耳边听到自家队长低低的一句担心的话语:“不知道我不在学校的这段时间,

那班调皮小鬼有没有好好听话?”小离嘴角有些无奈地一翘,他家队长还真是个工作狂呢。

身体还没完全好的情况下,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还是她的工作。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这点不知道是应该说是他们队长的优点呢还是缺点呢?只不过。。。

为什么队长只提起那班小鬼而没有用担忧的口吻提起过他们呢?

想到这里的小离额头上滑下一条名为郁闷的黑线,

正在望着窗外看风景的我突然听到一声极为幽怨的呼唤:“队长。。。”

这声队长让我浑身的汗毛纷纷立正站好,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额上挂着黑线地转过头果不其然收到小离投过来的幽怨眼神一枚。

抽搐中的嘴角抽搐得更加严重了:“怎么了?”伸手状似无奈地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这个小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肉麻兮兮了?“队长,你只关心那班小鬼都不关心关心我们的。。。”

正在滴汗中的我在听到小离的这句话以后,嘴角抽搐得更严重了额上的黑线越冒越多。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为了不想小离在向我投幽怨的眼神,

我只好安抚着说道:“我说你跟一班刚上高中的小鬼吃什么醋啊,

你们是我的得力助手我当然对你们很放心。难道你们还想我像你们刚进队的时候,

天天跟在你们身后盯着你们训练工作不成?”

我的这句话或许让小离回想起刚进队的那段痛苦的日子,因为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不太好。。。

我心中的小人奸诈的呵呵一笑,看你以后还敢随便恶心我不?

通过后视镜看到自家队长再次把目光转向窗外,正在开车中的小离心中微微松了口气。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幸好队长没有提起要为他们制定训练计划,他家队长的训练计划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啊。

想起刚进队那段时间,队长给他们制定的训练计划。滋。。。打个冷战。。。不能再想下去了!

那真是一段痛苦的日子啊。。。眼角撇到小离脸上那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表情,眼底的笑意更浓了。

无聊的时候调戏调戏自个下属,果然是蛮好玩的!

(雁子忍不住为紫樱小分队的所有成员拘一把同情泪:有这样爱抓弄下属的上司,是你们的不幸。。。

紫樱小分队所有成员也不领情纷纷对作者吼道:还不是你写的!

被吼的作者缩到角落画圈圈:人家这是在关心你们。。。你们居然。。。

居然这样对人家,画个圈圈诅咒你们。。。画个圈圈诅咒你们。。。)

淡淡地开口道:“不用回队里了,送我回学校吧。”

小离一愣,抬头通过后视镜望了眼自家队长:“队长,你才刚出院。不先回去休息一下吗?”

摇摇头:“不用了,这件任务一天不完成我也休息不好。

再说我也担心那个地外生物在我不在学校的这段时间里,会不会更加肆无忌惮了!”

小离认同的严肃地点点头,于是方向盘一转下了高速公路驶向学校。

此时的启德中英文学校正值放学时间,校门口正是一片欢声笑语的时刻。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突然一辆银白色劳斯莱斯房车由不远处向学校的方向驶来,

眼看着离校门口越来越近就要撞向正走出校门的学生们。

在校门口的义务治安员即将吹起哨子的时候,这辆银白色劳斯莱斯房车一声刺耳的急刹车声。

恰好停在一名学生面前,这位学生被突如其来的事情给吓得一愣一愣的。

而周围的学生们也对这辆名车纷纷指指点点议论着。学生A:“哇!劳斯莱斯耶,还是银白色的。

你们刚才看见那个急刹了没有,好帅哦!”(雁子吊着半月眼很是无语:不就一个普普通通的急刹车呦,

至于呦。。。)学生B眼中有着满满的羡慕神色:“不知道车子里面坐的是摔了?”

学生C的眼中则是羡慕嫉妒恨俱全:“哼!还用问吗?!坐得起这种车的当然是非富即贵的那种人了!”

就在学生们的议论声中,劳斯莱斯房车的前车门突然被人打开,

从里面下来一位穿着西装貌似是司机的帅哥。PS:‘这是小离啦,在快到学校半路中,

我担心暴露身份让他换了一身衣服。不过。。。

现在这种情况,会不会反而适得其反了?’

只见帅哥司机走到后车门打开车门,恭敬地一弯腰说道:“小姐,我们到了。请下车吧。”

周围的学生们眼中明明白白写着‘果然如此’四个大字,坐在车里的我看不到车外学生们的表情。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不过现在我也顾不上这么多了,因为此时的我正忙着嘴角抽搐外加后脑勺一滴汗滑下中。

这个小离什么时候学会这一套了?!还有。。。还有这辆车也太显眼了吧!

不用去听车外面学生们的议论声,都知道小离弄出来的这场面太。。。太震撼了。

之前就跟他说过换一辆车子,就算下命令也没用。

据他所说是为了帮我打气,以免我在学校被人看不起。

拜托!我堂堂E;G;D地外部紫樱小分队队长,你们的上司是那种会被人瞧不起的人吗?

(雁子在一旁点点头:这话没错,没人敢瞧不起你。。。

说完这句话的雁子撇过头小小声地:你不去欺负别人就很不错了。。。

菊棋眼中一道冷光一闪而过:嗯。。。你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作者见状立刻干笑着跑远了。)

这下好了吧,弄出这种场面来出去以后都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我!真不想出去呢!

可是不出去的话又总不能老是呆在车上,可出去的话又太丢人。。。

出去and不出去,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车子里的林菊棋陷入这种‘思想斗争’中,

车子外面始终保持着弯腰姿势的小离和周围期盼目睹‘千金小姐’芳容的学生们头顶一个问号。

这人怎么不出来啊?这‘千金小姐’别是害羞了吧?后面一句乃是学生们此时的想法,

小离头顶上的问号漂浮了一阵,他就明白过来自家队长是怎么回事了。

自家队长陷入尴尬中,估计此刻正在纠结该不该出来这个问题了。

(雁子对着小离竖起大拇指:你猜对了,加十分!对于作者这种动作,

害羞中的菊棋和小离对视一眼同时对着作者伸出脚——我踹:去si!给我滚远点!

作者尖叫着被踹飞到火星上!)

始终保持弯腰姿势的小离嘴角微微一勾又重复道:“小姐,我们到了,请下车吧!”

车子里的我额头滑下一排黑线,在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以后。某人还是决定出去!

车子外把这辆劳斯莱斯围得水泄不通的学生们听到帅哥司机这句话音一落下,

围在打开车门那边的学生们就看到一双脚上穿了双浅蓝色高跟鞋腿伸了出来。

再接着围着车子的学生们再看到走出车子内部的人纷纷眼睛微微瞪大中。

走出车子的人儿身上穿了一件跟浅蓝色高跟鞋相配的浅蓝色职业套装,

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他们怎么觉得这人的脸孔有些熟悉呢?

还有。。。还有这人的头发怎么是银白色的啊!对于周围这群围观的学生的一幅呆楞的模样,

我微微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正准备对身边的小离报以瞪眼呲牙咧嘴一番,

耳边就听到一声明显有些迟疑的疑问句:“林老师?”

这下轮到我头顶浮起一个问号,这群低年级学生居然还有人认识我?

转过头去一看头顶的问号消失了,脸上换上略微兴奋的表情。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原来是我班上的学生啊!这下也不对小离呲牙咧嘴了,直接对他一摆手丢下一句:“你可以走了!”

就向自个学生走去,殊不知身后的小离正眼神哀怨地看着果断抛弃自己的自家队长。

可惜我后脑勺没有长眼睛,小离这个哀怨表情白做了。我走到自个学生面前,

带着一副久别重逢的表情伸手在他肩上拍拍:“好久不见了,最近过得怎么样?”

原来刚才那个对林菊棋发出疑问句的是她班上的那个可疑人物——袁士翔,

林菊棋身后还没走的小离意识到这一点以后。隐晦地上上下下打量了那个人一眼。

对自家队长打了声招呼以后打开驾驶位的车门开车走了。

袁士翔转头看了眼越来越远的劳斯莱斯房车,再转头打量了一下自己这位失踪三天的班主任大人。

目光落在她那跟以前不同发色的头发上,下巴往那方向微微一点:“林老师,您这是?”

见袁士翔目光落在我的头发上,我眼中一道不知名光不经意间一闪而过。

嘴里如是说道:“哦,这个啊。。。”拉拉头发很是无所谓地一耸肩:“这是我自己染的,怎么样?

老师我染得还不错吧?”某人嘴里虽然这么说,

可是心里的小人却在捶着地板:‘我早就知道这个发色会很引人注意,

早就想用染发剂染回黑色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头天刚染好的头发,

第二天不知什么原因发色又变回原来的白色。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都连续染了三次了还是这样,最后还是觉得太伤头发了终于。。。终于放弃了!

可恶!这头发怎么连染发剂都没用?!’

听到林老师这个答案的袁士翔嘴角一抽,实在不怎么样跟白发魔女似的。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出来,要不然这位林老师非拍飞他不可!

周围的学生们见没有热闹可以看了,也就渐渐散了各回个家去了。

我和袁士翔往一个方向走,边走边语气略带点担心地问道:“我不在的这几天,班里没有捅什么篓子吧?”

走在我左手边略微落后一步的袁士翔嘴角又是一抽,

这林老师把他们看成了什么?整天只会捅篓子的坏学生?

(雁子斜眼:这丫头没有来之前,这丫头没有说出那番话之前。

你们不都一直给其他的老师们一副坏学生的感觉吗?)

袁士翔嘴角抽了抽以后回答道:“林老师,您放心。

班里的学生还是有分寸的,虽然有时候喜欢搞一些小恶作剧。

但是这也是一些小篓子,大篓子那些家伙还没那个胆子。”

额头滑下一滴汗并伴随着一个小小的井字,听你这话意思。

那些在虚掩的门上放一盘水。在讲台前抽掉一块砖做陷阱陷害老师们是小恶作剧?!

你是不知道我给那些被你们恶整的老师们赔礼道歉有多辛苦是吧?!

我心中的小人正在掀桌中,不过碍于刚见面不好发火只好把心中的郁闷给按压下去。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嘴里一边岔开话题跟袁士翔聊着其他事情,一边往目前的住处走去。

天朝E;G;D地外部紫樱小分队办公室,此时里面正吵得不可分中。

这些人在吵什么呢?怎么队长和他才刚不在一会儿,这群人就闹翻天了?!

这是刚走进办公室的小离第一想法,额头出现一个井字的小离重重咳嗽一声。

似乎想以此来让这群吵得正欢的家伙安静一下,不过。。。

办公室内的那群人显然没察觉到门口处站了个人依旧吵得正欢中。

小离额头上的井字又出现了一个,再次重重的咳嗽一声。。。

很显然办公室的吵闹声盖过了小离的故意咳嗽声。

这下小离终于忍不住了,在额头井字越蹦越多的情况下小离重重地拍了一下身旁墙壁一下。

‘啪!”一声浑厚的拍墙声响彻整间办公室,这下终于有效果了!

办公室内的紫樱小分队成员们终于安静下来了,大家纷纷回头望向门口。

这才发现他们副队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此时正站在门口处一脸怒容地瞪着他们。

紫樱小分队众成员纷纷打了个冷战,不好!副队长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知道自己刚才行为不对的众紫樱小分队成员自觉气短,

于是自发自觉地排成一列站在小离面前等待训斥。

小离走进办公室,身后自动感应门自动关上。家丑不可外扬,还是关起门来再训话吧。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这是现在心中气极的小离此时心中唯一的想法,小离在自动排成一列的自家成员们面前走来走去。

眼光来来回回地在每个成员脸上来回看着,

那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得紫樱小分队成员们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

不过接下来他们副队长的一句话让他们低下的头更低了,

小离如是说道:“队长才刚走不到半个钟头,你们就这样。。。你们这样怎么能让队长安心?”

是啊。。。他们刚才那种行为的确会让队长操心,不过。。。

似乎回想起他们刚才吵架的内容。紫樱小分队做错事的成员们又有些底气的挺直了背。

他们刚才吵架也是为队长好!(雁子撇嘴: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吵架是为别人着想。。。)

显然小离也有这种想法,他已经从自家这些队员脸上看出他们心中的想法。

小离有些哭笑不得的摇摇头,这些家伙啊。。。不过他还是有些好奇他们刚才在吵什么,

于是小离转头问小麦:“小麦,你们刚才到底在吵什么啊?那么激烈的样子。”

小麦看了看其他队员们,看他的眼神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告诉副队长。

不过最后很显然在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了以后,还是决定告诉小离:“报告副队长,

我们在商量要不要派一个人去暗中保护队长。”小离摸着下巴哦了一声表示明白了,

随后给众人泼下一盘冷水:“你们觉得你们当中的谁的潜伏术能瞒得过队长的?”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众人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沮丧地垂下头。是啊。。。

他们怎么忘了他们家队长那种堪比动物直觉的变态直觉,20米之外都能察觉出来有人在跟踪她!

这可不是他们在夸张,他们曾经看到过一个人在跟踪队长。

结果那个人在二十米开外的时候就被队长给察觉到了,

有时候他们觉得是不是因为他们家队长是大地元素能量拥有者。

就像他们队长说的,土地上的所有生灵哪怕是一块石头都是有生命的,

是不是只要是对队长有邪念的人无论离队长有多远。

那些有生命的所有生灵就会通过层层关卡向队长发出预警信号?

所以就因为这样队长才会在隔了那么远的距离就知道有人在跟踪她?

想归这么想,有的队员就有些不服气了:“那么副队长,你觉得自己是个最佳人选?”

小离微微一愣,不过很过明白过来这位队员说这句话的意思。敢情他们是以为他在阻拦他们啊?

(雁子斜眼:难道不是吗?)他只是提出一个两全的办法而已,

小离苦笑着摇摇头:“我也没有阻止你们的意思,只是想提出一个两全的办法而已。”

紫樱小分队所有成员在听到前半句话的时候,纷纷眼睛猛地一亮。

原来副队长不是要阻止他们啊!

可随后在听到后半句的时候,众人头顶又纷纷浮出一个问号。什么两全的办法?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小离在众队员面前来回徒步着嘴里一边说道:“虽然以队长的能力可能并不需要我们的保护,

可队长现在才刚出院身体还在虚弱的状态下。

那个潜伏在队长母校里的那个地外生物如果知道了队长此时的身体状况,

难保不会趁这个时候偷袭队长。这种情况,不是我们大家愿意看到的。。。”

紫樱小分队成员之一肖晓旭见自家副队长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急急地打断他问道:“哎呀,副队长你不要说那些啦。快说说到底什么两全的办法啦!”

小离往办公室天花板翻了个白眼,

脸上很清楚地写着‘我这不是正要说嘛!’这么几个字:“我这不是正要说呢嘛,急什么急!”

小离先是呛了肖晓旭队员一句,再接着说道:“之前你们提出的那个办法简直是一塌糊涂,

先不说队长那堪比动物的变态直觉。你们先想想,如果队长发现我们偷偷跟踪她的时候。

我们的下场会怎么样?”小离的这番话让众队员齐齐打了个冷战,

看他们一个个的表情许是想到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

小麦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眼角撇到小离眼中那抹不屑。

脸上顿时浮现名为不爽的表情,于是问道:“既然你把我们的办法贬低的如此不是,

那么说说你自己的办法?”小麦这话一出,所有的队员顿时一齐看向小离。

眼中那意思分明在说,要是你的办法没有我们好的话。。。哼哼。。。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暑期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8月7日到8月9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EGD奇案录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