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我走了,这辈子都不想再见。

  晚上回来的白俊楠看到房间里留下的字条,还有原封不动那些婶婶不要的衣服,她一件也没带走。

  你连跟我面对面说再见的勇气都没有吗,必须得这样一个人偷偷的走。

  这次的她肯定是死了心,再也不会回来了。

  走了也好,本就不是一路人,勉强在一起也不会有结果,只怪自己当时鬼迷心窍,会喜欢上她,现在想想,她有什么值得我喜欢的,走吧,走的越远越好。

  白俊楠面无表情的来到楼下。

  母亲还在忙碌着热洗脚水。

  一边唠叨着:“路珍这个人真是懒得缺德,在家也不知道热好洗脚水,还非得等我们回来自己热。”

  白俊楠眉头一皱,她会走,跟自己的妈有很大的关系。

  “妈,你就别再唠叨她了,她以后都不会再碍你的眼了。”

  白母忙碌的手脚停了下来。看着儿子不解的模样说:“你啥意思。”

  “她走了,正如你所愿,你现在应该去放鞭炮庆祝一下。”

  “她走啥啊,谁虐待她了?行,走了也行,反正她也配不上你,以后找个更好的。”

  白母突然又想起了啥,那样子好像失去了宝贵的财富一样抓着儿子的手臂说:“楠楠,她没有把你的钱骗走吧,你给她多少钱了,不是跟你说了不要给她钱吗?”

  白俊楠一脸无语的样子:“我累了,我想睡觉。”

  “楠楠,你听妈说,过两天我就去拖媒婆给你物色相亲对象。”

  “相亲相亲你不满意,我自己找的你也不满意,我就应该一辈子打光棍,谁嫁给我谁倒霉。”

  “你意思是,她走了,都怪妈了,我早就看出来了,她没有心跟你过日子,所以我才会那么对她的,还真被我看准了。”

  “行,你有理,你做什么都有理,行了吧,反正我现在呆在家也没啥意思,我过两天就出去打工。”

  “楠楠,你别怪妈,妈真的不知道她会走,你放心,妈一定帮你找个好媳妇。”

  白亭勇进屋听见母子俩的谈话,也知道儿媳妇离开了他家。

  也是气得不打一处来,连跟婆娘说话的心情都没有,好好的一个儿媳妇就这样被婆娘给气走了。

  白母看着白亭勇说:“亭勇,路珍走了,咱儿子把气全撒到我头上,这能怪我吗?”

  “不怪你怪谁,谁让你zuiba那么刻薄,死性不改。”

  白母委屈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现在哭还有啥用,人都走了。”

  “我给她打个电话,让她回来就是了。”

  “你打你打,打了也是白打。”

  白母拨通了周路珍的号码。

  急切的语气说道:“喂,路珍,你回来吗?你要去哪里哦,你快点回来,我楠楠那点不好了,你说走就走。”

  “我不走留在你家过七月半吗?”

  “路珍,你若是想回来,我还是会永远会把你当儿媳妇看待。”

  周路珍心想,我就是过得猪狗不如都不可能再回来。

  她租着旅社,定好了初六的车票。

  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个角落。

  “嘉城,我回来了,你咋不来找我了,不是说好了,无论我走到哪里你都会追我到天涯海角的吗,你咋说话不算数了,我跟你说过,如果哪天我不见了,请你去我们曾经去过的地方找我。”

  “丫头…丫头…”

  蔚嘉城梦中喊着他得丫头,当梦醒来,四周都是白色墙壁,和一扇落地窗,根本不见梦中的人。

  她回来了吗?

  心情有些悸动。

  拿起枕头下的手机,拨通了周伯父的电话。

  “喂,周伯父,我是嘉城啊,请问您的二女儿周路珍是不是回来了。”

  “哦,这样啊,好吧,我知道了,谢谢周伯父。”

  蔚嘉城浑身充满了力量,好似满血复活,全部武装突袭杀怪。

  穿好衣服,打开房门,母亲在厨房做着早餐。

  “妈,我要去深圳,走了。”

  蔚母看着儿子急匆匆的样子,就算银行敞开了让你去抢钱也用不着这么急吧。

  “你这么着急去深圳干啥,不是说好了,过完元宵再回深圳的吗?”

  “我已经改变计划了,我先走,你随后跟我爸坐飞机去深圳吧。”

  儿子三言两语说完就走了,衣服也没带,早餐也不吃,火烧屁.股,赶着去投胎一样,自从儿子跟那个丫头分手后,头一次见他这么精神抖擞。

  仿佛耳朵边响起了某首歌,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

  蔚嘉城开着车,一刻也不敢怠慢,一辆车超一辆车。

  经过红绿灯时,有位私家车司机,摇下车窗说:“喂,小伙子,车不要开那么快,很危险,哪怕再有急事,也必须安全第一。”

  蔚嘉城心情比较好,对着那位好心司机做了一个ok手势。

  随后摇上车窗,车内放着张国荣的【倩女幽魂】。

  去曾经我们去过的地方。

  她肯定在某个地方等着自己。

  蔚嘉城仅用8小时左右的时间一路行驶到了深圳,开着车去过他俩所有去过的地方找她。

  不曾见她的身影。

  蔚嘉城再次感受到了绝望,心情一会从天堂跌入了地狱。

  她会去了哪里?说话不算数,这就是她的作风吗?

  他忘记了自己已经一天一夜没有休息,没有吃任何东西。

  下巴胡子拉碴,一点都不显狼狈,反而更有男人魅力,只是脸上略显疲惫,憔悴不堪,如同离开出走被抛弃的臭男人。

  来到凤凰山,再次求签,他想知道这次他得姻缘又会是怎样的。

  拿着签给解签人看,解签人来一句:有缘自会相见,凡事不能强求。

  离开了寺庙,天空之上乌云密布,有种让人窒息的感觉。

  你怎么舍得离开我,留下我独自漂泊,还是你已经不再爱我,许下的承诺变成了枷锁,你难道就不在乎我的难过吗?

  天空之上,没有雷鸣电闪,只是那样安静的下起了绵绵细雨,蔚嘉城走在细雨中,头发已shi透,贴在英俊冷清的脸颊上。

  看着四周的风景,依稀还能听见她的笑声。

  你到底去了哪里,竟然回来了,为何要躲着我。

  我也想把你忘记,可越是想忘记,越忘不了。

  此时手机响了,一看是周伯父打来的。

  “喂,伯父。”

  “见到我女儿没。”

  “没有,我也联系不上她,如果她回家了,请您记得告诉我。”

  “好。”

  一身shi透,坐进车内,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喂,雅如,我是嘉城,请问丫头有没有去你哪里。”

  “她…我都很久没有看到她了。”

  “好的,谢谢啊,如果她来找你了,麻烦你告诉我一下。”

  “好,我会的。”

  挂断电话,张雅茹看向坐在一旁的周路珍。

  “你干嘛不让我告诉他你在这里,你要知道,像他这种痴情的男人世界上大概绝种了。”

  周路珍淡然一笑:“我现在什么都不想,我只想挣钱,爱情什么的,都显得那么的不真实,如果有缘自然会相见,不去想他我日子还好过一点。”

  “你就不担心他会爱上别人。”

  “那更好,我会祝他幸福,不说他了,过两天我得去找工作,谢谢你这段时间收留我,还有你借我的钱,我会尽快还给你。”

  “不急,啥时候还都行。”

  “你是不知道,那天去车站接你的时候,我差点就认不出你了,整个人憔悴的跟鬼一样,你在那地方是不是特受罪。”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想再提,一提起,老娘就想扛着菜刀,一刀刀砍死他丫的。”

  手机响了起来,爸爸。

  “爸…”

  “你在哪里,嘉城到处找你都没找到。”

  “我跟他已经分手了,您就不要在参合进去了。”

  “你脑子是不是装屎了,是不是还在等着那个姓白的来找你。”

  “我没有。”

  “没有那你在想什么,嘉城都快急疯了晓得么你。”

  “爸,我想好好挣几年钱,存点积蓄,以后得事以后再说。”

  “我跟你说,你赶紧给我滚回来,你存钱,你存什么钱,你和嘉城一结婚,你要什么没有。”

  “他再有,那也不是我的,我不想再shen手跟个乞丐一样去讨,低声下气。”

  “嘉城不会是那种人。”

  “以后得事谁知道,你就别管了,给我几年时间吧,好吗?别逼我。”

  “那你就死在外面别回来了。”

  挂断电话,周路珍假装不在乎爸爸跟她说的那些话,zui里哼着歌儿。

  在张雅茹的陪伴下,周路珍顺利找到了一份工作文员工作。

  工作轻松,时间短,月薪不高,但还过得去。

  周路珍利用上班的业余时间,买来电脑书本教程,学习办公软件,ps计算机之类。

  每天的生活都过得很充实。

  偶尔也会有比她小的同事像她表白。

  无论对方多么的情深意切,她都无动于衷。

  同事们在背后给她取了一个绰号,带刺的玫瑰。

  看着很美,却不能触碰,扎手又扎心。

  一年又一年,周路珍从一名文员,升级到了办公室的财务职员。

  也让她懂得了,最好的年龄不是谈情说爱,而是努力工作提升自己,你才有资格去拥有更灿烂的明天,你才有资格去爱你哪个值得你爱的那个人。

  脱下工作服,换上平时穿的衣服,整个人往那里一站,气质杠杠滴,让人挪不开的眼睛。

  曾经一头碎发的她,已是长发飘飘,衬托着那张巴掌大的鹅蛋脸,待我长发及腰时有谁会来娶我。

  “路珍,走,我请你吃饭。”

  同是财务部门的同事,穿着正规的西装。

  往她面前一站,仿佛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

  周路珍微笑着说:“不了,我还有事,下次吧。”

  “别啊,你每次都这么无情的拒绝我,我也会受伤的,我得心可不是铁打的。”

  “可我的心是铁打的。”

  “那我就把你的心融化。”

  “呵呵,不说了,我真有事。”

  同事看着她的背影摇摇头,这女人真难追,三年了,也没见她跟谁约会过,我怎么就感动不了她呢!哎!

  来到约定的地点,张雅茹已在原地等着自己。

  “嗨,美女,这里。”

  张雅茹便她挥舞着手臂。

  周路珍哈哈一笑,朝她奔过去,来个大大的拥抱。

  “亲爱的,今晚我们要去哪里吃饭。”

  “你说了算。”

  “那就去吃糯米鸡吧。”

  “你已经吃了三年的糯米鸡吃了。你还没吃腻啊,如果真的忘不了,就回去找他吧。”

  一句话,把周路珍说的眼泪迷离。

  苦涩一笑。

  “走吧,那就吃饭去。”

  饭桌上,张雅茹说:“路珍,今年一过,我得回去相亲了,呵,我爸妈开始逼着我嫁人了。”

  “那你同意?”

  “不,我一定要等到那个真心对我的人,我才不会为了结婚而结婚呢,那也太对不起单身这么多年的我,我只是回去看看。”

  “我想自己开个门面,我连门面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嘉珍。”

  周路珍说完哈哈一笑,笑着笑着莫名其妙笑出了眼泪。

  老爸打来电话,弟弟考上了南昌大学。

  姐姐打来电话,她今年要回家结婚了,她说,她用了六年的青春也换不回她想要的长相厮守,他出轨了,背叛了她,背叛了她这么多年的付出。

  爱情他是个什么鬼,爱的时候恨不得背叛全是世界也要跟他在一起,不爱的时候,恨自己瞎了眼。

  一年一年让他带我回他老家看看,他始终不肯,也不肯跟我回咱的家,直到在电话里,听到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

  她说,路珍,姐要回家结婚了,是个男人我就嫁了,只要他对我好就行,记得回家喝我的喜酒。”

  时间过得真快,很多事情来不及回头看,却已注定了结局。

  周路珍收拾了行李回到那个三年没回去的老家。

  她参加了姐姐的婚礼,那是一场简单再也不能简单的婚礼,没有大排场,只有几桌客人,吃过酒席后抹zui走人。

  姐嫁了一个穷男人,家徒四壁,还是两兄弟共住一栋平方,姐的男人是家中老大,她是嫂子。

  男人虽穷,对姐姐却非常好,什么活都舍不得让姐姐做,在厨房里忙活的永远是她得男人。

  他嫌弃姐姐做的饭菜不好吃,所以每次都亲自下厨做饭给姐姐吃。

  姐姐说,他虽然穷,但他是真心对她好,穷只是暂时,只要努力,别人有的我们也会有。

  其实姐也不想嫁穷小子,穷,日子过起来会比别人苦。

  如果可以选择,她会选择嫁条件相对好的婆家,只因自身条件有限,她不得不将就。

  姐的男人有个弟弟,弟弟娶了老婆,弟弟跟姐的男人恰恰相反,弟弟任何家务活都不干,完全就是大少爷般让人伺^候,吃完饭一抹zui就去打麻将。

  不是所有穷人家的男人都是好男人,他穷他还不好,没有富贵命偏偏要享受富贵公子的生活。

  弟媳每天抱怨,她后悔嫁给他,后悔嫁了两兄弟,家穷还没啥,会挣会努力就行,偏偏家穷,还不努力还不上进。
  飞鹿言情网 www.exchangetidbits.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为你折腰:只想做你的男人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