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小说:鬼狐传之聂小倩  作者:天行健  回目录  举报
  这忘忧谷处在群山环绕之中,这气候和外面就是两个天气,气候也是不一样,就像这天气,说下雨,这雨就哗啦啦的掉了下来。

  这石凳所在的地方不大,还是可以避雨。那何姓男子讲得眉飞色舞,燕赤霞也是听得津津有味。

  看到下起雨来,大家也都没有走,继续聊着。

  燕赤霞:“哎,真是羡慕。如果小弟能有幸与那灵儿姑娘,有这肌肤之亲,真是人生一大幸事啊。”

  那男人豪放的笑了起来:“兄弟自可去,享受一番,人生苦短,应当及时行乐。”

  燕赤霞:“小弟可没有何兄这般豪气,心有余而银子不足啊。”

  说完这句话,燕赤霞仰望着天空,长长叹气。

  男人又是一番长笑:“哈哈,这灵儿姑娘的价格是挺贵的。不过,老弟,你有办法的。”

  “很贵吗?我听说有个男人拿了一锭银子,要点那灵儿姑娘。”坐在旁边的书生模样的人,居然开口说话了。

  燕赤霞和那男人都看过去,这人长得像娘们,没想到说话的声音也这么像娘们。没办法,谁会去计较,这年头学什么功夫都有,长什么样的怪人也有。

  燕赤霞看过去,那书生竟在看着自己,脸上带着看不出意义的笑容。

  旁边那男人又是一阵狂笑:“真的吗?还有这么愚蠢的人吗?”

  书生:“可不是嘛,这样的男人,这是够愚蠢的。”

  燕赤霞突然觉得有些尴尬,脸色还有些不自在,难不成这书生看见过自己?

  燕赤霞:“不知兄台怎么称呼?”

  书生拱手道:“姓林,很多树木的林,单名一个尔,尔虞我诈的尔。我们都生活在一个尔虞我诈的林子里。”

  燕赤霞赶紧拱手回礼:“原来是林兄啊,真是人如其名,有文化。”

  林尔:“兄台客气了。”

  燕赤霞:“这林兄怎么知道有人用一锭银子去点秋香啊,这个估计就是个玩笑吧?”

  林尔:“应该是吧,我想也是,不过听那些客人聊得真实,也许还真有那脑子被门挤了的男人。”

  燕赤霞尴尬的笑了起来:“也是,这江湖之中也不乏这种有胆有识,还不乏幽默感的男人。”说完,燕赤霞有点儿自嘲的笑了起来。

  林尔:“你说那灵儿姑娘咋没有把那人好好收拾一顿呢?”

  燕赤霞:“为啥?”

  林尔:“为啥?一锭银子,这简直就是侮辱。”

  那男人发声了:“哎呀,林老弟,话也不能这么说,不管出多少钱,都是大家的心意,每个人能力有大小。”

  燕赤霞赶紧补了一句:“就是,说不定,那人看到那灵儿姑娘第一眼,就迫不及待拿出自己仅有的一锭银子,也许除了那点银子,第二天吃饭的银子都没有了,这是什么样的情感啊。”

  燕赤霞这几句说的是义愤填膺,豪情壮志。

  那林尔和那男人都愣在了那里,愣了一下就反应过来,那男人说道:“你说的没错,很有道理,不过,你这么激动干啥?”

  燕赤霞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说道:“都是江湖中人,我就是评个理。”

  燕赤霞说完看看林尔,只见那林尔掩着面笑着。

  男人又是意味悠长的说着:“等我养精蓄锐之后,必定再去会会那灵儿姑娘。”

  “什么灵儿姑娘,可是那醉香楼里那骚娘们。”只见一个拿着粪叉一样武器的男子,淋着雨冲了进来,一屁股坐在书生旁边的石凳上。

  刚一坐下去,那男子就嚎叫着站了起来,大家循声望去,原来那石凳上有一块尖状的石头,静静的立在那里。男子进来的急,也没注意,一屁股做了下去。

  几个人都憋着没笑,粪叉男看看三个人,有些尴尬的把那石头扔下去,骂道:“也不是那个狗娘养的,放这么一块石头在这上面,我草他祖宗。”

  粪叉男继续愤愤不平的骂着:“哎,真是倒霉,这两天啥都不顺,草,昨晚上本来说去草那骚货灵儿,结果不知道被哪个王八蛋抢先了。”

  燕赤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粪叉男:“小子,你笑啥,莫非要闹事?”

  燕赤霞还在继续笑着,然后指着旁边的何姓男子说:“何兄,他骂你王八蛋。”

  只见那何姓男子正怒气匆匆的看过来,燕赤霞在想,要不是那何姓男子元气大伤,恐怕早已发飙了。

  听燕赤霞这么一说,那粪叉男赶紧赔礼到:“原来是何兄点到了那骚娘们,对不起哈,我也是随口一说,别往心里去哈。”

  见何姓男子不说话,粪叉男又是拱手,然后说道:“何兄,不知那娘们到底,如何,有没有那传说中的那般好。”

  何姓男子气呼呼的说:“不好,完全就是骗子,啥本事都没有,也不会叫唤,啥感觉没有,还没有在胡同随便抓的一个大娘床上功夫好。”

  粪叉男鼓着眼睛,不可思议的说:“不可能吧,我想着应该没有那么夸张,但是也不会像你说的这般差劲吧。”

  何兴男:“你若不信,大可花那冤枉钱试试,反正我是后悔的很。你没看我,精神不好嘛,昨晚一直后悔,到现在都后悔,哎。”

  那何姓男子说的有模有样,燕赤霞真是憋着难受,想笑啊,燕赤霞回头看那林尔,也如自己这般。见燕赤霞看着自己,那林尔竟把目光移开了。

  粪叉男:“谢天谢地,幸好你抢先了,不然我肯定就倒霉了。按理说,应该不会这么差吧。”

  粪叉男也不等人回答,继续自顾的说着:“哎,那忘忧镇人来人往,想那骚货,一天不知得伺候多少个男人,那就跟个马桶似得,想来肯定也是跟残羹剩饭一般。”

  说着那粪叉男竟做着恶心呕吐的模样,然后看着何姓男子:“老兄,听你这么一说,我真是同情你啊,你这哪是花钱买快乐,你这完全是花钱恶心自己啊。”

  说完那粪叉男庞若无人的笑了起来。突然那粪叉男的笑声停住了,人也僵住了,但是依然做着那刚才笑的模样。

  好半天缓过来,想是够呛,红着脸,四处张望:“谁,谁点我穴,谁在暗算我,有种出来。”

  粪叉男站了起来,看看四周,看看旁边的三个人,只见三人都在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

  “草他祖宗。”骂着,又坐了下来。

  可是刚一坐下来,粪叉男又是一阵狂叫,又站了起来,用手捂着嘴。

  没说话,嗯嗯啊啊的比划,燕赤霞三人被这人搞得莫名其妙。

  那人把手拿开,只见一只虫子在那粪叉男的嘴边,已经被粪叉男一掌拍的粉碎,最开始肿了起来。

  燕赤霞:“这虫子有毒,你恐怕是中毒了。”

  林尔:“应该是,你赶紧去那谷中瞧瞧,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粪叉男看看三人,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雨里。

  “活该。”见着粪叉男走远,何姓男子愤愤的说。

  燕赤霞:“何兄,你干嘛要骗人家?”

  何姓男:“此人一看就是个无奈,怎么可以让这种人去玷污了灵儿姑娘的身体。”

  燕赤霞想了想,附和着说:“何兄说的对,这种人不配和灵儿姑娘有关系。”

  “你们就配了?”林尔阴阳怪气的说着。

  燕赤霞:“那是。”

  林尔:“瞧不起你们这样的男人,每天就知道这原始的兽性。”

  何姓男:“小兄弟,这鱼水之欢,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只有你自己去感受了才知道。”

  燕赤霞笑了起来:“看这林兄恐怕就是没有破处的主,哪里知道这女人的味道。”

  林尔轻蔑的一笑:“早晚死在女人身上。”

  燕赤霞哈哈笑起来:“人总归有一死,又何必去计较那死的方式的,如果可以这么美美的死去,岂不是一件快事,你说呢何兄?”

  何姓男:“此话有理。”

  林尔望了二人一眼,怒道:“不与你等庸俗之人为伍,告辞。”

  说完,林尔朝那忘忧谷方向奔去。

  见那林尔走远,燕赤霞和那何姓男相顾笑了起来。

  何姓男:“没想到老弟竟有这般洒脱,在下佩服,佩服。”

  燕赤霞:“何兄见笑了。”

  何姓男爽朗的笑起来:“老弟,你我一见如故,都是性情中人,今日我要送你一份见面礼。”

  说着,何姓男从怀里抽出三张金叶子,递给燕赤霞。

  燕赤霞怎能收下,赶紧拒绝。

  何姓男笑着,把那金叶子塞过去:“拿着,忙完事情,去那醉香楼,去点那灵儿姑娘,好好感受感受这人间的美味。”

  燕赤霞没在推辞,接了过来,拱手道:“多谢何兄。”

  何姓男子已经飘了出去,“后会有期”,声音飘了回来,看来精气神竟好了很多。

  燕赤霞看着手中的金叶子,脑子里想想那灵儿,小心翼翼的把那金叶子放进怀里,朝那谷口奔去。

  快到谷口的时候,燕赤霞见那路边躺着一个人,看那衣服好像是之前那粪叉男。

  莫非此人这么快就毒发身亡了?

  燕赤霞赶紧过去瞧瞧,这一瞧真是吓了一大跳,此人果真是那粪叉男。不过这人已经不是刚才那般模样,整个人就像是一点人皮包裹着的骷髅。

  这是什么虫子,毒性这般大,又这般奇怪,燕赤霞赶紧离开了,朝那忘忧谷奔去,想来这忘忧谷,真不是一个简单的地方。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鬼狐传之聂小倩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