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举之;将欲取之必固与之。虽然办法是小道,但是确实很聚财啊!”了无微微看着众多香客豪气的砸钱笑着说。

  “大师,一个和尚能把道家之说引以为宗旨,也不嫌丢人啊!”杨林一看了无居然冒出道德经老子的话,不由有些高兴,终于在这个时代有曾经熟悉的东西了。既然有了老子,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时代的历史上也有孔圣人呢?

  了无微微一笑,丝毫不以为意道:“小施主,这你就不懂了,老子西出函谷关,化胡为佛,而后才有达摩渡海而来,一饮一啄,此乃天意!”

  “呵呵,你这个大和尚这个说法稀奇啊,据我所知,老子化胡经可是佛家刚刚流传进中土的时候,为了招揽生意这才弄出这些荒唐论来的,多半是假的佛经,您怎么又相信了?”

  这娃娃知道的还真不少,了无微微一笑:“阿弥陀佛,不管你信不信,反正老衲信了。在寒山寺总不能劝说大家不信佛去信道吧!”

  杨林看着大和尚,眨眨眼睛:“我终于从内心深处开始有点佩服你了!”

  了无得意的看着杨林一笑而过!

  太阳出了老高的时候,寒山寺中聚集的香客是越来越多,不只是清河堡周围的村民,就连姑苏城隔壁的太仓城的一些有钱人也都赶了过来。

  他们每年的二月初九都会前来,倒是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稀奇,只是习惯了每年的这个时候来礼佛。

  可是今天却发现一路上看到不少香客都议论着,说笑不停,每当有人拿出如来佛祖的小雕像,手串,平安符一类的东西,就引来一阵羡慕的赞叹。

  “看到没有,这个平安符可是大师亲自开光的,那是有灵性,能保佑香客的!不过只限于前100名。”瘦小的中年人有些嘚瑟

  此话一出,有几个香客就露出了遗憾的表情,可是后面突然有人瓮声瓮气地笑道:“看你那个德行,有什么好吹牛呢,我这就有一个佛像。”

  大家猛地回头,果然来了一个又高又壮的大汉,粗大的黑手上捧着一个彩色的观音像。

  瘦小的中年人傻眼了,人家的佛像明显比他的高级多了啊!看见佛像他不服气问道:“你,你怎么得到的?”

  “呵呵,告诉你,是庙里大师送的。”

  “你又不是前一百名,怎么可能送给你?”小瘦子的眼睛都瞪圆了。

  大汉哈哈一笑:“啥都不知道,就敢吹牛。告诉你,本大爷花了十两银子,烧了一炷香,大师送给我一个观音像,还答应把俺爹的灵牌放在大殿里,每天都有大师念经超度。”说到这里,大汉眼圈竟有些湿润。

  “俺爹是掌船的,就死在了江里,连个囫囵尸首都没有!这回好了,有大师天天念经超度,他也能早登极乐,俺也算尽孝了!”

  原来如此,听到大汉的话,大家不由得伸出了大拇指。

  “真是一个孝子啊,老爷子虽然死了,可是有福气啊,后人是好样的!”

  听到大家的赞美,大汉虚荣心彻底满足了,别提多高兴,走路都有风。

  路人的对话全都被停在路边上,坐在马车里面的东方无敌几人听到了,对着旁边的暗一说:“此法的确不错,算的上招财进宝了!娃娃该开心了,暗一,你去打听下杨慎原来的房子被何人买走了,把它买下来,顺便在隔壁买下一间房子。到时候方便我们接触他们!”

  暗一暗地里想翻白眼‘我的王爷,您知道什么叫暗卫吗?’无奈面上还得恭敬的回答:“是,小的马上去办!”

  东方无敌看暗一走后对暗二轻声念叨‘娃娃有钱了,第一件事就该买回祖屋了吧?’

  暗二在旁边听了沉默不语,心里默默吐槽“自从他们哥两跟了王爷以后,变的越来越不像暗卫了,知道什么是暗卫吗,每天这样在人群中跑老跑去,一点暗卫的形象都没有了!”

  马车外面的信徒们听到大汉刚刚说的话,心里都在暗暗想着,自已故去的亲人长辈!

  要是能在寒山寺给他们立一个灵牌,享受香火,也能弥补心里的缺憾吧,午夜梦回,心里也多少也会有些安慰!

  “快,赶快去寒山寺,我要烧香。”一位从太仓城里来的姓许的的老爷也听见大汉的话,连忙焦急地跟车把式吼道。

  车把式听到老板的吩咐,急忙挥动鞭子,车跑的别提多快。

  没多大一会儿,到了寒山寺门口,这位许老爷跳下马车,一眼望过去,光是门口就有几十个人排队,等着烧香,小沙弥跑前跑后的支应着。

  许老爷眉头皱了起来,这么多人,要等到什么时候,他还要急着回太仓呢!正好有个小沙弥跑过来,他一伸手,拦住了对方。

  “小师父,在下有一事想问问。”

  “阿弥陀佛,施主请说。”虚无客气地说道。

  “是这样的,我听说贵寺可以给亡故的先人立灵牌,享受香火,可有此事?”

  虚无上下打量一下,来人一身绸缎,肋下佩戴着玉佩,脸上的表情憨厚,正是杨林说的人傻钱多,妥妥的肥羊,不宰一刀简直天理难容。

  想到这里,急忙笑道:“施主,您请随我来吧!”

  虚无带着许老爷绕过正门,从侧门进入了寒山寺,直接到了客室,了无正坐在里面。

  “师父,这位施主说他想要为先人立灵牌。”

  “知道了。”

  了无此时还沉浸在惊骇之中,杨林弄出了这些小手段,对香客却是极大地刺激。其实庙会不只是虔诚的信徒前来,还有不少赶集看热闹的,他们不懂什么,都想着多花一点比少花点好,多给佛爷,保佑自然就多了。从来不舍得花钱的,也会扔三个五个铜子,不为别的,卖一个心安,重在参与么!

  那些穿绫罗绸缎的自然不愿意和泥腿子一样,无论是烧香,还是布施,都要多出一截,如此才能显示身份。

  平时不管真孝顺还是假孝顺,都争相烧香不够,多多打赏香油钱,就是为了能安放祖宗的灵牌,好让所有人都看到,是多么舍得花钱。

  了无都看在眼里,心中懊丧,这么简单的事情,他怎么没想出来

  “大师,弟子有礼了。”

  “施主免礼,请坐吧!”了无满脸温暖和煦的笑容,就仿佛庙门前的弥勒佛,有求必应。

  许老爷坐了下来,一开口就问道:“大师,听闻贵寺只要烧十两银子的香,就可以给先人立一块灵牌,可有此事?”

  了无眉头一皱,断然摇头,说道:“施主说笑了,蔽寺接受信徒们施舍,又回馈于众信徒,怎么能在乎一啄一饮呢!一粥一饭是功德,金山银山也是功德,一样是对待,没有分别的!”

  这几句说得云淡风轻,不愧是大师,感觉见识就是不一样。

  听这意思,不是花钱就能立牌,那自己可怎么办啊?

  许老爷求助地看了看虚无,了无脸色一沉,低声说道:“虚无,到底是怎么回事,为师让你为诸位施主行方便之门,超度亡魂,是做善事,是布施功德的,你怎么弄得沾染了世俗的铜臭!”

  虚无一听,慌忙跪在地上,可怜兮兮说道:“师父,弟子也没有办法,香客这么多,若是人人都立,岂不是整个寒山寺也摆不下,故此,故此……”

  “嗯,也有你这么一说,想来是老衲糊涂了。”了无倒也从善如流,想了想,说道:“这样吧,告诉下去,灵牌的事情就停了吧!等有了万全的主意,再做吧!”

  别啊!要推到什么时候!

  许老爷差点急的喷出一口老血,他辛辛苦苦跑来,要是停了那不是白忙活,怎么能甘心啊!再说了这个老僧也的确与众不同,别人上门化缘,他倒是好,银子都送到面前,就是不要。

  再看看身上破旧的僧衣,宝相庄严,一脸慈善的面孔,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看起来真是一位有道的高僧啊!

  “师父,请听弟子一言,东南乃是诗书之地,德行孝道,乃是立身之本。先人辞去,能在庙中得到供奉,是多少孝子们的心愿,大师,您可不能挡了弟子的尽孝之心啊!”

  了无眉头紧锁,念了句佛号,一脸的悲天悯人,普度众生,摇头苦笑道:“阿弥陀佛,施主,你这是让老衲好生为难啊!”

  窗外的杨林以及在不远处马车中听力超常的东方无敌。

  同时笑的差点喷出来,“这话都能说出来,大师,神演技!”

  “这和尚忽悠人的功力非常人也!”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端午看书天天乐-疯狂充值-疯狂消费吧,充100赠500VIP点卷!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6月7日到6月9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穿越之商朝妻要在上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