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接下来的几天里,所有人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忙碌之中,杨慎努力履行着对了无的诺言,虽然他并没有答应了无什么。认真的忙着抄佛经,还要去寺里帮着了无撰写匾额,修复碑刻,忙得不亦开交。晚上要是忙的回不了家,就在寒山寺(了无被杨林成功忽悠的改寺名了,担心哪天又被杨林说是尼姑庵‘(*﹏*))里凑合着睡。

  至于张掌柜,天不亮就起来,和面,剁馅,包包子。

  好不容易早上的生意做完了,就立刻跑到后面,拿起锛凿斧锯,叮叮当当,忙个不停。经常是忙到后半夜,那么壮实的汉子,居然爬上炕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而内掌柜的呢,就更惨了,小饰品,小东西,做起来最麻烦,她要帮着采买各种材料,做好了之后,还要挨个验收,保证质量合格,做工精细。

  也幸亏内掌柜做人八面玲珑,认识的人毕竟多,做起事情雷厉风行,要是换一个人,只怕银子摆在面前,都没办法去挣。

  不过大家虽然忙碌,却都甘之如饴。内掌柜的算过了,一个普通手串采购成本不过五文钱,杨林给她的定价是十文,一个手串,她就能赚五文钱,顶得上她卖二十个包子了。

  要不是这个生意目前前途未卜,她都想关了铺子,专心做这个。

  虽然所有人都很忙碌,而这个事的发起人,我们的杨林杨包工头却别提多清闲了。杨林最多就是设计一下图样,帮着内掌柜检查下质量。大家忙不过来的时候帮着来回送货到寒山寺,虽然她也想帮外公的忙,不过她的字迹没法和外公相比,写过两副对联,被外公各种嫌弃,扔到垃圾桶里。

  “不用啊,我还懒得写呢!”

  杨林干脆跑回了家,没事就到处转转。偶尔闲着了就去街上买些ròu类蔬菜,做几个可口的小菜给外公送到寺里去。

  每到这个时候,杨慎就会得意非常,坐在庙门口,当着干活的工匠大吃大嚼,吃得满zui流油,不够嘚瑟了。

  当然这是杨林心里的想法,要是让杨慎知道,哭都没地方哭:你当我愿意啊,谁让你带来的都是荤菜啊!

  不过吃了几天,孙女和自已脸色都好看起来了,杨林的小脸不像开始的时候那样蜡黄了,居然透露出几分粉白出来!

  杨林做饭这手艺还是被以前的导师训练出来的,谁让导师是个吃货呢!为了讨好导师,杨林可下过不小的功夫了。

  时间飞快,明天就是二月初九,传说中每个月的礼佛日。按照民间说法,每个月中都有一天,民众要向南方礼佛四拜,灭罪一百劫!!!二月初八日:释迦佛出家日按传说,初九礼佛,五年间,所求遂意,若印送与人灭罪恒河沙。功德高如须弥山,福如东海,利益无穷,一切众生皆得道果,永无灾害福及七祖,庆延子孙。

  让祖宗受苦,那可是天大的罪孽,一旦老祖宗发怒,子孙可是要遭殃的。

  不管家里有没有钱,都要买些香烛、烧纸、元宝,给先人送点钱花,至于讲究的家庭还要购买猪头这样的牲畜祭品,准备各式河灯,总之花样众多,眼花缭乱。

  杨林本来是不信这些东西的,可是她连穿越成女的这样的事都遇上了,就没有什么理由不信了。坐在马车上,她就说道:“张伯伯,我们送完货回来的时候您带我找个地方买些烧纸和贡品来,外公住在寺里,我自已要找个地方祭拜下先人。”

  “好嘞,林林你放心吧,把东西送去,回头我带你去买。”

  经过了几天的时间,寒山寺的前门已经基本修复了,正门新制作的金色匾额,“寒山寺”三个字龙飞凤舞,就是外公的手笔。一进山门就是大殿,如来佛祖两旁塑着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药师佛准提佛母,油漆彩画,惟妙惟肖。很有气势。

  在旁边还有一面青石碑,上面写着佛祖的介绍。

  大殿前面是不大的空场,中间放着一个超级的香炉,在一旁香烛堆成了小山,正是给明天上香的民众做的准备。

  杨林经常过来,她和了无之间好像从来没有过什么不愉快的,见面之后,你客气过来我客气过去,礼数十足,就仿佛多年的忘年交一般。庙里的小沙弥更是喜欢杨林的个性,谁让她脑袋里稀奇古怪的故事多呢!

  虚空见到杨林,笑着迎过来,神秘兮兮地问道:“小施主,今天有空吗?”

  “干嘛?”

  “上次你答应讲单刀赴会的,小和尚可一直记着呢!”虚空一脸崇拜,拉着杨林说道:“快讲讲,关老爷是不是大发神威,一个人把东吴的贼子都杀了!”

  杨林这个无语啊,你是出家人好不好,别动不动打打杀杀的。说起来也怪杨林zui贱,为了想了解下这个是什么朝代,偶然评价了三国几句,就惹来小沙弥的追捧。

  鬼知道他们为什么连三国都不知道,自从杨林知道此商朝非他脑子里那个殷商朝,(就是传说中被苏妲己弄没的那个商朝)就开始千万百计掏这些小和尚的话来了解这个朝代之前都是怎么样的过往,那天她随口说了关云长的故事。

  所以现在这几个出家的小沙弥成了关羽的粉丝,每当杨林讲桃园结义、三英战卢布、过五关斩六将、千里走单骑等段子的时候,都会聚集一大帮人,听得如痴如醉。杨林甚至都觉得她有当说书的潜质了。

  “讲故事是没问题滴,不过……”杨林拉长了声音。

  “不过怎样,做什么我都答应!”虚空小眼睛冒着金星说道。

  “没看见马车上的东西吗,赶快搬下来。”杨林笑着说道。

  这时候张掌柜的已经把马车上的席子拿开。

  嚯,东西还真不少。

  虚空瞪大了眼睛,首先看到的是二十个一模一样,刷着红漆的功德箱,都不算大,他就能轻松搬下来,因此笑着答应。

  杨林在一旁指挥着,在山门放一个,香炉旁放一个,殿门口放一个,拜垫旁放一个……

  没多大一会儿,全都放好了,这些位置都是香客触手可及的必经之路。

  接着又捧下来特制的香烛,好家伙,最大的都差不多有三尺长,指头粗细,上面还裹着七彩的装饰,一看就是高大上的东西。不用告诉,虚空也知道这些玩意要放在香炉旁边最显眼的位置。

  剩下就是各种小饰品,小佛像,手串,平安符……这些都要送到大殿里受受熏陶,额不,是开光。

  “万事俱备,就看明天的效果了!”杨林自信地笑道,人性的弱点什么时候都一样,就不信弄不到银子!

  杨林没有注意到,她的举动全都被东方无敌看在眼里,东方无敌这些日子在暗处偷偷的也听过杨林讲的一些故事,也深深的被杨林吸引。所以最近皇兄派给他的暗一和暗二在要替换他保护杨林的时候,东方无敌是坚决的拒绝。为了让暗卫们有事做,他也派暗一偷走过杨林画的那些画像,于是好好的大内侍卫沦落成一代神偷。因为杨林不大习惯用毛笔,用的都是黑木炭,所以画工还是不错的,关键还新颖逼真。这些也被东方无敌珍藏了!。。。

  这些日子,杨林给东方无敌的感觉越来越震撼了,尤其他讲故事的时候说到的什么金蝉脱壳、抛砖引玉、借刀杀人、以逸待劳、擒贼擒王这些,很有战略意义,用到战争中效果肯定非常不错,这些也深深的吸引着东方无敌,让东方无敌恨不得不顾一切,上前与杨林结交一番,可是考虑到大局,也只能辛苦的忍着这种渴望!

  送完东西,从寒山寺回来以后,天色已经黑了,杨林带着从寿材店里买的一些纸钱和香烛还有一小瓶酒,以及几样小菜,穿过岸边的芦苇林,杨林选了个看着没什么人的河边上,这个地方不错,有人来的时候动静会很大,杨林可以听到,至于太黑,杨林也不怕,自已都经历过生死了,还怕什么。

  在河边烧完纸钱,杨林夹了几样小菜,倒了些酒喊了几句,“杨家先人们,杨林妈妈,小杨林,你们都来拿钱啊!以前不认识。第一次送钱,以后认识了,会按时送钱过去的啊!”这活杨林第一次干,忙的手忙脚乱的,还要注意不让火被风吹到芦苇丛里,忙的汗都流下来了!

  烧完纸钱,倒了杯酒,“先人们,小杨林,我会好好照顾外公的,你们安心吧,拿了钱有什么想买的,只管买,别舍不得钱!钱我大把的有啊!”杨林特豪气的说!

  不远的地方隐身在芦苇丛里的东方无敌和暗一暗二功力都不错,看着杨林这么豪气憋不住想笑!

  杨林乱喊一通,看着还有些酒菜,干脆坐在地上,边吃边喝,不大一会,因为错误的估计了自已的酒量,居然就这么喝高了,喝高了的杨林,开始胡乱说话。

  不远处的东方无敌也想趁机多了解神秘的杨林,看看酒后杨林能说出什么来,所以一直默默的在听着。

  只听见杨林一下子在拧诗‘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诗词不错,东方无敌暗地命令暗二记下来,以后读给皇兄听!暗二光荣的成为书记官!

  然后又听杨林在唱歌唱的音调是他们从来没听过的不过歌词很不错‘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恩恩怨怨。生死白头,几人能看透。红尘啊滚滚痴痴啊情深,聚散终有时。。。。。’!

  到最后又开始大哭。。。。边哭边喊着“爸爸,妈妈,弟弟,我想你们,想你们。。。。啊啊啊。。。。我到了商朝,我还活着,爸爸妈妈你们知道吗?”这几天东方无敌看见的杨林,一直是雄韬伟略,运筹帷幄的,这个时候看见杨林情绪奔溃,伤心欲绝的神情,东方无敌的心没来由的心一阵阵抽痛!只想上前安抚一番,把她好好抱在怀里。

  让她不要这么伤心难过,至少她的身边还有他呢!东方无敌被自已这种突入而来的心里冒出来的念头吓一跳,用手摸了摸xiong口,疑惑的想着‘自已这是怎么了,居然有想抱住一个男孩子的冲动,是了,对方只是个小男孩,没什么的’多年以后东方无敌才意识到,在第一眼见到杨林的时候,自已的一颗心就开始沉沦了!

  杨林发泄完毕,歪歪扭扭的走到自已和外公居住的小竹楼,倒头就睡!

  一夜无话,时间到了第二天早上。杨林一觉起来,就知道自已喝大发了,至于酒后说了些什么做了什么,忘记的一干二净,看看天色不早,急忙赶到了寒山寺。

  到了寺里,一看,好家伙。烧香的人已经早早来到了寒山寺。小沙弥等在这里,手里捧着三寸高,泥塑的弥勒佛像,腆xiong叠肚,憨态可掬,满脸的福相。

  “阿弥陀佛,施主,您是第一位前来烧香的客人,足见礼佛之心赤诚,这是蔽寺的一点心意,我佛保佑施主和家人。”

  虚无说着,恭恭敬敬把佛像送了过去。

  一个村妇模样的香客接过,顿时傻了眼,她还没听说寺庙主动送东西呢,迟疑一下,小心翼翼接过来,连忙道谢,进入了山门。

  随后又有几个香客前来,虚无也都送上了佛像,默默念经,如果仔细听,就会发现,他念的分明是:“千万别ròu包子打狗,千万别啊……”

  妇人到了大殿,转了一圈,给大殿的佛祖,四大天王都烧了香,转身就要离开,正好一眼看到了香炉旁边的功德箱,下意识问道:“师父,这是干什么的?”

  “阿弥陀佛,女施主,此乃是功德箱,寺庙接受各方施舍,若是女施主有心,可赏一些香火钱,不赏也是无妨,只要诚心礼佛,定能家道兴旺,福寿康宁的。”

  原来是要钱啊,老娘可不给!

  她迈步往外面走,就听背后有两个香客低声嘀咕:“让别人办事都要送点钱呢,更何况是佛爷!”

  “是啊,人家还送了佛像,保佑咱们一家人,总不能让人家吃亏啊!”他们说着都掏出了一些铜钱,有几十枚的样子,扔进了功德箱。

  妇人脚步停了下来,脸色一红,她来烧香顺道还给儿子祈祷,眼看二十了,还没媳妇儿呢!

  白拿东西,佛爷又怎么会保佑!妇人一咬牙,一狠心,掏出一块碎银子,扔了进去。

  当啷,掷地有声!

  门口的虚无差点叫出来,心里头不停狂喊:真的给银子了,真的给银子,小施主的法子真的很灵!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穿越之商朝妻要在上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