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莫非不懂文学的厨子不是个好厨子?稀奇了。

  杨林放眼看去,在酒楼门口果然站了一大帮人,抓耳挠腮,别提多焦急,显然都是答不上来的。回头看看自己人,章家兄弟就是吃货,连说话都不清楚,吴天成虽然能写会算,却没这个才华。至于外公,他书法好,经学这段时间练得也算扎实,却少了份急智,让他写,估计也就是“生意兴隆,财源茂盛”一类的陈词滥调。

  毫无疑问,通关的压力就落在了杨林头上,偏偏咱们的小杨姑娘又是一个犟种。她最讨厌这种“装”的行为,明明就是个饭馆,消费的地方,非要附庸风雅,你也配!劳资可不是那些犯贱的文人,不惯你的脾气。

  杨林冷笑道:“我们进店铺要花钱对吧,还要给你们写对联,我要是真写的好了,你们免费挂出来,吸引四方贵客,赚钱的还是你们。天底下的好事怎么都落在了你们身上,还有这么不要脸的吗?”

  小伙计被问得一愣一愣的,杨林轻蔑一笑:“要想让我写也容易,拿出润笔费,不然你给我滚开!”

  杨林舌绽春雷的一吼,吓得小伙计倒退了好几步。

  “谁在这里胡闹?”

  从楼门走出一个四十出头的家伙,身躯胖大,油光发亮的面孔好像一张大饼,五官都缩成了芝麻,可有可无地点缀在脸上。

  此人一出来,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用眼角看了一下杨林,虽然英气出色,气质不凡。但是年纪却不大,穿着布衣,身后的几个人也不像是有权有势,顿时生出了轻蔑之情,忍不住哼了一声。

  “小子,就凭你还敢要润笔费?真是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今天春芳楼要招待各地的才子,以文会友,粗俗之人,我们不欢迎。!”

  敢说劳资粗俗,是可忍孰不可忍了,没等杨林发火,外公就站了出来。

  “有你这么做生意的吗!”杨慎突然怒吼道:“开门做生意,迎接四方宾客,我们是来吃饭的,不是来受气的,不就是对联吗,有什么难的,拿笔墨过来,我写!”

  大胖子嘿嘿一笑:“这位先生,随便拿两句话唬弄可不行,必须要讲得通才行。”杨慎稍微一愣,虎着脸点头,他虽然词不一定好,可是字却有足够的信心。

  “不要废话!”

  提起笔,他就准备写。杨林突然一把捂住了他的手。

  “外公,大人干大事,这点东西交给孙儿就行了。”杨林眼皮促狭地眨了一下,杨慎顿时点点头,自己的宝贝孙女又有坏主意了,等着看好戏吧。他退后一步,抱着肩膀,对孙女一万个放心,这丫头绝对不会吃亏的。

  只见杨林凝视片刻,刷刷点点,写了起来。没多大功夫,八个斗大的字写完。吴天成跑到了他的身后,光知道师父算学厉害,还没见过文采如何呢?

  等到杨林写完,吴天成不由自主念了出来。

  “闻香下马,摸黑ShangChuang!”

  扑哧!

  他忍不住狂笑起来,这也太狠了吧!

  虽然春芳楼也有姑娘,但是毕竟两条腿走路,主打美食和MeiSe,对外是以酒楼自居,而非青楼。里面的姑娘也都讲究卖艺不卖身,装着呢!

  杨林可倒好,直接拆穿了西洋镜不说,还如此辛辣直接,还让不让人活啊!

  大胖子也走了过来,一见之下,脸色铁青,肥ròu不停抽搐。

  “臭小子,你什么意思?竟然用如此不雅之词,想来故意捣乱吗?信不信钱某把你送到衙门问罪!”

  杨林不屑地一笑:“哪跟哪啊,衙门口是给你开的?我问你这八个字,怎么就看出下作了?”

  还不下作啊,瞪着眼睛说瞎话!

  钱胖子咬着后槽牙,喷气如牛,怒道:“小子,那你说,这八个字是什么意思?”

  “这有何难!”杨林拿起了上联,高高举起。有热闹看,那些写不出对联,又想一睹琉莹姑娘风采,不甘心离开的,都聚集过来,大家shen长了脖子望着。

  杨林不急不缓,吐字清楚,从容地说道:“这上联是‘闻香下马’,闻的香味自然是你们的菜香,大家想想,马跑得多快,都能闻到香味,马上的骑士不办正事,跑来吃饭,这不是赞美你们菜做得好吃吗?”

  “这个……”明知道杨林强词夺理,钱胖子却找不出反驳的词汇,他的脸色铁青,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下联呢?”

  “那就更简单了!”

  杨林笑着走到小伙计的面前,问道:“这位小二哥,我想问你,每天你都什么时候睡觉?”

  小二不明所以,想了想说道:“有时是戌时,忙得时候要到亥时。”

  “嗯,这就对了!”杨林笑道:“戌时和亥时都是晚上,我这下联是赞美你们的伙计用心做事,每天很晚的时候才睡下,因此叫做摸!黑!上!chuang!难道有错吗?您要是有更高明的解释,不妨说出来,我也听听!”

  杨林一脸真诚的看着钱胖子,一副你行你上的架势,简直气死人不偿命。

  钱胖子还能说啥,虽然他知道杨林在胡诌,难道他还能戳破。那岂不是捧过屎盆子,扣在自己的脑袋上吗?只能荼毒地看着杨林,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

  杨林丝毫不在乎,朗声笑道:“我这幅对联,上联写的客人,下联写的主人,寥寥八个字,有声有色,有动有静,还能让人浮想联翩,依我看来,绝对算得上对联之中的精品。大家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春芳楼gao了这么一手,有不少人都因为写不出对联,没法进去。憋了一肚子气,杨林这幅对联可给他们出了气,一个个眉开眼笑,不停起哄。

  “没错,小后生说得对,钱掌柜的,这幅对联该挂在你们的门前,以后啊,保管生意兴隆。”

  “好啊,钱掌柜的,我要是你,就拿钱把对联赶快买下来,千万别让人家抢走了!”

  看热闹的写对联不行,气人可是行家,要是拿钱买这幅对联,还不如死了算了呢。钱胖子一阵阵脑袋发晕,几乎摔倒。

  正在这时候,从大路的另一边来了一驾华丽的马车,三匹高俊的战马跑在前面,铃铛乱响,别提多威风了。

  大商虽然不缺战马,但是鲜少有这么高俊的牲口,光是这三匹大马绝对比得上后世的法拉利跑车,还是最顶尖的。

  马车在春芳楼前稳稳ting住,车帘撩开,跳下来一个二十出头的公子,一身宝蓝色暗花织锦缎直裰,衣料柔顺,光泽内敛,一看就价值不菲。腰带嵌着玛瑙宝石,配了一块洁白的羊脂玉佩,手里的拿着紫檀的扇子,光这一身晃瞎眼的打扮,就不知道值了多少银子!

  再往脸上看去,更是面皮白净,五官清秀,zui角带着高高在上的笑容,周围的人一见他都不由得自惭形秽,低下了头。

  来人走到了近前,钱胖子仿佛见到了救星,急忙跑过来,哈着腰,低声下气地说道:“万公子,您可来了,小的按照您的吩咐,没想到……”

  “嗯!”来人把扇子一横,钱胖子识趣地闭上了zuiba。

  年轻公子扫了一眼杨林的对联,哼了一声。

  “孟浪轻薄,污言秽语,偏偏又强词夺理,穿凿附会。你们这里的读书人难道都是如此不成材吗?”

  前面几句充其量是攻击杨林,后面直接开了地图炮,杀伤范围可是太大了,顿时引起了哗然。

  年轻公子全然不屑一顾,冷笑道:“鬼叫什么,有本事就比试一番。”那份嚣张自负,简直狂的没边。

  杨林突然觉得肩头一沉,猛地抬头,外公正一脸凝重地看着他。

  “林儿,赢过他!”

  杨林一脸凄苦,您可真高看我,对方虽然狂,可绝不像是草包,自己这点水平只怕是成问题啊。

  “人争一口气!”杨慎凶巴巴说道:林儿,你要是输了,我就不认你这个孙女!”

  外公放杀招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杨林坚定地迈出两步,霎时间恢复了自信,冷笑道:“在下微不足道,不敢代表所有读书人,不过对付你却是绰绰有余。”出殡的不怕殡大,看热闹的不怕事大。

  一听说要比试,凑过来的人就更多了,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满满的。这时从对面茶摊缓步走过来两个人,正是东方无敌和暗一两人,东方无敌此次正是从杨林家祖宅那边刚回来,因为琐事太多,这边担心杨林特意快马加鞭赶回清河堡,谁知道到了清河堡才知道杨林一行人已经到了苏州,本想提醒杨林他们不要轻易回老家,谁知道杨林等人倒也知道趋利避害,也让他放心不少,因为一去一来,耽误了几天。此时才算与杨林他们见上

  暗二被东方无敌调去跑腿,此时在东方无敌左手边的只有暗一一人。

  此时他撇着zui,不屑说道:“王爷,万汝孟以大欺小,看不起杨小相公,我看他今天要倒霉。”

  东方无敌笑道:“暗一,万公子的学问可不差,是江西有名的才子,刚刚考中了秀才,当然了,虽然没法和我相提并论。不过近日流传几首他的诗词,功力不差啊,你怎么知道杨小相公就肯定能赢呢!”

  暗一说道:“杨小相公一看就是灵气逼人,夙根极好、聪明绝顶的人?”

  东方无敌听完,也是微微点头,给本朝带来大气运的人怎么可能会差。

  转过头对暗一道:“杨小相公神完气足,自信从容,或许能对付万浩一阵,咱们先看着。”

  不管别人议论纷纷,杨林做好了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准备,外公说的没错,人争一口气,眼前这家伙或许读书比自己多,学问比自己大。哪又如何,劳资肚子里还有不少干货,拿出来也能秒杀全场。

  读书人混的不就是名声,杨林本想着下安家立业,然后靠读书进京压那个陈世美老爹一头,替原身报母亲苦等的仇,再刷声望值,完美的升级路线,不过既然送上门了,杨林也不客气。满怀豪情说道:“远来是客,你只管划出道来,我接招就是!”

  万公子听在耳朵里,简直是世上最好玩的笑话,眼前的小家伙刚断奶没几天吧,敢和自己撒野,仗着几分小聪明,就敢充文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放在往日,这种小角色万公子是懒得搭理的。可是他从江西赶来,倒是见识了不少有名的才子,可一个个含混闪躲,不敢和他证明对抗。万公子一身的才华展示不出来,憋得肚子疼,也罢,就拿杨林练手吧!

  万公子眼珠转了转,傲气十足地说道:“出别的题目或许为难你,就继续写对联,看看谁的更好。当然了,你可以随便胡说八道,本公子相信自有公断。”

  正合我意,杨林肚子里还真有几个不差的对联,稍加改动,足以应付了。

  “好,那就请吧!”

  两个人都不客气,走到了桌案前面。万公子稍微一寻思,奋笔疾书,很快写完了一副对联,仔细看了看,字好,词也好,意境更好。别说一个小娃娃,就算当世顶尖的才子也未必写得出来。

  万公子越发得意,小土包子又能写出什么东西?他微微抬头,却惊讶发现杨林也写完了最后一笔,两个人的速度竟然差不了多少。

  “光有速度可不行,还要质量!”万公子是不信杨林能写出什么高明的东西,他随意说道:“伙计,挂起来吧!”

  一个小伙计跳上了桌子,双手拿着上下联,在众人面前展开,围拢的众人不由得念了出来:“佳肴常新,时复登楼聊纵目;风月无际,须知有岸可回头!”

  好!

  就算是再挑剔的人,看到了这幅对联,都不由得shen.出了大拇指。对仗工整,富有文艺气息,加上字迹潇洒,简直无可挑剔。面对着众人的惊讶,赞叹,甚至妒忌的神情,万公子不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就连方才对杨林充满信心的暗一都捂住了脸,显然也认为杨林必输无疑。

  反倒是东方无敌,依然脸带笑容眯缝眼睛看着杨林一边,这时候伙计们已经把杨林的对联挂了起来,第一眼看去,字迹稚嫩,亦然已经输了一大截,脸色稍微变了变,但是孩子是自己家的好,总要看看写了什么。

  当看内容的时候,不由得眼前一亮。

  “惟本色英雄方能到此;是飘零儿女莫要苛求!”

  喃喃念叨几句,当场的很多人露出了欣喜的神色,这两句越是品味就越妙。

  有人就摇头晃脑解释道:“本色英雄才能到这,咱们来的,岂不都是大英雄了?这一句被所有客人都夸奖了。”

  “是啊是啊,下一句更妙了,说起来今天要来弹琴歌唱的琉莹大家也是江湖儿女,莫要苛求。没想到这位少年郎竟然懂得怜香惜玉的道理,难得,太难得了!”

  更有人说道:“大家看看,还是咱们江南人心地良善,不像某些人,空长了一副好皮囊,竟然是个草包!”

  “少年郎好心xiong,好才情啊,真是要愧煞一些人了。”

  ……

  众人议论纷纷,就好像一把把的匕首,刺向了万公子,他出身名门大族,从小有神童之名,伯父又是当今的太宰,权倾朝野。他万浩绝对是顶级的高富帅,到哪里不是万众瞩目,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待遇,简直郁闷吐血!

  “哼,一qun下里巴人,也敢随便议论,可恶至极!”

  万公子全然忘了刚刚他还说自有公断,要任凭大家评断。他此时怒火中烧,把小白脸烧得通红,突然冷笑道:“小子,你自以为如何?”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穿越之商朝妻要在上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