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高架路延向看不清的远方,万千的灯火靠近又远离,视觉暂留让萤火连成斑驳的长线,在心上路过又离开,却不会被轻易忘却。就像看不清的未来里,那些一闪而过的生命。

  “我可真没想到自己能碰上这种事。”路明非喃喃。

  说不上来那副表情是怎样,蒲茉木木地看着车窗上映出的两副面孔,灯火就在那后面传递,师姐和新哥哥一言一语下了高架,熄了火。24小时营业的那家小药店的光好像是唯一的慰藉。

  “见鬼,忘记加油了。下车等等吧,等他们再派车来接我们。”声音跳着跳下了车。又开始了一言一语。而那个家伙乐得坐在旁边盯着药店门口猜柜子里的药名。药店里那个自顾自看手机的掌柜的不会发现门口这三个“无家可归”既视感的人。一个疯一个悲一个呆。

  也不错,不该错过的对话这次一点都没错过,不过,那两位貌似以为这边发呆依旧听不到。所以说啊,小白兔跟着红发魔女混的日子从一开始就自然而然,未来的那些风风雨雨开幕之前,一切就只是失了恋的一只小白兔被一个魔女揪出固有的平淡生活。后面跟着一个跑神到极致的木头。

  “老这么发呆可不好办啊,”诺诺忽的在她面前拍了下手,“搞定了。”背对着路明非露出那副大计得逞的表情,夹杂着一些没办法继续实施计划的遗憾。姑且认为是恻隐之心尚在,终于选择放过衰小孩了。“一起来玩跳格子!”

  “……”

  “来嘛来嘛,一会儿就有人来接我们了。”

  对着诺诺那样的,一言一语没有多少难度,但是蒲茉这样发呆的女生,尤其是暂时关系不明,略有尴尬啊,开局的一句都不知道找什么好。于是就并没有什么额外话语出现。

  [公元2009年5月15日,星期五,黑色的直升机如巨鸟那样掠过南方小城的天空,在少年路明非的头顶飞过。]不过,这次,有个多出来的怪人掺和进了将要重大开幕的那场战争。——然而并不一定会有什么卵用。

  三周之内,打招呼,借宿,和家里汇报情况,婶婶家表面上没有表示有什么不妥——

  “既然确定了,刚好能和明非一起报道,路上多少有个照应。”叔叔随口而出,“旅馆住着怎么样?”

  诺诺打了招呼就准备开溜了,如果继续留在这里就只有她一个住那儿了,还有三周路明非装备才能抵达,停在这儿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诺诺是笃定了这家人会收了她?

  婶婶没表态,板着脸盘算着家里不大的空间。

  最终还是落脚在了好不容易腾出来的屋子里,维持着还算不错的早睡早起。就这样创造了一个朝夕相处[尴尴尬尬]的生活环境。

  幸得叫得两声耐耳的叔叔婶婶,表现得乖巧可人,才让这家人选择性无视了她发呆的毛病,混得也算半分熟悉。

  每天就是发发呆,帮帮忙,和新哥哥谈谈人生,学的一手游戏,感慨感慨如果没有刚开始的遭遇说不定就真是朝夕相处,相惺相惜的正常兄妹了,也许还能有幸发展成dé国骨科。可惜啊可惜啊。然而路明非并没有关于她的记忆,从来没有;蒲茉也注定不会成为这家里记忆的一部分,顶多是个大插曲。

  在叔叔婶婶和善的催促下,这两人倒是也经常出去转,转着转着就带到了网吧前,最开始还犹豫领不领她进去,在游戏的督促和生活的威逼下——老是在家待着也比较容易被针对,借着促进感情的机会以及妹子对游戏的兴趣便拉人入了坑。不过,也都是成年的人了,网吧不算禁地了,再不济,网吧看漫画也是可以有的——还真干了。因为爱好的重合部分和还算能理解的性格,从最开始别别扭扭到后来习惯性的相处比想象中容易不少。

  有天回去的时候路明非习惯性往天台拐,那天两个人便在入夜渐明的城市之上一起发呆。无论是萤火树叶还是天际线,世界得以暂时的重叠。也许一切也是自然而然,就像许久之前就有的日子里,三个人待在一起,日复一日,两个相依偎,一个在旁附随。度过世界的孤寂,也看过彼此的不弃。那时候坐在他旁边的,应该不是她才对吧。冷不丁的有这种想法真是够奇怪的,以前有印象吗?还三个人?不,应该说,2+1?另一个,是谁?

  值得一提的是,那个胖胖的比较霸道的“文艺”表弟每次见到她都有一种白菜便宜卖了的感觉,大概是血缘这事太仓促,幻想接近聊天的念想消失的太快,然后夕阳的刻痕登场次数就增多了不少,倒是在游戏教学环节中出了不少小插曲,也直接暴露在妹子的视线中,好在这么些天的稍稍熟悉也不算意外。

  三周期满,大小行李抵达了芝加哥车站,随这两个懵逼的人停在了这个陌生的城市这角。诺诺临走前的话依稀可闻——“接下来就你们两个相依为命咯!”额,相依为命在目的地无法查询的陌生车站街头吗?这可真不怎么样……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端午看书天天乐-疯狂充值-疯狂消费吧,充100赠500VIP点卷!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6月7日到6月9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龙族之蒲散茉落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