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她和伊斯雷都清楚,对付妖气同调的最佳方法。

  两人从不同的方向,同时起步冲向之间的因普列斯。

  (在承认了一切的现在,大概已经可以说是——无牵无挂了,吧?)

  也许,他们的相遇其实是某种必然也说不定。在看不见尽头的追逐中,他们谁都无法给对方以救赎,,但至少,能够直到疲倦沉眠的最后之前,一起堕落与沉沦。

  凛冽的血色闪光,凭空出现在伊斯雷和艾法之间,并逐渐增强,散发着无与伦比的气势。

  在巨剑和锐利丝线逼近因普列斯的同时,相连的力量也被提升至巅峰,奔流的空气发出犀利的尖啸。

  “真漂亮啊!”因普列斯痴迷地仰望,天空和战火大陆十多年的日暮一样,是悲伤与眷恋的鲜红。

  全数炸裂的血瘤与夹击的力量勉强相抵,但明显地,在这次冲击中,因普列斯收到的伤害比伊斯雷和艾法更重。

  力量相撞造成的反推力再次把双方分开,咱占上风的伊斯雷当然不会给对方喘息的机会,抬手又是一阵箭雨招呼过去。

  失去了血瘤的力量,因普列斯依然灵活地挥舞血枪,轻易地弹开了所有箭矢。

  伊斯雷于是放弃了弓弩,左手握住了右手腕,将深渊的妖力和龙血之力,全部都倾注于剑上。

  因普列斯暗红的双眼中流露出兴奋的光泽,握紧血枪指向伊斯雷。

  谁知,就在这时,一阵锐风自下而上撩起,黑色利刃以迅雷般的速度,干脆利落地割断了他的手臂。

  是艾法,她竟把自己的身体,融入了箭矢之中。

  “哐当”血枪落地,但因普列斯依然笑得狷傲,眼神是落寞与欢欣交织。

  血红与金黄的光雨铺天盖地地倾下。

  “我输了,谢谢……”

  (你们的话,一定不会忘记吧,我曾经的,作为“因普列斯”的存在。)

  尘埃落定。

  “其实,我挺喜欢这里的,有爱有恨,那是真正的,生命的味道。”

  天空,依然布满了无法分散的,充满震慑力的血红色闪电,恢复为原本形态的三人站立于遍布碎石的地面上。

  “……那并不是喜欢吧。”

  伊斯雷只是平静地叙述着事实,因为他知道自己和艾法都没有斥责别人的资格。

  ——那并不是喜欢,而只不过是,软弱的人所找来的依托和借口罢了。

  “呵呵,也是呢……”因普列斯垂下眼帘,皮肤开始一块块龟裂,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具正在碎裂的玻璃雕像。

  “很遗憾,我们释放的力量会摧毁这片土地。”他越过伊斯雷和艾法的背后眺望向远方。

  “如果你们愿意的话,乘船往西南去,会找到一个红色岩石的小岛,因为价值已经被榨干了所以很安静。”

  他像个孩童一般笑了。

  “它叫拉奎亚,我的故乡。”

  渐渐失去焦距的双眼,仿佛又看到了那片早已化为灰烬的,美丽盛放的欧石楠。

  “……真好,终于,可以回去了呢……”

  红色透明的碎屑散逸在清风中,卸下了所有的枷锁,恬然旋舞,自由地奔向远方。

  艾法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放松过后才觉得脱力。

  是伊斯雷伸手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她。他轻叹,雪白的长发轻拂在她的脸上。

  “你的选择呢?”

  “……根据我这种专业人士的预测,我们加起来,大概可以控制在八百米左右——以我们为中心。”

  “看来,我们都累了呢。”

  艾法笑了:“你知道吗?在东方的战场上,我看到了啊,罗斯玛丽她说,如果我累了……”两行清泪,抚慰一般划过她的脸颊。

  “——她一直在等我。”

  “……你这是在炫耀吗?”

  “很明显啊!”

  天空中的鲜红缓缓聚集,压缩成为浓烈无比的暗红。

  五……

  “普莉西拉怕是不会等你的啦,要不要我勉为其难地,跟你一起走呢?”

  四……

  “你要的不只是罗斯玛丽吗?”

  “所以说是‘勉为其难’啊!”

  三……

  两双澄澈的眼眸戏谑地对视。

  “那么,来履行约定吧。”

  二……

  他们面对面地笑着,把手缓缓伸向对方的颈后。

  一……

  温暖的茜红淹没了一切。

  巨大的轰鸣中,大剑和觉醒者都在无言地看着,远处那夺目的光耀,任由热风卷着碎屑和灰烬划过脸颊。

  是那样炽烈的光芒,仿佛要以百年岁月的悲伤,祈愿与幻灭,拥抱天空。

  无论它象征的是暮至亦或黎明,那都是这片大地上,最华美的辉煌。

  ——是这片天空下,最壮烈的罪之颂歌。

  ~TheEnd~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端午看书天天乐-疯狂充值-疯狂消费吧,充100赠500VIP点卷!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6月7日到6月9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大剑之荧火罪歌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