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小说:圣杯英豪  作者:动漫神  回目录  举报
  那让我憎恨的声音。再次出现在我的背后,那可恨的人居然没有毫发损伤,依然一幅轻松自如的样子。“阀门坏了的话,就选择一个完整的好了,这样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言峰绮礼所处的位置,恰好是孔的正前方,所以在身体被破坏后地脉中的力量便失去了制约,原本应该将整个地区化为无尽之海的魔力洪流却重新归于平静,因为在那之上,新的“工具”正在履行她本来的责任。

  依莉雅丝菲尔,原本就是以小圣杯降生的人造物。虽然不知ZERO用了什么方法,但无疑在关键时刻被用来顶替了言峰的缺失,不,应该说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才对……

  “切。你居然……”居然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这种事在我看来是最不可原谅的,不过我也没资格指责别人,因为我也犯了同样的错。

  “依莉雅!!!”卫宫士郎看清了场上的情况后便想冲上来,但是却被凛死命的拉住。

  “站住啊,士郎!你会死的。”

  “但是,但是,依莉雅在那里啊。”焦急的少年对自己憧憬中的大小姐喊到。如果不是关系到重要的人,他也不会这么失态吧。刚才美缀的死就是证明。

  “即使你不去的话,依莉雅也只有不足一年的生命不是吗?既然如此,既然如此……”凛没有说下去。魔术师是没有亲情的存在,情感对他们来说是多余的东西,只有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为此可以传诵一切。虽然凛从小就以自己的父亲为榜样,希望成为一个优秀的魔术师,但是对身边的人死去无法漠视,即便那是人造人。

  “可是,可是……”

  “老老实实的呆在原地,卫宫士郎。”我将已经冷硬的美缀放到地上,缓慢地似乎怕惊醒她的梦。“这是我的战场,如果你敢手的话,我就杀死你。其他人也是一样。”

  看着自始一直未露真面目的ZERO,心里的愤怒与仇恨已经化作了涛天的业火,但人不知为何却平静的如同烈火中的冰,即使是消失也一直寒刺骨。

  “啊啦,眼神真好!冰中的烈焰呢,真是令人着迷,不过,只凭眼神可杀不了我啊。”

  “闪电光速拳!”无数的目不可视的拳袭向ZERO,回应的却是不屑的笑语。

  “同样的拳,被圣斗士看到第二次无效。你以为这种东西会有用吗?尤其是有过失败记录的。”这次的ZERO更夸张,身体居然幻影一般,无数的拳像打中了影子,终究空无一物。但是出现在他背后的却是蓄势待发的我的另一击。“巨型号角!”

  破空的拳劲最终居然被ZERO单手握住,明明算计好了他全部的应对方式,不过从开始我就没奢望能够轻易取胜。“魔皇碎星拳”空气在一瞬间鼓荡,无穷的压力从我的手迸发,号称摧毁行星的拳劲却依然在ZERO面前无功而返。

  “真好奇呢,你的身体到底是什么做成的呢?居然坚韧如斯……”

  “有一句话说的好:‘这就是差距!’”

  “就这一条,是足以构成你死的理由!”

  “哼,真傲慢呢。不过我也玩够了,该说再见了。”

  只是不足眨眼的瞬间,我的身体便切的遍体鳞伤,这还是我竭力躲避的结果。但是好运到此为止了。ZERO单手抓着我的脑袋,那巨大的力量好似要将其捏碎一般,不,以他的抓力,足以在钢铁上留下深痕,抓碎我的脑袋根本轻而易举……是想戏弄我吗?哼,你也要为自己的疏忽付出代价啊。

  “哈哈哈……”ZERO得意的仰天长笑,表情说不出的快意。“渺小的蝼蚁抗争命运,结果被碾个粉碎,这就叫做不自量力啊!呐呐,你想先从哪个地方开始呢?手指还是脚趾,又或者是柔嫩的五官,只要你说出来,我都会满足你的。”如同厨师尊重锅里的鱼ròu,屠夫珍惜刀下的猪羊,所谓的“仁慈”就是这种层次吧。

  “把你的脏手拿开,如此而已。”我双手使劲掰着他的手,但完全是蚍蜉撼树一般。

  “合格的演员要演完全场,这是职业素养呢。”

  “你不该碰我的,笨蛋。不过已经晚了……”从ZERO的手指间露出我脸上诡异的笑容,包含着自信与yin谋得逞的复杂表情。“放心,我也很仁慈的,不会让你感觉到痛的。相信我吧。”

  火焰,如同生命一样的火焰在我手中燃烧,扭曲、迷离、神秘而且无法扑灭的生命力。自我的手臂移动到ZERO的手臂,然后迅速化为笼罩全身的火焰,ZERO整个人还保持着想要退避的姿势,但却一动都不能动。

  八酒怀——每逢满月就会想起我。

  八酒怀,八神古武术流的绝技,论破坏力不如草稚京的无式,同样也不如神乐家零技之础封印对手力量的奇妙,硬要说的话类似于神话中的“定身术”,虽然奇特但并没有什么杀伤力,至少是如此表现的,但是……挨了无式不一定死,中了八酒杯的却没有一个好下场,不是被围殴就是被利爪撕裂。

  从我收集的情报显示八酒杯似乎能够停止时间,并不是能够停止整个世界的时间流动这种事,那已经上升到“法则”的高度了。八酒杯能做到的只是将生物对时间的感触屏蔽,使人无法感觉到时间的流逝,所以对中招的人来说时间好似静止似的,但世界的时间一直在前进。不过如果有人触碰了中招者,感觉重新一旦回归的话效果也就消失了。

  而我通过钻研卫宫切嗣的笔记,侥幸从其中发现了关于“固有时制御”的信息,以自己知道的相关知识加上猜测完成了这项神技,或者叫伪神技才对,虽然效果看不出什么差……

  所以,将敌人葬送的机会只有一瞬间。

  无数的“断空斩”将ZERO分成了比基尼一般,然后在我一个念头下断空斩回复,被分隔的身体保持着分离的状态,确认,对方已经被杀死了!但是一滴血都没有,就如同英灵回归时光消散在风中。尤其是在ZERO在消散前,zui角处的表情与如同诅咒的遗言实在让我无法不介意:“……你的痛苦,才刚刚开始……”

  无人会理会失败者的怨言,只会把那当作无能者的牢骚,所以我想当然的把ZERO的话当作他不甘心的怨恨,而且即使知道之后的遭遇,我也无法可想吧。

  美缀安静的躺在旁边,就像是那天早上我去叫她起chuang时的样子,但是那是不同的。为什么要为一个外人做到这种地步,我根本不值得你这样啊。我试着想改变自己的错误,躯体大破,必须用魔术中的物质构成来补足,调集全身的力量来完成这项工作……筋疲力尽了,圣杯召唤完成的现在已经无法从地脉中提取力量了,完全是消耗之前累积的库存在维持。但是,身体才刚刚完成,连灵魂的绑定都没开始,怎么可以停下。

  “内脏,身体,寿命还是其他的什么,随便拿去好了,给我发动啊。”把自己置于天平的一端,只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而不顾自己的安危,或者说眼光只集中在眼前,其他的巨所谓!

  灵魂完全无法回应我。无论是自己最熟悉的修真中的召魂还是西洋魔法中的人体复活,全都毫无用处。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金huang色的气焰从身上腾起,来吧,把自己的一切全都赌上,比起一瞬间的死亡来说,那种长久的痛苦反而让我更无法忍受,所以既然如此不如不如在此做个了断,即使死掉,即使从此再也没有我这个人也无所谓……我其实是个胆小鬼啊,根本不敢接受那长久的惩罚,所以宁愿以死来逃避。

  “你一个人的力量根本不够吧。”ARCHER突然走过来扶着我的肩膀,脸色不可言的凝重与决然,“刚才你的灵魂也在燃烧,依然不够,所以让我来帮你一把吧:把我的那一份也拿去吧,不用客气。”

  “笨蛋,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以现在的情况必须与我融合才能达到同调,这样一来再也没有你了,名为‘卫宫士郎’的人再也没有了,只有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你的命运从此消失,再也没有重现的可能了。你明白吗?”

  “那正是我想要的……解脱,拜托你了。”ARCHER在此时居然露出了欢喜的笑容,第一次见到他露出这种表情,从前的他似乎只有冷笑与嘲笑而已。

  “这样真的好吗,一旦踏出巨法回头了……笨蛋。”

  “拜托了,R。”

  “后悔了,可没有人会可怜你啊。”

  “我后悔的已经够多了,所以自己都觉得讨厌了。”

  融合,不是像小说里的那种吞噬,一方吃掉另一方,而是如同影子重叠一般,当两个影子合二为一时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的是满头零落白发的R,不过,咖啡色的皮肤与成熟的眼神总是给人一种沧桑的感觉。

  “ARCHER……”凛的用手指捂着zui不敢让自己的声音发出来,身为MASTER,凛已经知道了自己从者的痛苦,这对他来说是解脱,但不知为何心里总有痛心的感觉。

  感觉身体力澎湃的力量,如同打了强心剂一般,那么,力量全开,“美缀,从另一世界回应我吧,重新回到我的面前,拜托了,拜托了!”

  蓝色的电光,以美缀的身体为中心的圆形光环散发着,在光的映照下我看到她的手指动了一下,我以为自己成功了,但是光变成了紫色的瘴气,然后是……异变。

  “这……算什么,这是什么?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为什么?”这丑陋、WuHui、可怖又焦黑不断蠕动的生物难道是自己的目的吗?我不认可,我不认可啊!到底哪里错了,我的理论明明很完美啊,身体与灵魂用精神来连接,只要这样的话,即使是死人也可以复活,明明……难道?“制造”出来的非自然的身体与灵魂无法完美契合,即使强行联系在一起也会在某个时候崩坏?怎么会,死者复活这种事,不是欠缺某种条件,而是从根本上就不可能吗……那么我在圣斗士的世界做的又是什么?或者……仅仅是这个世界对复活死人这种事排斥吗?可恶,可恶啊!

  “连一个女孩都救不了,真是渺小……”

  心中的抱怨与悔恨不可抑止的漫过堤防,化作泪水沿着脸颊流下。无法回报,这份遗憾会纠缠我一辈子吧。擦干脸上的泪水,既然如此,那么至少让我送你一程吧。

  “啊——”那堆不知能不能知之为RouTi的东西发出凄惨的叫声,我一直在旁边看着它被我推入毁灭,既然无法弥补错误那至少不能再逃避了。

  我看着已经走到近前的士郎、凛还有樱,一肚子的话却不知说什么好,是时候离开了:

  “再见了,各位!”#特定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圣杯英豪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