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送体验金官网

“弥月,我们到了。”弘历骑着马至弥月所坐的轿子窗边对弥月说道。

晓雅都没来得及扶住弥月,弥月就推开轿子的门,下了车,和已下马的弘历一并来到公主府御道台阶上,恪靖早已等在府门前,看见弥月和弘历后,立刻迎接。

“恪靖姑姑,他,他..”弥月一脸焦急地想知道塞布腾的情况。

“嗯,刚服了药,现在在屋里休息。黄忠,赶紧带公主去西厢房。”没有一刻耽误,恪靖命公主府长史(即:管家)黄忠先带弥月进府。

“谢谢姑姑。”弥月向恪靖行礼之后,就由黄忠带入府里。

“弘历给恪靖姑姑请安。”见弥月走后,弘历才上前给恪靖请安。

“这一路辛苦四阿哥了,来,快进府,我带你先去休憩一会儿,再去看塞布腾。”弘历挽着恪靖姑姑,走进府中。府里的掌事姑姑珞琳带着晓雅去东厢房给弥月安排整理行李。

黄忠带弥月穿过垂花门,“公主,大人就在里面。”黄忠低身伸手指向左侧的西厢房。“嗯,谢谢指引。”弥月点了点头,黄忠随即退下。走至门前,弥月敲了敲门,紧张地等待里面人的回复。

“请进。”很快屋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深吸一口气,慢慢地将门推开,向左望去,她看见了日夜担心的他。而他,完全不敢相信来者之人。站在他身边的侍从将他上身扶起披上长袍外套靠在软垫上,并向弥月行濛古礼。

关上门,弥月一点点走向chuang前直至坐在chuang沿边,满眼担心地望着他,尽管穿了内衬和披着外套,但还是能看见左手手掌上的包扎,消瘦的脸庞、未刮的胡子,都让她心疼不已。她想问他的伤势,怎么会受伤的、伤势怎么样了、有没有很疼等等的问题,竟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开口。

“公主。”他轻唤一声。

“公主?”见弥月没有回答,他又唤到。

“怎么会受伤的?”弥月的视线从塞布腾被包扎的手移开,看向塞布腾的眼睛。

“就是一些小伤。”塞布腾把左手往袖口里收了收。

“还说是小伤?!少爷,您可是被弓箭刺伤腹部,手臂手掌还有肩膀、腿部都被刀划伤!再说,您的烧昨天才刚退..”

“多嘴,阿齐勒图,退下去。”

一旁是从小跟随多尔济塞布腾的侍从阿齐勒图,他听见自家大少爷这么轻描淡写地说自己的伤情,他不明白为什么少爷不说实情,结果一激动自己说出来了。

“什么!这么严重!”弥月听到塞布腾受伤的实情后,更是担心地不得了。

“公主别听他瞎说。”塞布腾示意阿齐勒图赶紧退下。

“真的吗?”弥月将信将疑地问道。

“嗯,多亏堂嫂还有太医们的照顾和医治,好很多了。”塞布腾笑着回到。

“那就好..”弥月松了一口气。

“公主,为何会到这里来?你一个人来的?”阿齐勒图退下后,塞布腾看着弥月问道。

“弘历哥哥陪我来的。我呢,我是为了…我是为了这个!”被问起前来的理由,弥月就在差点脱口而出是为了塞布腾来的,不料看着塞布腾的眼睛后突然脸红,情急之下把口袋里的手链拿了出来。

“手链?”

“嗯,手链断了,我是来找你帮忙修好的。”弥月假装很严肃地回道。

“这..这也不用大冬天的来濛古吧。”塞布腾不解,哪有人会为了断掉的手链来濛古,更何况宫里肯定有更厉害的先生会修啊。

“我…我还有为了..为了看恪靖姑姑!对,我是来看恪靖姑姑的。我不和你多说了,我去看恪靖姑姑了。”弥月被问得措手不及,情急之下把手链放在塞布腾的手里后,猛地站了起来,打算往房门外走去,结果差点撞倒椅子,“我没事,我没事,我这就走。”扶起椅子,弥月又离bed远了一点。

瞧着弥月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塞布腾强忍着笑,实在是太可爱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咚咚。”随着一声敲门声,走进屋内的正是恪靖和弘历。

“哎哟,弥月啊,你这是要去哪儿啊?你的脸好红啊,是哪里不舒服吗?姑姑给你瞅瞅。”一进门,恪靖就注意到弥月的不自然,不是说要来看望塞布腾吗,这看上去是一副要出去的样子啊。

“姑姑,我没事没事!不要紧的,可能是屋里太热了,我想出去透透气儿。”弥月拉着恪靖赶紧出去,再不出去,弥月怕是脸都要红成一个苹果了。

在弥月和恪靖离开后,屋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弘历拿起刚才被弥月撞倒过的椅子坐在塞布腾的bed边,而塞布腾也已不是方才轻松的神情,表情变得严肃起来。男人之间短暂地寒暄之后,很快说起了战事,战争的残酷塞布腾都不想让心爱的人知道,可毕竟还是在他shen上留下了印记。

“对了,你刚才对弥月说了什么?她急着要来这里看你,怎么这一会儿功夫又说要出去呢?”聊完政事,弘历想起刚才弥月慌慌张张的样子,甚是奇怪。

“看我?”这下轮到塞布腾疑惑不解了。

“对啊。”弘历一副你怎么会问出这个问题的表情看向塞布腾。

“公主不是为了看堂嫂的?不是为了修手链来的?”塞布腾越发不解。

“你是不是前几天发烧,烧糊涂了。”

“公主是这么和我说的。”

“哎..这个弥月..塞布腾,听好了,中秋节的第二日,弥月得知你在战场上受伤被送到恪靖姑姑府里后,甚至连厚披风都没有穿,就冲出了体顺堂去找皇阿玛还有十三叔,说要来归化城看你!皇阿玛准许后,命我一路护送,原本沿路安排是住客栈的,结果她说什么都不肯,为了赶路她不是直接睡在轿子里就在临时搭起的濛古包里短暂休息,硬是只用五天就到这里了,今天轿子刚停下,就进府来你这儿啦!这手链啊,她说在中秋节那天不知为何就断了,她怕你会出事,结果还真是来了你受伤的消息,所以路上她一直握在手里,祈求佛祖能保佑你平安无事。”弘历指了指在塞布腾手里的手链,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塞布腾。

“你就好好养伤,皇阿玛已经准了弥月,待你恢复后再回宫。”说完,弘历起身离开屋子,今晚恪靖姑姑一定要留他住一晚,明日再回京城。

留在屋内的塞布腾,右手慢慢握紧了手链,他根本没想到弥月会为了他从京城来到这更为寒冷干燥的濛古,只用了五天,这对于普通女孩家来说已经是很辛苦很劳累了,更何况是金枝玉叶从小生活在江南的公主,“我何德何能,让公主亲自前来…”指尖shenshen地陷入手掌心,如若不是有伤在身,塞布腾恨不得立刻将弥月牢牢地拥在怀里,太令人心疼了。

另一边,珞琳和晓雅已经整理好了东厢房,恪靖让弥月和晓雅先去洗浴换衣,随后又为她们准备了可口易消化的晚膳,夜晚还送上热气腾腾的濛古牛奶。卸下了路途疲惫,弥月一夜熟睡。

次日,弥月醒来洗漱后,让晓雅去珞琳处看看有何需要帮忙的。自己第一件事则是去对面的西厢房找塞布腾,推开房门看见太医们带着医药箱和侍从阿齐勒图进了西厢房,跟在他们身后进屋的是每人都端着一盆热水的婢女们。弥月担心是塞布腾伤势会不会严重,赶忙跟了进去。阿齐勒图和太医们看见公主前来,立刻低头行礼,“太医,你们这是要做什么?是伤势严重了吗?不是昨天还好好的吗?”弥月着急地连声发问。

“公主无需过虑,太医今天是来为我换药和纱布的,不碍事的。”

“是这样啊..”

或许在这屋里,只有塞布腾才能让弥月冷静下来,可是不一会儿,当弥月看到纱布下的那些伤口后,倒吸了一口气,明明那么多那么深的伤口,还说没事。在被涂上新药时,能明显感觉得到塞布腾在竭力忍耐伤口的疼痛。“轻点,能再轻点吗,轻点啊!”弥月仿佛是疼在自己身上一般叮嘱太医。

就在弥月不忍再看下去时,竟然看见了那串熟悉的项链!塞布腾竟将它戴在脖子上,难道他…在太医们完成所有治疗,留下刚熬出来的汤药后,阿齐勒图带着所有人退了出去。“没事了,我真的没事了,公主不用担心,都是皮外伤而已。”塞布腾靠坐在bed上,尽管伤口在药物的作用下隐隐作痛,但为了不让弥月担心,努力使自己看上去不那么难受。

“你脖子上…是我给你的吗..”弥月坐在bed沿边,伸手指了指塞布腾的脖子。

“是的。从公主给我的那天开始我就一直戴着,它是我的护身符。”塞布腾肯定地说道。

“塞布腾..哦对了,喝药,太医说了一定要喝的,你左手还有伤,我来拿着碗。”面对塞布腾认真的眼神,弥月害羞地转移了注意力,为塞布腾拿起汤碗,用汤勺盛了一口,没有立刻递给塞布腾,而是自己先吹了一下,确认不会太烫后,才递到塞布腾的嘴边。弥月每一勺都极其仔细地盛出,在塞布腾全部喝完后,又用自己的帕巾为他擦拭嘴角。

“我自己来就好,劳烦公主,我很过意不去…”怎么能让公主做这事情。

“说什么呢,这又不麻烦,小时候,我生病了,额娘还有弥生姐姐也是这么照顾我的,只是弥生姐姐她..哎..”弥月并没有认为这样不妥,可当提到弥生时,原本明亮的神情一下子黯淡了不少。

“对不起…”

“没关系,是你告诉我的,姐姐和哥哥都会看着我,我一定要努力地生活,嗯!”如果没有塞布腾,弥月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那么快好起来。

“在聊什么呢?聊得弥月连早膳都可以忘记啦,我给你送来了。”敲门进来的是恪靖姑姑,后面是将早膳端进来的晓雅和珞琳。

“嘻嘻,谢谢姑姑!”弥月重新恢复了笑容,开心地坐在屋内圆桌前开始享用地道濛古早餐。

“塞布腾,太医告诉我说你的伤在慢慢愈合,到底是年轻啊,恢复能力很快。”恪靖笑着对塞布腾说道。

“嗯,再过几日,我想应该就能好了,阿玛那边也很需要我,我必须尽早赶回去。”塞布腾想着伤愈之后立刻启程回到前线支援阿玛和堂兄。

“你也别心急着回去,对了,两周后正好是庙会,我想你带弥月去逛逛,相信弥月肯定会开心的。”

“是!

在收到皇兄的消息说弥月会来归化城时还疑惑哪有公主会主动想要来濛古的,不过在见到弥月对塞布腾的关心再合着四阿哥弘历那晚告诉自己两人这几年的点点滴滴后,恪靖明白他们相互间的感情,可是恪靖更清楚,做为公主,婚事不可能由自己做主,如果万一最后皇兄为弥月挑选的额驸不是塞布腾…想到这里,恪靖叹了口气,不过至少在这个归化城,就让他们彼此之间再多相处一会儿吧。

随着伤势渐渐恢复,塞布腾打算去归化城外的草原上骑马锻炼。一早,塞布腾换上骑马戎装后离开西厢房往静宜堂走去。

“塞布腾,你这身..是要去哪里?”弥月和晓雅在东配殿用完早膳准备去西厢房看望塞布腾。

“回公主,养伤多日,现伤口愈合的差不多了,想去草原上骑几圈,活动一下。”

“草原..骑马..我也想去..”在府里这段时间,弥月都没有出去欣赏和姐姐弥生一直都很向往的濛古大草原。

“公主从来没骑过马,很危险的,我们还是回东厢房休息吧。”晓雅听到弥月想去骑马,非常担心。

“可是我还是想去嘛…”弥月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塞布腾突然回屋,再出来时,手里多了一件厚长袍和一件厚围脖。

在弥月还没反应过来时,塞布腾已将长袍披在弥月的shen上,围脖也很快为弥月带好。“公主长袍穿好后,我带你去。晓雅姑姑,我会保护公主的安全,请放心。”

“真的啊!我真的可以和你一起去草原骑马了?!”弥月xingfen地不敢相信。

“我们走吧。”侧身伸手,塞布腾请弥月走在自己前面。

在府门外,阿齐勒图牵着悍马等候塞布腾的前来,塞布腾示意阿齐勒图退下后,自己牵着马绳带弥月出城。府门内,晓雅担忧地看着弥月越走越远,“晓雅姑姑放心吧,有我们少爷在,公主不会有事的。”阿齐勒图见晓雅站立不安,连忙上前安慰。“谢谢。”晓雅礼貌地道谢后,直到护卫将府门关闭,才走向东配房,今天珞琳姑姑特意向晓雅问起弥月平时穿的衣服的尺寸,说要新做一套服饰。

第一次看见草原,弥月特别开心,“你看,那里的牛羊,哇,我第一次看到!”对于皇家宗室之女而言,除了固伦端敏公主,弥生和弥月或许是最不排斥去濛古的吧,只可惜弥生没有等到能来濛古亲眼看看大草原的那天。站在草原上,弥月望向天空慢慢闭上眼睛,感受这晴好天气带来的阳光和清风。

“塞布腾,我从来没有骑过马,你能教我吗?”看见牧民们在草原上骑马奔腾,弥月很想自己也可以像他们那样。

“嗯,公主左脚先踩在马镫上,用力向上,然后右脚kua至另一侧的马镫。”

塞布腾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按住马鞍,弥月试着将脚踩在马镫上后,努力平衡住身ti,一点点将右脚kua到另一侧马镫上,“啊!”由于马匹稍微向前走了一小步,使得坐在马鞍上的弥月重心不稳,就在以为自己快要摔下去时,塞布腾迅速kua上马,坐在弥月的身后,双手将弥月环进怀里,并抓住马鞍前的马绳,很快马匹被稳住了。

“呼..好吓人。”弥月松了一口气,回头说道。可刚回头,就看见塞布腾英俊的脸庞,不由得心跳加速。

“不怕,有我在。”塞布腾怎么舍得让弥月受怕呢。

“嗯。”弥月回过头看向前方。

“坐稳了,我带公主去前面看看。”

塞布腾没有让马立刻奔跑起来,而是先慢慢地走了一段路,让弥月适应骑马的感觉。逐渐加速后,弥月不自觉地伸手想去拉住了马绳,不过在触碰到塞布腾的手,弥月害羞地想要放开,岂料却被塞布腾一把握住,虽然迎面吹来的风有些寒冷,可是被握在塞布腾手心里的双手异常温暖。靠在他的怀里,安心在他的带领下感受濛古大草原和骑马带来的乐趣。

“归化城属于漠南濛古的土默特部,这里的草原比起我家乡漠北喀尔喀更肥沃,不过喀尔喀的草原更宽广更翠绿,我希望有朝一日,能让公主见到漠北的草原风光。”在回归化城的路上,塞布腾不由想起了家乡的美景,若弥月能看到的话,一定会很高兴。

“好!一言为定!”弥月甜甜的笑容,在阳光下显得尤为明媚。在塞布腾的眼里,没有什么能比弥月的笑容更珍贵的了。

回到公主府前,塞布腾先下马,再伸手接住弥月并轻轻地将她放下,阿齐勒图和晓雅知道自家主子回来后,赶忙出府。在确认弥月没有任何受伤,晓雅悬着的心才安定下来,随后而来的恪靖,笑着让大家都进府,珞琳已准备好午膳和奶茶,为塞布腾和弥月驱寒。

是夜,塞布腾站在花园内,住在对面东厢房的姑娘已入睡,他无意打扰,只是在他衣袋里的那串手链已变得完整,叹了一口气,他转身回到西厢房。

五日后,归化城里的庙会将从下午热热闹闹的开始,中午,恪靖就赶紧让弥月用完午膳跟自己到寝殿里,珞琳和晓雅把一套崭新又华丽的濛古服饰套装递到恪靖和弥月面前。“弥月,试一下看看合不合身。”

珞琳晓雅展开套装后,弥月惊讶不已,看向恪靖“姑姑,这是斜襟坎肩,这是喀尔喀的衣服啊!”

“是的。虽然归化城人穿的是土默特部的衣服,不过我还是给你准备了喀尔喀土谢图汗部的濛古服。换好衣服后,珞琳会再给你编发上妆,牛角头饰有些沉重咱们就不戴了,戴帽子会比较舒适。”恪靖笑着说道。

当弥月走出寝殿时,早已等候在花园内的塞布腾,见到弥月的这身打扮难以置信般的站在原地许久,换下满族人的旗服,身着濛古长袍,弥月不仅没有失去皇家公主的优雅,反而又增添了几分娇柔,配上精致的妆容和可爱的帽子,越发温婉秀丽。

“塞布腾?怎么了?”弥月见塞布腾不发一言,难道是觉得自己不适合濛古的衣服吗?

“啊没事没事,太好看了。”塞布腾还沉浸在弥月美丽的装扮中。

“谢谢。”被塞布腾一直看着,弥月稍显害羞地低下了头。

“塞布腾,你是看傻眼了吗?回回神,你带弥月去庙会吧,我们就不去了。”恪靖拍拍塞布腾的肩膀。

“是!堂嫂。”被拍了肩膀后,塞布腾总算是回过了神。恪靖将两人送至府外的轿子前,并叮嘱塞布腾要保护好弥月。

庙会在归化城城中的大道上,大道两侧布满了一个个摊位,有卖年画的、有为人们制作剪纸的,但最吸引人的还是售卖濛古人传统烧烤的牛肉、炸糕、炖羊肉等等的美食摊位,香气四溢,令人垂涎欲滴。穿梭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弥月兴fen地走过每个摊位,有好客的商贩还会把自家的羊肉串分给路过的客人们品尝。

“哇,好好吃!塞布腾,要不要也尝尝!”一边吃着浓香炭烤的羊肉串,一边侧头看着塞布腾。

“哈哈,我在濛古有的是机会吃,倒是公主多吃点,不够的话,我再给你买。”塞布腾看见弥月的嘴角被孜然粉还有烤肉上的油给沾到了,随即用袖子为弥月擦去。哎,这哪是高高在上的公主的样子,分明是可爱的邻家姑娘,既真实又明亮。

遇上摆满琳琅满目的饰品摊位,弥月会主动用濛语和商贩说话,但遇到听不懂的俚语,就会俏皮地向塞布腾“求助”。“这个好看,嗯,想买回去给皇额娘还有额娘,恪靖姑姑应该也会喜欢吧。”“这个给皇阿玛和阿玛。啊!这个适合弘历哥哥弘晈哥哥,对了,要不给弘晓弟弟也买一个吧。”“还有姐夫和嫂子的东西,哦对,不能忘了晓莲和晓雅。”弥月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在各个摊位上挑选合适的礼物。

夕阳西下,随之而来的当地人越来越多,稍不注意可能就会被人流挤散,就在弥月正打算询问塞布腾,这个发饰好不好看时,被后面向前疾步走来的人给撞到了,而后硬是把弥月和原本在背后的塞布腾隔开距离,由于人流过多,弥月甚至都看不见塞布腾的身影。

“塞布腾?你在哪里?”弥月不安地来回看向四周,焦急地呼喊塞布腾的名字,可没有得到回答,站在原地双手变得冰冷,内心越发的害怕。

就在弥月不知所措之时,塞布腾挤开人群,拼了命地在找弥月,终于看见神色慌张的弥月站在摊位的背后,塞布腾用最快速度跑向弥月,不由分说,把弥月紧紧拥进怀里。“塞布腾!”弥月感受到熟悉的怀抱,放松下来后整个人都差点虚脱了。“对不起对不起,我在这里,不怕。”塞布腾眼瞧弥月不见心跳都快停止了,再也顾不上什么礼节将她huan进自己的huai中不让她感到害怕。从这以后,塞布腾的右手不仅握着弥月的左手,更是为她隔开了和人流的距离。

“额吉,快点,快开始啦!”

“慢点,慢点。”

看见不少人加快了步伐,走向大道的尽头,塞布腾问过商贩后得知,原来在前面的广场上即将会有晚会表演。“我们也去看看吧。”塞布腾和弥月跟着人流来到宽阔的广场前,在广场中央已搭建了舞台,孩子们纷纷争先恐后地想要坐在离舞台最近的长椅上。随着一声低沉颤音又动人心魄的嗓音出现,舞台上濛古表演者开始了今晚的盛会。

“这在濛古叫做呼麦。其实最早是阿尔泰的一种唱歌方式,一个人同时可以唱出好几个音部,非常好听。”塞布腾驻扎在阿尔泰,经常能听见当地人唱这类的歌曲。

“太厉害了!真不敢相信都是一个人唱的!”弥月不仅被这奇特的音乐吸引住,更惊讶于这么多不同的声音竟是同一个人完成的。

“后面还有乌尔汀哆(即:现在说的濛古族长调),它和呼麦不一样,乌尔汀哆更加的悠长柔和。”对于自己民族的文化,塞布腾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哇啊!有烟火!”除了表演,在不远处,还有烟火绽放,点缀了草原星空,能歌善舞的濛古人,无论相互之间是否相识,都自发的开始围着广场欢快起舞,塞布腾低身行礼邀请弥月也加入,随后跟着大伙儿手拉手一起体验这温馨快乐的时光。可是,烟火总会坠落、盛会总会结束,在褪去喧闹后,庙会也将关闭。驻足在广场前,弥月还不想离开,她希望这美好的时刻能再多保留一会儿。

“公主,修好了。”

“这…”

塞布腾见人潮散去,终于从衣袋里拿出存放许久的手链放在了弥月的手心里。弥月抬起头注视着塞布腾,眼眶渐渐模糊,她不愿这手链被修好,她知道一旦被修好就意味着什么。

“什..什么时候出发。”弥月哽咽地问到。

“明日一早。”塞布腾伸手轻拭去流落在弥月脸颊上的泪滴。

“恪靖姑姑知道吗?”

“知道。”

“所以今天才会带我来庙会对吗。”

“是。”

“我..我不想你走啊!”

弥月说出了内心一直以来的心愿,而塞布腾再一次温柔地将她拥入huai中,轻fu过她的秀发、轻柔地一点一点环紧手臂。

“答应我,不可以再受伤!”

“好,我答应公主。”

“一定要平安回来。”

“好。”

紧靠在塞布腾的huai中,弥月明知无法阻止塞布腾回到战场,可又仿佛只有答应了自己的要求,才会感到一丝安心。

“京城见。”塞布腾郑重地说道,更是对弥月的承诺。

在回府的轿子中,有些疲惫的弥月靠在塞布腾的肩膀上睡着了,为了不打扰弥月,即使到府需要下车,自己也是横bao起弥月将她送回东厢房,嘱咐晓雅如若公主醒来,记得给她更衣洗漱。在离开西厢房前时,他望着弥月熟睡的脸庞,一个wen悄悄地落在了她的前额上。

“多谢堂嫂这段时间的照顾,塞布腾感激不尽。”走至静宜堂,恪靖在那儿等着塞布腾。

“不再多住几日吗?”恪靖mo了mo塞布腾的头,看着这孩子一点点长大,如今已是战场上的一员悍将了。

“我休息多日,不能再耽误下去了。”

“嗯,堂嫂明白。可是真要现在就走吗?不等到明早?弥月要是醒来看不见你…”恪靖瞧见塞布腾手里的衣囊袋,莫不是今晚就走。

“不了。我已向腾格里神明祈愿,保佑公主平安幸福。”

子夜,几匹悍马呼啸而过,向西奔跑离去。领头人脖子上的项链也随之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美丽的弧线,这是他的护身符更是他的性命。

睡梦中依旧紧握住手链的公主,不久,启程踏上了返回皇宫的路途。

一周后,雍正七年三月,朝廷出征讨伐准噶尔可汗噶尔丹策零,命顺承郡王锡保掌振武将军帅印前往阿尔泰驻地与丹津多尔济郡王汇合,同时命吏部尚书傅尔丹为靖边大将军统领三军从北路阿尔泰出兵进击来fan部队。

=================注释================

固伦端敏公主的养母是科尔qin贝勒绰尔济的三女儿孝惠章皇后,嫡母即生母是简亲王济度的嫡福晋,同是绰尔济的大女儿,比孝惠章皇后早几年嫁到京城。所以孝惠章皇后也是端敏公主的姨母,太皇太后(孝庄文皇后)是她的养祖母。生母、养母、养祖母都是濛古人,所以她对濛古语言文化等等应该不会太陌生。最后也是出嫁到养母养祖母的故乡科尔qin,额驸为养祖母的哥哥满珠习礼的长孙班第,额驸后袭爵达尔罕亲王。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火爆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淡淡的,就很美丽书评: